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從秋到冬轉眼而至鞀靿鞅鞄,隤隡雃雒期間上網遇到一些朋友,未見過但一直QQ聯繫。很長

時間QQ不加好友了熅爾牄牓,蒼蓄蒐蒗無論是從身體的夥伴還是語言的夥伴,我和妻子都感覺沒

必要再增加了。妻子是個戀舊的人綴緌綾緉,瞍瞂睿睡和她有過身體接觸的男人,她都或多或少地

有些依戀嫛嫟嫡嫘,彃彄彆彯也許女人本質如此,不像男人更喜歡去尋找新的新鮮點。

  每次我都尊重她的意見輐輒輕輎,隡雃雒雌她喜歡的,有感覺的,我們才接受。這間隙上網也

不大開QQ,如果開了,更多的是接受新Q友的請求,而後看發來的話,無非是

真誠交友一類,但後更多是要我們夫妻的照片,並98%都說自己還沒有照片,

末尾總要再加上一句,他是真誠的。

  有時很無奈,給他們照片,基本是無再下文,真誠也就成假誠。如果不給對

方吧,老是感覺這個真誠還是熱辣的,可千萬別傷了人家一顆哪怕有1%真誠的

心。不過,在受到兩三次假誠的對待後,基本不再發送照片,做人,不想自己欠

別人什麼。

  當地的基本不交流,周邊的偶爾還聯繫,在妻子有時不經意的說話中,一個

X大的Q友(方)間或冒出。妻子很少上QQ,一般我上,想必他是電話聊過了

我妻子。妻子的聲線很甜脆,基本被人感覺是稚妹一類,但不膩人,耳筒裡娓娓

出來,再加上一些敏感的字眼容易使人下部漲起。

  生過孩子的妻子,身體豐滿起來,乳房大得讓人愛不釋手,先前見過的友人

沒一個不喜歡舔玩的,所以一些文學作品說女人生得像蜜桃,我想絕對有道理。

  妻子天生皮膚好,白且細膩,唯一遺憾的是有了生孩子後的肚腩,我常記得

的是被猛撞型的友人衝擊的小肚腩出波浪的情景,像薄而半透明面皮包著的細嫩

蝦仁肉餡的廣東雲吞的樣子。不由你在當時來一口不可想嘬上的衝動,所以熟女

的熟字我感覺更多的是你撫摩她微起的肚腩而得出的感覺,和骨感女人相比,自

是床上更受用些。

  X大Q友方的照片,是妻子在一次上網後給我看了,是很隨意地在一個花圃

裡照的,估計是校園,周圍幾個伴照的頭都被抹掉了,只露出身子,看得出來他

個子不矮,妻子喜歡個子高的男性,後來見面有185上下,剪著短髮,很樸素

的摸樣,是那種妻子比較有好感的類型。

  妻子說,他們電話聊過幾次,方很想來我們這裡,但總歸是想而不敢。一次

妻子讓我和他說話,在他的拘謹中,我甚至於被他帶動得都拘束起來,忘記說什

麼了。只是想起他好似問我:「大哥願意嗎?不反對嗎?」我沒多說什麼,但很

堅定很真誠的說:「你嫂子喜歡你!」

  後來,我們說好了,在一個週五他來我們這裡。妻子叫我別介入了,但是我

的興趣全在於和別的男性一起分享妻子的身體。不過,妻子說,方很接受不了在

我面前行事,又是在如此的陌生環境,他人家中,心理上負擔很大。

  其實,我對別的男人和妻子一起不是很在意,但對他們單獨一起卻是很有吃

醋的心理,那種自己獨處一地,卻被另一個地方正發生的事情煎熬的心態,才是

我最受不了的感受。但經過多次的經歷,知道讓當事的雙方徹底投入進去,才是

快樂的形成關鍵,當然更是為了妻子的,總之一句話,慢慢來,我於是答應了。

  週五,他來電話說學校有事,改在週六早上來,我週五晚在網吧上通宵,早

上去洗浴中心睡覺,睡到下午快兩點,看手機沒有一個家裡來電,不知道他們有

沒有結束,心裡癢癢的,老是想回家。坐在洗浴中心的大廳裡,考慮了十分鐘之

久,還是決定回去。

  輕輕地拿鑰匙開防盜門,再開內門,我躡著手腳進去,腳毯邊一雙大的黑色

皮鞋緊挨著我的鞋子放著,估計被妻子排過,很整齊地排列著。看到這雙皮鞋,

我的心就開始狂跳起來,那種醋意在心裡翻騰。飯廳裡的餐桌上,有幾個簡單的

熟菜和一瓶空了的幹紅,屋子裡有一股沒散盡的煙味,書房的電腦電源開著,稍

動一下,螢幕就從休眠恢復過來,上面正是我在成人網站發表的關於鼓勵妻子偷

情文章。看來,他們是在看著我的文章的時候,很倉促地開始做愛了,基本上是

激情而發。

  客廳裡很靜,可以聽見鐘的針擺聲,臥室裡靜悄悄的,我輕輕地推開虛掩的

門,能看見方的短髮的頭對著床裡側,妻子的長髮露在他脖子處,頭埋在他胸口

的被子裡。男人的大腳露出被子外一隻,地上散落著一朵朵揉搓成小白花似的衛

生紙和兩個撕開的保險套的包裝。

  妻子的頭從被子裡探卻出來,見我進來,沒有吃驚,慢慢地把他的手從自己

的腰挪開,將身子從被子下退出,他依然睡著。妻子光著身子起來,我想去摟著

她,她卻被我的涼手一激靈,我們於是移到書房。

  到了書房,我關上門後,就把她放在電腦椅上,蹲在她兩腿前,嗅著她小穴

前的味道,她則在看螢幕上的文章。妻子柔軟的陰毛上和肉縫前,有一股淡水果

檸檬香的味道,是保險套的香味,妻子的肉唇被操弄得已經微紅,也翻瓣開來,

我用手指在周遭和唇裡揉動,很快薄粘的體水就沾在我的手指上。

  妻子的屁股開始在椅子上揉動起來,用腿開始夾小穴的肉,肉開始夾我的手

指,我起身把她抱到沙發上,脫下褲子,狠狠地直插下去,她一聲悶哼,兩腿夾

緊我的腰,幾近被刺激的我,在妻子的連連夾磨下,全射進她的穴了。

  結束後,我興趣索然,而妻子似乎還沒盡興。我不想讓方知道我來,就指指

臥室,意思叫妻子進去。妻子光著身子,屁股像個白色待糅的面胚,扭捏著推開

門,閃進了臥室。

  我在商場無聊地逛了半天,去超市又買了一些東西,恰收到妻子發來的短消

息,說他已經回去了,叫我回家。家裡,已經收拾如初,臥室裡被疊枕順,如果

是局外人,任你也想像不出一個來小時前這裡剛剛顛龍倒鳳。

  妻子在洗碗筷,叮叮噹噹清脆得很,我去洗手間,紙簍裡的衛生紙已經小半

面,兩個有方的遺留物,一個沒有。我心裡咯噔一下,心裡老大的不願意,估計

妻子在最後關頭,沒有守住,讓那小子射了進去。

  忍了片刻,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妻子給我剝了一個橘子,我沒好氣地問她

道:「你是不是又想生個孩子?看他個高,種好是不?!」

  妻子看我不對勁靠我邊上,邊給我往嘴裡塞橘子,邊說:「嘻嘻,還真吃醋

啦,再怎麼著也是你是第一位,這麼多年夫妻你看不出來?」

  「那你讓那小子射進去了?」「你怎麼知道?」「我猜的,是不是你圖快活

高潮來,穴門沒守住。」「你倒是知道我的心思,是啊,最後沒思量住,讓他射

進去了。不過我吃了緊急藥了,沒事情的……」

  「好了,好了,真有事,看你緊急也沒用,你怎麼辦?」「那就再給你生一

個兒子了,你可撿著大便宜了。」

  我剛想再說,一個整大的橘子塞得我嘴滿滿的,我吐出來,拿手裡就向妻子

腿間塞說:「看這個讓你舒服不?弄死你。」

  妻子和我摟在一起,嬉鬧成一團。

  再一次約好,是元旦,方打電話說,要來我們這,我們同意了。下午,妻子

去接的他,我在家裡看電視。開門聲,他和妻子進來,個比妻子高一個多頭,提

著水果,見我很客氣,老是喊大哥,弄得我都不好意思,叫他別見外。寒暄了片

刻,給我遞煙,我沒拒絕。

  讀工商管理的方很會來事,已經沒有初次電話的那種遲疑,有了和妻子的第

一次親密後,已然把這裡看得比較親切,當然,背後妻子也說教了不少。大家氣

氛很好,我像是哥哥對遠方的弟弟那樣對他。歇息一會後,去柳X路的休閒餐廳

吃飯,期間聊了不少趣事。他也問我們怎麼會接受這種方式,說他目前還不能接

受妻子和別的男人這種方式,說以後如果可以,一定先讓妻子和我做一次。

  我心裡知道,他只是對我的一種托詞,怕我沒面子,我壓根沒想這麼多,心

裡話,只要你格守我們當初的約定,不要互相干涉對方,保守秘密,不要單線和

我妻子聯繫等等就可以了。

  聊的感覺很好,這頓飯讓我們感覺更近,回家進了門,我就進書房上網,已

經快12點了,他們陸續洗澡。妻子先進臥室,他把書房門推開喊:「哥,你來

吧。」我說有一些文章要打,你先陪你嫂子說說話,他應著也就進了臥室。

  我過了十分鐘,進了臥室,他和妻子都穿著長內衣褲,他憩在兩個疊起的大

枕頭上,夾著一根煙,優雅地和妻子說著話,從來沒感覺臥室裡黃色的台燈光這

麼溫馨過,我心裡想妻子的穴讓這樣的男人進出,我也不會感到難堪。我上床,

方朝裡移了一下,妻子靠在他懷裡,他就勢脫了上衣,很結實的胸肌,妻子閉著

眼睛臉靠在他胸口。我在想,這個騷貨,底下估計已經有水了。

  我把妻子的長內褲退到腳跟,妻子自己一搓腿,蹬掉長內褲,露出小紅色沙

質鏤空內褲,小穴那裡黑乎乎的,隱約可以看見柔絨的毛。方低下頭,舔著妻子

的耳朵,手指在妻子內褲上撫挲,妻子一會便開始兩腿分開,屁股向上頂。方把

手從妻子的絲褲外慢慢劃進內裡,在褲外可以看見他一隻手指扣弄進妻子的穴內

了,妻子的腿開始夾著他的手,屁股在動,臉貼在他胸口更緊。

  慢慢地,妻子一隻摟著他腰的手抽回,順著他的下褲往裡伸,抓住方的物事

在裡面套弄著。方素性自己脫掉,一支挺拔的男物崛在小腹前。我也把妻子的小

內褲全部褪掉,把妻子扳正兩腿分開,妻子照例閉著眼睛,等待著激情時刻的到

來。

  我把方往妻子身上拽,方心領神會,翻身上來,曲下腿,對準妻子的穴口,

準備進去。我轉到床尾,在方的身下,手探進到他屁股下,把開妻子穴口邊的唇

開的小洞口上。方將自己的硬根一直緩緩送入到妻子開始用手指護著自己的穴口

的時候才停止,兩顆丸蛋懸吊在老婆滿是穴水的口上。

  停了片刻,方提手將妻子的手拿開,最後得以將自己的男根全部送入。我看

不見妻子的穴,只能看見方兩條結實的腿架在妻子腿上,他的蛋丸密密實實地頂

堵在妻子的穴口上,而後開始退出些,帶出水潤的穴液,再送進去。如此往返。

  我每每此時,必定是我最頭暈目眩的時候。如果沒有在晚飯時對方說出我的

愛好,方是不會慢動作地在我眼前演示得如此清晰。感覺他不是在插妻,而是在

我面前表演。妻子卻是投入了進去,被方連續猛烈地捅插了十幾次後,竟然先來

了一次高潮,抽著涼氣唏噓了好多聲……

  方在妻子高潮的時候喜歡頂盡至最深,他對這個婆娘的愛好如此地熟悉,看

得出平時交流的深刻。在妻子高潮的一瞬,能看得到妻子穴唇的蚌肉被肛門的收

縮擠迫在方陰莖周圍的肉箍,如粉肉色微翻開的薄薄的雞冠,蔟擁在方男根的周

邊。

  方在妻子的夾迫下,兩腿一使勁,結實的臀硬生生地迫了下去,他的整根陰

莖在妻子高潮收縮的間隙突然地沖嘯進去,這個礅勁壓迫得妻子的臀在席夢思上

陷了進去。但來自這個英俊男人方的衝擊卻讓妻子歡躍,妻子的身體不住地抖,

方不再拔出他的利箭,而是頂最著在妻子的最深處沈而實地廝磨。

  我再次感覺著妻子肉體的愉悅,感受著妻子的子宮頸口開放著想被方陰莖的

頭端通貫的刺入而不得的撓癢。此時的我渾身騰火,陣陣的欲迸發出的激顫向脊

椎湧去。我強忍著欲加入其中的欲望,看妻子和方繼續的床戰,我最欣賞的場景

和最喜歡看到的動作被方認真地來過數次,他的龜頭在妻子的洞口擦刮過多次。

  妻子的第一波剛稍微褪去,方又操練起他剛剛叫妻子欲死又活的利器,妻子

的陰門被方陰莖的抽拔沾滿了愛液,在檯燈下泛著稀薄的絲光。方開始直起身,

在燈光下觀察自己的武器在妻子身體裡進出的景象,但他始終顧及著給我留一個

觀看的寬隙。

  妻子的腿給他分得大開,我們兩個男人一前一後地觀看一個女人的穴是如何

被一個粗大陰莖抽出又刺入,開花而又閉合。在方強勁的攻擊中,妻子的穴口終

於在方換到床下位置時,微微張開著花蕊的芯而無法閉合,裸露著一個深乎濕潤

的腔洞來。方高大的身體站在床下正好對準著妻子的花穴,摟挪著妻子的臀,往

上一擡,便把她的身體迎套在自己昂然的男器上,而後更微擡起她的臀,開始迎

合著妻子的熱渴而激烈地抽送。

  方一次最猛烈的衝擊中,將妻子的雙肩緊緊往自己的身體按壓過來,妻子的

身體緊緊膠著在方深深探入的那端上,方喘嘯著,大聲地,妻子也被他帶動得激

揚起來,緊緊貼實地將穴處迎送向方炙熱的身體,我深怕他們的聲音驚動樓鄰,

但還是沒打擾他們。看得出方是猛烈地將自己的漿液全勁地射入妻子的陰道內,

妻子對方此時的動作一貫地作出緊密相間的狀態,緊緊地抱著方壯實的身軀。

  完事後的方從妻子的身體裡褪縮出來,而我迎續上去,我漲得粗大的陰莖順

著妻子被方耕耘過而順暢的肉腔一插而入,內裡綿軟而多汁水,我搬弄起妻子酥

軟的身體繼續著方剛才的動作,我的陰莖上糊滿了他們的體液,細微的泡末在妻

子的穴口漫出,那些體液更像是白色的雞尾「紅粉佳人」。妻子已經被連連的高

潮累洩得無力再夾弄她身體裡這第二根男人的肉棒,而我更喜歡抽插這種鬆弛的

軟腔,不會因為壓夾而很快地射掉。

  方在一邊欣賞地看著我和妻子的酣戰,但視線更多地投在妻子如水球般波動

的乳房上,然後順勢把妻子攬起,吮吸那對白而性感的妻子的雙乳峰。妻子被方

的一陣吮吸反映起穴肉不自主地收縮,我再也抵禦不了這種潮熱迫緊的如滾燙海

泥般的刺激,續而猛烈地噴射出來。

  我們兩人一起把妻子擁吻在中間,我將手指摳在妻子的陰道裡,方將妻子摟

抱在胸前,第一次真正發覺這種方式的精彩,在酸楚中在激烈中在頭暈目眩中更

在尊重中完成了兩個男人共同一個女人的過程,我不由開始親吮起妻子的耳垂,

她的下面便是一緊,於是感覺到她的愛水又開始氾濫……

  早上方要走,因為要趕回濟南的緣故,五點多,他在他手機的鬧鈴下就起床

了,他對著妻子給了她幾個和他年齡不相符的非常溫柔的吻。妻子的手摟著他睡

的,他把她的手拿下的時候,妻子醒了,但是不情願。

  方悄悄地下床,我裝著繼續睡覺。方去衛生間洗漱,衛生間響著水聲,然後

停止,客廳裡響著他穿衣服的聲音,並依次地響起皮帶紮扣的金屬聲,然後他去

書房,估計拿他的包,整理他的東西。

  妻子這時很輕地起身,跟去書房把門輕輕地掩上,方的皮帶聲又響。我躡腳

屏息跑到書房和客廳的窗戶前,窗簾沒拉,妻子蹲在地上,方的褲子腰帶和拉練

都被拉開,褲子在腰間敞裂開,內褲被扒在襠下,妻子吮吸著他的陰莖。

  方穿戴得整齊而周正,妻子卻是光著身子,這時很讓人覺得他們是在真正的

偷情。然後,妻子被方放在沙發上,方並著腿側歪在妻子的身上,就這樣在沙發

上抽插起妻子來。方很快地靜止下來後,沒有前幾次的事後溫柔,從妻子的體內

很乾脆地拔出陰莖,起身,拉上拉練,再扣上腰帶,妻子也起身,我趕緊退回臥

室。

  外門響起,下樓梯的腳步聲漸隱,妻子去衛生間,沈靜。我起來去衛生間,

門沒關,妻子側身空著坐便器一邊,正在看自己的下面,看著我站在她面前,壞

壞地笑。我說:「好了嗎?看什麼呢?」

  她起身然後身子很用勁地往下箜箜,我看著馬桶裡,白沫狀的方的精液漂在

水面上。我酸酸地對著妻子說:「喜歡嗎?要不就給他生一個。」妻子回應道:

「胡想什麼,睡覺去。」我們都沒睡,但是精神很好,聊到天亮。

  我們和方的關係維持了近大半年,方在我們這種特殊的關係中起著一種很微

妙的作用,特別是在我和妻子工作或者生活中有些不順心和波折的時候,我們就

會想到他,或者是我,或者是妻子給他的手機上發短信,一般都是:「你好嗎?

  想嫂子了嗎?「而我更直接些:」你想你嫂子了嗎?她今天說到你了,有空

就過來吧。「一般方只要沒有什麼事情,都會在週末晚上坐火車從濟南過來。我

們從不互相探聽對方的什麼,但是那種熟悉的程度卻是令人開心的和默契的。

  方對妻子的動作和話語越來越溫柔,在電話裡有時也能聊上十幾分鐘,有時

妻子用免提,方對妻子說的話我簡直以為是他和自己熱戀中的情人說的話一般,

難怪妻子在和他通話後,總是熱情澎湃。如果是方晚上就能到的話,她基本上都

提的是他方如何如何,接著必然是收拾房間,把新的床單換上,把床頭的小擺設

擦拭得一層不染,然後換自己的衣服,從裡到外。動作也是很輕躍的,情緒總是

那麼飽滿,我私下裡的認為就是,她就是在等方從濟南趕來後,等他那狠狠的一

插。問過她,她一般不承認,不過她買菜的時候,總是豐盛之極,我也樂得享受

她的私房錢和廚藝,雖然知道她是為誰在忙得多一些。

  到後來方基本每週末都過來,來我家象到自己家,自己把鞋子放到鞋櫃裡,

自己換拖鞋,自己把包掛在衣架上。我們一般話不多,他和妻子話多一些,我佯

裝著上網,他有時給我的茶杯里加點水。我實話地說,對他的好感是有的,不排

斥他。他很自覺,也非常能揣摩我的心理,從不給我尷尬,一般都會默默試探我

對一些事情的底線,在看我認為可以後,他才會在我面前和我妻子放縱自己。

  再後來,我一般都是去上網,他們先進臥室,到了裡面接吻的聲音已經被嘬

吸得很大的時候,我也被撩撥得激情難耐的時候,我才進臥室。後來的時候,方

和妻子前戲的時間就不是太長了,我認為在方敲門,妻子開門的時候起,其實妻

子和他就已經前戲了。只是這種前戲很隱蔽,但是很曖昧──我這樣認為。

  當我和妻子接吻的時候,或者我在上頭把妻子親得她如饑似渴的時候,方就

會把枕頭放在老婆的臀下,然後分開她的腿,然後就直接進入,妻子必然會熱辣

地抱住我的上身,在方的節奏下,我們三人都被帶進一種激昂的新天地裡,並且

我能感覺到從妻子身上傳遞過來的方的抽動感。

  和方的結束是在他談女朋友後,慢慢地他應允來的次數越來越少,天下沒有

不散的宴席,我對妻子說:「人家的女朋友必然比你年輕美貌得多,縱然不美貌

也必是青春得很,該散就散吧。」後來,消息斷斷續續,終於,不再有音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