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9908
前文:




              第五节启蒙之夜

  我家有两间淋浴浴室,两层各一间,皆是以半透明的微磨砂玻璃作墙,一楼的那间在大厅旁边,二楼的这间则在母亲大人的卧室中。

  洗完澡,我和母亲大人在床上相对而坐。

  本来我打算就这么光着身子的,毕竟一会儿不是要……做什么么,可母亲大人怕我刚洗完着凉,又说穿上内衣更能增加情趣,便为我选了两件。

  倒不是成套的内衣裤,而是一件睡衣一件内裤。

  拿到手上的时候倒没有仔细观察,穿上了我才发现,这是件底色淡黑的透明睡衣,超低胸的V字领口下方和下摆都镂空了精致的花纹。睡衣的面料很是上乘,微微擦过我娇嫩的肌肤,给予我很舒服的感觉。

  我美丽丰满的巨乳将薄薄的睡衣撑得高高的,淡红色的乳头将睡衣顶出一个分外诱人的突起,乳晕也清晰可见。

  内裤是一条性感红色开裆T裤,T裤采用蕾丝设计,很是舒适。穿上后我对照着镜子看了看,刚刚盖到大腿根部的淡黑透明睡衣里,从腰间到小穴的T型红色特别明显。而遮住我小穴的是两条蕾丝带,若有需要只需轻轻一拨,就能将两条蕾丝带分到我小穴两侧,露出粉红诱人的花瓣肉穴。

  我该说不愧是母亲大人吗……

  薄薄的睡衣根本挡不住母亲大人灼灼的目光,也不知是我心理上太敏感了,还是母亲大人的目光太过赤裸,只觉但凡被母亲大人扫过的地方,肌肤都轻轻颤动着生出奇异的麻痒感。

  「母亲大人,现在是要告诉我,前18年到今天我身体突然变化的原因吗?」
  见母亲大人一副可以永远欣赏下去的模样,我不得不先开口。

  母亲大人撇撇嘴:「小姬雅真不懂情趣……」看我仿佛猫咪一样炸毛,母亲大人笑着说,「好啦好啦,如果我没料错的话,小姬雅应该是那个体质。」「那个体质?」「嗯,在我们家历史当中出现过一次,几乎可以称之为传说的体质,逆转圣体。」母亲大人继续说道:「这种体质十分奇特,在人生的前18年表征而男性,然而存在性却是女性,也就是说,别人会潜意识地将你当做女性。18年的男性表征,使你站在男性的角度,将在你看来女人最吸引最诱惑最性感,甚至…

  …最淫荡的部分,深深铭记在每一个细胞里。最终在18岁生日(淫色淫色4567Q.COM)这一天,男性性征消亡,女性性征生出,并使身体朝着铭记的方向发育转换,塑造出你零碎记忆拼凑出来的最完美的女体,从此丑小鸭化作优雅的白天鹅。人生逆转如斯,所以被称为逆转圣体。「人生逆转,真不可思议,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种体质,而且这种体质还发生在我身上。

  其他的不用管太多,我抓住母亲大人描述中的关键:「这么说,我现在可用说是拥有一副完美女体了?」母亲大人摇摇头,露出意味深长的神情:「准确地说,应该是小姬雅记忆里最完美的女体,不过依然拥有很大的发展潜力。说起来小姬雅如今的身材跟妈妈这么相似,妈妈好像知道了些什么呢。」「没少幻想跟妈妈亲热吧,小姬雅?」我不由得略显尴尬,的确母亲大人作为家里身型曾经最为妖娆的女人,我没想幻想过她,在我心目中,母亲大人就是完美的标准。
  不行,这时候必须转移话题,关于逆转圣体也无需深入了解,我想到时常说到的信点,提出来希望得到解释。

  「信点啊,那是由女神大人直接监控的流通单位,每一笔信点的转移都会经过女神大人,它很难得,也很珍贵……」母亲大人说着狡黠地一笑,「摸摸妈妈的皮肤看看,随便哪里都可以哦。」说罢母亲大人还挺了挺身体,胸前一对圆润高耸的丰乳顿时颤动几下,好似在欢快地说着「快来摸我吧快来摸我吧」。
  莹白柔嫩的乳房肌肤立时吸引住我的视线,我依言抬手轻轻贴上,母亲大人双乳顿时轻颤一下,好像十分敏感的样子。

  那是滑如绸缎的至高触感,柔软又带有淡淡的香气……

  咦?

  我怎么离得这么近了?

  一抹清晰的雪白充满整个视野,我省过来,急忙直起身子,发现母亲大人双颊泛红,双目中浓浓的情意快要如水般弥漫出来。

  「小姬雅真坏呢。」母亲大人轻笑一声,但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小姬雅觉得妈妈的皮肤如何?」「母亲大人的皮肤超好!简直和刚成年的少女差不多了!」这是以我自身为对比,母亲大人肌肤的柔嫩水润根本不随年华一起逝去,真是不可思议。

  「太夸张啦,小姬雅嘴真甜……」母亲大人掩嘴笑道,「妈妈双乳可是身上肌肤最好的地方,却也只能和小姬雅手掌比比,小姬雅才是真的人间极品,没有哪个人会不喜欢。」真的有那么好吗,母亲大人的过誉令我十分不好意思。
  「妈妈的皮肤能堪堪维持在巅峰,并不是靠那些普及的护理用品,这一切都是信点的作用。」信点的作用?

  「信点是我们女人沟通女神大人用来献祭的虚拟单位,献祭的单位越多,能够办到的事就越多,通常我们女人都是用来将身体维持在巅峰状态的,甚至到死为止都保有青春也并非不可能。」这……真是难以置信,直到死为止都不会显老吗?

  我心中某块淡淡阴影如被一束强光驱散,因为我很怕老,很怕肌肤失去光泽,很怕自己满脸皱纹的样子,只是由于现在还年轻,才死死压在心底而已。曾经沧海难为水,或许真到了容颜快要不再的时候,我会选择自杀,将我的美丽娇艳维持到最后一刻——却不想竟有方法能使青春永驻。

  「除此之外,信点还有一大功能,就是让我们的身体潜力全部发挥出来,小雅你看妈妈的身材,就是信点献祭和身体潜质共同作用的结果。」母亲大人起身站在床上,优雅地转了个圈,尽情地展示波浪起伏的傲人曲线。

  「总之,小姬雅你只需要知道,信点对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东西,就足够了,具体的作用,可以等你明天去侍女学院报道,再慢慢研究。」母亲大人面对着我俯下身来,丰美的巨乳垂吊出美丽的形状,那张成熟艳丽的面庞越来越近,她的呼吸,她嘴里吐出的气息好似都带着魅惑的香味。

  「今晚,我们只做该做的事。」该,该,该……该做的事?!

  母亲大人殷红诱人的小嘴袭来,我下意识紧张地闭上眼睛,由得母亲大人在我脸上四处亲吻。仿佛还在视野残留的嫣红香唇,感觉起来很是温暖柔软。母亲大人双唇首先印下,湿嫩的舌尖在我脸上肌肤滑动几下,紧接着口中传来一股吸力,将我温润富有弹性的皮肤微微吸起来,发出「啵」的一声才唇脸分离。
  被母亲大人亲吻过的地方生出微微发麻的感觉,又带有丝丝凉意,那是母亲大人亲吻留下的津液。

  我脸上微热,睁开迷蒙的双眼,嘴里吐着热气呢喃:「母亲大人,唔……」
  母亲大人柔眸紧闭,柔软湿润的双唇吻在我的嘴上,堵住我的呢喃,让我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带着甜甜香味的热气从母亲大人琼鼻中呼出,她背起双手解开黑色蕾丝乳罩,雪白的巨乳立即弹出来,撞在我胸前的乳肉上。随后母亲大人柔软腻人的双臂搂住我的玉颈,放任身体朝我压过来。

  猝不及防之下,我被母亲大人压倒在床上,两对不分轩轾的美丽豪乳挤在一起,四条白皙丰腴的长腿也相互交缠起来。

  母亲大人用力地吸吮一下我的双唇,柔软湿滑的香舌伸进来钻入我的最终,在我的嘴里四处舔过。或许察觉到我的稚嫩,母亲大人滑腻的香舌寻到我缩起来的舌头,轻轻地在我舌尖周围抚弄。

  湿滑温暖的感觉涌入心头,舌头不由得随着母亲大人动起来。

  我身体颤抖中,忍不住与母亲大人的软嫩美舌激烈地交缠在一起,软腻湿滑的嫩肉触感从舌尖交错到舌根,叫我难以自矜地追寻更多更猛烈的快感。

  就这么纠缠了好一会儿,母亲大人猛地一吸,把我的鲜嫩小舌吸入她口中,仿佛要将我整条娇嫩舌头都给吸走一般地吸吮,我口中生出的津液也被母亲大人吸食,发出「哧溜哧溜」的声音。

  呼吸越发粗重的我看着母亲大人身后模糊的天花板,连一分聚焦的力气也没有,股股热力从口间蔓延开,使我娇艳无比的面容与天鹅般优雅的颈部热得发烫,仿若窒息般的晕眩快感一波接一波地冲击着我的心神和身躯。

  也不知过了多久,母亲大人才张开红唇放开我的舌头,半支起身体来。
  两人的唾液黏在一起,随着母亲大人半坐起来的动作拉长,然后又断开落到我不停起伏的巨乳上。

  我双眸半睁地喘息着,樱唇微张,一截鲜嫩香软的舌头被母亲大人吸得发麻,伸在口外暂时动弹不了,透明黏稠的津液从我两边嘴角流下,顺着泛红发热的脸颊落到洁白的被褥上。

  「小姬雅,真可爱。」母亲大人一边说着一边扶起我,脱下我的透明睡衣,让我背靠床头坐起来,其间不时轻吻我的脸颊与玉颈。

  「母亲大人……」我终于缓过气来,舌头也恢复了知觉,然后我看见母亲大人以狗爬的姿势退开少许,一对美满无比的巨乳垂下来,轻轻做出淫色的摇晃。
  母亲大人先是媚眼如丝地看了我一眼,缓缓低下头,伸出她刚才与我极尽缠绵的香舌,在被褥上灵活且淫媚地舔了几下。

  等等,那里是……

  「唔唔唔唔唔——」

  那里是一滩还没有完全浸下去的透明黏液,从那处到我现在这里的臀下,有一道明显湿润的痕迹,刚刚明明只是舌吻而已,我的小穴竟然已经流出了这么多的爱液?!

  我顿时羞得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说什么,而且更让我觉得羞耻的是,在有了这个发现之后,我的小穴突然越发燥热起来,小穴外以下的股间肌肤明显更增水液流过的麻痒感。

  母亲大人小腿不动,整个人慢慢地趴下来,透过质感的银色长发可以看见她白皙的背部,随着母亲大人趴下,柔嫩的臀肉显出浑圆挺翘的诱人形状,丰满性感的雪臀简直让人蠢蠢欲动。

  正当我脸色发红地看着母亲大人间或晃荡一下的臀肉时,母亲大人的双手微微分开我的大腿,细长绵延的热气呼在我水润娇艳的小穴上。

  我心底微微发紧,难道母亲大人要用嘴……

  「啊!」我短促地低叫一声,母亲大人猛然间拨开我的开裆T裤吻了上来,丁香软舌伸入我的小穴中,异物进入身体与小穴肉壁擦过,仿佛电击轻触的异样快感荡开来,我止不住地柳腰轻颤,泛着粉色光泽的白嫩大腿张开来。

  母亲大人双臂从我大腿下穿过,手掌按在我的上臀,双唇紧紧压在我的小穴上,柔软灵活的香舌在我小穴里搅拌。

  每当母亲大人香舌磨过某处的时候,极其浓烈的淫欲快感涌上心头,我不禁依照着本能的指示微微提起玉臀,迎合母亲大人香舌在我小穴里肆意的动作。
  「唔,唔……」我紧咬着樱色小唇,压抑着自身体里涌向喉间的性悦叫声,即使如此,那般低低的呻吟也在卧室里回荡,叫我羞愧难当,又隐隐间有着快乐无比的放纵感,以及渴望更多、期待更多的欲望感。

  仿佛察觉到我的欲望,母亲大人灵巧有力的丁香玉舌仅仅几个来回就找到了使我无比兴奋的那一处,她温柔地在那处来回抚弄几番,忽又变得粗暴起来,狠狠地压了上去使劲研磨。

  我不自觉地肥臀前挺,双腿搭在母亲大人光滑的背上,恍如电击般的快感浪涛般从私处翻涌而上,很像之前坐在弟弟身上时那种愉悦的舒畅,只是此时有母亲大人的湿滑小舌在我体内,满足感却是大相径庭。

  来了!

  我微微眯起双眼,暂时屏蔽视觉来使身体的触感更加敏锐细致,更深入地体会淫靡的浪涛翻至最高时的性悦享受。

  咦,等等!

  母亲大人根本没有停下研磨的动作,她忘我地在我潮湿的小穴里驰骋,不断从各个方向进攻我尤其敏感的那一点。

  一波浪潮刚至最高,下一波浪潮又翻涌而上,一波比一波更高,仿佛永远没有止境的淫悦感翻滚在我娇嫩身躯的每一个细胞里。

  「哦,不!等等!停下……不行了……不行……啊啊啊啊啊啊——!!」我完美无瑕的胴体猛地朝前一挺,F罩杯的美艳丰乳激烈地摇晃,红润娇媚的面部后仰朝上,全身失控地紧绷起来,如玉般小巧可爱可爱的脚趾更是紧紧曲起。数不尽的淫爱黏液带着难以言喻的至高性悦,从身体深处喷涌而出。

  长长的勾人吟叫,小穴里潮水喷涌而出的水声,母亲大人一股一股吞咽的声音,混杂在一起久久不绝。

  好一会儿,我才忽地全身一软,无力倚靠在床边,大口地喘息着。

  原来,那里就是我的G点,而那才是高潮吗?

  母亲大人直起身来,两行清澈的黏液从她唇边流下,滴落到下方的雪白巨乳上,使得本来就十分诱人的美乳显得更加艳丽,也更加淫靡。

  「小姬雅的潮喷好厉害呢,妈妈都接不下来,浪费了好多。而且甘甜清澈,有着小姬雅独特的味道,也不知道以后哪些男人能有这样的福气品尝。」母亲大人露出娇艳的笑容,红舌在唇上舔了几舔,一副惊讶又可惜的样子。

  我无力地嗔道:「母亲大人……」从私密地方流出去的羞人液体,被其他男人品尝,这会羞耻得让我直接晕过去的!

  「还有还有……」母亲大人雀跃而又促狭地说道,「妈妈的舌头在小姬雅小穴里的时候,就像是被无数小嘴吸扯一样,小姬雅的小穴一定就是传说中的极品名器哦!」「可以让男人雄根舒服到极巅,也可以让自己舒服到极巅的极品名器……」母亲大人双目闪着莫名的光亮,直白的解释说得我禁不住面红耳赤,羞耻难当。

  可以让男人舒服,更可以让自己舒服……就像刚才那样吗?

  唔——我在想什么呢!

  母亲大人侧坐到我身边,右手在我柔软巨大的丰挺乳房上揉按,渐渐地我恢复过来,无力的身体开始充满热意。

  「小姬雅的身体天赋比妈妈想象得要好很多,记得到了侍女学院拿到第一笔信点之后,要先给自己做个全身检查……」母亲大人一边轻吻着我右肩一边说道,「小姬雅入学后一定很快就能通过【羞耻的领悟】,然后开展侍女活动。记住一件事,侍女活动中,最重要的,就是投入其中,尽情的享受,就像今晚享受妈妈的教导一样——其实妈妈也在尽情享受小姬雅的迷人身体哦~ 」侍女活动是什么?
  还没来得及问出口,母亲大人就吻上了我。

  她手掌旋转着抚弄着我高潮后敏感无比的乳房肌肤,间或用尖锐的指甲轻轻刮弄几下我最为敏感的乳头乳晕,傲人巨乳被母亲大人弄得像是涂了层油样的香软滑腻,粉红色的娇嫩乳头更是高高翘起,并且随着母亲大人的抚弄而随乳波摇摆。

  只得片刻,在我的依依不舍中,母亲大人便离开我敏感且渴望的娇躯,在床上站了起来。

  我看到母亲大人的私处花瓣十分湿润,一道道细流自美丽的瓣肉缝中流出,可爱迷人的阴蒂挺立而起。

  母亲大人双手微微整理了下散乱的银发,随后双手呈捧状抬到胸前:「女神大人在上,今为姬雅·瑟克斯启蒙之夜,请予双头雄具一夜。」点点粉红色的光芒凭空出现,旋转着朝母亲大人掌心汇聚而去,待到光芒消失,双头雄具静静地躺在母亲大人手中。

  双头雄具顾名思义,即是正中有装着睾丸的阴囊,两端伸出大小长度都一般无二的雄根,看那个尺寸比弟弟现在的还要长一些大一些。

  我心里砰砰直跳,已经预见到母亲大人接下来要做什么,下体美艳的小穴涌出更多的淫香的蜜汁,蕾丝开裆T裤早已湿得透了。

  母亲大人将双头雄具的一端一点一点塞入她的蜜穴里,艳丽性感的面庞似泣似悦,媚眼如丝,腰间有时候还要轻轻颤抖一下,仿佛那根雄具给予了她莫大的刺激。

  直到巨大狰狞的雄根整根没入,母亲大人才放开手。她的蜜穴紧紧含住雄具,阴囊贴着花瓣阴唇,涓涓细流漫过阴囊从另一端的雄根龟头滴落到被褥上,乍一看来,倒像是母亲大人胯下长着这么一根大肉棒一样。

  那根肉棒看起来和弟弟的一样真实,又有些不同,肉棒上密布着狰狞的青筋,龟头像是颗巨大的蘑菇,如果我的小手握成拳,说不定也比这颗大蘑菇大不了多少。

  一时间我羞涩期待之余,不免担心,这么大的雄根,真的能插入我的小穴里吗,就算能插入,会不会像是要挤得撕裂了一样的痛苦。

  「别担心小姬雅……」母亲大人面泛红潮,细细喘息着解释道,「女神大人下放的双头雄根怎么可能会给我们带来痛苦,当它侦测到痛苦的情绪的时候,就会自动发生变化的。」我脸红红地点头应是,没料到母亲大人一眼就看穿我的想法。

  母亲大人半跪下来,又手把我双腿分开,摆弄成M字的形状,我淫濡娇嫩的小穴在开裆T裤蕾丝带的衬托下,完全暴露在母亲大人面前。

  好羞人的姿势……就像是我在央求着他人把大肉帮插入肉穴里一样。

  母亲大人调整着巨大龟头的位置,抵在我的花瓣美肉上,那股灼热万分的触感叫我浑身一个激灵,莫名的瘙痒与欲望在蜜穴中弥漫,淫湿的花瓣缓缓蠕动,自行地半开来吸吻住龟头,像是在催促肉棒往里边挺弄。

  母亲大人腰臀慢慢向前,粗如凶器的巨根侵入我的体内,一股凶猛炙热的感觉刺穿小穴,微微刺痛的感觉与被巨根侵入身体的羞耻快感混杂在一起,变成了至高的淫悦。

  肉棒顶到花穴深处,龟头看看碰触到我无比敏感的花心,子宫口的花心如同之前花瓣美肉那样吸吻住龟头,恨不得肉棒更加深入,甚至插入子宫才好。
  我花心处的感觉比先前的G点还要敏锐,加上花心本能般不住湿吻硕大灼热的凶物,仅仅几息时间,宛如电流般的感觉便从小穴深处而起,刺穿子宫脊椎,直冲头顶。

  我和母亲大人同时娇哼一声,不分先后地喷出性悦的春潮,爱液肆意横流而出。

  母亲大人的喷潮量也很多,我们两人的丰满肥臀被各自喷出的淫液浸得湿湿的,微亮的灯光下透明黏液的反光,烘托出无比淫靡情色的气氛。

  母亲大人微微喘息了一会儿,才掩嘴娇笑:「小姬雅的名器小穴太厉害了,明明是妈妈作为主动一方的,硬是被姬雅小穴的反推力弄得高潮了,刚才感觉像是小姬雅要把阴囊也顶我的阴道里一样,真是……」忽然间插入我蜜穴的大肉帮传来一阵抽离感,我小穴的肉壁本能地紧紧咬住,对于已经到嘴的美食半点也不愿松口。反倒是母亲大人那边,随着她臀部稍微后移,肉棒从肉穴里抽出一截,红艳娇嫩的花瓣美肉也抽得翻成美丽引诱的花朵状。

  母亲大人惊讶地看着深深没入我肉穴的雄根,旋即取笑我:「小姬雅真贪嘴,本来应该是妈妈来服侍小姬雅的,看来只能借助女神大人的助力了。」我面红耳赤地说道:「我也希望母亲大人和我一起快乐嘛。」小穴本能地死咬着肉棒,任凭我怎么努力都不松口,就像小妹妹似的任性,这样的话我怎么说得出口。
  「好好好,妈妈知道小姬雅最疼妈妈了。」母亲大人笑得胸前巨乳一颤一颤的,明显看出来真正的原因了,她在双头雄具的阴囊上抚摸一下:「换成了齐头并进的模式,两边的插入程度都会保持一样。」从常理来说几乎不可能实现的功能,在女神大人的处理下简直轻而易举。

  母亲大人开始慢慢地抽插起来,她的面上神情淫媚,胸前巨乳晃荡出诱人的波浪,伴随着肉棒在蜜穴内驰骋活动,母亲大人很快进入佳境。

  而我则更为不堪。

  按照母亲大人的解释,我的肉穴紧缩力很大,褶皱众多的肉壁死死地贴着肉棒,插入时需要十分用力才能顶开,而肉壁的嫩红淫肉紧紧咬住肉棒,抽出时也需用尽力气才能拔出。

  两边的肉棒在我和母亲大人淫穴里抽插的频率和深度一样,我这边却受到更大的贯穿力,再加上敏感细嫩的腔内淫肉层层叠叠地紧压在肉棒上,导致肉棒抽插时与肉壁的摩擦力更加强大,尤其是巨大龟头挺进抽出时,在我的蜜穴肉壁上刮过,令我销魂不已地发出甜美性感的娇吟。

  渐渐地,我双腿紧紧缠绕母亲大人腰间,小腰丰臀也跟着母亲大人的动作扭动起来,胸前F罩杯的白嫩巨乳前后摇晃,挺翘起来的粉红乳头在半空拉出一道道色色的轨迹,发热的身躯慢慢泌出散发着微弱体香的汗液。

  母亲大人越来越用力,双头雄具这一端的巨大龟头,一次次强硬地挤开我小穴里粉红色的嫩肉,撞击到我敏感又贪食的花心上。如同电击般的极度快感从子宫深处直冲头顶,令我忍不住一声长吟,腰臀猛烈地颤抖起来,丰肥的臀肉与诱人的巨乳颤出一圈圈淫艳的波浪,大量清澈透明的爱液强劲地喷出,微微挤开小穴与肉棒紧贴的缝隙,如溪水般潺潺流出。

  炙热的肉棒死死抵住我的花心,高潮进行中的花心本就是身体最为敏感的地方,此时我又是痉挛般地腰肢乱颤,使得花心贴着如火般高热的龟头磨来磨去,带给我一波高过一波的极端性快感。

  性悦使我高潮,高潮使我娇躯颤动,颤动带来更多更强烈的性悦,如同达成一个良性的循环,等我回过神来时,浑身已经全然失去了力气,只能剧烈地喘息,连动弹一根手指头都难以做到。

  而小穴流出的甜美蜜汁依然没有停歇,还在沉浸在最后一波的高潮中。
  母亲大人绯红的脸上目射奇光:「妈妈越来越相信,小姬雅一定是有史以来最完美的女体了,就算是逆转圣体而来,也很不可思议呢……」我心神迟缓了一拍,只能张开小嘴樱唇,喘息着慢慢恢复,丰美白皙的一双巨乳随着我的呼吸上下起伏,微微摇晃。

  忽然间母亲大人口风一转:「可是妈妈还没有高潮呢,小姬雅。」话音落下,母亲大人就这样保持着巨根整根没入的状态,腰臀如求欢的淫媚水蛇般幻化出美艳的线条,划起圆圈来,双头雄具的两端几乎都已插入到了极限,母亲大人淫濡的花瓣媚肉甚至已经贴到我小穴的外边。

  哦,不!天呐!

  我想要发出抗议,耳边回荡的却是我自己越发淫艳羞人的媚叫。

  随着母亲大人紧着我的小穴扭动腰臀,那根大肉棒以无比深入的状态在我濡湿的小穴里搅动,青筋密布的棒身摩擦着腔内细嫩的淫肉,而龟头更是微微插入我的花心子宫口小半,以强势的姿态大力地研磨和扯动我高潮后敏感倍增的花心嫩肉。

  比刚才还要猛烈的性悦快感涌出,在我性感的身躯里翻起一波一波的浪潮。
  我全身的肌肤好似在此时变得尤其敏感,好像一道气流吹过,也能掀起肌肤以下娇躯里的性悦波浪,其中以乳房、臀部的柔嫩肌肤最明显,特别是乳头,巨乳晃动时乳头划过空气都有着错觉般的触感。

  我与母亲大人两具叫人喷血不已的赤裸娇躯交合在一起,各自发出娇媚淫悦的呻吟,这一幕美丽而又淫艳。

  无数难以形容的性悦快感在我体内翻滚,这一切都叫我沉迷投入,慢慢地我全身有了一种发涨般的感觉。体内的性悦在达到某种高度时,予我一种极为美妙的滋味,然后伴随着潮喷的蜜汁流出红艳的小穴。

  我在母亲大人疯狂的搅动中连续潮喷了两次,伴随美妙快乐泄出的性悦,却远远少于自全身各处尤其是淫穴里肉棒带来的快感,这种性悦的积蓄使我身体越发敏感,又微微发涨,觉得仿佛缺少了一点什么,又在期待着什么。

  猛然间母亲大人一顶,小穴与我的花瓣美肉吻在一起,被我淫湿小穴紧紧包裹的肉棒更进一分,撑开花心将龟头插入一半。

  母亲大人大声放纵的吟叫声中,爱液狂涌而出,腰间颤动起来,她一脸欢愉地达到了性悦的顶点高潮。

  紧接着我小穴里的肉棒也激烈地颤动起来,尤其是插入一半的龟头不住震颤,更是给我娇嫩敏感的花心带来无比销魂的感觉。

  「唔啊啊啊啊——」

  只是一个瞬间,我就娇声吟叫着紧跟母亲大人陷入高潮,腰肢同样颤动起来。
  我们两人做出同样的反应,带来的是双头雄具给予我们的双倍快感。

  母亲大人与我胴体都成弓形绷紧,胸前不分轩轾的两双巨乳跳出艳丽迷人的乳浪,丰美雪白的臀肉也不堪落后地轻颤晃动,两具交缠在一起的白嫩肉体荡出乳波肉浪,诱人至极。

  正当我沉浸在一波接一波的高潮中时,我小穴里的肉棒微微跳动起来,然后一股灼热黏稠的液体猛地喷射出来,冲刷在我娇柔细嫩的子宫壁肉上。

  那——那是精液?!

  一时间,我想起不久前弟弟在我身上喷射出的大量白浊黏液,那股微微的腥味似乎还在鼻间萦绕,仅仅是射在身上,就让我心驰神往极度满足。而此时,肉棒巨大的龟头甚至有一半之多撑开了我的花心,插入到子宫当中,毫无障碍地持续喷射那种腥腥的白浊黏液。

  热热的精液冲击到我的子宫壁上,那一抹白浊黏稠液体在腹中冲刷的画面涌上心头,极端的羞意与极端的欢愉从子宫传遍全身,仿佛触动了某种未知的机关,先前在体内不住积蓄的性悦波浪猛地爆发,带我在极端的性悦快乐中飘飘然地飞上高空,然后无数的性悦浪潮随着什么喷出来。

  那种所有性悦在短时间内倾泄而出的感觉,当真美妙得不能言喻,是人间至高的享受。

  我微微咬住樱唇,销魂的吟叫颤动着从喉间发出,脑袋暂时失去了思考能力,只能看着两蓬乳白色的水雾在半空挥洒。

  良久,肉棒的两端终于停止射精,母亲大人软到在我身上急促地喘息。
  母亲大人缓缓用手拉出双头雄具,粘着白浊精液和清澈爱液的肉棒取出来,从床对面的镜子里,我看到我们两人的小穴里都倒流出大量的白浊热液,而我的嫩红的花瓣淫肉还在白浊精液流出时不停地张合,彷如意犹未尽,看得我羞红了脸。

  「小姬雅……」我闻言转过视线,凝视在母亲大人身上,她的脸上胸前都在流淌着一道道白色的液体,但不如精液那般黏稠,反而十分清澈,还散发出淡淡的甘甜香味。然后我发现我的胸前腹部同样如此,而且好像量比母亲大人身上还要多很多,只是脸上没有。

  「小姬雅在极端高潮的时候,竟然会射乳呢……」母亲大人红润的面庞现出笑意,「所谓射乳啊,就是乳汁像男人射精那样从乳头射出来,对未在孕期的女人来说罕见至极了。」射射射射射出乳汁?!

  原来刚才我看到的那两蓬乳白色的水雾,就是我随着淫欲一同从我乳房里喷射出来的乳汁?!

  我的脸简直快要烧起来,这是何等淫荡羞耻的反应,这么说来,我的这对巨乳也如小穴那般,不仅外形颜色好看至极,还是乳房中的绝品名器?

  好、好像有些暗暗窃喜的自得感……

  不不对,唔哇啊啊啊啊,太羞耻了!

  或许我内心思想的变换在脸上毫无保留地表现出来,惹得母亲大人娇笑不已,在我回瞪的目光中,母亲大人拿起射完精后依然挺立如枪的双头雄具,拍了拍中间的阴囊:「接下来我们继续哦,我们今晚一定要把他榨~ 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 才~ 算~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