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

字数:3900

           《縱慾的紫筠》外傳篇:雅惠

2014/05/02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6)開發

  蓮蓬頭將熱水噴灑在我身上,這已經是我今天洗的第三次澡了,雖然三次之間僅僅相隔了兩個多小時吧,可是這中間我卻經歷了好多事:第一次失戀、第一次穿男子的衣服、第一次享受真正的性高潮。經過這一場大戰,我居然覺得連腳都軟了。

  原本小平要扶著我一起進浴室洗澡的,「不要啦,人家自己會走。」我因為太害羞,所以還是拒絕了。

  出了浴室,發現小平提著大袋小袋的進門,接著將一袋袋的食物放了滿滿一大桌,甚至還有啤酒。

  「你餵豬啊,買這麼多幹嘛?」我質疑的問著。

  「嗯,因為不知道妳喜歡吃什麼,所以就都買了一些。呵呵!」小平孩子氣的笑著。

  當我們坐下來享用小平買回來的食物後,突然雙方都沉默了,我突然覺得該說些什麼才對。

  「謝謝!」我開口說道。

  「不用客氣啦,這些沒多少錢。」

  「我不是說這個啦!」

  「喔?那……那應該是我向妳說謝謝才對啊!」

  「為什麼?」我疑惑的問。

  「能和雅惠大美女『那個』,當然應該謝天謝地啊!」小平調皮的說。
  「要死啦!」

  「好啦!到底要謝什麼?」

  「謝謝你那時候把我帶走。」我低聲的說。

  「喔?那更不用謝,反正我暗戀妳很久了,再說,能和大美女……」

  「閉嘴!」

  小平嘻嘻一笑,沒再說什麼。

  過一會兒,我忍不住低下頭又問道:「你會不會覺得我很隨便?」沒聽到小平的回應,我抬起頭,只看見小平指著自己的嘴猛搖頭。看他這副滑稽的模樣,讓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好啦,你可以說話啦!」

  「呼……快悶死了!」小平搞笑的說著。

  「快說啦!」

  「當然不會啊!什麼叫『很隨便』,雅惠這麼性感,可是男人心目中的女神呢!」

  「騙人,也不知道騙過幾個女生了。」

  「冤枉啊,嚴格說起來,我還沒交過女朋友呢!」

  「鬼才信你,這麼會逗人家,弄得我……」說到這裡,我驚覺說溜嘴了。
  「真的!我發誓!」

  「那你告訴我,你怎麼這麼會逗女孩子?」

  接下來,小平開始向我訴說他的經歷。

  原來高中時,不愛讀書的他,父母幫他找了一個家教老師,是個來台灣工作的ABC,雖然外表看起來普普通通,可是身材卻是一級棒。沒想到,這名老師居然用自己的身體來獎勵小平,親吻、摸乳,到最後當然是上床了。

  家教老師不僅教小平學業上的問題,同時也教他性愛的技巧,讓他學會怎麼挑起女人的慾望,探索女性的敏感帶。而且他們不僅在房間做愛,包含陽台、百貨公司的廁所、樓梯間,甚至夜間的公園都試過。

  聽到這裡,我腦袋都快炸開了,不禁覺得既刺激又荒唐:「騙誰啊?」這個故事太荒謬了,簡直就是A片的劇情嘛!

  「是真的!」小平認真的說:「只是她最後才告訴我,其實她對性的慾望很強,像我這樣的家教學生她就有三個。其實她根本不缺這個外快,只是想和年輕的高中生做愛,所以她不是我女友,我也不是她的男友。」

  「那你不是很受傷?」

  「一開始有一點啦,後來Casey說她知道這樣很自私,可是希望我原諒她,因為她無法只守著一個男人的。」

  「她叫Casey?」

  「嗯!」

  「那你們現在還有聯絡嗎?」

  「沒有,她回美國了,畢竟她只是來工作的。所以啦,Casey給我的觀念就是,性愛這檔子事,只要雙方開心就好,反正又不害人。重要的是,要雙方都放得開,能愉悅地享受。」

  「喔!」我無言了,照這樣的說法似乎也沒什麼錯,本來嘛,為什麼女人一定得聽男人的?

  這時候,我突然想到,剛才小平好像沒有……可是這種事太害羞了,我怎麼問得出口。

  「所以,雅惠剛才還滿意嗎?」小平笑笑著問。

  「討厭啦,怎麼問人家這個?」我臉紅的不知該如何回答。

  「說嘛!說嘛!」小平苦苦的追問。

  「嗯,」我緩緩的點點頭,接著說:「那小平呢?你剛才是不是還沒……」
  「喔!呵呵,沒關係啦……」

  小平越是這樣講,我就越是覺得有些愧疚,好像都是他在服務我似的。『不行!』我心想著:『總要給小平一點回饋吧!』

  「真的沒關係嗎?我……我可以……可以再……再陪你……嗯……你知道的啦……」我小聲的說。

  「可以什麼?」小平也不知是裝的還是怎的。

  「嗯……你壞啦……就是……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勇氣說出這些。

  「真的?」小平一臉驚喜的表情。

  「嗯……」我點點頭,只是覺得臉熱得發燙。

  之後小平心情似乎特別好,我們兩人就這樣吃著桌上的各式滷味、小菜,幾瓶啤酒下肚之後,我開始覺得有點昏沉沉的了,漸漸地膽子也大了起來。

  「小平,你的那個真的好大喔!」我大膽的說。

  「嘻嘻,謝謝妳不嫌棄啦!Casey也說我是她見過的台灣男孩中下面最大的。」

  「哼,不准你還記得她,現在我就是你的女朋友了。」

  我們收拾完桌面之後,小平並沒有急著拉我上床,反而是抱著我看一些情色小說和「愛情動作片」,其中的內容荒謬又離奇,有3P的、戶外的,甚至還有亂倫的。而其中最讓我吃驚的,是女孩的叫床更是風騷又淫蕩,什麼「賤屄」、「淫穴」啦,還有「哥哥的大雞巴」、「肏我」、「欠幹的賤貨」、「淫蕩的騷貨」之類的。

  我躺在小平的懷裡,看著這些內容,小平的手則不安份的在我身上愛撫著,一會兒用手指捏我的乳頭,一會兒又撫摸我的陰蒂,這樣弄著,不禁又讓我的慾火慢慢地燃起。

  另一個讓我好奇的就是女優的口交,在女優的吸吮下,似乎每個男子都又硬又挺,一副很享受的模樣。阿力曾要求我幫他吹喇叭,可是我都只是應付兩下。
  「男生都很喜歡口交嗎?」我低聲的問。

  「那雅惠喜歡嗎?」小平反咬我一口。

  「討厭啦,是人家先問的。」

  「當然喜歡啊,有一種優越的征服感,呵呵。那換雅惠說了,喜歡嗎?」
  「嗯……」想起剛剛被小平舔著小陰蒂的感覺,真的是從來沒有過的。而且在小平的挑弄之下,我的……嗯……我的小穴已經開始濕潤了。

  「那我來服侍雅惠女神吧!」小平說完,就將我抱起來,放在床上。

  「嗯……不,這次換雅惠來服侍我的好哥哥,」或許是酒精的作用,我的言詞也越來越大膽了。於是我讓小平躺在床上,用我所能想到的最淫蕩表情對小平說:「哥哥,妹妹來吸你的大雞巴囉!」緊接著,我張開嘴靠近小平的大傢伙。
  雖然小平剛洗過澡,可是還是有一股淡淡的氣味傳入我的鼻子中。之前阿力要求我口交的時候,一些怪味總是讓我卻步,可是這次小平的味道,卻讓我感到更加興奮。不知是酒精的作用還是所謂的賀爾蒙,總之,這股氣味讓我的性慾快速的被燃起。

  我學著A片中女優的動作,吸吮著小平的雞巴,很快地感覺到他的傢伙在我的口中漲大,很快地就塞滿了我的嘴。我聽到小平的喘息聲越來越沉重,我知道自己的表現還不算太差。

  我吐出小平的傢伙,用既風騷又熱情的語氣對他說:「小平哥哥,人家吹喇叭的技術還可以嗎?小平哥哥舒不舒服啊?雅惠妹妹服務得還可以嗎?」

  「嗯,很棒!」小平笑嘻嘻的說。

  「可是……現在換人家也……也……嗯……你知道的嘛!」越是這樣嗲聲嗲氣的說話,似乎也喚醒了我體內的惡魔,激起身體的渴望。

  「小穴癢了嗎?」小平單刀直入的問道。

  「嗯……壞哥哥……怎麼這麼直接啦……妹妹才沒這麼淫蕩呢!人家只是覺得那邊好像濕濕的……該怎麼辦啊?好像也有一點癢癢的……」

  「那雅惠要不要來自己試試看啊?」

  「自己怎麼試啊?」

  「就是張開腿跨在我身上,然後……嘿嘿……」

  「喔,妹妹試試看。」於是我依照小平的說法,跨在他的身上,將自己其實已經癢得難受的小穴對準小平挺立的雞巴緩緩地套進去,充實的滿足感讓我忍不住呻吟起來:「啊……好……好大喔……啊……好……好滿……」

  我緩緩地上下套弄著,終於將小平整根雞巴給吞進自己的小穴裡:「啊……都……都進來了……頂到底了……啊……」

  「雅惠自己說,妳在做什麼?」小平戲謔的口氣問著。

  「我……我在……在套哥哥的……套哥哥的大雞巴……啊……」

  「雅惠是不是很淫蕩啊?」

  「嗯……壞哥哥……人家只是想服侍哥哥嘛!啊……」

  這時候小平突然往上一頂,接著又說:「雅惠是淫蕩的騷貨,快說!哥哥最喜歡幹騷貨了。」

  在小平這樣侮辱的言詞之下,反而讓我更加興奮了:「嗯……不要啦……人家才不是騷貨呢……啊……好哥哥……輕一點……你的好大喔……大雞巴頂到底了……不行了……好哥哥……你頂得人家……好……好舒服……妹妹……妹妹要高潮了……」

  「好妹妹大聲說出來吧,說給哥哥聽,雅惠是欠幹的騷貨。」小平再次的鼓勵我。

  「啊……雅惠……這樣好色情喔……雅惠是欠……欠幹……欠幹的騷貨……欠男人幹的騷貨……」這樣無恥的言語一脫口而出,彷彿解除了我心中的魔鬼,擺脫了最後一道道德的枷鎖。

  小平此時似乎也受不了刺激,從床上爬起來,反身從背後將我壓在床上,接著抱住我的腰,將我的屁股給抬高,我順從地翹起自己的屁股,往小平的下半身貼近。小平此時再也不客氣,挺起他堅硬的雞巴,從後面再度插進我的小穴裡。
  「啊……好哥哥……這樣子……這種姿勢……太……太色了……小平好變態喔……這樣插……啊……插得好深……」

  「雅惠像不像小母狗在被幹啊?」

  「啊……壞哥哥……壞狗狗幹淫蕩的壞母狗……啊……用力……幹得小母狗好爽……壞狗狗……幹死我吧……」

  「我要插死妳的賤屄!」小平粗暴的衝刺著。

  「啊……好哥哥……插我……插雅惠的小穴……雅惠好爽……爽死了……雅惠喜歡被哥哥插……插母狗的賤屄……母狗的賤屄好爽……啊……爽死了……不行了……雅惠高潮了……啊……好哥哥……喜歡淫蕩的小母狗嗎……小母狗是不是很騷……很淫蕩……啊……羞死人了啦……人家變得好淫蕩喔……都是哥哥的大雞巴害的啦……」

  此時我已經完全不顧羞恥了,只想滿足自己的慾望。而小平似乎對我的表現也非常滿意,因為我可以感覺到他的力道不斷加強,似乎也到了最後階段了。
  「啊……不行了……雅惠……不……騷狗狗要高潮了……雅惠是淫蕩的騷母狗……又……又高潮了……」

  「我也要來了,我要內射給母狗。」

  「好……親哥哥……內射給我……不要拔出去……母狗今天要被內射……都射給雅惠……啊……來了……雅惠被內射了……啊……好多喔……啊……啊……啊……」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