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经历过的丑女人


    2013- 12- 20发表于sexinsex。net
    字数:5982
    

  谢谢大家阅读,如果大家觉得还好,请留言,我会继续,如果大家不是很喜欢,就任凭它只有单章吧。

  这些年因为四处求学、出差,到后来经商,经历过不少事情,也遇到过不少女人。不说阅女无数,但是也颇有一些斩获。看到站里朋友们都往往写一些漂亮的女孩子或者人妻,我想来说些不一样的,就是本文的标题——那些年经历过的丑女人。

  写这篇文章的动机是前两年遇到了一个故人,高中时期同班的女同学,由于我高中之后就赴法求学了,所以自毕业以来一直没有遇见过。遇到她也十分的偶然,主要是因为要回老家——一个不大的北方城市,去处理一批房产。说直白点,就是要回老家搞搞房地产,需要和原住户谈妥拆迁的费用。而她,正好住在要搬迁的地方。我们就从这里说起。Longlife拆哪!

  第一章,回乡遇故知

  我的女同学姓马,叫马红丽,(非本名,不过也很通俗,我就在这里这么写了。)家住在我们哪里一个国营老厂的宿舍楼。这个宿舍楼大概是八十年代初期建的,算是传说中的筒子楼,每户差不多是一室一厅,而厨房和厕所都在楼道里面,是公用的。如果洗澡的话,只能去公共澡堂。我基本上算是公共澡堂的拥趸者,直到现在,如果在老家,也很喜欢和多年的好友一起在家附近开了20几年的澡堂里泡一两个小时,抽烟,侃大山。

  马红丽的父母均在九十年代中期赶上下岗的浪潮。而我的父母早在80年代中期就辞去了公职,去广东经商。或许是曾祖和祖父解放前都是土匪的原因。我父亲,包括我在事业上都有一股冲劲。慢慢的父亲从转手贸易发展到了有实体经济的企业家。或许也是遗传,我对金融方面兴趣不大,反而对工业农业方面的生产还算有建树。虽然家里也有做房地产生意,但是只是为了赶个潮流凑一些资本和人脉。重心一直放在机械和电器上。

  马红丽的父亲在下岗后就没有了职业,并没有像他原来的工友那样街上摆摊做买卖,曾经跑过长途卡车,从山西、内蒙运煤,因为一次疲劳驾驶出了车祸,所幸的是身体完好无损,只是伤到了脊椎,走路什么的没有问题,但是手脚已经远不如原来灵活,只能在家歇着。靠马红丽的母亲做某个企业的清洁工为生。
  高中时期对她的印象不是很深。我在学校相对高调,在重点班的成绩也很不错,个头也高,体育方面相对突出。结果就是在女孩子中间很受欢迎。她相对土气,性格也很安静。所以回想起来想不到多少有关她的事情。

  谈搬迁费用的时候还算顺利,并没有出现什么钉子户的情形,个别几家由于人口太多,只给一套房确实很难生存。于是我就决定再低价给这些人家出租一些房子,毕竟对于有些三代人一起住的家庭,一百五六十平米确实有些辛苦。而且又是乡里乡亲,也不愿意挣钱挣太狠。而马红丽家,确确实实只有三口人,按理说,只给一套就够了。但是人都是有想法的,她母亲到办事处去找我,理由是女儿已经30岁了,马上就要嫁人了,想再要低价租一套房子。其实我知道,即使给那些人口多的人房子,他们也会全家人住一起,然后把廉租房租出去赚差价,我对这些倒是没怎么用心,也是乡土观念作祟。

  我说,不是不可以,把户口本拿来我复印下,我不保证一定有,毕竟我们也要业绩,要利润,不过如果可以,我会为你尽量争取的。拿到户口本,我突然看到了马红丽的名字和生日(淫色淫色4567Q.COM),和我同岁,就问她,女儿是不是当年在一中上的学。
  她说,是的。我不放心,又问在哪个班。她说三班。我当事特别开心,因为我们是重点中学的重点班,所以大部分同学都有想法有出息,大多在北京天津上海工作或者创业。在家乡的同学真的没几个,而且我回来挺久也没有遇到过。于是我约他们一家三口都出来吃饭,并且拍胸脯保证房子。说好了下午四点半去接他们。

  其实我对这个老同学多少有些憧憬,这么多年了,女大十八变么,说不定会很漂亮。于是我还专门梳洗了一番。等到真正见了面,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我开着一辆辉腾停在小区门口。其实我特别喜欢辉腾,用个时髦的词汇叫低调奢华有内涵。一般人都以为是帕萨特,还有误认为桑塔纳的。因为我涂的是黑色。其实这些年家乡发展的还算不错,街上偶然能见诸如陆虎,宝马X系列,7系列,或者奔驰等名车,但是每每过街都有不少人回头去看。虽然我也比较高调,但是我从来没有在穿着或者谈吐上嚣张。所以辉腾还是很适合的。

  时值初秋,秋老虎还是很厉害的,大家还都是穿着比较少,我算穿的比较多的。专门找人做的黑色短袖西装,里面还有一件衬衫。看得出来他们家的人都用心装扮过,马父甚至还穿了衬衫,不过看得出是多年前的,中年男子的肚子不是一般的衬衫能装得下的。马母甚至在分开之后去烫了头发。毕竟是老同学小聚,我也尽量去夸赞马母的气质。而我的老同学,我只能说,多年不见,变得更漂亮了。其实她非但没有更漂亮,反而更加的庸俗,或者媚俗了。淡灰色的T恤在夕阳的照耀下显出下面红色的胸罩,下身是一条布满铆钉的热裤,不知道是开口太小还是她对自己的身材估计过高,裤脚在腿跟深深凹下,把大腿上的肥肉挤得异常明显。很久以来我接触的女孩子不论外贸如何,品味都是很不错的,结果这下顿时让我有了窒息的感觉。不过好在我反应还算不错。或许是T恤有点紧,她坐下后肚子堆了两层厚厚的肥油。吓得我赶紧挪开目光。

  饭店早已订好的,就在一个五星级的酒店。其实这个酒店也是我开的,因为发现一个八十万人口的城市居然最多只有三星级,于是就开了这么个酒店。生意也很好。不过我没有说是我的,毕竟在别人还饿着的时候吃肉包子还吧嗒嘴是不道德的。我选这里也是为了方便,因为我目前就住楼上的套房。市区的老房子已经被自己拆了,在郊区买了套小庄园,不过休假不错,天天来回还是有些不方便。
  菜还没有上来,马母就开始问,「小林有没有女朋友啊,是不是都结婚了啊?」
  莫非他们居然动起了相亲的年头?不过我还是老实说,「还没有。」

  「哦,那小林喜欢什么样的啊?」

  我想了想,还是据实说,「没什么特别的要求,感情好就好。身世相貌什么的也没有太大关系,别差太多就好。」我有心点出来,省的一会大家尴尬。
  结果马母就不停地讲马红丽这些年有多么的孤独,中年妇女唠家常就不多赘述了,总之是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头大如斗。

  我只能试着和马父还有马红丽说说话,免得吃到睡着。我开始后悔请他们一家吃饭了。

  饭后我和马红丽相互留了电话,就把他们送回去了。晚上我约了一个本市的相好来酒店。她长得很漂亮,小我三岁,去年刚刚结婚。至于她的故事,或许我会在其他的文中讲。

  我万万没有想到晚上11点了马红丽还会给我打电话,当事正好我已经做完了一次,小少妇刚刚洗完澡在我怀里腻歪。我一向很不喜欢这样在晚上打电话的行为,最起码也该提前发个短信啊。不过我还是接了起来,看到我一脸不开心,小少妇笑眯眯地开始亲我的胸膛。

  「红丽这么晚还没有睡觉啊?」

  「是啊,睡不着。」

  「怎么了啊,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也没什么,就是看见帅哥了失眠。」

  「……」顿时我大腿上泛起鸡皮疙瘩,或许小少妇也感觉到了,用饱满温暖的胸部摩擦着我的大腿,又张口含住我的JB。顿时舒服了很多,以至于让我暂时忘记了我还在打电话。

  「你知道吗?我妈还说让我抓住机会搞定你呢。」

  不否认,她的声音还说的过去,然而……

  「叔叔阿姨都睡了吗?」我不想就那个话题继续,只能没话找话。

  「都睡了,我才敢给你打电话的。」说得好像高中早恋似的。顿时又是一阵不爽。

  「哦。」

  「明天你有什么安排吗?」

  「上午有个会,中午去应酬,下午见个客户,晚上和客户交流感情。」我倒不是骗她,确实安排很满,只是这个所谓的客户就是趴在我腿上的小少妇。我们有了关系以后我让她做了建材家装生意,正好我能提供一些帮助,我这次准备做的也是精装房。至于把事情安排到明天下午而不是今晚的床上,是因为我一向把工作和生活分的比较开。

  小少妇听到后媚眼一抬,似乎对我「交流感情」的语气有些不乐意,无声一笑,低头给了我个深喉。我对这个惊喜没有准备,情不自禁地嗯了一声。

  马红丽似乎听到了,语气很关切的问我怎么了。我只好说,这边养了条小狗,正舔我腿呢。

  她不甘心又问我后天的安排,我想这也不是个办法。我说好,不过不要来酒店了。我去接你,我们去喝茶。说完发现自己已经硬到不可抗拒了,托着小少妇的肩膀把她拉上来,再一次进入了她的身体。我很喜欢看着女人在我身上做,这是视觉和触觉的多方位的感受,看着她上下舞动的乳房,心情好了很多。

  两天后的午后我和马红丽在茶楼见了面,她居然很小清新地穿了一身碎花长裙,不过领口开的太低了一些。看得出来,她最多也就是A罩杯。坐下之后我们聊了些这些年的经历。她告诉我高中后她复读了一年,然后去读了一个一本的师范大学,不过毕业后找工作却非常困难。而且家里也没有很多钱去给她买编制。
  感情的话谈过一个男朋友,不过因为异地,大学毕业后两个人就分手了。还骄傲地跟我说她还是处女。我倒是觉得,漂亮的处女是因为自制,而不漂亮,甚至有点丑的处女只可能是没人稀罕。当然我不会说出来,只是逗她,「你大学里的男朋友忍得住啊?」

  「他求我我没答应,其实我不是很喜欢他,家境也不算好,不帅,个头也不高。」

  「做爱而已,和个头也有关系?」我不解。

  「就是心里不舒服嘛。你呢?怎么也没有女友?」

  「还不想结婚,再加上也没有合适的。」

  「嗯,不过我猜你肯定很受欢迎,有过很多女朋友了吧?」

  「不多的。」我女朋友真的不多,大多数和我有过关系的女人都只是朋友而已。

  「你说,第一次真的很疼吗?」

  「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问我这个问题?」我很纳闷。

  「同样是30岁,你有那么多经历,我却没有,好不公平。别以为我不知道,咱们高中同学里面最起码有3个和你有关系。反正我这辈子肯定找不到特别好的男人了,还不如把第一次给你呢。」其实她错了,高中同学里面,和我有关系的有5个。我读的是文科,即使是重点班,也有不少女孩子比较漂亮的。

  「好吗?」她又催问我一句,脸上红彤彤的。

  其实不是很漂亮的女人,我也有过不止一个,我一直很迷信处女大补,也就点了点头。

  「去哪里?」

  「去我的酒店吧,不过别跟着我去。回头你打个车,我房间号是8808,在八楼。」

  回到酒店,我先冲了个澡,围着一条浴巾在客厅看电视。这时她到了。我让她去先冲一下。她说今天早上起来已经洗过了,不过我还是坚持让她再去冲冲,毕竟我多少有些洁癖,我看得出来她画了一些妆。

  洗澡出来,她穿着裙子出来了。我看得出她没有戴回胸罩,两点隐隐从连衣裙上凸出来。我站起来,她看着我半裸的身体说,「你肌肉真漂亮。」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总不能昧着良心也夸她漂亮。她眼睛有些小,方脸,下巴也有些突出。个头倒是不低,估计一米七上下,头顶差不多在我下巴的部位。
  「我知道我不好看,你看不上我,今天对我好点好吗?」她过来抱住了我。
  我轻轻拍拍她的背,把她背后连衣裙的拉链解开。衣服掉落在地上,全身只剩下了内裤。肉色的内裤,还很大,看着挺土。我不自禁笑了下。她更害羞了。我食指勾着内裤的上缘往外拉,她就这样被我拉着走到了床边。我坐在床上,手指又往上提,看她的私处被内裤的勾勒出来。她的脸已经红得像血一样了。我才慢慢放下,并且把它脱掉。

  马红丽乳房很小,但是乳头却挺大。即使只有很小的乳房,我也看得出那只是脂肪,甚至还有些外扩。我问,你前男友是不是经常摸你啊。她说是,经常在人比较少的走廊尽头,小树林,还有教室的后排,他摸我的胸,我摸他下面,每次都把我的手搞的好脏。

  她的肚子很肥。即使站着,看上去也像三四个月的身孕。我笑她「有没有人在公交车上给你让座啊?」一遍用手拧着她的肚皮,手感很不错。她笑着拨开我的手。

  「给我舔舔吧。」在这样的裸女面前,我真的硬不起来。她也很乖,慢慢跪下,把我的JB放进嘴里。慢慢我在她嘴里硬了起来。我让她躺在床上,可是我看到她下体毛很多,于是又让她趴下。分开她的屁股。虽然她胖,可是屁股上的肉却不多,扁扁的,我只能叹气继续。

  黑木耳和粉木耳的区别大概不在于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的次数,而是年龄。分开她的大阴唇,我模糊看到她洞内有有处女膜的痕迹。以前听说多少岁处女膜会自然脱落,看来也不尽然。

  我用龟头在洞口轻轻碰碰,看得到她的屁股因为紧张而不停颤动,带动着后门也慢慢蠕动。我不停用JB在会阴,后门,阴唇上点着,慢慢看到洞口内已经湿透了,甚至有流出来的趋势。我继续努力,直到她的水流到了我的JB上,趁着洞里洞外都够湿润,我摆好角度,用力插了进去。

  我故意没有展现我的温柔,或许是多年的习惯,我对送上门的菜向来不顾吃相。她看起来挺疼,脑袋努力向后摆,屁股高高撅起来,双腿也在尽力加紧,这样一来我倒是很舒服。她的下面本来就很紧,再加上夹腿,乱动,让我十分舒服。
  我想试着动动,可是或许是因为刚才给她压力太大了,下面甚至有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掉的感觉。

  只能半截在内,半截在外那么泡着。

  其实我很坏的,我知道这事没有回头路的,于是问她「是不是弄疼你了,要不今天算了,我拔出来好了。」我知道对第一次的女孩子来说,拔出来和插进去疼的程度是差不多的。果然她似乎更疼了,只能叫着,「求求你,别拔。」于是我趁机又往里插了一些。

  过了一会,她慢慢适应了,我再次开始活塞运动,她的血也慢慢顺着大腿流出。和处女做除了心里爽之外,其实不很舒服,因为很难尽兴。但是我还是尽量让自己满意。过了一会发现她哭了。我问是不是还是疼。她说,「是不是因为我太丑了所以你要从后面弄?」我一阵尴尬。

  我只好退出来,斜靠在床头,让她到我怀里,静静抱着她,看着她略微陌生却又熟悉的脸。我试着亲亲她的脸颊,也不算难受。可是她却因为这一吻而哭了。
  跟我表十年前的白。毕竟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了她,我也只能听着。顺便讲些笑话逗她。
  慢慢她开始破涕为笑了,我让她平躺下,从正面进入了她的身体。她的毛毛很硬,弄得我下面痒痒的。她问我能不能吻吻她。我想既然做都做了,也不差嘴巴上的功夫,于是低头来了一个深吻,谁知道她竟然高潮了,最起码我认为是高潮了。双腿用力夹着我的腰,眼泪汨汨流向鬓角,双手死死抓住床单,下身不停往上挺,我甚至能感觉到一股热流在绕着我的龟头打转。可是我还没有满足,于是趁着这股热流,用力打桩。其实我知道她受不了,但是我却很喜欢这种冲刺的感觉。她也很难得能忍得住,用力咬着嘴唇,口鼻中不停发出声音,也不知道是疼是爽。终于在我发泄了之后,两个人已经是满身大汗。

  过了几天,我因一些事情必须离开家乡,直到一年后我才回来。这时该拆的该盖的该装的已经好了。作为承建方我必须来验收的。其实我并没有想再次遇到她。在那次做爱之后我也对她说,平时没事情不要打我电话。可是我依然想去亲手给她家送去新房的钥匙。我给了她们家两套房,虽然不合规矩,但是我还是觉得同学之间的感情,特别是上了床的同学之间的感情十分难得。

  在她的新房,她多少已经有了些变化,变得耐看了一些。衣着品味也好了不少,不过身材依然没有多大的变化。但是好在承受能力变强了些。她说她找了个男朋友,不过还是很想我。再次相会我们变得比较随意,或许也是因为这一年的时间里我们时不时会聊聊天,两人再次熟悉了起来。我再次离乡两个月后,她说她马上要结婚了,我没法回去,不过还是送了个红包。又过了几个月,又收到了她小孩要过满月的消息。祝他们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