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姐帮我乳交


字数:2875字

  堂姐我的堂姐大我五岁,从小就和我感情不错,住的又很近,我常常跑过去她家玩。随着年纪慢慢增大,我对异性也有了遐想和欲望,几年间交过很多女朋友,也都有发展到本垒之前,但都没能上垒就分手了。这个时候的堂姐早已是社会人了,但我还是没事就去她家坐坐,目的当然不只是玩了,是要多看看堂姐的脸蛋和身材。

  说真的,堂姐虽然二十好几,但脸蛋是属于可爱的那一种,只会让人觉得是大学生。至于身材虽然没有特别好,但是胸部实在满大的,我目视大概都觉得有D~ E之间,个性上也满可爱的,绑个马尾。不知不觉间,堂姐已经变成了我性幻想的对象。虽然我交过比堂姐更漂亮的女朋友,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有血缘的关系,我最笑想的还是堂姐,不管是爱情还是肉体方面。

  在一次夜晚,我终于成功把这股非分之想实践。

  那一天我在她家待到晚上,吃完晚饭后,我就在沙发上看电视,堂姐在厨房洗碗筷,这个时候伯父就送伯母去机场(她要出国开会),我就说再见,然后继续看电视。后来堂姐拿了一罐花生来也坐下来看电视,我们就开始聊天。人都很大了,又孤男寡女,所以聊着聊着就聊到性方面的事,大部分都是她问我啦,例如我跟女朋友做的时候有没有帮她舔,有没有带套等等……我就随便回答,因为我不太想说我还没真枪实弹上过,这个时候气氛就有点尴尬了,我偷看一下堂姐,发现她脸满红的,呼吸也很大声,我也有点不好意思,就抓着花生罐子一直狂嗑(里面都是已经拨壳的花生米),这个时候转折点就来了。

  这个时候堂姐也很尴尬,不知道要说什么,就伸手也要花生,没想到往左一摆(我坐她左边),就摆到本人的小弟弟部位!虽然她的手是手心朝上,只有手背碰到,但是本人小弟还是清楚感觉到堂姐的手。尴尬的是我那天穿的是很松的运动长裤,加上一直朝思暮想的堂姐碰到小弟,男性势力就此抬头,变的超明显的一个帐棚,堂姐一直都不敢看这里,但还是故作冷静,而且没有把手拿走,我就倒花生在她手上,到完之后她马上把手拿走,但是都没吃。

  我这个时候已经精虫冲脑,就一直问堂姐跟之前男朋友有玩过什么花样,堂姐虽然有回答,但是都知之乌乌的,我就说「姐(我都直接称她姐),妳刚有碰到我那边耶」

  堂姐一听就转过头来,这个时候我老二还是俏的老高,堂姐一直盯着看,呼吸的很大声,脸也很红,我就很大胆说姐「妳摸一下」。

  堂姐吞了一下口水,就把手伸过来,碰了一下顶端,真的是超爽,那种心理的满足感已经大于肉体了。

  性欲已经支配了我,我也揽的管那么多,而且我看堂姐应该也有那个意思,我就把库子连内裤都脱到脚边,肉色巨塔(好啦没很巨……15左右而已)弹了出来,堂姐还是一直盯着没说话。

  我就说「姐,妳……帮我好不好?」就用那种有点撒娇的感觉说。

  堂姐就超小声的说「帮妳什么?」

  我就说「帮我含。」

  堂姐这个时候脸已经超红了,我自己也觉得脸发烫,虽然我们都不是什么处男处女,但是毕竟是堂姐弟,所以感觉就有那种刺激跟罪恶感。堂姐静静地跪到我面前,先用手轻轻打了一下(打枪的打),然后就轻轻含了进去。堂姐的嘴里温温热热的,湿湿的,舌头没什么动,只是前后这样含着乌龟头,老实说堂姐的技术普普通通,我有交过更好的,只是光是「堂姐」这两个字就足够加一百分了。
  我正在享受堂姐的嘴巴,爽感不断从心底涌出来,但是一直没有想射的感觉,我就进一步要求想看堂姐的胸部,堂姐就笨笨的,一边帮我打一边脱衣服,搞半天很难脱,我就先移开她的手叫她停一下,她就脱了身上的黑色毛衣,里面是白色的胸罩,她停了一下,又继续脱,一对波涛汹涌的巨乳就在我眼前解放了!这会轮到我吞口水,堂姐的奶很圆,很挺,乳晕中等大,很漂亮的淡红色,乳头看起来已经硬硬的了。

  我问「姐,我摸一下喔?」

  她就害羞地说「嗯。」

  我接着就用双手把那一对圆奶给捧起来,然后轻轻揉捏,堂姐低头咪着眼睛看着我玩她的奶,没有说话,我就把大拇指移到乳头上轻轻拨弄,堂姐果然动了一下,我把脸凑进,亲了一亲奶头,然后往上想亲堂姐,堂姐愣了一下才知道我要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麻,就也把唇迎上来,我发挥着熟练的舌吻功,在这次侵略中占了主动地位,我的舌和堂姐的丁香小舌交缠在一起,然后在她湿热的口腔中搅动,吸着唇瓣,吻了十秒才分开。

  我看堂姐的眼睛,已经是很进入状况了,本来是想看能不能上她,但我怕伯父很快会回来,我只好打出来就好。

  「姐,妳会乳交吗?」我一边亲着堂姐的奶头一边问。

  「乳交……你好色喔……我不要。」堂姐小小声回答

  「拜托啦……姐,妳的胸部真的超漂亮的,超大超软的。」我用死缠烂打功一直硬要炉。

  堂姐改口说她不会(她是真的不会),最后终于禁不住可爱的堂地要求,就把身体移前一点,进入我的双腿之间,然后把胸部放在我的小弟前。

  我开始指导她,虽然我也没经验,不过相关的片子我可看了不少,说起来也没什么难的,堂姐依照我的指令,用奶子把我的神龙夹在乳沟里面,开始上下推移,一开始常常会跑出来,还要堂姐一直塞回去,弄得她有点烦,我就建议她可以一边用嘴巴吸,这样比较固定,我也比较爽,她就照作,后……这威力果然是不同凡响,乳肉又软又热,把我的金箍棒根部包起来摩擦,龟头又有堂姐的湿湿滑滑的唇舌服务,重点是堂姐跪在我跨间替我乳交,这是我想梦也梦不到的人间仙境呀!当时爽的就像抽了鸦片的清朝人一样,摊在沙发上,两眼看着堂姐可爱的脸蛋和巨乳,乳头在我阴毛中进进出出,还有她的马尾轻轻地摆动。

  果然,在这顶级服务下,我硬到不行的尼斯湖水怪已经准备要泄洪了,这个时候我爽到忘记要提醒堂姐要射了,随后我骨盆忍不住一顶,一束浓浓的精液就射到了堂姐的嘴唇上和下巴,堂姐小小「啊」了一声,头自然地离开,好在手和奶迟了一点才停,接着几股精液就往上喷,落到了堂姐的奶子上。

  我大吐一口气,看着堂姐嘴边和奶上的精液,看的我血脉喷张,但是我看堂姐有点生气我没告诉她要射,所以还是先道歉「姐,抱歉啦,我刚来不及说啦。
  姐的胸部太舒服了。「

  堂姐听我一夸,生气也不是害羞也不是,我又赶紧吻上去,堵住她的嘴,但她一下子就挣脱开来,然后娇叱道「好了啦,色魔。」

  跟着就掩着胸部要到浴室去,这时我还意犹未尽,跟在堂姐后面说「姐…
  …不要走啦~ 「言下之意就是还想做。

  堂姐也听的出来,把浴室门留了一点露出她的脸,说「不要,等一下我爸就回来了啦,你去把客厅整理一下!」

  说完就碰的一声关上了门,我看堂姐只是害羞,就隔着门说「那下次我还要喔姐~ 」

  「快去收拾啦!」堂姐可爱的声音从门后传来。

  我预约不到,只好老老实实去收拾一下刚才的地方,顺便把电视关掉,本来想在留一下,但是等等伯父回来会满尴尬的,我就到浴室前说了声我要走了,堂姐「喔」了一声,我就走了。

  这是上礼拜发生的事,现在回想起来,没有接下去真是超可惜,后来我也有跟堂姐电话里聊,虽然和以前一样,没有被那件事破坏我们的感情,但不论我怎样要求,堂姐就是死也不肯再做,就是我怎样炉也没效,现在我正为了如何让堂姐心甘情愿跟我做爱而烦恼。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