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最後由 a5702133 於 2009-9-22 18:02 編輯

自从殷野王为张无忌揄揶灭绝师太後,灭绝一直怀恨在心,誓要将殷野王碎尸万段,以雪当日被人视为贪生怕死的耻辱。故此灭绝不等同与其馀五教会合,便亲自率领峨嵋门下,日夜追赶天鹰教众人。

  适值光明顶上遭逢巨变,明教众头目也被圆真一一陷害,即使白眉鹰王赶来亦惨遭暗算。一时间光明顶上群龙无首,灭绝师太遂恃着倚天剑的锋利,过关斩将,势如破竹的把五行旗、天鹰教等人杀个落花流水,无人能撄其勇。

  圆真听见殿外灭绝众人即将攻入殿中,连忙穿回僧袍,点倒明教诸人。然後把杨不悔、蛛儿两人,抱往杨逍等人处,并摆出各样淫乱的姿势。然後提着殷天正,步出殿外。

  只见灭绝等人已攻破五行旗众所守的各处险要,杀上光明顶上,正与天鹰教众互相撕杀。圆真即时提着殷天正,跃上殿顶,高声向天鹰教众叫道∶「魔教妖孽,白眉鹰王已被我所擒,你们通通与我停手。」

  天鹰教众看见殷天正落在圆真手中,纷纷投下兵器投降,可是灭绝对天鹰教徒深感嫌恶,仍是毫不留手,一剑一个,转瞬间已将山上所有天鹰教徒戮杀。

  灭绝收回倚天剑後,圆真亦从殿顶跃下相迎。

  「阿弥陀佛,老衲恭迎峨嵋掌门。」

  「大师,未敢请教法号。」

  「老衲法号圆真,为师是少林空见神僧。」

  「原来是四大神僧的门徒,怪不得能把殷天正这老贼擒下。是呢,不知大师如何登上光明顶,魔教其他馀孽现时又在哪里呢?」

  「说来话长,师太不如移入殿内详谈。」

  灭绝正想召集门人一齐入殿,圆真即时加以阻拦∶「师太,殿内魔教妖孽虽已给老衲一一收拾,但魔教众人荒淫无道,峨嵋门下女弟子众多,入内恐怕甚为不便。」

  灭绝心中转念,亦恐防尚有魔教馀孽在四周盘旋,便吩付门下女弟子留守殿外,以防有变;只带领其馀男弟子入内察看。

  一步入大殿,看到殿中这幕淫欲横流的情景,灭绝口中即不断地念诵∶「罪过、罪过。」并吩咐众男弟子转身背向门前,自己则与圆真前行细察。

  「大师,为何魔教妖孽会如此荒诞胡为。」

  「杨逍等人悉闻六大教联手进攻,心知并无侥幸,把手一横,尽情纵欲,以求死前享乐。遂相约教中诸人,齐聚光明顶,把一直以来从山下虏掠回来女子,加以淫辱,举办荒淫集会。内室房间全是给他们奸淫至死的女子,惨况令人不忍目睹。」

  「魔教妖孽伤天害理,恶行令人发指。那麽这两名女子又是谁?」

  「这里一个是杨逍的女儿,另一个是殷天正的孙女。当所有虏掠回来的女子也被蹂躏至死後,魔教妖孽竟连自己的子女也不放过,一样加以淫辱。老衲奉少林方丈之命,先行潜上光明顶打探虚实,便乘着杨逍等人纵欲狂欢,便先行将他们打倒,免除两位女施主继续受辱。」

  灭绝上前细看,发觉杨不悔与昔日弟子纪晓芙样貌相似,果然就是纪晓芙的女儿。不禁破口大骂;「杨逍这个淫贼,当日用奸使诈,迷惑纪晓芙,坏我弟子名节。想不到现在连自己的女儿也不放过,简直禽兽不如。当日早叫纪晓芙不要误信邪魔外道,不单断送自己的贞操,现在连女儿的贞节也被白白糟塌。」越说越激动,便提起倚天剑往杨逍身上刺去。

  可怜杨逍,一代豪杰,便这样不明不白,赤裸裸死在女儿身边。

  「那麽大师你又如何擒下殷天正这个老贼?」

  「当我打倒杨逍後,正想相救两人出外,殷天正等人已率领天鹰教到达光明顶,老衲年纪老迈,功力低微,本来难以抵挡。幸好师太你及时赶到,与天鹰教众撕杀,老贼一时分心,才被老衲所擒。其实,即使殷天正不为老衲所擒,再过一时三刻,师太你杀入殿内,亦自会将这老贼杀灭。」

  灭绝向来高傲惯了的,现在听到少林神僧的门人称赞,不禁心中暗喜,口中却仍道∶「大师你过奖了,今次能够攻入光明顶上,大师你居功至伟,不用谦谢了。」

  谢过圆真後,灭绝便想出外吩咐女弟子入内好好照料杨不悔、蛛儿二人。那料刚转过身来,突觉背後有两道急劲指风,朝自己的颈项、腰间攻去。灭绝不加思索,即时横移闪避。可是先机尽失,虽能避过颈项一指,但腰间气门,却仍被玄阴指戳中,一道阴寒之气即时阻碍真气运行,跌倒地上,连呼叫也不能。

  众男弟子发觉师父话音突止,再听见重物隆然堕地的声响,便转身来探过究竟。可惜还未弄清什麽回事,各人已纷纷遭到玄真毒手,便数倒地不起。

  灭绝强撑起来,充满疑问道∶「这些阴邪指劲,绝对不是少林武功,你到底是什麽人?」

  圆真答道∶「师太,果然好眼力,老衲未出家前,人们都称呼老夫做『混元霹雳手』,後来投入空见门下,才有『圆真』的法号。」

  「原来你就是成昆,你与魔教的恩怨贫尼亦略有所闻。但既然现在你已投身少林,又将魔教歼灭,为何还要暗算贫尼?」

  「师太,有否听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话?老夫本来一心只想歼灭魔教,了却心头之恨,便飘然引退。只是刚巧看见师太独自一派前来,不禁想起武林中流传的两句话『倚天不出,谁与争锋』。」说着,「铮」的一声,一手拔出灭绝跌在地上的倚天剑。

  圆真只见眼前青光闪闪,隐隐觉得一股寒气侵人,随手一挥,一张上等花梨木椅子从中分为两段,端的是口好剑。

  「这柄倚天剑无疑能切玉割金,吹毛断发。但也只不过是锋利一点的神兵罢了,如何能够做到天下无敌,谁与争锋?」回剑抵向灭绝咽喉,迫令灭绝道出其中秘密。

  灭绝看也不看,高傲地道∶「枉你身为空见神僧的门人,只知见猎起心,偷袭暗算,丢尽少林的声威。现在还想迫贫尼说出倚天剑的秘密,追求天下无敌,谁与争锋?简直痴心妄想!」

  圆真一听,知道灭绝原来真的懂得倚天剑的秘密,只是口硬不说。心知灭绝为人刚烈,若只是以生死相迫,必定不能迫出真相。便即时脱去僧袍,把那粗黑的刑具显露在灭绝眼前。

  灭绝早抱必死决心,无论圆真如何相迫,亦不会让圆真奸计得逞,大不了把秘密带下黄泉。哪料圆真突然脱去僧袍,露出粗黑的阴茎。灭绝看见阴茎上还残留的血丝白液,霎时明白整个大殿的情景皆是圆真布置,亦预见圆真对自己的羞辱,不禁破口大骂∶「成昆狗贼,想不到你身为出家人,不守清规,坏人名节;还厚坏无耻把罪状推向魔教身上,贫尼死也不会把倚天剑的秘密告诉你的。」完毕,便张口往舌头咬去。

  「喀」的一声响,灭绝的舌头并没断去,反而下颚被圆真一手握裂,不能合拢。试图运用真气,自断经脉,但气门又被幻阴指气所伤,不能运行,只得用怨毒的目光注视着圆真。

  圆真「哈哈」大笑道∶「老尼姑,以为一死便没事?不要妄想了。落在老衲手中,老衲自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着,圆真便提着倚天剑,向灭绝身上划去。倚天剑果然是一柄吹发断毛的神兵,只是轻轻划过灭绝身上衣裳,片片布絮就随风飘下。圆真东划一剑,西划一剑。转眼间便把灭绝的衣裳割个寸寸断裂。

  「老尼姑,若还不说出倚天剑的秘密,那老衲便带你出到门人面前,先奸後杀,然後再把你尸首吊在峨嵋山前,让你成为峨嵋立派以来首个死後也『扬名天下』的掌门。其实,你这样大的年纪,老衲也没有兴趣强奸你。只要你识趣说出秘密,放了你们峨嵋一派又有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