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沦淫欲的娇躯


字数:13955


                (一)

  常州市的夜,温柔而美丽,恬静的像个害羞的少女。

  夜非常深了,而此时,一个普通的居民楼里,张璐却始终没有入睡。这并非是她不想睡,而是目前的情形让她无法入睡。

  一墙之隔的母亲房间里,时不时传来母亲彭岚压抑的呻吟声,而正是这种为了不让女儿听到而刻意压低的呻吟,在这静谧的夜里却格外显得诱人。

  彷如那镜面般的湖面上,一波一波的涟漪向四处散去,让人忍不住去向那涟漪中心探寻究竟。

  有时候声音的魔力远大于画面,那阵阵呻吟让人血脉膨胀,让人浮想联翩。
  一个月来,张璐每晚都要被这样的呻吟给折磨着,每晚都难以入睡。15岁的她正是情窦初开、略懂人事的年纪,又怎会不知道隔壁房间此刻正发生着什么呢。
  离父亲去世已经隔了一年多了,自从上个月这个被称为继父的男人入住家中后,母亲每晚都要被男人折磨一番。

  而今天,已经持续了4 个小时了。张璐无奈的翻了个身,下意识的夹了夹双腿,不知怎么的,双腿之间的幽深总时不时会传来异样的感觉。

  隔壁房间。

  常盛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胯下因为长时间被操(淫色淫色4567q.c0M)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并且刚刚才迎接过一次高潮而瘫软无力的女人,女人那因为昏黄的床头灯照射上去而显出迷人的金黄色的皮肤与那根将她双手捆绑在身后,将巨乳捆绑的更加高耸的黑色麻绳形成了鲜明对比,女人跪趴在偌大的席梦思上,将圆滚的臀部高高的向后翘起,臀瓣上丰腴的手感让常盛很是爱不释手。臀缝中,是一根尽根没入的肉棒,这根肉棒刚刚享受完女人高潮时腔道内的挤压吸裹,正舒服的缓缓抽出。巨大的冠沟部刮蹭着女人腔道内壁上的叠皱,带出一股白色的淫液。

  常盛将肉棒全部抽出,撕下已经破烂不堪的避孕套,又顺手从床上拿起一个新的套上,他撸了撸依然坚硬的阳物,微笑着,等待女人从高潮中缓过劲来,迎接他下一轮的征伐。

  好一会,女人才将埋在床上的头幽幽的抬起,转向身后常盛的方向,女人的眼睛被一块黑布条蒙上了,朱红色的口红早已变得模糊,嘴角还有一块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涸得白色印迹,虽然如此,但还是可以看出女人美丽的容颜上布满了快乐的潮红。
  仅仅是三个月,这个原本端庄成熟的美少妇就被常盛给彻底征服了,此刻,在床上的女人,让人完全无法与三个月前的她联系到一起。一朵原本即将枯萎的花朵,在男人的滋润下,又绽放出了艳丽的摸样。

  「你还没够啊」女人腻声道,,酥麻的声音让常盛发硬。

  「快了,这次射了就差不多了」常盛将女人的身体翻过来,让她仰躺在床上,高耸的酥胸直挺挺的挺立着,两粒原本绿豆大小的粉色乳珠,此刻已经充血的坚硬着,「你还受得了吗」

  「我说受不了,你会放过我吗?」女人娇嗔了一句,身体扭动着。

  34岁的彭岚此刻像个18岁的小姑娘般害羞,她不用再费心操(淫色淫色4567q.c0M)持着前夫留下的一家庞大的企业,不再是众人尊敬的端庄稳重的董事长,她只是一个受丈夫疼爱,仍由丈夫予索予求的小妻子。因为深爱着男人,所以彭岚没有对男人的任何性爱要求提出过反对意见,无论男人提出什么花样,她都依着男人。她也不得不承认,男人确实有着高超的性技巧和性能力,他不仅有着傲人的本钱和技巧,而且对女人的心理和身体可以说是了如指掌,甚至比女人自己更了解女人。

  一开始,她也抗拒捆绑,不喜欢蒙住眼睛,可渐渐他发现,捆绑住双手的拘束感和焦虑感可以让身体一点一滴积攒的快感在最后爆发时引发几倍的快感,而失去视觉后变得更加敏感的触觉也大大增加了高超来临的次数。因而,彭岚每晚上都早早的缴械投降,失去了对男人的抵抗,任由男人长时间的征伐,索求。
  男人的手指碰触到了女人的后庭花蕊,彭岚心中苦笑,看来,要不了多久,自己的身体将会彻底沦陷出去了。

  「不如换个地方吧。」

  男人一把抱起女人,站了起来,让坚挺的阳物对准女人柔软的花心,一刺到底,女人长哼了一声,似是敏感之处被大力撞击,雪白的脖颈用力将头向后甩去,齐腰的长发也随之飘荡。

  「啊,不行」女人双手被绑在身后,失去了支撑点,只能用仍包裹着黑色丝袜的长腿紧紧的夹着男人的虎腰,「会,会被璐璐发现的……」

  「怕什么,这样才刺激嘛,我还真想看看你女儿看到你这副淫荡模样时是什么表情」男人嘿嘿一笑,双手拖住女人的臀瓣,用力的往两边分开,让阳物又顶进一分,因为这种跨坐的姿势的原因,女人的腔道被下垂的子宫给压缩了不少,男人的原本就顶得比较深的阳物一下撞上了子宫口,将丰盈的汁水洒出几滴,又在那极为敏感的花芯上细细研磨起来。

  「啊,不要嘛,她是我们女儿,让她看见了,我们还怎么见人呢」女人挣扎着,可无力的娇躯的扭动,却让男人更加兴奋,更加兽欲沸腾。

  「可你身体却并不是这么想的哦,现在就已经迫不及待的留出兴奋的淫液了」
  男人不给女人选择,抱起女人就往张璐的房间走去。彭岚此刻来不及多想,光是为了抵抗男人走路时带给下体的快感,就几乎用去她全部的力气。常盛看着此时的彭岚,心中兴奋不已,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异常期待。

  当常盛推开张璐的房门时,张璐的身体细微的一震,她听到了母亲潮湿的呼吸声,听到了继父撞击母亲肉体的声音,也听到了母亲难耐的呻吟声。缓缓的向自己传来。原本隔壁的声音稍稍降下去,她还以为今天到此为止了,谁知道继父他竟然这般无耻,居然就这样来到了她的房间。

  情势所迫,张璐也只好闭着眼睛假装睡着。可心里却翻腾倒海起来,暗暗好奇两人会如何继续下去。

  张璐不在家时,常盛也曾在她的房间内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过彭岚,他觉得这样很刺激,在继女的闺房内,操(淫色淫色4567q.c0M)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她的母亲,有着别样的兴奋。

  刚刚初一进门,一股少女的香味就迎面飘过来,与身上的美少妇醇厚悠长的香味不同,少女的香味显得清淡恬谧。他眼尖得看到少女微微抖动的身体,知道女儿在装睡。而这一切,彭岚却并不知晓,看来,待会有的爽了……

  常盛抱着女人赤裸的肉体,一步一步向着张璐的床上走去,随着距离越来越短,常盛感到女人湿滑的腔道裹着肉棒的力量越来越大。让他的抽送难免缓了下来。

  彭岚感到男人撞击的速度慢了下来,可快感却一点点升了上去,在女儿面前做这般不雅的事情激发了她的羞耻感,身体紧紧的靠在男人身上,每一寸肌肉都绷的紧紧的。银牙紧咬,不敢发出丝毫的声音。好在眼睛看不见东西,至少不用害怕女儿醒来撞个大着的尴尬。

  她强忍着快感,不敢发出一丝声音,呼出的气息越来越重,情欲的味道越来越重。这种暴露的刺激,是之前从未有过的感觉,虽然嘴上抗拒,可心理却并不是十分反感,自从习惯被男人捆绑以来,就对男人百依百顺,尽心尽力的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在他看来,满足男人的情欲,正是她这个妻子应尽的职责。只要能满足男人的情欲,她可以为他做任何事。可是她并不知道,也许正是这种根深蒂固的妇道思想,让她这个精明能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的女强人,在情欲的世界中丧失了判断,不知不觉中被男人调教,最终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出了那些下贱,耻辱的事情。

  忽然,彭岚感到男人停下了动作,微微弯下了膝盖,随之,她被男人放到了女儿的床上,女儿的呼吸声就在耳畔,而此刻的自己,却光着身子,被捆绑着,若是女儿醒来,那自己还怎么活啊

  常盛感到自己的肉棒就要炸掉了,母女两人此刻就躺在自己的身前,离那母女共事一夫的神仙境界,就差一步了,要不要……不行,此刻若是用强,肯定会坏事,只有耐心等到水到渠成,一切才会自然发生。

  彭岚平躺着,手臂仍然被绑在身后,高耸的巨乳没有因为平躺的关系而下垂,仍然坚挺的耸立着,乳尖此刻在空气中有些发硬,性感的感觉充满着下体。她的双腿被男人分开,男人的双手握住了她的脚踝。彭岚的双脚性感的绷着紧直,足尖与小腿在一条直线上,男人知道,这是彭岚身体的自然反映,是快乐和需求的象征。

  常盛就像一个有经验的水手,老练的划着彭岚这艘小舟,在欲望的海洋中,被风浪卷起,再摔下……

  彭岚此刻的呻吟,仿若死神的魔咒,催动着男人攀向欲望的高峰。常盛扛起彭岚的一只腿,丝袜的触感摩擦着胸前,十分舒服和性感,右手捏揉着彭岚的乳头,他缓缓抽出坚硬的肉棒,深吸一口气,而后,重重的刺下去。

  啊……

  彭岚咬住牙,她生怕吵醒了身旁的女儿。

  当然,她不知道,无论她发出多大的声音,她都无法吵醒女儿,因为张璐根本没有睡着。

  短短的几分钟,对彭岚来说,仿佛过去了几个世纪,身体无法忍耐的欲望冲刷着她本就脆弱无比的道德底线,在女儿面前,被男人如此羞辱,这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事实。而此刻,在欲望的魔鬼的引诱下,她的伦理底线正在不断被撞击,岌岌可危。

  比彭岚更痛苦的,无疑就是睡在她身旁的张璐了,继父操(淫色淫色4567q.c0M)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母亲的冲击力,通过床铺传达到她身上,让母亲做出如此羞人的事情,她对继父是十分的厌恶。
  毕竟此刻的景象与少女幻想的性爱完全是天壤之别。然而让她自己也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胯下的湿润会越来越严重,双腿的颤抖渐渐开始无法控制。
  张璐已经分不清母亲发出的是快乐还是痛苦的呻吟。而彭岚似乎也明白了什么,只是,这种情形下,她不能捅开与女儿的那层窗户纸,只能这样煎熬着。
  男人大力的征伐着,扛着女人大腿的姿势十分有利于深入的抽送,柔软的床铺随着抽送而上下起伏。那力量仿佛通过床铺传到张璐的身上。

  嗯……啊……

                (二)

  下午4 点,学校门外的林荫小道上,两个穿着初中校服的学生并肩走着,仍然有些耀眼的阳光打在衣服上,斑驳一片。

  「璐璐,你今天好像不太高兴,发生什么事了?」陈松犹豫了很久,鼓起勇气牵起了张璐的手,大街上的行人并不多,没人向这对年轻的情侣望去。但陈松总觉得像是在做贼一般心虚。

  「没,没什么,」张璐的脸红了红,似乎想起了什么,「就是昨晚没休息好……」

  张璐扭了扭身体,却并没有挣脱那只牵来的手,两人的手心里都是湿润的。
  「璐璐,去你家里好吗,我们一起做……作业……」

  张璐点了点头。

  陈松的心里一跳……她,她同意了?

  能有这么漂亮的校花作为女朋友,陈松在朋友中算是格外有面子,要说英俊,倒也谈不上。能追上张璐,无外乎靠的就是厚脸皮的死缠烂打,比学习,比肌肉,他都只是一般,但要是比无耻,比下贱,他到自信不输给任何人。他和张璐确立关系,靠的就是他那次强吻了张璐,夺走了张璐的初吻,威胁张璐如果不做他女朋友,就要告诉全校学生张璐的初吻被他拿走了,张璐又生气又无奈,半推半就之下,才答应了陈松的要求。

  此后好长一段时间,陈松才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无微不至的关怀,慢慢的让张璐真正接受了自己。当然,关于张璐在陈松的胁迫下,研究探讨接吻的十几种技巧的过程就不用多提了。

  在达到张璐的少女香吻可以随意索求的地步之后,陈松又瞄准了下一个目标:张璐那异于同龄人的胸部。

  陈松也是在后来见到张璐的母亲之后,才放弃了那是经过人工加工的想法。
  张璐的胸部饱满而挺翘,在素雅的校服的遮掩之下,时刻有喷涨而出的错觉,少女的乳香,让经常有机会靠近张璐的陈松感到下体的发硬,发胀……

  做作业……哼,嘿嘿,机会来了!

  ……

  「董事长?」

  「嗯?」彭岚一惊,立刻又恢复了正常,「没事,继续开会吧」

  「好的,董事长,这个月的利润下降的原因,刚刚我们讨论的结果,认为很可能是因为炬华公司在美国市场对我们上游企业的打压,我们很多美国供应商为了筹集资金进行对抗,都不约而同的减少了我们的采购优惠,导致我们的采购成本一涨再涨……董事长?」戴着眼镜的西服男似乎又发现了董事长的不对劲。
  「对,对不起,各位,这个会先暂停,我先去休息下,2 个小时后继续。」
  说完,彭岚站起身,摆开两条修长的美腿,向办公室走去。刚准备进办公室,就听到门口的秘书杨婷婷的通报,

  「董事长,您,您爱人来了,在办公室等您……」

  「我知道了,麻烦你不要把电话接进来,我们要谈些事情。」

  「好的。」

  当彭岚转身关上门的一刹那,她终于忍耐不住,瘫坐在地上,双腿不再闭紧,让胯间电动马达声才逐渐传出来,一双幽怨的媚眼望向大大咧咧的坐在老板椅的男人,只见男人将手中的遥控器开关又调高了一档,指了指那胯间已经高耸的巨物,示意彭岚赶紧过来用嘴唇来进行服侍。

  彭岚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下体酥麻的感觉仿佛要要了她的命,当她正在和下属开会时,感到早上硬被男人塞入的跳蛋突然震动了起来,她就意识到,是男人在呼唤她了……在一群正襟危坐的下属面前,忍受那强硬的震动,拼命忍耐住喷薄欲出的汁水,表面上却要装在若无其事的样子,这种折磨,她觉得非常难堪,只是她自己也不愿意承认的,那内心的最深处,似乎还有一丝兴奋……

  此刻,她也无法顾及这些成精了的下属们,是否听到了那诡异的声响,是否从她高耸鼓胀的胸部和泛出潮红的脸色中察觉到异样,她目前所要做的,就是让那根昨晚才在她身上征伐已久的强壮肉棒的每一寸,都被她的嘴唇和舌尖照顾到……

  午后的阳光,斜射进透明的落地玻璃,洒在那一片高档地毯上,地毯上跪着的美妇,此刻正被男人掏出丰满的巨乳,那臀部上的丝袜里不仅透出了淫荡的丁字内裤和跳蛋的遥控器和电线,还印出了大片的水渍……

  ……

  华灯初上。

  常州市另一边的一个三居室的家中,陈松正低着头,扒着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饭,他不敢抬起头,甚至不敢去夹菜,他不知道坐在对面的父亲和继母会有怎样的反应。

  坐在陈松对面的,是一个黑着脸的肥胖男人,而旁边的女人,粉红色口红,细长的睫毛和全部梳到一侧的长发,衬托着她无与伦比的美丽和优雅,一颦一笑之间,带着无法述说的精致。

  26岁的她,有着硕士毕业的高学历,和绝佳的形象气质,却在一年前嫁给了中年丧偶的老男人,成为了一个16岁少年的继母。

  「啪」陈正意将筷子摔在桌上,「不吃了!混帐东西,好的不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去欺负别人家的小姑娘!你让我这老脸往哪儿放!啊!」

  男人一甩手,走去了卧室,只留下陈松和他的继母周雨娜。

  陈松害怕的直发抖,他真的没有想到,正当他色欲熏心的解开张璐的胸罩,用手去捏那雪白的嫩肉时,张璐的父亲居然走进了卧室,那真是一个可怕的父亲。
  看得出来他当时真的很生气,那浑身的肌肉一抖一抖的,仿佛随时会冲上来将他撕碎……

  现在他硬着头皮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父亲和继母,当他说到那位父亲打算以强奸罪进行报案时,父亲恼羞成怒,居然拍拍屁股不管了……这怎么办,难道自己16岁就要去坐牢吗?

  「小松……」

  是继母周雨娜的声音,虽然也很焦急,但依然有着温柔的语气和和蔼的态度,完全和父亲不一样,她竟然主动提出为陈松解决这件事情……这,这和其他继母的刻薄和无情怎么不太一样……

  「你别担心,我明天去求求他们家,看看以什么样的条件才能平息他们的怒火,来,多吃点菜,别光吃饭……」

  周雨娜给陈松夹了不少菜,又安慰了一番,才慢慢端起陈正意的碗,夹了几筷子菜,往卧室送去。陈松还能听到父亲与继母轻微的争吵声,争吵的结果自然不言而喻,这么美丽端庄的继母,哪个男人忍心反对她的意见呢。

  当天晚上,周雨娜的赤裸身体的模样出现在了一个男人的脑海中,哦,不,还不能叫男人,只能叫男孩。一个16岁的少年正对着一张照片,喘着粗气,下体的肉棒,已被搓得通红,龟头鼓胀着,似乎很快就要达到顶峰了。

  照片上的女人,正是周雨娜,她满头的秀发梳到了一侧,向前探着身体,坐在椅子上,从短裙里伸出的两条丰满长腿,穿着肉色丝袜,光着脚,微笑着看着镜头。

  在少年的脑海里,周雨娜当然没有穿着衣服,哦不,还穿着照片中的肉色丝袜。

  她正躺在床上,被少年用肉棒经过纤细的小腿,分开浑圆的大腿,穿过丝袜的破洞,顶向周雨娜的花蕊深处,那花径入口的样子是模糊的,但周雨娜的模样是清晰的,她此刻正忍耐着高潮的撞击,羞愤而又渴望着……

  没多久,少年的肉棒颤抖的喷射出精液,射入周雨娜的身体,必然的,周雨娜忍耐不住,最后的防线也被攻破,作为少年的继母,在继子的攻击下,也羞耻的达到了性的高潮……

  ……

  此刻也达到性高潮的,却也不止陈松一个人。

  彭岚下体的跳蛋,男人似乎压根没有取出来的意图,在办公室里的一下午,彭岚嘴巴酸胀无力,却也没有吮吸出男人的阳精。

  当会议重新开始时,秘书进门来请她去参加会议,看到的却是只有男人一人坐在属于她的办公椅上,她不知道杨婷婷是否发现她的老板此刻正藏身与办公桌下,跪在男人的胯间,吮吸着男人肥大的卵蛋。也不知道是吮吸的声音过大,还是空气中散发的淫靡气味,将她此刻的羞耻状态给出卖了,杨婷婷似乎是知道了什么,当送男人出门时,彭岚发现杨婷婷竟然痴痴的望着男人,那眼中若有若无的崇拜情愫似乎暗示着什么。

  彭岚自然不会吃醋,男人的强壮是她一个人无法承受的,如果有机会,她倒不介意与其他女人共事一夫,只是,如果是杨婷婷这样的一个下属身份,和她一起跪在男人面前吮吸肉棒,她心理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

  但这种不舒服和此刻的感觉相比确实小巫见大巫了。她晚上刚回到家,就发觉了气氛的不对劲,张璐红着眼,泪水布满脸庞,窝在常盛的对面,身体一抽一抽的。而常盛黑着脸,大大咧咧坐在沙发上。

  看到彭岚回家后,常盛十分气愤的抓过彭岚的头,直接往胯下按去……还未脱去高跟鞋的彭岚,穿着丝袜的长腿直接跪在地板上,职业装被叠皱,红唇被模糊,口腔被填满……

  在女儿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