黄蓉在武林中号称“中原第一美女”,嫁于郭靖后居于桃花岛上,十六年后,郭靖由于到中原去抗元护宋,所以和两个徒儿大小武住在岛上, 大小武是郭靖夫妻在十年前收下的徒弟,都已二十多岁了,大武长得体格健壮,威武勇猛; 小武则长得英俊非凡,武功更是了得,黄蓉十分疼小武。 但郭靖做梦也想不到这两个徒儿天生淫虫,可以百泄金枪不倒,吸取武功高强女子的阴精为己用。

    就在郭靖离开岛上的第二天,黄蓉因怀了四个月的孩子,小腹已微微鼓起, 她一个人在清晨散步在怪石成群的林子中,在清晨的阳光照射下, 绝美艳丽的黄蓉虽已三十多了,可现在却是成熟无比,即有少女般的气息, 又有少妇的风采,面容更是美艳绝世,肌芙迷人,全身奇香、柔软无比, 因她天生体质不同常人是个天下少有的尤物。黄蓉身穿一件透明的轻纱, 全身雪白的娇躯显露无疑,一双奇高无比的粉乳裹在粉红奶罩下,两点尖尖的突立出来,深深的乳沟,在黄蓉呼吸时两乳不停颤动,看起来呼吸都困难,那乳罩根本无法裹住双乳, 黄蓉也因双乳丰满而心烦, 想到自己将要生产了因奶水的原故不知双乳会涨到什么程度,想起昨晚上所作的一场梦,黄蓉不禁粉脸通红,

    这时黄蓉轻依在一块怪石上, 回想昨晚那春梦:“在梦中,黄蓉正在洗澡,突然有一双手从背后伸向黄蓉的胸前,黄蓉惊呼一声,知道自己丈夫不在家, 到底是什么人有如此大胆呢,心中又惊又怕,一时忘了呼叫,背后的男人更大胆了, 双手用力握住黄蓉的双乳,黄蓉吓得手足无措, 只见自己雪白的丰乳被一双大手用掌心握住,硕大雪白的乳体被挤得变型向外,鲜红的乳头突出好象要滴出血一样, 在大手的姆指和食指的搓捏下,迅速涨大突起,更鲜红, 黄蓉全身象是触了电全身向后仰去,这时黄蓉看清了身后的男人正是疼爱有加的小武, 小武淫笑道“师母!师父已好久不和你上床了吧?今天,让乖徒儿来慰劳你, 让我也尝尝“中原第一美女”的味道,徒儿一定让你销魂个够的”, 说完除去衣服用那二寸来长的肉棍抽入黄蓉的小阴穴内,黄蓉惊芳地闭上双眼, 张开纤长的双腿让小武的长枪所向无敌,小武插得黄蓉连连丢出阴精。”直到黄蓉惊过后, 才发现自己的下身已流了半床的淫液,双乳胀痛。想到这里,黄蓉更是面红不已, 她不自主地一手摸了一摸发胀的双乳,发现双乳已胀得象要从奶罩中蹦出似的, 另一只手从轻纱裙摆下扶弄着外阴,食指不时从内裤缝中进入阴户, 小红嘴微张开不停呼吸,粉颈轻仰,玉面生霞,银牙细咬,凤眼微合,一只美腿高抬, 裙子随着大腿高抬徐徐落入腰际。

    刚到不久的小武这时正跺在一块大石后瞧着师母的淫像, 这怪石林是桃花岛的禁地,除郭靖夫妇外,别人是不可以进来的, 小武经常到夜里跑到大陆上采花练功,今天偏偏从这回房,发现师母黄蓉正在思春, 小武心里想:“师母一人也是怪孤独的,怀孩子后已半年不和男人做爱了,加上师父是个武痴, 不大和师母同房,难怪师母思春了, 师母只个烈性女子想慰劳一下师母又怕师母拒绝。”想着只见师母黄蓉靠在一根石柱边,张开双腿,把裙摆翻上腰间, 用私处贴住石柱凹凸不平之处不停磨蹭着,内裤边的嫩肉被磨得粉红的, 娇哼声不断从经唇中发出,双手不断揉、捏、挤双乳,双乳更是胀得利害, 小武平时只知师母的奶子不小,虽不见真面目,但已被吓得两眼都直了,小武这时忘怀地慢慢走到黄蓉根前,黄蓉一瞧见小武便吓不知所措了, 一想到自己的羞态被徒儿看见,而且是梦中干得自己淫水横流的小武,

    一种异样的感觉从体内发出,这时的黄蓉见小武色迷迷地叮着自己的双乳,不由粉脸通红, 马上站直背身对着小武慌忙整理衣物,小武这时竞一把抱住黄蓉淫声说道“师母, 让我来安慰你吧!”黄蓉惊道“不可!不可!你是我晚辈, 你怎可这样对我”黄蓉嘴里虽说着,但身子却无力地靠在小武的怀里,小武见师母黄蓉不反抗, 大胆地将黄蓉放在大石上,然后把轻纱褪去,一把撕去奶罩, 黄蓉的两只雪白的大梨型的乳房蹦跳而出,象两只大钟挂在胸前一般, 两个尖小的粉红乳头在清晨的微风中随着黄蓉的急速呼吸下不停耸动,黄蓉惊慌娇叫一声,用双手抱住双乳,

两眼惊慌地望着小武,小武微微一笑:“师母, 看我怎么玩你”说完伸出双手把黄蓉护住双乳的双手拉开,然后双手大力地按住黄蓉的双乳,只觉得师母黄蓉的双乳很温暖,一放手两乳立即弹跳起来,两乳不停胀大耸高, 黄蓉更是哼声连连,当小武的双手一触到自己的双乳就感到子宫内的淫水正不断流出 内裤已湿透了,双脚更是紧合,两手不停要推开小武,

    小武见如此便一下子把衣服全除了,挺着一条一尺来长、粗有杯口大小的阳具,上面长满了肉额瘩,   那龟头黑红色的足有拳头大小,十分恐怖,黄蓉一看心想:“比梦里见的还大、 还可怕,要是让它入我的小穴会有什么感觉呢!自己的小穴虽生育过, 但保养得好,如处女一般无二,要是被小武的大鸡巴插进抽出,还有命吗? 可自己天质过人,自己从未被这么大的鸡巴插过,如此的美物何不尝尝呢! 事后叫小武不声张,别人是不会知道的”想着黄蓉不由得全身抽噎不止,

    小穴不断流出淫液,满脸涨得通红,小武看见黄蓉见到巨物便激动不止, 心想“昨晚一夜都能找到一位女子练功,能用师母来练枪是最好不过了,她武功高强、内功深厚、 又是个怀孩子的妇人,解风情,床上的技术不错, 叫床的声音一定绝纱动听”于是把黄蓉的内裤衩也除去了,黄蓉也非常配合地抬起股部让小武除去内裤, 不过马上又把双腿合拢,小武无法看清师母黄蓉的蜜穴, 便弯腰用嘴去将黄蓉的其中一个美乳以口含住半深啜著,一手揉搓著另一个。 一手则将指头伸入黄蓉的小嘴探索著那润湿的美舌头。在一双美乳都吸含过后, 双手尽我可能的搓弄著那一对美绝的淫乳,嘴则凑上黄蓉的小嘴亲吻著性感的双唇, 再以舌尖勾出她的美舌深深的吸吮著直到根部, 以舌头绕行黄蓉的丰润小嘴内部做一次完美的巡礼,享受她美味的香涎。而又再度深啜著她湿润的淫舌肉,   如此反覆的啜吮数十次,真想将黄蓉的淫舌肉食入口中。

      以此同时, 黄蓉那美穴的两片阴唇正由于小武另一支手拨开双腿而慢慢显露出来。小武这时才向黄蓉的美穴进发,先是舔著黄蓉的杂乱淫毛, 再以嘴亲吻肥美的两片淫唇肉,先是贪婪地吸吮著, 然后再用舌尖拨开两片淫肉而露出黑森林的入口处;小武熟练地溽湿美穴的入口肉芽, 再以舌尖寻找阴核以门牙轻咬后又深吸了一会,又将舌头整根植入黄蓉的淫肉穴拚命地钻探。 最后小武双手握紧黄蓉美腿的根部头部快速的振动,以舌尖吸著黄蓉肥美的淫穴, 并不时发出啜饮声享受那最甜美的蜜汁。

    黄蓉则把双腿高抬起张开小美穴让小武品尝,两手不停自摸着两乳, 丰乳上留下了许多抓痕和小武刚才吮吸双乳的口水,红肿湿漉漉的乳头让食指和姆指不时捏搓、上下左右的拉动, 小长舌不时舔着性感的红唇, 喉咙不时发出娇喘声“啊---哼---哦---好爽呀---啊!”粉颈不断摆动,两眼更是水汪汪的,细微的汗洙正从额上冒出。

      小武见以差不多了,两手掺在黄蓉的肩旁,黄蓉则斜躺在石块上, 双脚极力张开,小武弓身用一尺来长的大鸡巴顶住黄蓉的小浪穴, 那拳头大小的龟头刚顶到黄蓉的小穴前。 黄蓉淫声对小武说:“小心肝!别急!慢慢来, 千万别中看不中用, 年轻人没经念会很快泄身的”说着竞抬起小穴来磨蹭小武的大龟头。

      小武一听师母黄蓉说自己中看不中用大怒,抬股挺腰一下把整个龟头插进了黄蓉的小美穴,这可苦了黄蓉,只见黄蓉娇哼一声,痛得全身打颤, 两眼泪水直流瞧着小武,冷汗直冒,银牙紧咬下红唇。

      小武说:“怎么样!好师母, 爽不爽,痛不痛”说完又动了下股部。

       黄蓉娇声急道:“小武你--你--怎可硬来!插得人家好疼啊!轻点好妈?”

      小武见黄蓉也怪可怜的, 只好一手轮流玩弄黄蓉的丰乳,右手则在黄蓉那骄傲的阴蒂上按挪,

    黄蓉这时微微抬便看见小武的大鸡巴还有大半截露在自己的小穴外,

    自己的小美穴的两片粉红的嫩肉紧紧地包主小武的大鸡巴,高耸的阴蒂被小武的五指轮流玩弄着,

    雪白的双乳不停在小武的手里跳动,乳红的乳头不断胀大。

       黄蓉见如此情景心里更是激动,浑身不停抖动,子宫不停收缩排出淫液,

    下身开始摇动,想试着让小武的大阳具一点点深入自己的小美穴,同时运内功护着腹中的胎儿,

    怕小武一性起把胎儿伤着,也是方便小武的大鸡巴能深入子宫,炽热的淫液不断被小武的大鸡巴从小穴里挤出。

      小武见黄蓉如此淫态顿时淫性大发, 不故黄蓉的死活用力挺着大阳具插向小美穴的深处。

      黄蓉媚眼微闭发出一连串淫声:“死了!小武! 师母我舒服死了!大力点---好!---深---再深些!---啊!

    ”两手紧抱住小武健壮的身躯,全身僵硬,两乳胀得好象炸开似的, 下身的小美穴向小武下插的大阳具挺去,肿胀突起的阴蒂被小武的不时捏弄着, 大阴唇则向大腿两则外翻开,上面贴满了黄蓉流出的淫液,两片鲜红的小阴唇紧紧裹着小武的大扬剧, 鲜嫩的小花房正被小武雄伟的大肉棒缓缓插了进去,

    黄蓉小穴里的淫液随着小武大棒的插入四溅而出,顺着黄蓉雪白丰满的股部和小武的肉棒底部流出。 黄蓉的小腹不断收缩,只觉得子宫内淫潮不断,吱吱作响,

    小武的大阳具已把大龟头插入了子宫内,黄蓉一瞧小武的大阳具已插进自己的小穴了,但还有一大截还在小穴外头,满布在阳具上的黑色突起的青筋和自己鲜红的小穴的嫩肉形成鲜明的对比,心头不由一热:“这大鸡巴插得我好妙啊!比郭靖强多了,

    早知小武这么能耐我早让他干我小嫩穴了”。

      只见小武双脚分开扎了个小马步,用尽全身力气抽出大棒,

    当小武的大阳具抽出黄蓉的小穴,黄蓉连声娇哼!小穴处正一张一合地排出淫水,

    小武见黄蓉的淫态更是心里欲火烧身,暗下运起内功集中在粗黑的大肉棒上, 两手护正黄蓉的下身对准黄蓉那还在高潮不断的小穴沉腰抽插起来, 那肉体撞击的啪啪声!黄蓉的娇喘声!小武的嘿嘿声!在石林里回荡。

       小武就这样干黄蓉干了半个时辰,只见两人满身大汗如同水洗一般, 黄蓉下身流出的液体都分不出是汗水或是淫水了,

    在小武大力插穴的同时黄蓉一边看着小武的大阳具在自己又红又小的美穴又进又出的,那些粉红的嫩肉不断随着小武的大鸡巴翻动, 蜜液从小穴处不断流出,小美穴便是不断抬起迎接小武大肉棒的抽插。

       黄蓉这时开始大声娇嚷:“好爽啊!小武你真是男人中---的男人! 你---你干死好了!啊---嗯---爽---爽”!!!

       小武一听心中更乐了, 心象该是练功的时候了,当下吱的一声把整根肉棒插入黄蓉的阴穴内,用龟头插进黄蓉的子宫内, 运功把龟头变大,黄蓉这时感到小武的龟头在子宫中变大了, 只道是小武想用巨大的龟头抽括自己的子宫口,当下把大腿张得更开, 小武这时压住黄蓉雪白豉起的小腹,把大鸡巴抽出,这时黄蓉的子宫口便把小武的大龟头拦住了,

    小武开始用力从黄蓉的小穴处拉自己的大肉棒, 黄蓉只觉子宫正个被小武的大龟头拦得变了形,十分的爽,一下子子宫的精巢便泄出了阴精, 小武见黄蓉连连打颤、体内吱吱声不断、粉面绯红、乳头发胀、小穴紧缩、 子宫内更是收缩不断、急忙全身压向黄蓉两手把黄蓉的股部抱向自己的下身处, 大鸡巴一下子便又冲了进去,小武的大龟头正和黄蓉那狂泄着阴精的精巢接触, 不断摆动着股部用大龟头磨着黄蓉的精巢,让黄蓉流出更多的阴精。

       小武一边吸黄蓉的阴精一边欣赏着黄蓉媚样,只见黄蓉被干得眉眼微闭、全身哆嗦、 胀大的丰乳随着黄蓉躯体的摇动不断晃动、 两乳不时碰在一起发着啪啪的肉响和汗汁不断溅起,小武更是加大了大鸡巴的摇动力度,没几下,

    黄蓉猛然抱住小武用小穴紧贴小武的大鸡巴,让小武用巨大的肉棒大力插入了自己的精巢,黄蓉淫声不断,精巢内阴精狂泄,小武知道师母天气体质特殊,骨子里十分的好淫,也不管师母是否受得了,

    粗黑的巨棒不断的在黄蓉的精巢内扫荡,而已经淫性大起的黄容了顾不了这么多了, 除了运内功保住胎儿外,尽力挺起小腹,好让小武大肆的奸淫她的精巢,不时用断续无力的娇声淫道:“小武!师母我---啊!

    我---快了---又要丢了!好人!你---你---你快---快干我!用力点---!再用力点!!!啊---!啊----!不行了!被低干烂了小穴穴了!!!

    又---又开始尿尿了!!!鸣---!好爽!!!---啊---啊---干死我了!!!”。

二、

       淫声刚落, 黄蓉便呼呼地连连丢了好一阵子的阴精,小武兴奋地用力干着黄蓉,在不到一个时辰里黄蓉便泄了十来次, 全身软了下来,晕死过去了,小武怕黄蓉会脱阴而亡,于是放慢了抽插的速度, 双手握住黄蓉的丰乳、用姆指和食指捏住鲜红突起的乳头、不断用力挤着高耸的双乳,黄蓉丰美的巨乳随着小武那粗暴的双手不断变换各种形状,小武还不时的俯身去吮吸黄蓉那鲜红的乳头,慢慢的黄蓉被乳头传来的陈陈酥麻剌激苏醒了过来。

      小武淫笑对黄蓉道:“爽吧∼!师母!还要不要我操你的小淫穴呀∼!!!”说着一只手继续捏弄着黄容的双乳,另一只手则按住阴蒂快速的揉着。黄容满脸通红:“啊∼!嗯∼!不要啊∼!”,慢慢的摇着下身将就着小武的淫手,左手不停的挤着自己高傲的双乳,右手则伸手去边摸小武的巨棒边把巨棒引向自己的下身。小武又顺势俯身亲吻着黄容迷人的小红唇,黄容马上热情的回吻着小武,下身又自动自觉的最大限度的张开,小武便用大鸡巴又开始飞快地抽插黄蓉的小美穴,

    黄蓉嘶声淫叫道:“小武!师母我---不行了! 你还未尽兴---啊---你---啊---你放过我吧!---啊你又来了---好---好爽啊!

    ---再下去!我会受不了的---啊---快停---啊快停! ”

      小武也觉差不多了,说:“师母,快了!再忍忍,

    我快射精了”说着小武又大力快速地抽了黄蓉几百下,便呼呼呼地射出了大量的阳精,

    黄蓉顿感子宫有大量的炽热的阳精流入,

    胀大的双乳在小武铁般的大手用力握挤下从鲜红的乳头处射出大量的奶水,小武见了便想“师母真是个尤物、做爱竞能出奶水、

    还挺着个大肚子和自己的徒弟做爱,

    而且竞高潮迭起兴奋异常”想着两手又把黄蓉的双乳挤得大量的奶水射出,射得自己和黄蓉一身都是,再看黄蓉除了舒服的娇哼外,

    全身已乐得动弹不得,两腿程大字形大开,下身的小穴正不断流出自己的阴精、

    淫水、和小武的阳精,两片粉红的小嫩阴唇不断开合着。

      从这以后黄蓉骨子里天生淫性便暴露出来了。郭靖五个月后便回来了,见到自己的爱妻比以前更神彩光艳照人了。此时的黄蓉已是大腹便便的妇人,孩子已有九个月了,

    就要生产了她为了不让郭靖发现便和小武经常在密室里做爱。

      不想有一次郭靖在密室外听见密室内有娇哼声,便小心地从密室的暗门往里瞧,发现黄蓉正挺着大肚子骑在小武的身上,

    小武躺在床上那大鸡巴高高耸立着,黄蓉正用纤细的五指扒开自己的小嫩穴,

    弓身坐在小武挺立的大鸡巴上,那拳头大小的龟头已插入了黄蓉的小穴, 媚眼紧闭、嘴里不断娇喘着。

      小武则两手托着黄蓉高挺的两乳一边扶摸, 一边淫说:“师母,你的奶子越来越大了,今天我一定把你的奶子玩出水来,

    让你下边流水,上边也流水,师父要是见了你的淫样, 一定会夸我的”

      黄蓉一边开始上下套弄,两只淫乳在胸前不断上下跳跃着,

    小穴的嫩肉随着黄蓉上下的运动而被小武的大鸡巴不停带进带出,淫液也从小穴中流出。

    一边对小武说:“你师父没你会这么干我,我怀了孩子他就不和我做爱了,小武你就不同了,

    你的东西又大,又能干,人家每次都被你干得死好几回, 这次我一定让你玩个够”说着便呼呼地从子宫内射出大量的阴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