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李阮杰,今年28岁,大学毕业后开了间化工公司,在里面主要做采购
和销售,平时比较忙。我的妻子雅玲,小我三岁,身高1米68,瓜子面,大腿修长、胸部丰满、长发飘飘,皮肤白净,口音清脆,气质也是一流,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笑起来还有一个小酒窝。

  她有一个双胞胎的妹妹雅珍,除了那头齐耳短发外,其它与妻子极度相似,真不愧是双胞胎,都是附近闻名的美女。可能妻子是姐姐的关系,性格温柔、顺从,而小姨子则比较活泼好动,至今仍未愿嫁人。

  提起我的妻子雅玲,结婚到现在已经两年多了,在床上的表现还是如一个处女般的放不开,每次都是我提出作主动,上床前还必须要关灯才肯脱。拜托,你和我结婚时虽然是处女,但你的身体我看多得了,还怕羞,这点令我相当苦恼,有时还真以为她有点冷淡呢!

  更令我不解的是如此怕羞的妻子竟在右乳房上有一个小小的新月型刺青,而在腰部靠近臀部的地方上还纹了只五彩斑斓的蝴蝶。妻子告诉我,那是小姨子雅珍硬要拉妻子去纹的,不同的是雅珍右乳房上纹的星星图案,而她纹的是月亮。这给我想起活泼的小姨子腰间确实是隐约有蝴蝶样的纹身。

  明天就是我和妻子雅玲相识五周年的纪念日(淫色淫色4567Q.COM)。因为公司的事情出差去杭州快一个月了,看看时间已经快到五点了,交待了点事后就离开了公司。想到结婚都快三年了,一直忙于工作而将妻子一个人放在家里,确实不太应该,妻子虽然谅解我,但是心里对我肯定有微词。明天就不去公司了,陪陪妻子吧,就当放自己一天假好了,于是打电话到世纪大酒店,叫经理给我明天留了个雅间,然后又到花店订了九十九朵红玖瑰。

  回到家,时间还不到6点,妻子脸上化着淡妆,上身一件雪白的大翻领女式衬衫,紧绷的胸前突出了坚挺丰硕的乳房,一条乳白色的长裤紧紧包裹住她线条优美的臀部,充份展示出她臀部的浑圆和丰腴;脚上穿着露趾的白色高跟凉鞋,配上她一头马尾长发,显得大方、温柔又性感。

  雅玲清减了许多,身材却是愈发窈窕丰满,看得人眼花缭乱。此时她正在电脑前无聊地上QQ,见到我回来,马上扑到我怀里并幽怨地诉说相思之苦。想想也是,我平时忙于公司的事,早出晚归,不回家亦是常有的,像今天这样早回来是从未有过的。

  而妻子并无工作,平时多是与小姨子及几个闺密逛街、购物或者是上美容院打扮,这样的生活一日(淫色淫色4567Q.COM)两日(淫色淫色4567Q.COM)或者没什么,但两年多那就太难过了。想到这里,对妻子的愧疚之情油然生起:自己是给了妻子物质的高享受生活,但却忽略了妻子的精神空虚。看着眼前如花般的美貌,这是女人一生中最黄金的年龄啊!记得结婚前曾保证过给妻子幸福,但现在妻子快乐吗?我不由得在心底提醒自己以后要注意了。

  我抱过妻子,给了她一个短吻,左手摸上妻子丰满的臀部,眼角瞥见妻子坚挺丰硕的胸部上乳罩没完全遮盖的弯月纹身,下体已经有了感觉。刚想拉开妻子雪白的衬衫领口,妻子却轻轻的打下了我要作怪的大手,面上浮现出一沫嫣红,扭着浑圆的臀部快步走向厨房去了,耳边还响起雅玲妩媚而又热烈的声音:「这可是白天——杰,你学得越来越坏了。要想做点什么事,等今晚吧!我去准备晚饭了。」留下我独自回味刚刚柔软又温热的手感。

  没多久妻子就把晚饭做好,看着眼前的三菜一汤,简简单单都是我最爱的家常小菜,心里涌起一股温情。平时要不是为工作方便用的快餐工作餐,就是大鱼大肉的大茶饭多,上万的饭局也是吃过不少,但都不过是酒肉朋友,虚情假意,远比不上与妻子的温馨平淡。

  妻子虽然并没工作,却把家治理得井井有条,还煮得一手好菜,是个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的好老婆,温婉文静的性格多年来从未与我有过争吵。我能娶得雅玲,是我今生最大的福气。

  妻子不停地给我夹菜,口中清脆的声音不停地响起:「你消瘦了,要注意身体」、「多吃点菜,少吃肉,少喝酒」之类的话。我知道这些是妻子心底里心疼我、关心我,与那些酒肉朋友虚假又机械的话语不同,一时间竟觉得十分享受。
  饭后洗完澡,又抱住裹着浴巾的妻子看了下新闻,又陪妻子看了出韩剧,貌像现在十分流行这玩意,我是一点感觉都没的,妻子却哭到一塌糊涂,还眼泪汪汪的问我:「你会不会学剧中的金XX那样不要我?」我当然是想都不想就回答妻子:「雅玲,哪有这样的事,这是没可能的。我不要你要谁啊?我还担心冷落了你,你会离开我。」

  听了我的保证,妻子当时的表情极其古怪,眼神迷离,而且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抱着的妻子身体明显一震,马上扑到我怀里:「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不可能离开你的,你就是我的全部,没你我会活不下去的。你要记得你讲过的,不要扔下我啊!」这一刻,我感动了,抱起妻子就往卧室里走。

  进入卧室,我抱住妻子倒在床上,看着妻子浴巾下丰满浑圆的乳房,我的欲火一下冒上来了,急切地用双手扯开她的浴巾,吻着妻子性感的红唇,双手不停地抚摸妻子丰满坚挺的双乳。

  吻完我又看向妻子乳房上的新月型刺青,妻子的身材本就性感,92公分的胸围加上坚挺得没一点下垂的的双乳,倒在床上依然是大山两座,当真是波涛胸涌,再配上右乳房上弯月纹身,当真性感之极。

  妻子见我正在欣赏她的赤裸上身,羞耻地关上了灯,我也不以为意,都已经不是一次半次,早就习惯了妻子的作风。我顺势脱下妻子的浴巾,一边摸着她丰满坚实的乳房,挑逗着乳尖上两颗可爱红嫩的蓓蕾,一边在妻子浑圆丰腴的臀部上摸索,摸着妻子臀部刺手的地方,我知道那里就是那只五彩斑斓的蝴蝶刺青,妻子全身的皮肤光滑细嫩,只有那两个刺青的皮肤稍为粗糙,但并没破坏整体的美感,反而更显性感。

  我的手放进她的双腿中间,摸到她已经湿透了的阴户,滑腻腻的淫水沾满了我的手指。我知道妻子已经动情,尽管妻子从来不曾主动,但女性动情时特有的状态我还是清楚的。

  我用手分开妻子的双腿,埋首于她敏感湿润的肉穴中,用嘴吮吸她的阴唇和阴蒂,用舌头舔弄她的阴道口。妻子的呻吟声更大了,喘着气说:「别……别弄了,好痒……给我……快点进去嘛!」

  「别急,等会再好好爽。」我将手指从妻子的阴道中拔出,然后用两只手的食指和中指将妻子的阴道口掰开打量里面的情形,但光线太暗,没看到什么。我从妻子的胯间抬起头,嘴里全是她淫水的味道,她的屁股下面也浸湿了一大块,  我把她的双腿分得更开,坚硬已久的阴茎「噗滋」一声插进她的阴道,妻子微皱着眉头呻吟了一声,我顶着她的下身就抽送起来。

  妻子的阴道又湿又热,嫩滑的阴肉紧夹着我的肉棒磨蹭,滋味舒爽无比。我喘着粗气快速地抽动着阴茎,不时低下头去吻她的嘴,妻子的情绪也被我调动起来,双手抓住我的胳膊,成熟丰腴的身体像蛇一样在我身下不停扭动。

  妻子哼叫着的呻吟声更是柔媚动人,让我热血沸腾,我的动作越来越快,最后终于忍不住狠狠顶进她的阴道深处,哆嗦着射出精液。妻子在那一刻也发出忘情的呻吟,整个人在我身下不停地抽搐,双手死死抱着我的脖子,双腿用力夹紧我的腰,我感到她的阴道也在一阵一阵地剧烈收缩,像一张小嘴似的吸吮着我的龟头,直到我射精结束,她的阴道仍是颤动不止。

  云收雨歇之后,我和妻子相拥着躺在床上聊天,聊小区趣事、八卦新闻、工作见闻,其间妻子妩媚的笑声不断响起,一直到凌晨,情动处还差点来了第二回合。

  期间我本来想给妻子说起明天的安排,后来想想还是没说,心想现在不说,明天才给你一个天大的惊喜吧!哈哈……很快地,我抱着妻子赤裸的身体进入了梦乡。

  但世间的事谁能料到?我没想到明天不是我给妻子天大的惊喜,而是妻子给我一个天大的惊吓。


                (2)
  当我起床时,阳光刺痛我的眼睛,习惯性地拿起电话,发现手机关机。我知道这是妻子的杰作,一开机,未接来电、留言、短信……足足不停地响了两分多钟。妻子还是像以往那样关心我啊!

  看看时间已经近十点了,这对于我来讲是不可思议的:我一向是个极准时的人,只有提早而没迟到,特别是工作后到现在,起床的时间从没晚过七点。公司的员工有休息,我却从来没过,就像一台只知工作的机器。巨大的工作压力和责任感在不停地提醒着我:这个社会是弱肉强食的,你不进步就会被淘汰。当然这不是没收获的,起码公司的规模比几年前翻了几倍,各种银行卡里的总额已超过千万,有房有车……

  但我马上就笑了,是苦笑。不是下定决心今日(淫色淫色4567Q.COM)要休息陪妻子的吗?打了公司电话,交待了点事后又回复了几个客户。忙完后换上了平时极少穿上的运动服和球鞋,对着镜中的自己,感觉竟是空前饱满的精神。

  给父母打了个电话报平安,电话是老妈接的,我还未讲得两句,就被老妈打断了,连珠炮的问我:「什么时候可以抱孙?要快……」没办法,老人家现在手里有大把钞票,又有空闲,总是记挂着这事,连一向严肃的父亲提起「孙子」也是两眼发光的样。

  其实我和雅玲过惯了二人世界的生活,大家都还年轻,我又一门心思放在事业上,雅玲也怕身材走样,于是形成了一种无形的默契:现在先不要小孩,过几年再讲。但我现在哪里敢和老妈讲实话,等老妈说得有些累了,我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顺着她的语气答了几句就挂上电话。

  驾车到花店拿了九十九朵红玖瑰,开始想象妻子见到后的惊喜。结婚到现在我送花给妻子的次数实在有限,就算送也是十一支,现在手里的一大束,妻子大概会高兴到当场流泪吧?哈哈!

  又给妻子打了个电话,铃声响了很久才响起妻子清脆的声音:「杰?」
  「亲爱的,在哪里?」

  「在娘家。找我有什么事吗?」

  「还记得今天是……」我还未讲完,便被一阵笑闹声打断。

  「姐夫,别肉麻了,我鸡皮都掉了一地,有什么事直接讲啦!」我的手机中传来一阵带着笑意的活泼话语,声线倒是像妻子一样,但我知道温柔的妻子是不会有这种调皮语调的,大概是被爱搞怪的双胞胎小姨子雅珍抢去电话了。

  「没……没什么……」小姨子是个「八卦妹」,最喜欢讲人是非,话一开口就停不住的那种人。难道我还可以和小姨子直说:「今天是我和你亲爱的姐姐相识五周年的纪念日(淫色淫色4567Q.COM),要去浪漫,你个电灯泡别在这里阻手阻脚。」天啊!如果我这样说,这家伙不知会做出啥事来,搞破坏已经是轻的了。

  「真的没事?没事我可挂了。」小姨子说。

  「只是想念你姐,没事了……」我无奈地挂了手机。真倒霉,妻子竟是与小姨子在一起。我看着手中的玖瑰一阵无语。

  对了,妻子提到过她在娘家,我都有很长时间没去探望岳父岳母了,今天就去探望下吧!

  岳父家并不远,与我是同一个市的。半个小时后,我买好礼物来到了岳父的家。

  岳父是做货场起家的,每次看到眼前这栋背山面水、占地足有几千平方的别墅,我都不知怎形容好。讲出来你别不信,也就是五年前,我刚认识妻子雅玲的时候,岳父还是个每天脚踏自行车,靠捡破烂维生,一家四口住在不到八十平方的平民楼,三餐温饱都难解决的「收买佬」。但现在,出入都带着保镖,穿的都是价值数万的名牌西装、手表,住的地方多得能盖网球场……我经常在想:做货场的利润有这多吗?

  门卫认得我,敬礼后就放行。我将车开入停车场,一只巨大的立起来比我还高的纯种德国狼犬远远的朝我狂吠,两个保安见是我,马上就将狼犬拉走。
  在会客厅中,岳父正与两个黑人用英语快速的交流。英语是世界通用语,我虽然上大学学过,但远讲不上精通,说得慢,我还勉强可以听懂两句;快的话,我基本是一句不通,我在公司是请翻译的。这两个黑人我知道是岳父货场的「上家」,平时没少去送礼。

  岳父见我拿着礼物来,带笑朝我点了下头,就继续招呼黑人去了。我也不客气,放下礼物就朝妻子在娘家的闺房走。

  妻子并没在房里,我问管家:「雅玲到哪了?」

  「大小姐和二小姐出去了。」管家礼貌地回答。

  出去了?想想也是,雅玲倒是没什么,但雅珍是坐不住的,能乖乖呆在家才怪。我忍不住又拨通妻子的电话:「亲爱的,在哪里啊?」手机里传来震耳的电影声,我知道我白问了。

  「在XX数位影院,和雅珍看《大地震》。」

  「我现在在你娘家,你看完就回来吧,给你一个惊喜。」知道小姨子还在妻子身边,我并没多说。

  「什么惊喜?神神秘秘的,很急吗?」

  「不急,回来再说。」我挂上了电话。

  时间在无聊发呆中渡过,看着妻子布上了薄薄灰尘的房间,忽然心血来潮想给妻子打扫打扫。半个小时过去了,房间并没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多少,倒是将我累得半死,这活还真不轻松。

  靠在墙边休息时,手肘却碰到了墙上一片松松的瓷砖,『豆腐渣工程啊?这高档的别墅一样存在质量问题。』我心中暗笑,顺手将那片瓷砖拉下来,却见内里并不是水泥板,而是一个空空的洞,洞里有一个红色的小木箱。

  「暗格」,我一瞬间想到这个词。

  我知道这个小木箱里放的肯定是极度私隐的东西,否则不会用暗格来保存。我一直尊重妻子的隐私,妻子不想说的我从不去追问,但现在的这个小木箱……
  「尊重妻子的隐私,当什么事都不知道。」

  『雅玲是我的妻子,看看有什么关系?』

  「雅玲知道了会怎么看待你?会破坏夫妻之间的关系的。」

  『夫妻之间哪有这多秘密,没事,看吧!』

  「不要看,别打开。」

  『看吧,打开小木箱。』

  最终还是好奇战胜了理智。我打开了小木箱,里面是三个相薄和一把暗红色的剪刀。我顺手打开了最上面的白色边框相薄,相薄的边框已经破损,明显是翻阅次数不少。翻开第一页,是几张破损的黑白照,照片上一对年轻夫妇抱着一对婴儿,婴儿的样貌是一模一样的。继续翻下一页,一模一样的两个小女孩抱着一对夫妇。继续翻下一页……

  照片中姐妹俩天真活泼、笑容灿烂,岳父岳母敦厚老实。看得出来当时生活虽然清苦,但一家四口其乐融融,特别是照片上的岳父,那慈眉善目的样子简直是我从来未见的。

  这本是雅玲的生活照,有一家四口的合照、两姐妹的合照、雅玲和小姨子雅珍的独照、雅玲和同学朋友的合照、当然还有我和雅玲一起的近照……

  『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啊!生活照而已,用得着放暗格?太夸张了吧!』我把白色边框相薄放在一边,拿起中间的灰色边框相薄。相薄颇新,翻开第一页,我的手一紧,心脏不受控制地狂跳了几下。

  照片上的妻子一丝不挂、全身赤裸,胸前一对微乳骄傲地挺立,双腿间稀疏的耻毛和粉红的肉唇清晰可见;腰肢柔美动人,披肩的长发散开,嘴角露出小酒窝,笑容甜美,全身上下光滑红润。

  『雅玲的写真。』只看了第一页我就猜到后面的内容了。这本灰色边框相薄是雅玲刚长大时的写真,照片中的雅玲还没现在的性感纹身,没现在的大山般的92公分胸围和浑圆丰腴的臀部,有的只是萝莉特有的青涩。

  继续翻去下一页,依然是萝莉时代的妻子写真,只是姿势不同。

  说句老实话,照片中的妻子虽然裸体,但我可是一点欲望都没有,纯是用欣赏艺术的眼光去看的,还有就是一点对妻子裸体的好奇。结婚到现在已经两年多了,脱妻子衣服时都不会忘记关灯,云雨都在黑暗中进行,摸倒是不少,却还从来没近距离看过妻子的裸体,真是失败啊!

  青涩的果实对比成熟的蜜桃,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我可不是萝莉控。

  继续翻下去,中间偏后的照片里居然出现两个妻子,有背对背的,有十指紧扣的,有一起坐下面对镜头的……但妻子都是对折的。

  『是合成照?像素不低啊!科技还真发达。』

  不过保守的妻子居然会去拍写真,给我的意外还是相当大的。

  看着合成照,忽然发现在些不对:照片中的妻子一模一样没错,但眼神……
  『是小姨子雅珍,不会错的,左边是妻子,右边是小姨子,两姐妹的裸体竟然一模一样,毫无分别。』这对双胞胎样貌很像,我是印象深刻的,一直以来我只知道长发的是妻子,短发的是小姨子,但小姨子如果留起长发我还真会认错。
  对着小姨子的裸体欣赏了半天,我匆忙合上这本灰色边框相薄,拿起最底的黑色边框相薄,发现上面是带密码锁的。刚想将相薄放回小木箱里,相薄边框却撞了小木箱一下,从相薄掉出两张A4照片。

  我拿起第一张,一看就两眼大睁、目瞪口呆。照片仍然是裸照,两姐妹的裸体,还是现在的裸体。照片上左边是妻子,乳房上纹上弯弯的新月、两个乳头各挂着一个新月形状的乳环,最上面的金色圆环竟是穿过乳头。右边是小姨子,她纹上六角星,金色圆环同样是穿过乳头,两个乳头各挂着一个星星形状的乳环。
  姐妹俩眼角带泪,各自僵硬地蹲在两张大大分开的板凳上,双腿张开,双手扒开自己的阴唇,阴蒂同样是穿上一个银环,银环下连着一条金色细链。尿水正从尿道口射出,喷在金色细链上,细链被尿水冲起。

  「这是……」我实在无法形容当时的心情。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我一定会去确认这照片是不是真的。我竟不知道妻子以前戴过乳环和阴蒂环,这次一定再仔细看一下妻子的身体,就算妻子反对都不管了。

  迷迷糊糊中拿起第二张照片,好不容易一眼扫过,我当场眼前一黑,差点昏倒。

  不知道自己傻傻的对着两张照片看了多长时间,直到听到一声尖锐的惊叫:「啊!!」手中的照片从背后被抢走。我机械式的转过头,看到的是拿着照片、面色通红的小姨子,以及面色苍白、泪流满脸的妻子。


                (3)
  世纪大酒店的雅间中,本是属于我和妻子甜蜜的烛光晚餐被硬生生的加上了第三个人:小姨子雅珍。

  妻子雅玲双手紧紧拿着一大束红玖瑰,全没我曾想象中的惊喜。面无血色的俏脸带泪,不断移动自己的坐姿,僵硬的笑容掩盖不住通红双眼中的惊慌不安,毫无焦点的双眼紧对着我。

  小姨子雅珍坐在妻子雅玲身边,身体紧挨妻子,右掌放在妻子的双手手背,眼睛斜斜的不停偷偷向我看来,但每次我从妻子的身上看向她,她都会立刻把眼神转开,乖乖的坐着,眉头却不时皱起,一反平时的活泼。

  「讲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坐在雅玲姐妹对面首先打破了沉默。看着眼前的气氛,我知道她们姐妹俩谁都不会先提起下午的事,如果自己不先开头的话,她们姐妹俩必定会继续沉默下去。

  「姐夫,你是问照片的事吧?怎么样,拍得好看吧?看了我和姐姐的完美裸体,现在是不是欲火焚身呢?看来姐姐今晚要遭殃了。」小姨子雅珍娇媚地看着我,彷佛被我下午看到那两张照片的事对她一点影响都没。

  「是欲火焚身,但亦太可怕了。」我的情绪并没有被雅珍轻快的话语影响:「你知道我想问的并不是这个,讲讲那两张照片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你问这个,那还用问?那是我们姐妹关系友好的见证。那是我想去拍写真,硬拉姐姐去的,姐姐拗不过我就去了。」小姨子继续毫不在乎地讲。我偷偷看了眼妻子,妻子的表情却十分不安。

  「是吗?那乳环和阴蒂环之类的你又怎么解释?是了,还有纹身之类的。」我丝毫不为所动。

  「那些当然是为了区分我和姐姐啦!我和姐姐很像吧?我说的是从里到外,没一点分别吧?所以就搞了点小玩意来啦!你不知道,姐姐戴上那些小玩意可性感呢!」小姨子继续娇媚地看着我说。期间我注意到妻子的表情更不安了,原本就白的脸色更是变得一点血色都没有。

  「哦,还放尿呢,可真是性感得紧啊!我都想知道在哪里可以拍这样的写真呢!」我对小姨子的鬼话是一句都不信的。

  「讨厌啦!问人家这样的问题,姐夫你真是太坏了。」小姨子似乎听不出我话语里的讽刺,语调还是一样的娇媚,但双耳已经发红了。

  「你当我还是三岁的小孩吗?第一张照片还讲得过去,第二张照片你解释给我听吧!讲啊!」我终于忍不住对小姨子怒吼起来。

  「……」小姨子马上就安静了,低下头,面色通红;妻子苍白的脸上泪流满脸。姐妹俩都沉默起来,一句话都不敢讲,雅间里只有我急速的呼吸声,一时间静得可怕。

  「继续忽悠我啊!你不是很能忽悠吗?讲吶!」我瞪着小姨子说。

  小姨子的头垂得更低了,彷佛恨不得埋在那对丰满坚挺的乳房上。

  「雅玲你说,这是怎么回事?」我将目光转向妻子,望着妻子说。

  「我……」妻子可怜兮兮的看着我,却不敢讲下去。

  「说啊!怎么回事?我们是夫妻,老实地说出来可能我还会原谅你,要是你像雅珍那样想忽悠我,我们马上离婚!」

  「不要!我不要离婚!我说,我说,那些照片其实是……」

  正当妻子讲到半句,雅间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接着一个男服务生拿着一个托盘优雅地走了进来:「先生,这是你的XO酒,请问还有什么吩咐?」

  「出去!顺便告诉你们经理,没什么要紧事请不要随意来打扰我。」我恨恨地瞪着服务生,话语里的不满极为明显。

  「是,对不起!先生,我马上离开。」服务生说完后就狼狈地离开了,与进来时的优雅形成鲜明的对比,大概是感受到了我们雅间内怪异的气氛。

  我瞪视着服务生出去,却在门上的铜板反映上看到妻子与小姨子面对面、眼对眼的互看。我知道这是她们姐妹正在无声地用眼神交流,这种情况我不止一次见到过,已经不以为奇了。不愧是双胞胎啊!传说最夸张的还会心灵感应呢!
  我转过身看着妻子,妻子似乎松了口气似的。

  「雅玲你继续说下去。」

  妻子并没答话。这时小姨子的手腕轻轻的碰了妻子一下,妻子站了起来,快步往雅间的门走去。我呆了一下竟没阻止妻子离开,直到妻子消失在我的视线内才回过神来:『妻子竟然先离开了!』

  「这是什么意思?」我怒极了。

  「姐夫,你冷静点,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讲给你听,你先不要生气。」
  「哼!讲你妈的!」我站了起来,准备追回妻子,小姨子马上扑到我身后,死命地从后面抱着我,坚挺的双乳紧紧地压着我的后背,软软的感觉竟使我脚步慢了下来。

  「冷静点,不要问姐姐,一切我都会说的。」

  「你又准备忽悠我?走开!」

  「不会的,我发誓会说真话。」

  「哼!放开我。就算你不说,我都猜得到你们姐妹俩的好事!」

  「你猜得到?」小姨子一震,手松开了我。

  「看了那两张照片,难道还猜不到?本来雅玲从来不给我看她的裸体,我就有点怀疑了,但我始终选择尊重你姐姐,她不说我也从来不去问她。但你看看,到现在她还是千方百计的隐瞒我,我们还是夫妻吗?我受够了!」我拿起桌上的酒就往口里狂灌。

  「……」

  「事情并非你想象中那样的,姐姐很爱你,没了你,姐姐会活不下去的。」过了一阵,小姨子开口了。

  「爱我?这些就是你姐姐爱我的表现?」我怒对小姨子问。

  「我们是有逼不得已的苦衷的,相信我。姐姐真的很爱你,姐姐是怕你看不起她才不跟你说的。」小姨子继续低声解释。

  「……」我亦沉默了起来,我与妻子平时的点点滴滴一瞬间浮上心头。
  妻子为了照顾好我,毅然放弃了月薪不低的工作,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使我工作上从没后顾之忧。结婚多年她与我从来没红过脸,就算意见与我相左也是以我马首是瞻。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妻子对我的依恋,妻子是爱我的,这毫无疑问。但就是这样一个贤慧的人竟然可以做出这么疯狂的事,就是现在亲眼所见仍然是觉得不可思议。

  「姐夫,我知道这样对你是相当不公平,你看不起我们姐妹也是情有可原,但只要你不离开姐姐,我会给予你补偿的。」小姨子低声说。

  「补偿?什么补偿?」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世界的我下意识地问。

  「我、以及我的一切,只要是我有的而你又想要的,我都会给你,只要你不离开姐姐。」小姨子面色又变得红红的了。

  「什么意思?」我还是呆呆的问。

  小姨子并没马上回答我,只是轻轻的把穿在身上的马甲脱了下来放在椅边,然后走到雅间的门口将门锁上。

  「就是我的身体,你想要怎样都可以。姐夫,你不需要有负罪感,我的身体本来就是为了补偿姐姐的不完美而专门为你准备的,除了那个人外还没其它人碰过,现在它是你的了。」小姨子面色更红了。

  「……」

  「姐夫,你知道吗?其实我也是喜欢你的。当然,现在的我没资格要求你的爱。只要你对姐姐好,就可以随便用我来发泄你的不满或者性欲都没问题。」
  「……」

  「姐夫,我虽然已经不是处女了,但我却学到很多花样,肛交、深喉、SM等都没问题,只要你喜欢,我都陪你玩。你甚至可以在我的身上纹上你的烙印,直到我生命结束的那一刻。」

  见我依然没反应,小姨子主动将身上的连衣裙脱了下来,只留下乳罩、白色内裤和白色的网纹丝袜以及高跟鞋,然后走到我身前,雪白的玉手伸向我的下体轻轻搓搔。

  小姨子此时眼神无比妩媚,彷佛带着一层水雾,活生生的像是狐狸精转世一般。而我更是注意到小姨子的白色内裤中间已是多了一条长长水痕,明显是进入了动情状态。

  「骚货,别碰我!你们姐妹俩简直连妓女都不如,太令我恶心了!」我一把将小姨子推开。这一下我推得极为用力,正想下蹲的小姨子立刻一屁股跌倒在地上,丰满的双乳上下震动了几下。

  不可否认,有一瞬间小姨子的媚态确实令我极为心动,但我马上想起了刚才小姨子说的肛交、深喉、SM之类的话语,这明显是小姨子都尝试过的,感觉非常刺激的同时也令我想起妻子是否亦同样尝试过。再想起那两张照片,答案不用多想都知道是肯定的。

  我最心爱的妻子,贤淑得就像是天使一般的妻子,是否也同样像刚才的小姨子一样用妩媚的表情请求其它人玩弄她,请求其它的男人对她进行肛交、深喉、SM……等?

  想到这里,我的心就像是撕裂般的痛,拿起酒就又往口里狂灌,没多久酒瓶就见底了。我不明白妻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结婚的时候妻子明明还是处女,为什么婚后还会出轨?我相信我的性能力还是比较强的,兴致高的时候一晚四、五次都曾经试过,阳具的尺寸虽然比不上外国人夸张,但在国内应该算是极大的了吧!那样的我难道还满足不了妻子?想着想着,我「哈哈哈」的大笑起来,眼角却流出了无奈的泪水。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我大声的叫了起来。我的头越来越沉、越来越痛了,酒的后劲上来了,但比起我心中的痛简直不值一提,我举起手中的酒瓶用力地朝地上扔去,酒瓶破裂的声音响起的同时,我感觉到脚上传来一阵疼痛。

  「姐夫,你不要紧吧?不要这样,你的样子很吓人,冷静一点好吧?我求你了……」小姨子急忙冲到我身边,弯腰提起我的西裤管,那一身媚意已是一点都不见影踪,有的只是深深的焦急和关心,还有的是心疼。

  看着这张与妻子雅玲一模一样的脸,还有焦急的表情,我脑袋越来越沉,竟然与妻子的容貌重迭起来,迷迷糊糊中一把将小姨子的乳罩扯了下来,顺便按下小姨子……后面的我就想不起来了,只是记得清醒后头痛得厉害。

  而小姨子与我则在世纪大酒店的客房中全身赤裸的抱在一齐,时间已是凌晨四点多了。我甚至不确定我有没碰过小姨子雅珍,只是在黑夜中复杂的看了几眼小姨子就穿上衣服离开了。

  回到家里已快五点了,妻子已经入睡,看着妻子在床上沉睡,一脸安祥的脸容,我不由得痴了。妻子就是在几年前的这张床上将处子之身交给我的,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时妻子那一刻,那是极度痛苦中还带着满足和幸福的表情,眼角含泪但嘴角带笑的在我耳边低声对我说:「我全是你的了,你以后要对我更好啊!」
  但几年后的现在,妻子给我更加深刻的记忆是那两张照片,特别是第二张,那是雅玲姐妹俩全身赤裸、身上绑满了淫荡的绳索、戴上乳环和阴蒂环,还纹上纹身、雪白的脖子上穿着狗圈、两姐妹就像两条狗一样并排爬在地上翘起屁股,一条幼细的铁链连着颈圈,幼细的另一头被一个黑人拿着并从后面奸淫。

  虽然不知道是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还是肛交,但毫无疑问两姐妹都同时受到那黑人的手指和阳具的侵入。两姐妹都面对镜头,眼帘半闭、小嘴大张、舌头吐出,表情兴奋之极,根本看不到一丝不自然。

  我伸手摸着妻子的脸,妻子明显是哭过一轮,脸上还有她未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的泪水。此时已经是十一月份了,但妻子的睡衣却满是汗水,当我摸向妻子的脸轻轻抚摸时,妻子竟然讲起了梦话,我清楚地听到的是「恶魔,不要过来……」、「杰,不要离开我……」、「姐姐,救我……」

                (待续)更多新闻请查看:www.138dd.4567q.com/html/part/index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