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有许多人认为虐恋现象主要属于心理范畴,而不属于肉体快感的范畴,
有些虐恋者也是完全不喜欢疼痛的,但不可否认的是,大量有虐恋倾向的人不仅
希望施予或接受惩罚与羞辱,也的确希望施予或经受肉体的痛苦。医学和心理学
中早有痛*** (Algolagnia)这一概念,从矢源学上看,它是希腊语疼痛之意,
这是虐恋活动的一个重要因素。但是,值得特别加以说明的是,不可以用痛***
一词来概括虐恋倾向,因为它并不包含统治与屈从的含义,而虐恋者并不是仅仅
寻求肉体疼痛的人。

  有一种观点认为,有受虐倾向的人并不是为了寻求痛感本身,其实受虐者也
像常人一样不喜欢痛感。但是当出于某种原因痛感成为达到快感的必要条件时,
这些人不得不忍受疼痛。这种观点的难以服人这处在于,实证调查表明,有些有
虐恋倾向的人的确喜欢疼痛本身。

  于是几个世纪以来,许多人从生理角度探讨痛感与快感的。从实证调查的案
例和观察来看,性快感的确能够在性虐待过程中获得,疼痛也的确能够增强快感。
但是疼痛导致性兴奋的原因并不是很清楚和确定无疑的。

  远在几个世纪之前,人们就发现了疼痛与快感之间的联系。从17世纪起就有
研究者将痛感与快感联系起来对虐恋倾向做出解释,这些人大多是生理学家攻医
生,他们完全是用生理原因来解释虐恋冲动的。

  第一位将鞭笞与性刺激联系在一起的是一位生于16世纪末期的德国医生梅柏
(Meibom,1590-1 655)。他在一篇学术论文中提出这样的命题:鞭打的确可以
产生使“受害者”勃起的刺激作用。他试图对这一奇怪现象做出解释。他的推理是
这样的:在鞭打过程中,臀部会因鞭打的刺激而发热,血液会大量流向臀部,这
一热量会使发热的精液传输到生殖器官,从而使变态的嗜好得到满足。

  梅拍这一理论的影响经久不息,17世纪罗马的医学教授希尼巴迪(G.Sinibaldi)
的着作中也提到这一理论。他在书中感叹道:“亲爱的上帝,是什么力量把我们
带到这里?是一个奇迹?在这里,快乐来自痛苦,甜来自苦,色欲来自流血的伤
口。走向折磨与走向愉悦的难道是一同条路?”(Gibson,5 )

  法国医生多彼特(Francois-Amedee Doppet,1755-1800 )批评了关于鞭笞
爱好仅仅来源于儿时遭遇的理论,认为仅仅用儿时的经历不能充分解释这种特殊
倾向,还湎对此做出生理学儿时的经历不能充分解释这种特殊倾向,还须对此做
出生理学的解释。他认为每柏关于鞭打会使精液变热并流向睾丸的理论缺乏解剖
学的证据,真实的生理过程是,通过对背的下部和臀部的鞭笞所产生的热量从腰
部传导到生殖器部位,于是刺激了性欲的感觉,无论男性女性都是如此。

  维多利亚时代的诗人达文波特(John Davenport)在1869年写道:“作为一
种性感刺激,考虑到脊背神经末梢相互间的密切联系,我们特别观察到,对臀部
及相邻部位的鞭笞无疑对对生殖器官具有强大的影响。”(Pearslaa,420 )

  在1893年,米里甘医生(Dr.J.G.Milligan )写过一本题为《奇妙的医学经
历》的书,书中写道,鞭笞可以使血液从循环系统的中央流向四周,激活麻痹的
毛细血管。

  据记载,有许多19世纪的医生采用鞭笞作为刺激男性生殖器勃起障碍的治疗
手段。有人认为,许多性鞭笞小说都写到鞭笞过程中肛门缩紧的反应,甚至在鞭
笞开始实施前,肛门就会有此类反应,而这一反应与刺激生殖器时所产生的反应
十分相似。

  另外,当男的被鞭笞时,常常会伏在鞭笞者的膝头,鞭笞过程中对生殖器的
摩擦刺激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心理学家沃芬(E.Fulffen )在1913年提出:简单看起来,鞭笞当然是不舒
服的,但如果鞭笞持续一段时间,而且是通过某种仪式施行的,就会产生奇特的
效果。“虽然很重的鞭打一开始不会导致性快感,但开始的疼痛感一过,就会产
生一种温暖的感觉,它像一条柔软温暖的毯子把整个臀部包裹起来,导致一种愉
悦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容易同样器官产生联系。男孩在经历了鞭笞之后往往会惊
讶地发现,臀部有一种温暖的欣快的感觉,正因为如此,他们有时会故意故意犯
错以便重复这种鞭笞经历,而这一做法最终会对其性行为产生影响。”

  艾宾(Krafft-Ebing)也指出过,对臀部的鞭笞可以起到纯粹的对勃起的生
理刺激作用。他还指出,由于他的许多有鞭笞幻想的病人从未有过鞭笞经历,所
以鞭笞幻想必定是与生俱来的 .他的一位35岁的女病人说:“我从6 — 8岁起我
就有被鞭打的欲望,由于我从未衩鞭打过,也从未看到过别人被鞭打的情景,所
以我不理解自己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欲望。我只以认为它是天生的。”

  艾利斯(Havelock Eliis)对痛感在性关系中的作用极为关注。他将虐恋倾
向与动物本能联系起来,并因此认为它是自然的。他指出灵长类中的雄性总是通
过暴力手段赢得雌性的,施加疼痛往往是行使权力的间接结果。在动物中,在***
时雄性咬雌性的现象也很多,经常会因雌性的拒绝合作发生打斗。相反,如果雌
性过于顺从,完全没有抵抗,有些雄性反而会丧失*** 的欲望。在灵长类动物
中,暴烈的攻击性动作成为性行为的正常因素。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雄性统治雌
性伤害雌性。雄性对雌性的追咬动作往往是*** 的前奏。动物的行为还证明,
疼痛能够刺激性兴奋的感觉。在动物的性行为中,静止不动的状态总是在肉体暴
力的也不能立即*** ,直到听到鞭声才会动作。

  在一些人类社会中,*** 活动也伴以有规律地施加疼痛的动作,疼痛可以
提高性兴奋程度,在人类性行为中,有些人在性唤起时会抓咬伴侣,还有少数人
会因微的疼痛感到性的兴奋,施加疼痛令人惊异地与性活动联系在一起。在一些
原始部落中,性活动中有大量的抓咬动作,抓咬脖子、前额、肩膀和胸部。因此
性活动过后,人们的身上脸上经常带伤,人们还会引以为自豪。然而,有时也有
问题——婚外性活动很容易因伤痕而暴露,引起事端。例如,马林诺夫斯基对一
些岛民的观察就发现,在性活动中,伴侣互撕扯头发。在这种动作中,女性比男
性凶猛,因为据观察,带伤的男性比女性多。这种强烈的施加疼痛与接受疼痛的
倾向使他们的性行为方式与一般人有很大不同,以致西方社会中的大多数人会视
之为不正常或变态。

  有人用巴甫洛夫学说来解释虐恋冲动:他每次用电流刺激狗的同时喂食,于
是电击就成为一种食物将到的信号,狗会做出相应反应,用烧伤和割伤皮肤也可
以取得同样的效果。另一个实验证明,用针反复刺婴儿后,婴儿再一看到针就做
出要哭的样子,紧接着喂食,结果8 个婴儿中有5 个一看到针就会做出张嘴和吞
咽的动作。婴儿对疼痛做出了与巴甫洛夫的狗同样的反应。因此有人推测,那些
对橡胶服饰有恋物倾向的成年人,有可能是在儿时睡在防水橡胶床单上经历过性
快感,于是橡胶垫子与性兴奋就在他们的心中被联系在一起了。

  但是有些虐恋者认为,这种解释不令人信服,例如有一位虐恋者这样说:“
我不相信那些关于穿了塑料裤子,或者用了像胶垫子,而这时正好他勃起——婴
儿确实会发生勃起——这两件事就连在一起了等等。我不信这些理论。还有关于
恋物倾向的理论,说有人为什么会因为女人的鞋而性唤起是因为鞋是三角形的,
看上去像女人阴部的三角。这些理论难以服人。”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有虐恋倾向者对疼痛的偏爱是因为性反应迟钝,因此需要
强刺激才能唤起性欲。这一理论说:当人体表面感到冷和麻木时,人会通过拍打
和磨擦使之变暖,恢复血液徨。体温的下降会导致神经末梢感觉力降低,因此必
须通过施加疼痛将其激活。当人沉浸于某种运动中时,神经末梢的敏感度也会下
降,兴奋的足球运动员在激烈的比赛结束后才会发现自己受伤流血。虐恋倾向则
产生于受压抑的人格,他们在性方面极其迟钝。他们对受虐放施虐的欲望是有意
识的,也是合乎逻辑的。他们对受压抑使自己难以对正常的性刺激做出反应,就
像体温的降低使皮肤难以对一般的刺激做出反应一样。因此他们需要对他人或对
自己做出猛烈的动作,以便克服麻木感,激活性机制。他们不仅在心理上而且在
肉体上有程度明显的麻木感。这种观点认为,性快感可以通过刺激人最强烈的感
觉而获得,而疼痛就是最强烈的感觉。持这种观点的人还认为,受虐倾向对疼痛
的偏爱是没有能力得到快感的替代物。

  近年来出现的一种以最新科学研究的证据为依据的理论认为,虐恋者的确会
喜欢疼痛本身,因为痛感就是快感。长期以来,虐恋者就一直从痛感中寻求快感,
他们当中很多人一直坚持认为,如果疼痛只是二持的替代品,它就不会给人带来
快乐,因此它必定就是快乐本身。虐恋者早已深有体会的现象在最新的脑科学研
究中找到了生理基础:对神经系统的最亲研究结果在人的中枢神经系统的深处发
现了一组化学物质,它是一种麻醉剂(鸦片剂)类的化学物质,取名安多酚(endorphins)
和安克菲成本核算(enkephalins )。研究表明,疼痛可以使大脑中释放出这种
麻醉剂(鸦片剂)类的化学物质,有产生安多酚快感(endorphinhigh )的作用。
因此,有受虐倾向的人特别是喜欢肉体疼痛的人,实际上是安多酚上瘾者。安多
酚就是将疼痛与欣快感联系在一起的物质,它造成了人类经验中的一种新的能力。
SM交友用品- 中世纪。它所带来的那种美好感觉是一般人类行为的一个主要趋动
力,而它的缺乏常常要由鸦片类毒品来补偿。这种关于虐恋的最新理论因此对虐
恋活动中的疼痛做出了正面的评价。

  文化人类学的观察则从另一角度提出了证据:在许多文化中都有将疼痛与快
乐联在一起的活动,如鞭打、赤脚走炭火等等。在中国语言中,把“痛”和“快”
连在一起合成了一个词“痛快”,用以表达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虐恋是对人类
获得狂喜经验的性能力的探索活动,对于参与这类活动的人来说,它带来放松感
和救赎感。在虐恋活中,人类灵魂的动物性一面被重新发现并释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