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行云录

字数:43872
编排:scofield1031
下载次数: 41






              第一章欺师之徒

  我足尖轻轻一点,身形潇洒地从柔软的树枝上弹起,如箭一般地向前疾飞。
  直到一路行出百来丈,才收住身形,回过头来,见山上那几间小小的茅屋已经再也难见,我的脸上顿时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我叫柳七情,原是一个孤儿,幸得师父收养,得以学成一身本领。不过,我感谢老天爷让我做了师父的徒弟,但却不是因为师父她收留了我——像我这种英俊非凡,能言善道的人即使在贫民窟里,也能长得心广体宽,而是因为我的师父乃是十年前的天下第一美人。

  即使是如今,美人儿师父也不过是二十七岁,虽然她没有婚嫁,但全身那股妩媚的风韵,却足已压下任何一个成熟的少妇,何况她本就是天下第一美人呢!
  我一直都在奇怪,像美人儿师父这样的大美人怎么会一直小姑独处呢?
  不过这更好,因为美人儿师父这颗美丽的仙桃,正应该是由我来采摘的。虽然至今为止我还只是一个童男,但从书上的描述来看,美人儿师父铁定也还是个处子,这一点已经由在我一次窥浴中得到了证明,因为我看到美人儿师父那颗鲜红娇艳的守宫砂。

  不错,我好色的天性在八年的从师生涯中早已表露无遗,也异常的早熟,可这归根结底是谁的错呢?如果不是美人儿师父美得如此诱人,成熟的风韵如此万千风情,难道我还会一直想做个淫贼吗?

  也真难为我是怎么度过这八年的!每天对着一个绝色美女固然是一件美事,但连续八年对着同一个人并且那人又恰巧是自己的师傅,其中的郁卒还不是一般的惨!当我开始知道男女之别后,我就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把美人儿师父骗到手。

  而从我十五岁起,我便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不时地去偷看美人儿师父换衣服,洗澡之类的,结果是不言而喻的——每次都被暴打一顿!

  但我也真奇怪,依我这种「逆师」的行为,早该被砍成十七八段丢出去喂狗了,怎么会到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呢?真是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于是,我做个坏人的决心愈来愈坚定了。不过美人儿师父行事愈来愈是小心,近年来我连她什么时候会换衣、洗澡也摸不清了。

  昨晚美人儿师父一脸戚戚的对我说:「七情,你现在已经二十了,也该出去闯荡一番。师父该教你的也全教了,剩下的全靠你自己去体悟了。」

  其实从美人儿师父这几日(淫色淫色4567Q.COM)的表情来看,放我下山也就这两天的事,我早已心有准备,况且,我心中的大计也要籍此才能展开。当即装出痛哭流涕的样子,一下子扑到了美人儿师父的怀中。

  依着美人儿师父的矜持与对我狼子野心的戒备,原本是不会让我如此轻易抱住她的。只是估计当时美人儿师父内心大概是十分舍不得我,是以不但任由我搂着,还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发。反倒让我起了一丝的愧疚之意,不过只是一点点而已,跟我要将美人儿师父变成自己的小娘子的决心相比,这丝愧疚立刻又被我抛到了一边。

  我的手在美人儿师父的腰上游移不定,丰满的肉感让我的本能一点点苏醒过来,正待我要有所行动的时候,美人儿师父却猛地推开了我,羞嗔道:「七情,你怎么又要使坏了!我不是一直跟你说过,好男儿要洁身自好,行侠义之事,做一个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的守礼君子!」

  我嘻嘻一笑,道:「师父,你也不要忘我了我十六岁时发下的誓言,今生今世,我是绝对不会做好人,大不了不做顶恶的坏人嘛!我柳七情绝无做烂好人之心,也没有为恶人间的闲情。人生百年,何其匆匆,当然要纵情享受,做好人和恶人都太累了,我只做我的淫贼便好!」

  关于我日(淫色淫色4567Q.COM)后的发展前途问题,美人儿师父跟我不知道吵过多少回了。记得当初美人儿师父第一次以后要当什么人,而我回答她道:「我要做个淫贼!」时,美人儿师父吃惊地连眼珠子也快要掉下来了。任她聪明绝顶,也绝对想不到当时才十六岁、跟她已经四载的我会如此回答。那时美人儿师父便苦头婆心的劝我什么「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要行侠仗义,绝不可任性胡为!」

  可我又哪会理她,若真是听了她之言,那叫我以后如何将美人儿师父收作私房呢!

  自从那次以后,美人儿师父便会屡屡劝导我做个好人。奈何我心中对娶美人儿师父一事早已是铁了心,任她怎么说,我总是不听。不过美人儿师父对我好像也有一种别样感情,没有因为教出一个想要做淫贼的徒弟而将我一掌毙命,以清师门。

  美人儿师父怔怔地看了我一阵,便道:「七情,我也管不了你了,你就好自为之吧,唉!」想了下,又道,「你还是早些歇息吧,明天你就要上路了。」说完,她轻轻叹了口气,也不知是哀怨舍不得我,还是庆幸我不会再去骚扰她了。
  其实美人儿师父即使叹起气来也特别的好看,我看得心痒不止,暗道:「美人儿师父,不管怎么样,我都会让你乖乖做我的小女人的。你已经快三十的人了,要不让来宠幸你一番,恐怕你要丫角终老了!」

  赵茹婷,你是我今生必娶之人,神阻杀神,佛挡杀佛,纵使海枯石烂,死后落入十八层地狱,今生你也休想逃出我手心。

***********************************
  我在山脚下等了好久,直到天色渐黑,才重又悄悄地掩上山顶,回到已居住了八年的三间草屋。我知道,美人儿师父现在定是在林中练武,这是她一直以来的习惯,雷打不变。我悄悄地进了美人儿师父的香闺,又将门掩上。

  虽然我和美人儿师父居住在深山之中,但她仍是一个女人,改不了女子惯有的习性,一间屋子布置的甚是优雅,鼻中隐隐传来淡淡的香气,很是好闻。
  我走到美人儿师父的香榻旁,一矮身,钻到了床底,平平躺下,静静地等待美人儿师父的回来。

  大概过了一柱香的时间,终听到外面传来轻脆的脚步声,又过了一阵,只听房门「吱呀」一声开了,我顿时心神一凛,将呼吸全部收住,由外呼吸改为内呼吸,全仗着身体万千毛孔吸取外界的空气。

  这种功夫在瑜珈功里甚为平常,但在中原却不常见,我也是在一本古书上学来的,当初美人儿师父曾问我为什么要学这门功夫,我只是笑笑不语,难道要明明白白告诉她,我学这个是为了以后好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制住你,让你成为我的小女人吗?

  一阵细碎的解衣声突然传来,我心中不禁一动:美人儿师父在换衣服?心中开始痒痒起来,但心知是探出头来,被美人儿师父看到的话,那就前功尽弃了。
  当下强忍住内中的骚动,一动不动,只是等着美人儿师父宽衣睡觉。

  据我平时的观察所知,美人儿师父在练完功后,会喝上一壶香茗,然后就上床歇息。果然,紧接着传来一阵倒茶声,我心中想道:「美人儿师父啊,你看我如此了解你,你不嫁我,又能嫁给谁呢?」

  正思忖间,突听美人儿师父叫道:「七情——」一时之间,我手足冰冷,难得我就这样被发现了……可怜我出师未捷身先死,当真是常使淫贼泪满襟。可是,我明明已经断绝了全身的气息,美人儿师父又是怎么发现我的呢?

  我正要收功钻出来的时候,又听美人儿师父道:「七情,师父很想你啊,你又会不会想师父呢?你说你要当淫贼,那定是不会再想师父了,唉,七情……」
  我顿时出了一阵冷汗,原来美人儿师父并没有发现我啊,只是在自言自语,心中松了一口气,却不由得暗暗高兴起来,原来美人儿师父也是这么挂着我的,真是不枉我爱你一场。

  过了一阵,美人儿师父终将茶喝完,行到榻旁,睡了上去,吹熄了桌旁的一盏油灯,房中顿时一片黑暗。

  我默默地等待,也不知过了多久,耳中渐渐传来美人儿师父沉稳的呼吸声。
  我心知时机已到,慢慢挪动身体,悄无声息地爬了出来。

  房中虽黑,但我的眼力,还不是看得一清二楚。我两指并骈,直点美人儿师父脖下肩上缺盆穴。

  美人儿师父的警觉性也真是高,虽说是在熟睡之中,但在我两指及穴的时候,还是醒转过来,只不过人从睡眠中醒来,反应总会比平时迟钝一些,再说,以我的手脚上的功夫,已不在美人儿师父之下,相差的,只不过内力修为一项而已。
  只听她轻呀一声,已被我点中穴道,顿时动弹不得。我想了想,又顺手拂住了她的哑穴。

  我的心中激荡不已,坐在床边,右手轻轻抚上了美人儿师父的头发,眼见朝思暮想的可人儿终于可以一亲芳泽了,全身每一根毛孔顿时都兴奋起来。

  美人儿师父两眼圆睁地看着我,我想以她的功力,应该是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我的脸庞吧。她的眼中突然流露出一种极为奇怪的神情,仿佛又是痛心又是可惜又是伤心,看得连我也是心痛不止。

  我将自己的脸庞靠在美人儿师父的俏脸上,道:「师父,你的徒弟立志做个淫贼,可是他的第一次,必须要献给他最爱的师父!」

  我转过脸上,在美人儿师父满脸的错愕之事,重重地吻上了美人儿师父的樱唇,这我期盼了八年的樱唇,终于,可以在上面打下我的烙印,今生今世,也将只留下我一个人的印记。

  湿润的双唇传来动人心魄的震颤,我的舌头开始向美人儿师父的小嘴里探去,只是美人儿师父紧紧咬住了牙关,硬是不让我前进一寸。我暗暗一笑,右掌已抚上了美人儿师父高耸的胸脯,轻轻的揉捏起来。美人儿师父顿时一时惊呼,丁香玉舌顿时失守,被我吸到了自己的口中,重重的吮吸起来。

  猛然之间,只觉脸上一阵冰凉,我不禁抬起头来,只见美人儿师父双目紧闭,但眼泪却是不停地滚落下来。

  带雨梨花,我见尤怜。

  我重又凑了上去,用嘴将美人儿师父的泪水全部舔到了自己口中,在她耳边轻轻说道:「师父,自从看见你的第一眼起,我便已经决定,今生今世,必娶你为妻!可你却是我的师父,我若是不使出这招来,你一辈子都是我的师父;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做淫贼吗?因为只有做个万人不耻的淫贼,才可以不管世间俗礼,娶你为妻啊!」

  美人儿师父的娇躯轻轻颤动了下,也不知是被我的话吓到,还是感激我的一片深情。

  我伸手慢慢解开美人儿师父仅剩下的一件贴身小衣,嘴里说道:「师父,你恨我也好,怪我也好,反正我是铁了心了,我是定要让你成为我的女人,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出这番话来,或是在告诉美人儿师父我的一片深情,或是我自己怕看到她的眼泪,在宽慰自己吧。

  将最后一个扣子解开,美人儿师父美丽姣好的胴体便出现在我的眼前,那凹凸有致的身体让我的呼吸也一下子急促起来,小小的房间内满是我沉重的呼吸声和急速的心跳。

  双手爬上她傲然挺立的双峰,姿意的玩弄起来,看着那雪白晶莹的乳房在我的双掌下不断变形,心中欲望也一下子上升到了顶点。我低下下头来,张嘴咬在她的鲜红的突起上,轻轻地用牙齿磨碰起来。

  「唔——」美人儿师父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仿佛是痛苦又像是满足,却让我的欲火更加旺烈。左手仍是揉捏着她的乳房,右手却往下伸去,探手进了她的亵裤之中。

  美人儿师父身体的震颤越来越是厉害,我不敢看她的脸庞,我怕见到她的泪水,悲伤的面孔会压制住我体内的侵略的欲望。

  右手伸进却了一片萋萋芳草之中,食指轻扣,已然探进了这二十七岁来未曾遇到客人的处女地,轻轻地一进一出。

  美人儿师父的身体因穴道被制没法动弹,但我仍能感到她一块肌肉都被快感刺激着,我不禁想道:「美人儿师父一个人孤零零地过了这么久,确实应该让她知道什么叫男人了。」

  正给自己宽慰间,只觉身体一麻,顿时浑身绵软无力,我大惊之下突然看到美人儿师父猛地将我推开,迅速地将亵衣穿上。

  她转地头来,冷冷地看着,眼中说不出的痛恨惋惜,右手慢慢地按到我的命门之上。

  我知道,只要她轻吐内力,我的小命就算是玩完了。我不禁在心中苦笑一下,自己也太瞧不起美人儿师父了,怎么会只点中她一个大穴呢,像她这样的大高手,至少要制作三个以上才行,否则的话,凭她的内力,自可在极短的时间内自解穴道。只可惜自己色令适智昏,竟连这点也想不到……真是该死!

[ 本帖最后由 scofield1031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awwt 金币 +5 多发新文 多发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