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高中畢業後我考到了台中現某大學,而女友因為比我要低一個年級畢業,所以沒有辦法跟我一起到台中租房子,

於是我只好一個人先找到了學校報到後,然後到附近找房子,於是我在網路上找了租屋資訊,

找了很多家終於在霧峰的一個社區裡找到一個比較合適的地方,雖然是農村鄉間,可是條件很不錯,3樓公寓的房子,

整層樓只有一個女孩單獨住,因為前面與她一起住的女生搬走了,而她想說一個人住不安全又顯得比較貴,

畢竟一個月要8000元租金。於是我接了上來台中的女友,便和女友約好一起去看房子,與她聯絡好後,

打算晚上8點去看房間,不過我心裡可不這麼想的,男人嘛,大家都明白,誰不想有點豔福啊!

  我們騎機車去了那個社區,進去社區後,我們打電話聯繫裡那個女孩,結果她就是剛剛從我們面前經過的那個,

剛才還與女友同一輛車呢!太巧了吧,我心裡暗自高興,她看起來比較高,身材看上去不錯,只是剛好天冷,

又有點暗,看不清楚,於是我們碰頭了,她帶我們去了她住的地方,進門一個客廳,客廳連著陽臺,挺大的,

廚房與廁所在一個方向,兩間臥室是隔壁,門挨著門。我參觀了我們要住的地方,剛好放一個大床與一個電腦桌,

窗戶朝北,比較小,我倒是比較喜歡隱蔽的房子,當然一切的想像佈置,都是以怎麼樣做愛更有味道為前提喲!

  我繼續參觀了廚房,廚房比較現代化,可是看這個女人也不怎麼勤勞,並沒有說整理的乾乾淨淨,廁所也有點亂,

內衣內褲就在盆裡放著,我看她穿的都是比較性感的內褲啊!顏色都比較挑逗人的,黑色的T字褲,粉色的,紅色的。

胸罩也看來是D罩杯的啊!我有跑到陽臺看了看,看晾涼衣服的地方,陽臺挺寬,又朝南,比較舒服,

我很高興的看著,她也寸步不離的給我一一介紹。

  我看她的眼神也非常希望我留下來。在房間裡,我看清楚了她,身材臉蛋卻是不錯,是那種一讓男人看了就想入非非的女人,

我們相互寒暄了幾句,知道她20歲,當然沒有問她又沒有男朋友,我也看了她的房間,一張比較簡單的席夢思放在地上,靠窗,

另一面是電視與書桌,床頂調著一個大的粉色蕾絲蚊帳,看來這女人倒是蠻有情趣的,談吐中也看出來她很開朗,她看我們參觀了她的房間,

於是對我們說,我一個人住這大房間反正也有點大,你們想住大的我們就交換,房租我們都對半分,因為我這整個一年都要一個人住,

於是我問他,以後的房租、水電費怎麼算,她倒是很大方的,說我們都對半分吧,我說以後還是按人頭,總不能讓你吃虧啊!

  她說沒關係的,反正住一起了都是好朋友了,看來她是誠心的想我們住下啊!一半因為符合我了我的罪惡心裡,

一方面又符合了我們居住的要求。於是我跟女友討論後決定是住這裡吧,後天就搬,到時候再打電話給她。

下樓後我們又看了另外一個男生的房間,他是與她女友一起住,他沒什麼固定的工作,我想想不放心,看他色咪咪的樣子,

我也不放心吧我老婆放在這屋子裡啊!於是我們就這樣定好了房子,回去的路上,女友問我,喂!那女的怎麼樣,

我不再這裡,你可別與她上床啊,我說老婆,你想哪裡去了,我雖然花了一點,但是膽子超小也不敢付諸行動的啊!

何況那女人我覺得沒有妳漂亮啊!

  就這樣,我們三天後搬到了那裡,我們還是住小房間,靠廚房與廁所的方向。

  我們當即收拾了客廳與廚房廁所,把不要的傢俱擺設放在客廳,一些她需要的也給了她。這樣以來我們的房子裡顯得溫暖了許多啊。

我們都很高興,當晚就去超市買些材料和菜,我親自下廚露了一手,乾扁豆角、紅燒排骨,還喝了一瓶紅酒以示慶祝。我們一邊吃,

一邊聊天,一直到晚上12點,我們才各自準備睡覺。

  第一次在這個充滿滿女人味的浴室洗澡,我與老婆都比較興奮,當然是鴛鴦浴啊!我們在裡面折騰了好久,

當然是相互的愛撫,親吻,老婆用口交的方式給我洗我的LP。想著外面客廳裡還有一位寂寞難耐的女人,

我的心裡非常的刺激,總想要給她點精神上的刺激,給她下點魚餌啊。我本想就在浴室裡幹一次我的老婆,

可老婆說算了還是到房間裡吧,說外面有人,第一次就這樣不太好,我就答應了。

    

     我們洗完後老婆穿了透明的內衣,我也大膽的穿著我的三角褲走出浴室,我就是故意讓她看見我,見我們出來,

她微笑的說:「你們洗好了啊,我都差點睡著了,你們晚上睡覺可要小心著涼喲。」老婆直接走進房間裡,

我在客廳裡逗留了一下,說:「你也去洗吧,早點休息,太晚了,而她也看著我這樣的身體,特別是下面鼓著的一大包,

還有包不住的陰毛,絕對勾引到了她,看得出她臉上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就沒繼續說下去,回到了房間裡,關上門,

她要進出廁所都必須經過我的房門的。

  當晚我與老婆非常興奮,感覺到好溫暖,性趣昂然啊。我們69式,老漢推車、口交、指交差不多20多分鐘,

老婆已經面色紅潤,陰道也非常濕潤,迫切的把我按倒在床上,一屁股就坐在我的小弟弟上方,手一扶我的雞巴,

一下就滑進了那滾燙又潤滑的陰道裡,老婆一上一下、一前一後的扭動著小蠻腰,弄得我雞巴一股勁的硬啊,

我也使勁的往上頂,身體的撞擊發出很響的啪啪聲,越是興奮的時候我就開始想到外面浴室裡還有一位女人在撫弄那誘人的軀體,

我就越來勁,使勁的幹著我的老婆,一會一直響著的水流聲停了,然後是拖鞋聲,我有點擔心我們的聲音是不是應該小點才好,

而老婆不想讓我停,下來就趴在床上,翹著豐滿圓潤的屁股,我也順勢把上翹的雞巴往下一按,對準那淫水四溢的洞口一整猛插,

這下的聲音除了撞擊屁股還有彈簧床嘎吱嘎吱的聲音,我想要是聾子,在門外也能聽見,而老婆毫無忌憚的啊嗯聲,也應該勾引起了她的欲望吧。

  而她卻一直在客廳裡看著電視,直到我射出我滾燙的精液,停止了我們的樂曲。

  她才關燈進入房間。這樣的事情大家肯定是心領神會的,除非她不是人。

  第二天早上我們很晚才醒來,快到中午,我們醒來後,老婆看見我筆挺的雞巴,又用嘴巴把它含住,給我充分的潤滑,

我看老婆那麼地饑渴,興奮的把她抱到床角,搬開雙腿,雞巴插了進去,老婆又是哼哈哼哈的急促的呼吸。

而這時我聽見了廚房裡鍋碗的響聲,原來她在做飯了,等我們幹完,我們就到廁所裡洗臉刷牙。她很高興的給我們打招呼,

叫我們吃飯,我們也很感激她為我們做好了早飯(其實已經下午了),她說不用客氣,大家住在一起就像是一家人,

不要分的那麼清楚。我們也回應說是。下午我們一起去超市,採購了一些生活用品與裝飾品,

她很快與我老婆走在了一起,好像他們是一對,而我是打雜的了,他媽的!

  這是最後一個晚上老婆與我在一起,明天早上她將回到學校完成最後一年的學業。回到家我們又是做飯,

然後吃完,玩起撲克牌,玩的很高興,睡覺時,自然是與老婆繼續做作業,老婆很瘋狂,她要我提前多交些作業給她,

因為我們都知道要隔很久才能享受到性的滋潤了,老婆對我說,我不許背叛她,我說我當然不會,我需要的時候就打手槍,

並且如實彙報,我也要求老婆不得受人誘惑,自慰也得我批準。

  第二天老婆一早起床,收拾完了東西,我親自送到了火車上,目送老婆離開,那滋味真當難受啊,我想大家也有過痛感吧?

不過送走了過後,回到家裡,就雙眼發睏了,而她還在家裡洗衣服,看我頹廢的樣子,就問:「怎麼了,老婆離開了捨不得了啊。

哈哈,看來有人要打光棍一段時間了,唉,你怎麼了,是不是這兩天晚上透支過多啊。」我一聽她這樣說,看來她也不是不開竅的,

就順著她說地話說:「是啊,這兩天比十字軍長征還要累,現在走路都不穩了,該好好的修養修養了。唉,你有什麼補品沒有,

給我吃點啊。讓我恢復男人的雄風啊。」

  她一聽哈哈哈大笑起來:「有,就是不給你,你難道沒從你老婆那裡採集到什麼啊?還要補啊?」

我說:「唉,真不夠哥們,算了,只有睡覺了」她立刻說道,「別走啊,快來幫我晾一下衣服啊。去幫我拿一下衣架,在我的櫥櫃裡。」

  我說:「唉,男人真命苦,我老婆是不是對你授權了啊,你也命令我起來了。」

  我走到她房間裡,打開櫥櫃,拿出衣架,眼睛往底下一看,哇考!眼睛突然亮起來了,

一個跳彈與一根肉色的假電動陽具放在裡面,我立刻興奮了起來,看來這女人也是池中尤物啊!我想晚上有戲了。

出去幫她晾衣服,吊帶啊、內衣啊、內褲啊,她都毫不隱諱我的目光遞給了我,

瞧著女人還挺時髦的,穿的都是性感的玩意。我一定要加快速度搞定她。

  她問我「你有什麼衣服要洗的嗎?一起拿來吧」我一驚,不會這麼好事情吧,主動靠近我啊,我當然求之不得,

馬上說有的,不過有點髒啊。於是拿出兩條內褲,上面沾滿了精液,不過我的體味很香,這點是老婆一直稱讚的。

我想也應該能勾引到她吧!她說:「咿、真髒啊,下次得給報酬啊。」

我說要什麼報酬啊?她說:「等我想到了再向你要吧,先欠著。」於是我下午就睡覺了。

  突然我感覺到有人在捏我的乳頭,我醒了,一看她竟然站在我的面前,哈哈大笑的說,7點了,吃飯啊,豬頭。

我一看窗戶外面都黑了,不過她低垂的長髮在我的面前撫過,一股清香啊,還在我的肚皮上滑過,癢癢的,

原來這女人這麼愛主動啊!我就故意不起來,她就說不吃我吃完了,我說你敢,她說你還比我凶啊?

於是雙手就各捏我一個乳頭,我說痛死了,啊我怕你了,就馬上掙紮起來,這時,她已經坐在我的床上,

我一把抓住了她的雙臂,臉部與她那麼地近距離接觸,感覺到彼此地呼吸那麼地急促,她馬上安靜下來了,

像受驚了一樣看著我的雙眼,我也看著她,我馬上說:「怎麼了,捏痛了你啦?」

她也立刻恢復了笑容:「是啊,這麼不愛惜女孩子,真是的,不給你吃飯了。」

  說完就起來去廚房了,我看得出我們已經擦出了火花,我立即爬起來,穿了個內褲,就跑到廚房要飯吃,她說你不害羞啊,

大男人穿個內褲就出來,我說又不是外人,不怕,你還能把我怎麼樣啊?她說不給你吃,我說我餓了,求你了,給點吃的,行行好啊

她說想吃就得認錯,要聽話,我說那都可以啊,先吃了,條件你開。於是她把飯給我,我們吃的時候,她也故意說菜不能隨便吃,

要吃得她同意,我說行。讓她過癮吧。吃完飯。她說,小帥哥,洗碗了。我說沒問題,於是,洗完碗。我們一起看電視,

都不好看,我們就開始上網,我到她房間上網,一打開網頁竟然收藏了幾個黃色論壇啊,我想這女人,夠悶騷的!

於是我毫不猶豫打開,她一會進來,說:「好啊,到我電腦上看黃色東西啊。」我說那裡啊,本來就有的啊,不過確實不錯,

她也說,這是我朋友給我介紹的,內容很豐富,不過沒經常看,馬上推薦給我看一些自拍偷拍的東西,

我一一打開看了。

  我們又討論了外國人與台灣人的不同,口交肛交的看法,毫無害羞的感覺,完全像是學術研討,哇考!我只穿了內褲啊,

一經刺激馬上顯露了,一會我尿急,起身上廁所,她哈哈大笑起來,不會吧,這麼衝動啊,褲子都漲暴了,我一聽她這樣說,

剛好她坐著比較矮,嘴巴剛好到我的雞巴的位置,我就故意把雞巴往她嘴巴那一碰,她大叫起來,一把拉住我,不讓我撒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