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9219
首发春满四合院


                                 第一章
  「不,不要,求求你,啊……啊啊……」

    「闭嘴,最烦的就是你这种嘴里叫着不要,下面却哗哗流水的骚货。」
    「不,不是这样的,哦……」

  「你自己张开眼看看,你的骚水已经浸湿了你的蕾丝小内裤,也打算把这性感的黑色连裤袜水淹金山了吗,哦对不起,原来已经湿了,难道你想把最外面的紧身裙也弄湿吗?果然是个言不由衷的贱货,哈哈哈……」

  周鹏把女人的双手交叠在她的头顶上,用左手紧紧的按住,右手继续在女人身上揉搓着。

  「真是太爽了,上一次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你的时候喝醉了,没有好好的享受你这身迷人的美肉,不过你放心。今天我会好好满足你的渴望的,放开自己的内心,把注意力集中在你那不停流水的小穴上。」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能在对不起他了,他可是你的老板,被他知道的话,我和你都会万劫不复的……」

  「闭嘴,你早就对不起那个绿毛龟了,我给他作死做活的,他给了我多少好处?草,拉业务,谈判,广告设计,模特签约这么多事情压我一个人做,给3000一个月,打发叫花子么?宋辉这王八蛋什么都不懂的家伙,除了会玩玩小模特搞搞女秘书,他妈的他还会做什么?连那些模特都他妈的是我去外面签回来的,他倒好,转身就给照顾到床上去了,老子我还没碰一下呢!」

  周鹏越说越火大,右手慢慢移到女人胸口,一把拉开了蝙蝠领的白衬衫,看着在黑色的半罩杯里若隐若现的雪白双峰,周鹏只觉得自己的肉棒一阵胀痛,但是他暗暗咬了下自己的舌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能现在就占有她,一定要有耐心,要全身心的俘虏她,征服她,那么以后才能随时随地的享受这个尤物。深吸一口气,周鹏开始隔着无钢圈的薄纱奶罩,轻轻在乳头四周画起圆圈来

  女人的的呼吸一下急促起来:「哦……不……收手吧,我帮你和阿辉说……说,他一定会提高你的待遇的,哦……」

  周鹏坏坏笑着:「我现在又觉得无所谓了,毕竟有老板娘来补偿我受伤的心灵和肉体,我觉得我的心理平衡了不少。对了,咱们关系都这么亲密了,一直叫你老板娘好像不是很好啊,卓娜……娜娜……」

  听着身上的男人学着老公的语调叫着自己,王卓娜感到一阵羞辱,为什么会这样,自己的老公经常在自己的面前说起周鹏的事情,语气里都是那种发现人才的自得,但是老公为什么没有看清他的真面目?卓娜只觉得自己的头越来越晕,身体越来越烫,一种莫名的舒服的感觉正紧紧的包裹住自己,感觉就要破茧而出了。男人的哈哈笑声,让她略微清醒了一些。

  「哈哈哈,好硬的奶头啊,居然还是粉红色的,上次真不应该喝醉了,否则怎么可能忘记你这性感的身子呢。」

  卓娜睁开迷蒙的双眼,才发现自己的乳罩早就被周鹏解开了,心中不禁后悔为什么要戴这种前扣式的款式,让男人如此轻易的就解除了自己胸部的防御。
  「告诉我,舒服吗?」周鹏不断揉搓着水晶葡萄一般的乳头,嘴里不停的羞辱着卓娜。

  「不,不要说了,我好难受,我心理好痛苦,呜呜呜……不要了……」卓娜不断左右摇动自己的粉脸,企图把那说不清的感受一起摇出自己的身体。

  「宋辉那家伙真是搞笑,自己老婆这么迷人,奶子又大又挺,腰又这么细,而且这对黄金比例的腿都够玩上一天,居然不天天玩你的身子,跑外面搞那些庸脂俗粉,真是浪费啊,啧啧啧。」周鹏砸吧嘴叹息着,在卓娜浑圆的乳房上摆弄了一下,不确定的问道:「34D 吗?回答我!」手指在乳头上狠狠的拉扯了一下。

  「啊……33C.」巨痛下,卓娜脱口而出。

  「贱货,回答错误,你以为我是没搞过女人的愣头青吗?」周鹏加大了拉扯乳头的力度。

  「哦……真的,婚前检查的时候真的是33C.」卓娜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也慢慢放弃了挣扎。

  「嘿嘿嘿,对不起,看来结婚这两年,宋辉没少揉你的奶子么。」周鹏放开手,俯下身子轻轻的用舌头抚弄起被拉得发红的乳头,「这才对,不要对我说谎,我会轻轻的,放松身子,用心感受奶子的感觉,说出来,什么感觉,周鹏一边舔着,一边谆谆善诱着。

  男人一下威严一下温柔的手段,不断攻击着卓娜的心防,她的内心不断有声音在说支持住,不要在敌人面前退缩,但是另外一个越来越响的声音却说,放弃吧,让自己去追逐那种能把自己吞没的快感。

  「舒服吗?你的大奶子是不是很涨,想我用力的捏一下吗?就像这样的捏你?」周鹏把嘴移到女人的左边乳房,一大口的吃到嘴里,右手握住右边的乳房,开始一下重一下的轻揉捏起来,白白的乳肉也不断从手指缝里溢出来缩回去。

  女人的身子开始轻微的摆动起来,周鹏躲在灯光下的脸笑了一下,加快了手中动作的频率,牙齿轻咬了一下乳头。

  胸前的刺痛犹如一口新鲜空气,让卓娜略微清醒了一点,再次出言劝道:「周……周鹏,我们已经错过一次了,啊……我真的不能再对……不起宋……哦……辉了,我会在他面前抬不起头的。」

  「女人果然都是喜欢说谎的,既然你这么难受,我只能让你身上最诚实的地方来反驳你自欺欺人的行为了。」

  周鹏嘿嘿笑了一声,支起上半身,右手开始慢慢下滑。等盖到女人阴部的上方了,就停住不动,然后用食指一直按在小穴口,用力向内刺去。此时的卓娜,下半身M 型张开着,脑子的意识一下就被那根慢慢行动的手指给绑架了,全身都用力绷紧起来,房间一下安静了下来。呲……紧身的黑色连裤袜终于被刺破了一个小洞,但是由于大腿大力张开所造成的弹力作用,一下向两边缩紧,小洞自动被扩大了。

  「哎呀。怎么不是丁字裤?」周鹏遗憾的说道,食指却隔着蕾丝小内裤继续在小穴上上上下下划拉着,「这么性感饱满的阴部,怎么能用这么紧致的小内裤给包着呢,应该穿丁字裤,只能把小阴蒂给遮着,把其他部分的阴部给露出来,这才不算是暴殄天物啊,看来以后得每天给你检查一下内裤了。」

  抬眼看了看从撕破连裤袜开始就紧紧闭着眼睛的卓娜,心中那股暴虐又涌了上来。周鹏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做爱的时候用各种方法去「撕开」女人面具,他喜欢看见那些所谓的良家妇女在自己胯下变成只追求肉欲的淫娃荡妇,只有在这些女人被搞到忘记家庭忘记自我的时候,大呼着「操(淫色淫色4567q.c0M)死我,射进来」的时候,周鹏才会满足的把自己罪恶的精华射进女人们的深处,和她们一起达到高潮。周鹏已经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是大学的时候吗?周鹏下意识的停住了回忆,把注意力放回到面前的肉体上。

  「每次看见你穿着丝袜,我都要夹着大腿坐着,我怕让你看见我的肉棒已经立起来了;每次看见你弯腰捡东西,你知道有多少人正狠狠盯着你这个饱满的阴部吗?我太幸运了,我居然用我这根恶心的大肉棒用力的插过你这么多水的小穴,哦,不行了,我必须让我的肉棒回忆起你那小穴温柔的滋味,娜娜,别忍了,睁开眼睛,仔细看着我的大肉棒是怎么慢慢插进你那多汁的小穴的。」

  周鹏决定再不忍耐了,手指一下勾开小内裤,可是一放开手指,紧致的内裤又重新把性感的阴部给保护了起来,周鹏摇摇头,抓住内裤边缘,嘴凑到女人耳边,「女人的小穴,永远渴望着男人的肉棒,你也不例外。」话音刚落,小内裤就被撕成了两半,挂在了卓娜一只大腿上。

  看着露在空气里油光发亮的粉红色的小穴,周鹏急匆匆解放出自己的肉棒,开始在小穴口上摩擦起来,卓娜的呼吸再次急促起来,睫毛不断抖动着,周鹏戏谑的看着身下的猎物,犹如君王一般。

  「我打电话给你,你就乖乖过来了,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的逼痒了;知道为什么不脱光你的衣服吗?不是因为这些衣服能保护你,是因为我喜欢看着你穿着衣服操(淫色淫色4567q.c0M)你,那样我会更加有快感;知道为什么你现在不反抗吗?因为你的身体已经做好和我交媾的准备了,你的身体还记得我的肉棒,还记得上次让你欲仙欲死的感觉,你的奶子硬的这么厉害,是在呼唤我去狠狠的揉它咬它,你的小穴水流的这么欢快,是在叫我的兄弟快快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进去,不过别急,我来了,这就满足你。」
  周鹏左手放开卓娜的双手,改为托在她的后脑上轻轻抬起卓娜的头,右手扶着肉棒,对准不断流着水的小穴,用力挤开层层叠叠的肉泽,一炮到底。

                 (待續)

                第二章

  周傑很鬱悶,因為他發現自己戀愛了,戀愛應該是件快樂的事情,不過他真的快樂不起來,他忽然覺得有一點點怨恨老爸給自己取的名字,這名字好啊,某電視劇火的時候,周傑剛好讀初中,那時候佔著電視劇的便宜,自己真是偷吻了好幾個班裡的漂亮美眉,那些小女生被吻了,個個含羞帶卻的叫著不依,卻是依然和他打成一片。

  可惜啊,周傑恨恨的吐了口氣,現在他大一了,他要開始追求女友了,但是和他同名的演員名聲臭了,加上貓撲上面某一期的鼻子哥的PS圖的大火,於是他就跟著倒霉了,同宿舍的人都直接叫他「爾康」了,這讓他情何以堪啊,在加上一米六十五的半殘疾的身材,大一都下半期了,周傑依然孤家寡人一個。
  「天妒英才啊……」周傑用額頭狠狠撞了撞公交車上的扶桿,有一種想死的感覺。

  唉,為什麼老哥長的這麼帥,我這麼慘,老爸老媽,你們在天有靈就給你二兒子一點長處吧。一想到哥哥周鵬每次出差都帶著不同的模特,周傑只覺得下身發緊,他暗暗側了側身,琢磨著上次周鵬說安排個新人模特給他開苞的事情。
  不行,我現在有喜歡的人了,怎麼能把子彈浪費在這些千人騎的貨色上呢,陸老師,我要操(淫色淫色4567q.c0M)你。周傑一想到新來的素描老師那凹凸有致的身材,風情萬種的氣質,底下的兄弟終於直立致敬起來。

  「媽媽,這個哥哥下面藏著槍嗎?我也要!」當一個嫩嫩的童音打斷周傑的遐想的時候,周傑發覺他周圍的人正用極其鄙夷的目光注視著他,而那個罪魁禍首正拉著一個紅著臉的少婦撒嬌,一隻手還一直指著周傑的「大帳篷」。

  我靠,周傑雙手一邊遮著下體,一邊叫著「師傅停車,到站了我,停車。」
  狼狽跑下車的周傑,撫了撫胸口,慶幸自己沒被熟人看見,摸摸自己的和尚頭,開始朝周鵬租下的地方走去。

  哥,你親愛的弟弟我來看你了……順便幫您打掃房子來了……順便幫您做飯來了……我沒錢用了……

  周鵬也很慶幸,不過他是慶幸自己夠無恥,只有足夠無恥的人才能享受到那些所謂的正人君子們所體會不到的快樂。就比如現在,他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因為他的肉棒已經在女人緊致的小穴裡射過一次了,本想著第二次時間會久一些,但是女人陰道里面那些會自動吸允的仄仄疊疊的嫩肉實在是太爽了,周鵬覺得自己的全身的毛孔都已經舒服的張開了。

  被擺成狗爬式的王卓娜,已經忘記時間和空間的概念了,她只能隨著男人在身後的動作來控制自己的身體平衡,她現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根不斷進出自己身體的肉棒上。

  「我早就說過了,女人的小穴是無法拒絕男人的肉棒的,一旦能插進陰道,所有女人都會像娜娜你這樣,用力的夾著不放的,我越來越搞不清宋輝那傢伙了,屁股這麼翹,而且彈性這麼好,關鍵是這個會咬人的逼,哦……一說你的騷逼,你就又夾起來了,呼呼,爽。不過你放心,從今以後這個小穴就是我的了,我每天都會讓你感受到高潮的,說,說你離不開我了,快說。」

  周鵬雙手用力揉搓起雪白的臀肉,肉棒加快了進出的速度,嫩色的小陰唇被幹得翻近翻出,卓娜的身體開始像燒紅的對蝦一樣弓了起來,下意識的挺動著雪臀迎合著抽插的節奏,而嘴裡更是控制不住的大聲呻吟起來

  「哦,好燙,好難受……太深了,啊……啊啊,太用……力,了啊。」
  「娜娜,你知道你的小穴有多舒服嗎?你的小穴就是個名器,是上天賜給男人的恩物,命中注定就是要讓肉棒捅讓肉棒操(淫色淫色4567q.c0M)的恩物,你老公不珍惜這樣的小穴,我來愛惜你,我來安慰你,我來操(淫色淫色4567q.c0M)你,操(淫色淫色4567q.c0M)爛你的逼。」

  「……啊……輕點……頂到了……哦哦……太深了……不要……啊……哦……要到了……又要到了……啊……」卓娜開始沉迷於下體的感覺,拋棄了尊嚴,語無倫次的叫喊著,全身心的投入到這場激烈的交媾中。

  周鵬再次陰險的笑了起來,他用力用舌頭抵著的上顎,用著極大的毅力忍耐著,一下停住瘋狂的抽送,一個反轉把女人翻成面對面的的姿勢,再次壓了上去。

  卓娜失魂落魄的伸手去拉周鵬,陰部左右搖晃著追逐著男人故意逃開的肉棒,嘴裡無意識的呢喃著:「別,別停……好難受,幫我,幫幫我……求你……」
  「幫你哪裡?娜娜,說出來,告訴我,你可是女碩士,說吧,說出自己的感受。」

  男人猶如魔鬼一般的聲音,正和卓娜心理的那個聲音慢慢結合到了一起:「下面……下面難受,像剛才,那樣……那樣插我……」

  「下面是哪裡?原來娜娜喜歡肛交嗎?哈哈哈……那我插你屁眼咯!」周鵬盯著女人水汪汪的大眼睛,故意曲解的說道。

  卓娜發紅的臉頰更加鮮豔欲滴,而陰道口不斷被肉棒所撞擊所帶來的些微快感已經無法滿足自己了:「陰,陰道。求求……你插……我……陰道。」話說完,身體就開始屈辱的抖動起來。

  「閉嘴,賤貨。」周鵬的臉一下子猙獰起來,「誰告訴你那個叫陰道的,再想。」肉棒用力壓在陰蒂上,前後滑動起來。

  「啊……啊啊……我真的……不……知道……求求……求你,別……折磨……我……了……嗚嗚嗚嗚……」卓娜放聲大哭起來,被男人玩弄踐踏的揪心感鞭撻著自己所有的理智和羞恥感。

  「這不是折磨,寶貝,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的時候就應該拋棄那些所謂的道德,所謂的尊嚴,只有全心全意的跟隨著身體的感覺走,才是真正的享受,不要忍著,不要難過,記得我第一下插進去就高潮的感覺,記得我第一次射進你子宮的時候,你也同時高潮的感覺……現在張開眼,跟著我念,我會幫你回憶這個感覺,這個高潮的感覺。」

  周鵬把卓娜雙腿抗在肩膀上,整個人壓了下來,卓娜的腰肢被迫對折了起來,
膝蓋被壓在了豐滿下流的胸部上,雪臀也慢慢朝上翹了起來,龜頭整個進到陰道口就停了下來。

  「我王卓娜的騷逼,騷穴,請求大雞巴的插入。」周鵬慢慢的說完後,輕聲在卓娜耳邊重複著。

  一陣陣強烈的酥麻酸癢讓卓娜的身體不停的顫抖著,她明顯的能感受到陰蒂不斷發漲變硬,此時她忽然聽見一個陌生的聲音從自己的喉嚨裡面發出:「我……王……王卓娜,……請……插入……」

  「回答錯誤,看來你連我的龜頭都不能享受了。」男人作勢要把按入陰道口的龜頭給撤出來,可剛剛活動了一下,就被卓娜不斷上挺的陰部給重新吞沒。
  「騷逼要雞巴,騷逼求大雞巴插我,狠狠的插娜娜……」女人終於放棄的心中某個被牢牢抓住的東西,只感覺到自己忽然往一個很深很深的懸崖掉了下去。
  「來了!」周鵬一口吻住卓娜的嬌唇,胯下用力一挺,粗壯的猶如有自我生命力的的肉棒再次破開被淫水充分潤滑過的小穴,最後一頭撞抵在子宮口上了。
  卓娜瞬間就被快感給包圍了,眼淚再次從美目中流了出來,但是她自己知道,這次的淚水不僅僅是悔恨的淚水……

  這一次插入後,周鵬沒有在收手控制,開始大開大合的揮舞起雄槍,全面攻佔卓娜肉體的每一分每一寸,肉棒一次次的攻擊在子宮口上,猶如兩國交鋒的戰場,一方只剩下脆弱的城門,一方卻是四面包圍兵臨城下,輕鬆看著士兵們蹂躪著那搖搖欲墜的大門。

  「喊出來,舒服嗎?告訴我,娜娜。」周鵬一下立起身子,雙手用力掰開女人還套著性感黑絲的大腿。

  「啊……哦……快……快……好舒服……」卓娜終於將心中壓抑的快感隨著吶喊宣洩出來。

  「對……就這樣叫……」周鵬聽到女人的叫聲,越發挺動的快起來,呼吸也開始急促,聲音也開始斷斷續續起來。

  「啊……哦……用力……要到了……哦……操(淫色淫色4567q.c0M)……操(淫色淫色4567q.c0M)我……」

  「對……說的好,就要……說操(淫色淫色4567q.c0M),操(淫色淫色4567q.c0M),操(淫色淫色4567q.c0M)……你的騷逼……」聽到平時一本正經端莊秀麗的女人喊出如此淫穢的言語,周鵬覺得自己的肉棒又大了一圈,「不行了……我要射了……騷貨,射哪裡?」

  感覺到陰道里變大的肉棒,卓娜雙腿一下用力夾緊周鵬的腰,雙手緊緊抓著床單,眼睛看著男人發紅的眼睛:「射……射……進來……給我……全部……射……給……我……」

  終於感覺到肉棒一下擠開子宮口,緊接著一陣陣滾燙的熱流一股股的擊打在子宮壁上,「啊……」卓娜尖叫了一聲,全身劇烈的打起了擺子,整個人後腰弓了起來,就像一個石拱橋一般,乳房也隨著身體的痙攣而抖動著,高潮一過,卓娜就暈了過去。周鵬也整個人趴了上去,死死壓著這具完美的身體。

                               <待續>

                第三章

  周傑瞪著自己的大哥已經1分22秒了,不錯,在這1分多時間裡他完美的沒有眨眼,他覺得自己的眼睛開始發酸發脹,眼淚正在醞釀著。

  「我把房間掃了兩遍,而且還拖了一次地。」

  「嗯,加你50塊。」

  「再給您老下碗麵?」

  「可以考慮吃一下,再加50吧。」

  「我是你親弟弟吧,你確定不是爸媽從外面撿來的?」

  「從已知的器官來估算,咱們應該算是親兄弟,不過我不介意去做個鑑定。還有別搞眼淚那套,你信不信我勺把水扣你眼睛裡去?」

  「哥,農民工都漲工資了,我的零花錢按照道理來說……」周傑迅速從泫然欲泣的狀態恢復了過來。

  「好困,」周鵬雙手矇住臉,不讓小弟看見自己嘴角的笑意,「農民伯伯漲工資了,你老哥我沒漲,一個月3000大洋,扣除你的學費,給小姑的生活費,自己的房租水電費手機費……我算算啊,靠,居然是負數,我是怎麼活到今天的,老天保佑我居然很少生病,靠啊!」

  「少囉嗦,」周傑覺得再繞下去,大哥估計可以繞一天都繞不到正題上,「我喜歡一個女的,可惜囊中羞澀,很難出手啊。而且你怎麼不算算分成的錢?」
  「我先問你,你想交個女朋友充實生活呢,還是想找個女的破身?」

  「有區別嗎?」周傑皺了皺眉頭。

  老實說周傑其實長的並不差,只是由於二級殘疾的身高,加上一張娃娃臉,讓別人第一眼就覺得不是男友的料。周鵬看著弟弟不差於自己的長相的臉,笑著說道:「如果是後者,我可以幫你找個絕對處女的模特回來和你互相開苞,畢竟等你瞭解了這事情,就不會一直鑽牛角尖了;至於前者的話,我只能說大一的學生相對的還是比較單純的,如果只是靠著錢才能教到女生的話,你覺得這女的有意思嗎?」

  「誰跟你說我喜歡女學生了?」周傑不滿的看著老哥。

  「女老師啊!不錯,有出息,哈哈哈哈。」周鵬一陣大笑,看著弟弟那張純潔無公害的臉,又是一陣大笑,「那個老師這麼倒霉,讓你看上眼了?估計是剛出社會的新手老師吧?」

  「錯了,她結婚了,女兒都結婚了……」

  周傑的聲音越來越輕,周鵬的的眼睛越瞪越大,這還是自己那個單純的弟弟嗎?看來被他外表欺騙的人也包括自己在內,周鵬暗暗決定把家裡電腦裡面的熟女系列都給刪了。

  「而且,而且……」周傑看了看大哥,支支吾吾道:「今天上課的時候……我用下面撞了她幾下……」

  「停!」周鵬一蹦而起,開始在客廳走來走去,「你慢慢來,我需要消化一下,你剛才的話信息量太大。」

  幾分鐘後周鵬重新落座,他覺得應該先把事情都搞清楚了,才能開導小弟,「你從頭開始說,包括你們之間的曖昧。」

  「也沒什麼曖昧,你不是說,如果一個女人不排斥你,那麼總是有辦法搞到床上的……」

  「再停!我說的?!我什麼時候說過這些話?」周鵬擰眉頭想了半天,一片空白。

  「上次你喝醉後,拉著我傳授我『馭女經』,這些都是你教我的,而且你還說適當利用一些『機會』、『不小心』來測試女人的接受底線,能更加掌控女人的心理。哈,你別說,今天我藉著被別人擠到的機會,試了一下,她果然沒說什麼,只是臉紅紅的……哦,那漂亮的臉蛋,我暈了,陸老師……我愛你……」周傑已經重新進入了自己想像的世界。

  周鵬看著弟弟,心理發誓,以後喝醉後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裡,絕對不讓任何人靠近。

  「對了,哥,你下面硬起來的時候多長?今天我躲洗手間裡量了一下,嘿嘿嘿,16.8cm,算是長了吧,加上我還在發育之中,喂,哥,你不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吧,而且還做出這種要吐不吐的表情。」

  「我只是不小心吃了一隻蒼蠅,特別是一隻『發育中的蒼蠅』。別岔開話題,繼續說說。」

  「其實今天也是暈了頭了,現在想起來都後怕呢,我先說說陸老師吧,只聽說是40多歲了,不過我說實話,她如果走路上,誰都覺得只是30幾歲的少婦,再加上……加上這樣大小的胸部。」周傑仔細的想了想,然後在胸前比劃了一個尺寸。

  「36D,不錯啊。」周鵬抓抓自己的鼻子,忽然覺得粘粘的下體又有復甦的跡象,一下想起來,回到家還沒洗澡呢。

  「再加上一米七的身高,簡直要我老命啊,哥,我求求你,幫幫我,我現在住寢室都怕晚上說夢話說到她。暫時我會按照你告訴我的方法,不斷去踩她的心理底線……」

  周鵬只覺得自己現在滿腦門一定是黑線,我都教了他什麼啊,天哪!周鵬本來想阻止弟弟瘋狂的行動,但是想起自己,不禁苦笑起來,最後話出口道:「我只要你把握好。別真的自己陷進去,而且……唉,算了,自己小心。」轉身進了洗手間。

  周傑喜滋滋的繼續給老哥下面,咦?好像忘了什麼?

  「靠,哥,生活費加錢!」

  「沒減你都算是好了,而且把量過雞巴的尺子放這裡,也不洗洗放回去,剛才的錢扣光!」

  「靠,詛咒你桃花劫!」

  洗手間傳來周鵬一陣大笑聲,周傑看了看鍋裡的面,壞笑的把自己前陣子買的蒜末倒進面條中,「讓你不吃大蒜,噁心不死你。」

     *************************************************

  王卓娜進家裡的時候,宋輝正蹲在酒櫃前面,而人旁邊已經放了好一些名酒了。

  「公司不是早下班了嗎?這麼晚?」宋輝眼睛盯著酒瓶上的年份,嘴裡說著。

  「嗯,出來的時候襪子勾破了,就去商城買了幾雙。」卓娜儘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正常一些。

  宋輝轉頭看了看自己老婆白花花的大腿,心理有些可惜,唉,一流的身材,卻是個冷美人,沒勁。

  「晚上我去杭州,咱爸在九號會所辦了一個酒會,他說安排我見幾個人,晚上得你自己吃了。」宋輝繼續選擇著準備送老丈人的酒,和卓娜說著自己的行程。

  「嗯。」卓娜輕輕答應著,到臥室裡拿了換洗的衣服,就進了浴室。

  宋輝選好酒後,才想起隨手扔在沙發上的新出的LV包,心理咯噔一下,下意識的朝浴室看去,心理默唸著:「沒看見過,沒看見過……」身體急躁起來,越發的呆不住了,抄起禮物和自己的錢包,對著浴室說道:「那我走了,晚上記得鎖門。」話音剛落,便飛快的奔了下去。

  半餉,才從浴室裡傳來輕輕的嗚嗚聲……

  從上海走高速去杭州,差不多1個小時左右,宋輝看看時間,盤算了應該能在九點鐘趕到,就放慢了車速。

  說起老丈人,宋輝心理就有點發怵,僅僅國內最大地產商王野,這樣的名頭就能讓人呼吸加快了,但是宋輝不一樣,他並不是一個看重老丈人財力的人,說來好笑,宋輝不是一個野心很大的人,對他來說,有個不錯的收入,有房有車,老婆漂亮就是最滿足的願望了,而且現在33歲,他就已經做到了所有的事情。
  廣告公司說大不大,但是每年純利潤還是很可觀的,加上時不時還能搞搞那些想著出名的模特,宋輝就會呵呵傻笑。

  不過一想到王野對自己的要求,經常要求自己把公司搞大,宋輝就笑不出來了。所以很多時候王野給他介紹某某集團的公子,某某公司的總裁的時候,他感到的不是風光,而是壓力。

  再加上王野一直保持的不錯,54歲的年紀,卻非常精瘦有力,看上去就像是略有點發福的宋輝的哥哥輩一樣,更加讓宋輝鬱悶,更加不用說每次出席晚會,王野身邊的模特明星是走馬觀花似的換,讓宋輝每次看見王野都覺得自己不像是他女婿,更像是一個跟班。

  宋輝有時候會惡意的想,丈母娘那麼美的女人為什麼不往外面帶呢?難道真是每個女神背後都有個日(淫色淫色4567Q.COM)到她想吐的男人,宋輝嘿嘿笑著,一想到丈母娘宛如三十少婦似的身姿,肉棒一下立了起來。

  「噶噶噶」一輛跑車堪堪擦著宋輝的奔馳,瞬間飆到了前面,把宋輝嚇得一個激靈,肉棒也老老實實軟了下來。

  「操(淫色淫色4567q.c0M)你媽!!!」宋輝恨恨的大罵道。收起亂飛的思緒,拿出手機,撥了出去。

  「喂,莎莎,我在路上了……嗯……恩恩,好,打扮的漂亮點,哈哈哈……好,好好好,乖乖等我哦,拜拜。」掛上電話,宋輝加快了車子的速度。

                          <待續>

[ 本帖最后由 賊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