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很長時間的平靜後,門響,妻子來到臥室,趴在身後親了我脖子一下,我假

裝不理她。

  她問我:「剛才你怎麼不來?」我說:「算了,男人都一般不喜歡別的男人

在場的,況且你也好盡興啊。」「你真壞。不過,我真的想你快過來,我好安心

啊,老是擔心你想法多。」

  「我真的沒想什麼,你快活就行。他在幹嗎?」「他睡著了,還打呼呢。」

  「哦,不要喊他了,估計是累了,幾次啊,你們?」「就兩次啊,他都出了。」

  「哦,感覺怎麼樣,看他長得不錯,你還能接受吧?」「毛好多啊,和碟子

裡老外一樣,摸著心裡癢癢的。」

  「和我比呢?」我心裡還是發酸。「你皮膚好啊,滑滑的,我喜歡你這樣的

皮膚,男人毛多只是那個時候摸著比較刺激,不如你,長久的舒服。」妻子真會

說話,弄得我心裡熱乎乎的。

  「你不進去,我有點那個,他說是你讓他先進去的,不過他挺會說話的,後

來聊到這個方面,他說他能力很強,就讓我摸他那裡,我沒好意思,他就抓我手

去摸,我就摸了,他也摸我那裡,他說我有水出來,還幫我舔,我就想了……」

  「他的大嗎?會搞嗎?」「沒他說的那麼大,不過龜頭挺大,進去的時候象

個大肉刮子,我裡面能感覺出來他最前面進到哪裡了,和他們幾個不一樣。」她

一邊說,我的陰莖就一邊慢慢地膨脹。

  「和小趙比呢?」「我還是感覺小趙好。」「哦,那華子呢?」「嘻嘻,我

老感覺華子是個小孩子,他放不開,弄得有時我也放不開,下次你一定在邊上一

起做,我也比較好意思了。」

  「好的,晚上我們一起就是了,你還吃他的了?你不是不喜歡吃那裡嗎?」

  「他讓我吃,我也不好意思,怕傷他情緒,就張開嘴,他就進來了。」「感

覺好嗎?」「不知道,心裡就是跳,激動死了,我睜開眼睛的時候,都能看見他

的那個尿道口和上面紅紅的肉,刺激死了……」

  「然後呢?」「然後我就含著了。不過,他和我說,我牙齒槓著他肉了,有

點疼。」「那就不含了?」「是啊,不含了,就拿出來了。」「是不是就想他進

你下麵了?發騷了吧?」「你混蛋,不理你了。」

  我知道她是假生氣,於是把她扳倒在書房的沙發上,我掏出幾巴,分開肉縫

插進她陰道,裡面被劉斌弄得有點松,但是插得很舒服,濕滑滑的,她就閉著眼

睛享受,肚皮上的小肚腩肉被我插得直晃晃,很有韻味。

  在書房的小沙發上做愛不比床上舒服,但是我還是很快在她裡面射了出來。

  拔出來後,趕緊用沙發邊的一疊面巾紙塞在她陰道口,她的穴露在書房窗戶

曬進來的陽光下,那一小撮的毛毛被陽光照成略微散發著金黃的光澤,我不由心

裡一動,心裡想一會把數碼相機充電,晚上拍幾張。

  晚上到睡覺的時候,我們已經很熟悉了,我的態度讓劉斌一晚上都在妻子的

前後跑著,妻子去廚房做飯的時候,他也跟了進去,說是幫嫂子的忙。我樂得逍

遙,就在客廳看電視。

  估計他對妻子沒少做小動作,劉斌的性格和他在郵件裡表露的差不多,敢說

敢做,和昨天晚上的見面時不大一樣,估計是放開了。也好,這種事情,需要大

家放開,一個人拘束,有時大家都會興趣索然的。

  夜裡各人相繼洗澡,我和妻子先在臥室裡,上床我就撫摩妻子的下處。一邊

說著熱辣辣的話,把曾經進過她身體的男人名字說了一個遍,等到妻子下面的水

也出來後,劉斌也洗完澡進了臥室,他披了條浴巾,看我們在床上已經開始,就

自己拿掉浴巾,穿著短褲上了床,直接就開始摸弄妻子的乳房。

  妻子知道那只手不是我的,就在床上哼哼嘰嘰,屁股也開始在床單上扭動。

  劉斌自告奮勇來床尾,想給妻子再次舔穴,我於是就讓開,給妻子舔乳房,

劉在下麵舔得妻子顫抖得渾身激動,手也摳得我膀子微疼,一會也開始把我往她

身上搬,妻子已經很想了,估計下面空虛得緊,我用手摳進妻子的穴,劉斌就用

舌頭在妻子穴裡穴外來回地舔,妻子穴口到處都是濕乎乎,粘乎乎。

  劉斌爬起來,站在床下脫掉短褲,就手扔在一邊,兩隻毛腿在檯燈下是黑乎

一團,他跪在妻子的白腿中間,濃密的陰毛間一根肉棍,挺立出來,他是前粗後

細,估計插進妻子的穴裡,妻子過癮得很,像妻子中午說的,都能感覺到那個肉

帽子在肉穴裡的前後推進。

  想像間,劉就端著「槍」紮進了妻子的靶心,看了不是一次兩次在我眼皮前

妻子被人插進去,那種刺激感消退了很多,有時就是感覺只是A片的主角換成了

妻子。妻子和我一整天都沒提借種的事,大家都學聰明了,知道關鍵時候好心情

第一。

  劉在妻子裡面插了一會,換了我上去繼續插,我比劉的要粗,這點我驕傲得

很,妻子對我的進入似乎熟悉得很,只是穴裡面的肉鬆了一些,應該是劉那粗大

的龜頭在妻子裡面撐送的作用。我每次頂擊得妻子都張嘴喘氣,妻子的手一直抓

在劉的陰莖上,還在他大的龜頭上擼著他的包皮。

  劉斌於是低頭,兩人熱吻,我於是在下面起勁地狠插,妻子高潮的時候夾得

我渾身發麻,我原來不想這麼快就完事,但是還是牙一咬,快速幾下將精液射進

妻子的穴裡,拔出的時候,妻子還抓著劉的陰莖。

  我讓出,劉就過來,拿留在床上的枕巾擦了一下妻子穴口流出的我的精液,

摟著妻子的身子伏下去,我這才發現他屁股上都長著很重的汗毛,映襯在妻子白

皙的身體上,看得人眼熱。他一抽動,妻子的陰道就發出液體「嘩嘰」的聲音從

他們的交合處傳出來。

  劉斌將妻子的腰拉起,把妻子翻過來,從後面插進去,「嘩嘰」聲響得更厲

害,妻子被他抽送得一句話說不出來,就是把頭藏在大枕頭裡,發出斷續的哼哼

聲。劉跪著一條腿,站著一條腿,斜著插妻子的穴,亮亮的液體順著妻子的腿淌

到了床單上。

  瘋狂的插了一陣,劉說:「要射了,要嗎?」妻子自己換了體位,把大枕頭

墊在屁股下面,高高地分開腿亮出穴口,劉於是對準妻子外翻的陰道,非常有力

地將渾大的龜頭插進去,急速地抱著妻子的白腿來回抽動,妻子把腿分得更大,

劉也插進得一次比一次猛烈,在他猛然伏在妻子身上時候,向前撞擊妻子穴的力

度駭得我心裡一緊,對妻子一下心疼萬分。

  劉不再大抽送,只是時不時地向妻子的穴裡輕微地頂送幾下,半分鐘後,起

身拔出躺下。當他把陰莖從我妻子陰道拔出來後,為了他的精液不要流出來,我

又插進妻子的小穴,並不抽插,只是阻擋著穴口,同時,又在她的屁股下面墊了

一個枕頭。

  在第二天中午送他到車站回北京前,早上他側臥著從後面進入妻子,又射了

一次。我沒參加,佯裝睡著。走後也沒再接觸,他的郵件我偶爾還翻出看看,想

想開始和結束,真是戲劇得很,不過大家都明白,這種事情,只是性遊戲,當不

得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