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性姬淫思

  「老大!我把该死母狗给您带来了!!」狂呼高喊着,高大的打手哈森脸上带着谄媚和小心的笑容打开了一间密室。

  在他的背后,两个健壮的打手连架带拖地将我拖进了房间。我现在的样子显得十分狼狈和屈辱,身上只有一件被撕烂敞开着的衬衣,根本遮掩不住那暴露赤裸的肉体;我的双臂被扭到了背后,手腕被一个几乎有一寸宽的厚重铁箍铐在一起,另一个同样沉重的铁箍则铐在我的两个手肘上方,将双臂紧紧并在一起铐在了背后!

  比起上身的片缕遮身,我的下身则完全赤裸着,两条结实修长的双腿现在已经变得连行走都困难了:一副看起来足有十多斤重的沉重的脚镣锁在我纤细的脚踝上,脚镣的两边还各连着一个沉重的铁球,使我只能艰难而吃力地拖着脚镣缓慢行走。

  「快走!」一个打手粗鲁地从背后推搡着,将我推到那个猥琐老头的轮椅前。我被推得一阵踉跄,双脚上的脚镣发出一阵沉重的「哗啦」声,差点摔倒在了地上!好不容易摇晃着站稳在那老头面前,尽管受到了残酷的折和虐待而显得形貌憔悴,但我射向他的目光中还是充满的愤怒和不屈的神情。

  「虽然那个伏击治安部队的小小陷阱并不是针对您的,不过拜它所赐,我们终于见面了呢,伟大的莱雅·弗洛伊德大人!」那老头慢悠悠地说着,打量着我几乎是赤裸的身体,那些沉重而残忍的镣铐禁锢着我的四肢,使曾经向白银剑姬学习强大剑术的我彻底没有了反抗的能力。

  我用仇恨和愤怒的眼神盯着面前的敌人,心中却不禁有些吃惊,我几乎不能相信,自己领地臭名昭著的地下黑暗势力,暗设埋伏令亲帅部队打击奴隶贩卖的我全军覆没、只身被擒的「白党」首领,竟会是这么一个貌不惊人、瘦小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枯的老头!

  老头充满邪恶和淫欲的目光盯着面前镣铐加身的女人,打量着我那饱满圆润的双峰、笔直匀称的玉腿和娇美但充满仇恨和愤怒的面庞,「请让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德里·哈曼,您领地中一个卑微的小人物。很荣幸见到大名鼎鼎的领主千金莱雅小姐,尽管这种场合可能会令您感到微微的不适!」哈曼的语气显得很有风度,但目光中却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和凶残。

  「你这个十恶不赦的魔鬼!畜生!我恨不得把你的脑袋砍下来!!快放开我!!禽兽」顷刻之间,我感到极其愤怒和屈辱,做为纯洁的贵族少女,这种被赤身裸体被镣铐锁起来的羞耻岂能仅仅用一个「不适」形容?

  「承蒙您的夸奖!不过我既然是魔鬼,又怎么能放过您这么一个好不容易才落入手中的极品美人呢?就是您不是什么领主的千金,这副完美的肉体也能够令任何的男人疯狂呢!可惜我已经非常老了,恐怕没有办法亲自玷污你这高贵的丽人了……不过,我还是很乐意欣赏一下莱雅大人您被我的下贱手下玩弄的精彩场面呢!」

  听到哈曼说得如此露骨而无耻的羞辱,我几乎羞愤得要昏死过去!赤裸的身体不停发抖,已然愤怒紧张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哈曼淫笑着向手下挥了挥手,两个打手抬着一个大约一米高的铁台走了过来。这铁台子的面上有两排粗重牢固的铁箍,距离大约八十公分。两个打手将铁箍打开,然后和哈森一起将我抬了起来!

  「混蛋!畜生!放开我!」我奋力地扭动身体拼命叫骂着。但这绝望的抗争根本没有任何作用,两个打手抓住我挣扎的肩膀和双腿,将我按着跪在了台子上。哈森将我的一条腿抓了过来,用铁台子一侧的两个铁箍将小腿牢牢地固定在了台子上。接着又用力地将我的双腿分开,将另一只小腿也同样用铁箍铐在了另一侧。
  我不得不双腿分开跪在了铁台上,双脚脚镣上的两个沉重的铁球悬在台子两侧,使我感到自己的脚踝几乎要被坠断了!而赤裸的双膝则直接跪在坚硬粗糙的铁台子上,令我感到痛苦不已!

  接着两个打手又从铁台子上方的天花板上拽下两根粗粗的铁链,将其中一根铁链下面的铁环与我被铐在背后的双臂手肘处的铁箍紧密地咬合在一起,然后缓慢地向上拉动铁链。

  「啊!」我感到自己的双臂被有力向后向上拉起,肩膀立刻感到强烈的拉扯,疼痛使我忍不住尖叫着身体朝前倾去!

  两个打手残忍地向上拽着铁链,直到我的双臂已经被向后高高地举起到了极限!他们看到尖叫反抗着的我上身已经朝前倾斜成了几乎六十度,这才将铁链固定住。然后他们拿起另一根铁链,将那铁链下面的铁箍打开后锁在了我细雪白的脖子上!

  「畜生!!咳咳……你、你们要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么?!」我感到自己脖子上的铁箍被慢慢朝上拉着,好象被套上了绞索一样勒得自己几乎要窒息!只得竭力挣扎着随着上升的铁链抬起头,艰难地喘息着。

  打手们见到我的脑袋向上昂起到了极限,被铁箍勒得已经翻起了白银,这才停了下来,将锁在我脖子上的铁链也固定住。

  现在我已经被彻底地锁在了铁台子上!结实修长的双腿朝两边难堪地张开着,身体前倾撅着雪白浑圆的屁股跪着,下身那两个迷人的粉嫩肉洞全部朝后暴露了出来!我的双臂背后朝上被铁链高高吊在天花板上!优美的脖颈上也被残酷地用铁链锁住向上吊在天花板上,使我连低喘息头都无法做到。

  痛苦与恐惧之中,我感到自己好象落入了无尽的黑暗深渊!被这么扒光衣服、分开双腿紧锁束缚着,让残忍的敌人好象观看人偶一样褻看着自己身上羞耻的隐秘部位,而且还要绝望地等待着那些最恶毒的残酷凌虐强加在自己身上!悲愤已极之下,我忍不住默默地抽泣起来。

  哈曼被手下推着轮椅移动到了跟前,脸上带着残忍的淫笑欣赏着好象展品一样被残酷锁吊在铁台上的我!他缓缓的地伸出了那双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瘦得如同鸡爪一样的手,抓住了我那由于身体前倾而沉重地坠在胸前的一对浑圆乳房!

  尽管脑袋被迫向上抬起无法看到哈曼手上的动作,但我还是能感到自己引以为傲的玉峰正被敌人抓在手中!哈曼那双粗糙的枯指残忍地揉捏着娇嫩敏感的乳房,使我感到难以忍受的恶心!

  「没想到领主大人千金的奶子这么大!哈森,我们好久没有经手过这么好的货色的淫奴母狗了吧……」哈曼的语气变得无比下流和淫邪,他用两根枯剌的手指夹住我由于羞耻和紧张而鼓胀变硬的乳头,粗暴揉搓着对那手下调笑道。
  「是的,大人。这种天然的骚逼乳牛可是很抢手的哦……」哈森站在我的身侧,贪婪地盯着我那由于身体前倾跪着而高高撅起的雪白的圆臀,用粗大的手掌在两片结实肥嫩的肉丘上胡乱摸擦着。

  「你这个老侏儒!无耻的混蛋!有本事就杀了我!杀了我!哦……」愤怒到极限的我大声的吼叫道,哈曼和哈森的脏手淫亵地摸捏自己的双乳和臀部,那种屈辱的感觉令我气得浑身颤抖,把所能想到的最恶毒的字眼都骂了出来。

  「不要生气吗!亲爱的莱雅小姐,虽然你无数次的破坏了我的生意,给我和我的赞助人造成了难以弥补的损失,但我仍然不会杀你。像你这样高贵又强大的美女战士,只有被无数的鸡巴肏屄插肛,奸淫凌虐,身心都堕落成一只精液中毒的淫奴母猪,才是最合适的惩罚呢……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是要用你的肉体来犒劳一下我的部下呢。」

  哈曼的羞辱使我越发的感到绝望和恐惧,这个邪恶的家伙说得出就做得到!我的眼前忽然闪过被自己从「白党」手中解救出的少女们的惨状!那些被蹂躏得奄奄一息的女孩那伤痕累累的躯体、污秽不堪的性器和呆滞无神的目光迅速闪过我的脑海!我甚至不敢想象今后的悲惨遭遇!

  听到老大暗示自己可以肏领主千金的哈森那邪淫的眼神一直没有离开我那嫩白的圆臀和肉缝中好象婴儿的嘴唇一样微微开启的肉穴,他狞笑着解开裤子掏出了那根凌辱糟蹋过不知多少可怜少女的腥臭肉棒。

  「哈森!莱雅小姐的处女可是宝贵的商品哦!我们还要靠它来偿还赞助人的损失呢……」眼看着哈森用手扶着那根乌黑丑陋的肉胫妄图插进我的肉穴,哈曼突然高声呵止道。

  「老大……」哈森不禁有些发呆起来。「作为领主大人高贵的千金小姐,纯洁莱雅大人需要一些更加刺激的性爱启蒙呢!我想她一定很希望哈森那根尺寸惊人的大鸡巴插进可爱的小菊花里!」哈曼的眼睛紧盯着我被铁链锁着而不得不抬起的脸,淫亵残忍地说着。

  「不!」本已绝望放弃的我立刻惊恐万状地叫喊起来!「肛交」!多么肮脏可怕的事情!而且还是以这种极其羞耻的强奸的方式进行!我简直不敢想象哈森那根可怕的大肉棒插进自己的肛门会是怎样一种痛苦,强烈的恐惧令我拼命地摇晃着浑圆的屁股尖叫起来!

  「哈森,你难道不觉得荣幸吗?可以为我们这位尊敬领主千金的屁眼开苞!」「是!博士!」哈森咧开大嘴笑了起来,他的大手已经按住了我疯狂扭动反抗的屁股,使劲地将两瓣浑圆雪白的肉丘朝两边扒开。

  「杂种!放开我……畜生!恶魔!啊啊……」感觉到自己的屁股被哈森粗暴地扩张,一种难以言表的屈辱感使我痛苦地呜咽起来。

  「别急吗!哈森,在使用领主小姐高贵的屁眼之前要先好好的清洗一下!毕竟我们都是有身份的文明人吗!」哈曼猥琐的注视着哈森淫笑着拿起了一只巨大的针筒。

  「不!不不!啊啊啊啊啊……」很快,在绝望的呼号声中,强制浣肠的痛苦从肛门潮水般的袭来。当自己大声哀号着在敌人面前羞耻地排泄出来时,我真觉得自己所有的自尊和骄傲都被无情地撕成了碎片!

  「臭婊子!拉了这么多啊!」哈森淫秽地拍打着我已经被粪汁秽液玷污的雪白双臀,猛地将插进我肛肠中里的第三支灌肠针筒拔了出来。

  他将我那早已湿透紧贴在后背上的衬衣翻卷上去,双手粗暴地扒开我水淋淋的双臀,将他粗大恶臭的肉棒笔直顶在了我的屁眼之上。

  「好好享受吧,亲爱的莱雅小姐!」面前的哈曼盯着我泪水斑驳的俏脸,用手狠狠抓住着我那两只从敞开着的衬衣下面裸露出来的白嫩玉乳,使劲地捏揉着已经肿大起来的乳头。

  「不……不要……」我徒劳地扭动挣扎着,虽然知道这些残忍的敌人绝不会放过自己的,但我还是忍不住哀求起来。

  「啊呀,莱雅小姐,这样软弱的表现可不像是立誓要杀光我们这些人渣禽兽的领主千金哦!!哈森,你还等什么?!快让我们的女战士多表现一点坚强不屈的美德出来吧!」

  听到老大的命令,哈森一手按住我被锁链禁锢着的赤裸的屁股,另一只手扶着他那早已经可怕地膨胀起来的青筋大鸡巴,对准我紧密窄小的屁眼狠狠插了进去!

  「呜!!!」我立刻扬起头发出了一串长长的悲鸣,那根火热坚硬且粗大无比的肉棒重重地插进到了自己的屁股里!火辣辣的撕裂感使我瞬间失去了抵抗的意志而放声哀号起来!!

  「不!!求求你!!啊……不要!!不、不!!」我失去控制地号哭着,凄惨地摇摆着雪白的双臀挣扎起来!哈森那可怕的大肉棒完全插进了肛肉之中,直肠里那种难以形容的涨痛使我几乎要发疯了!

  「啊……老大,这个贱货的屁眼可真够紧的,好舒服啊!」哈森用手按住我抖动着的湿漉屁股,将大肉棒在紧凑的菊穴里一插到底!他自顾享受着女人那处女肛门里的紧密和温暖,完全无视几丝鲜血正顺着被撕裂的菊穴缓缓流淌出来。
  哈曼目不转睛地盯着我那充满痛苦屈辱的俏脸,听着被粗暴强奸的少女嘴里发出的号哭哀求,满脸舒爽之极的表情。

  「哈森,多用点力气!让莱雅小姐多承受一点做女英雄的代价吧!哈哈哈!」无情的打手立刻抱住了我挣扎扭动着的双臀,在紧密的直肠里粗暴大力地快速抽插起来!!

  「啊、啊、啊!停下来!!不要……呜呜……」哈森狂暴而沉重的抽插使我感到一阵阵的晕眩,那种火烧的疼痛使我彻底放弃了最后一点抵抗的念头,赤裸着的身体随着哈森奸淫抽插的节奏颤抖抽搐着,放声痛哭哀号起来!!

  「好一只不要脸母狗!!看老子插烂你的大屁股!」哈森语无伦次地吼叫着,抱住我颤抖的腰肢奋力抽插奸淫着撕裂的菊穴,他的身体撞击着我湿淋淋的臀肉,发出阵阵令我羞耻得昏死过去的「啪啪」声!

  套在脖子上的锁链使我不得不高扬脑袋,嘴里不停哀号悲啼着,沉重地坠在胸前的两个丰满的乳房随着背后的肛交的节奏狼狈万分地摇晃着,那根乌黑粗大的肉棒狂暴地在撕裂扩张的菊穴中快速进出,带得娇嫩的肛肉里出外进,血花飞溅。

  哈曼残忍地欣赏着我遭到无情奸淫的惨状,听着我渐渐嘶哑的哭叫哀号着,悲惨的被锁链捆绑禁锢,好象一只母狗一样撅着布满抓痕的丰满的双臀跪在铁台上,忍受着毫无人性的肛交蹂躏。

  哈森射精退开之后,对我肛门的施暴者已经换了一个又一个,这些凶恶的歹徒尽情地奸淫蹂躏着失去自由领主千金,将以前对我的畏惧和仇恨以最残暴的方式发泄出来,灌射乳到这具已经被折磨得失去光彩的悲惨肉体中。

  如果不看锁在双脚上的沉重的脚镣和脖子及双臂上的粗大的铁链,我一定会被当做是一个极其淫贱而不知羞耻的娼妓!裸露着的沾满粪水的双臀上已经布满了肮脏的男人手印,臀肉中间那原本紧凑窄小的肛门已经被肏成了一个泥泞不堪的肉洞,大量粘稠白浊的液体正夹杂着血丝从饱受摧残的屁眼中淌出着,渐渐流满了折压在身下的小腿和双脚、以及铁台子的台面上。

  事实上,我此时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甚至已经渐渐感觉不到了肛门被粗暴侵犯的痛苦,几乎失去知觉的身体只能随着一阵阵狂暴而有力地抽插而前后摇摆。

  残忍和邪恶的哈曼坐在轮椅上,兴致勃勃地看着他的手下惨无人道地摧残被俘获少女的菊穴。很快,蹂躏着我肛门的打手突然加快了抽插的频率,他突然猛地从菊穴里抽出了大鸡巴,身体一阵激烈的颤抖,将一股浓稠白浊的精液猛烈地喷溅到了我高高撅着的雪白屁股上!

  哈曼的眼中渐渐燃起的了邪淫欲望,他指示一个手下将捆束我脖子的铁链松解了开来。随着我脑袋的无力下垂,朦胧的双眼竟看到那残忍的病态老头完全与枯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肉体不符的可怕巨大肉棒,正青筋膨胀的散发着如腐烂乳酪一般的恶臭,笔直挺立在了我口鼻之前不到一厘的地方。

  「莱雅小姐,我想经过了刚才深入的沟通,你应该已经有了改善我们之间紧张关系的想法了吧……怎么样,只要释放一点善意,也许我就会仁慈的改变你尴尬的处境哦……」老哈曼假惺惺的温和说道,他所暗示的东西我当然已经明白了。
  「不!绝不!」仅仅迟疑了片刻,我便使劲扭过头倔强地拒绝道。绝对不能为这些残暴地凌辱自己的无耻罪犯口交,感到这是自己身为领主之女尊严的最后一道防线,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屈服。一旦心防崩塌,我就彻底沦落成了敌人的性玩具,成了一个不知羞耻的娼妓。

  「嘿嘿嘿!真是让人遗憾啊!那就只好让你这个贱货再多吃些苦头!!」哈曼表面不动声色,但眼神中却立刻升起一种残忍的暴怒。「哈森,把我们对付不听话的母狗的链子拿来!」

  「是!」打手兴奋地走开,很快拿来一根细细的金属链。哈曼接过那根闪闪发光的细金属链,大约一尺长的链子两端是两个小小的鳄鱼钳。他伸手捏住了我胸前裸露着雪白乳房上肿胀的乳头,拉扯着将那嫩红娇小的乳头拉长,然后突然用金属链一头的鳄鱼钳夹在了我个乳头的中间!

  「啊!不、不!」本已在心中做好被淫虐准备的我立刻发出一阵凄厉无比的惨叫!几滴血珠瞬间从那已经被鳄鱼钳夹扁的乳头上渗了出来!

  哈曼残忍地笑着,用同样的办法将鳄鱼钳又夹在了我的另一个乳头上!然后拉扯起两个夹在我乳头上的鳄鱼钳之间的金属链来!

  「啊!!不、住手!不、不!」我两个遭到虐待的乳头被残酷的拉长着,牵动着她丰满的双乳颤抖不已!一阵阵锥心的剧痛从双乳传来,疼得我大声惨号不已,已然顾不得正在遭到肛奸的羞耻疯狂地扭动身体哭喊起来。

  「不要!住手啊……求求你……」感觉自己的乳头好象要被生生扯掉了似的,那种疼痛令我再也无法忍受,只能赤裸着肉体拼命地朝前挺着,痛哭流涕地哀号乞求起来。

  「这点程度就受不了了吗?莱雅小姐,看来你和那些堕落屈从的母狗淫奴也没有什么不同吗?这可不行啊,你这样软弱会破坏我对你这个高贵女战士的崇敬之心哦……」

  哈森不怀好意的赞美褒扬道,他打眼色让哈森走到了我的的背后,替换下正在我菊穴中活塞运动的男子,慢慢地将四根手指插进了我那已经被肏得有些松弛张开着的肛门。

  他先将四根手指插进了我的屁眼,然后慢慢地将整个大手都伸进去,突然在腔肉中握成了拳头!

  「啊………畜生、拿出来!嗷!」虽然已经大概猜到这些卑鄙无耻的家伙要对自己做什么!但哈森的大拳头残忍地扩张着饱受摧残的肛门,剧烈的疼痛还是令我剧烈不停哆嗦起来。

  「还敢骂我,贱货!」哈森恶狠狠地将拳头缓慢而有力地插进我的屁眼,一点点地撑开了那饱受蹂躏的直肠,一股股的血丝立刻就从受创的肛门周围渗了出来!

  「啊!不要……」感觉好象自己的屁股要被撕成了两半,重创流血的肛门里如火烧地疼痛起来!我发出尖锐的悲鸣,拼命地摇晃着裸露着的身体,几乎连乳房上金属鳄鱼钳的痛楚也要忘记了!

  但我的痛苦却只能使邪恶的淫魔越发兴奋,能够如此残忍地侮辱折磨我这个从前令他们畏惧憎恨的女人使他们充满了征服的满足。来哈曼更加用力的拉扯着鳄鱼钳的锁链,而哈森则突然猛地将大半个粗壮的手臂都插进了我丰满的屁股里,狞笑着开始残忍地做起了缓慢的活塞运动!

  「呜!………」我猛地扬起头发出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号,整个身体立刻猛烈地痉挛抽搐着!乳头与直肠火烧针刺一样地疼痛着,整个人就好象掉进了烈焰的地狱之中!

  「不要、住手啊………啊、我要死了!不要啊………呜呜………」那一刻,我真的感到自己快要死了,双重极限的虐待榨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了我最后的一点力量和仅存抗拒的意志,身体就好像要窒息了一样,连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哈曼狞笑了起来,他从我的眼睛中已经看不到了任何的坚强和反抗,只能看到饱受摧残的女人对痛苦的畏惧。他知道这个女人已经彻底地被残暴的蹂躏打垮了,但他还不想停止对她的羞辱,还要趁热打铁地彻底令这个女人屈服,成为驯服的性奴隶。

  大概是想到自己能令英勇高贵的领主千金彻底屈服于自己的淫威之下,成为任人摆布的性奴母狗,哈曼不禁兴奋得浑身发抖。

  「莱雅小姐,你还想再尝尝我们对付不听话母狗的其他惩罚手段吗?」「不、不要………」我畏惧地垂下了脑袋,身体控制不住地又发抖起来。

  「那么,就请您来乖乖的侍奉一下我这个虚弱老人的鸡巴吧!」哈曼呵令着放开了手中连接鳄鱼钳的锁链,在他的示意下,哈森也从我的屁眼中抽出了胳膊,但旋即,刚才肏奸我肛门的男子就挺着鸡巴继续抽插了起来。

  面对着极恶淫魔丑陋鸡巴的浓郁臭气竟不敢扭头躲避,我感到自己简直堕落极了,但刚从痛苦的炼狱中微微解脱,我又实在没有反抗的勇气,只好闭上眼睛慢慢地将脸孔凑近到哈曼如丑陋毒菇般挺立的腥臭肉棒前,一股令人作呕的臊臭恶臭瞬间灌入鼻腔直冲大脑,我几乎立刻要立刻呕吐起来!

  「怎么了,莱雅大人,你想反悔吗?」哈曼语气威胁地催促着,手中连接鳄鱼钳的锁链轻轻拉动,我被牢牢夹住的乳房立刻绷紧拉伸了起来!

  我再也不敢犹豫,只好压抑着内心无比的厌恶和羞愧,张开小嘴将这个猥琐恶魔青筋肉棒的卵型污秽龟头缓缓地吞了进去!

  「呕………」还未等我从那充满口鼻、令人晕眩的恶臭中清醒过来,轮椅上的哈曼突然猛地站起身来,挺起坚硬粗长的肉棒一下顶进了我的食道之中,我立刻感到一阵钻心的恶心,拼命的想吐出嘴里的肉棒,剧烈的咳嗽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呕起来!
  「臭婊子,这样就受不了了吗!哈哈哈,未来的日(淫色淫色4567Q.COM)子里,有的是男人恶心肮脏的鸡巴来喂饱你这只骚逼巨乳的淫奴母狗!哈哈哈!」卸去了虚弱无力的伪装,满脸淫亵下流的哈曼使劲拽着我的头发的将我的脸庞向他阴毛丛生的肮脏阴囊之间按了下去!

  「呜………」我只能发出一阵含糊的呜咽。竭力克制着极度恶心的酸呕感,被强迫着将哈曼污秽腥臭的整个肉胫吞进了喉中!

  哈曼环绕青筋的臊臭鸡巴毫无如利剑铁枪一般暴虐的深刺向我食道的最深处。粗大膨胀的阴茎紧紧压迫着我的舌头,令我没有了一丝抗拒吐出抗拒肉棒侵犯口交的力量。

  外表虚弱衰老的哈曼挺着一根无比狰狞的邪恶阳具粗暴的抽插搅动着,我感到自己的整个嘴巴和咽喉食道完全被这恶臭肮脏的肉胫塞满了,不但发不出一丝声音,甚至连呼吸都十分困难。

  「真不错啊!不愧是领主大人的聪慧女儿呢,莱雅大人,想不到你吞吃男人大臭屌的本事很厉害吗!真是天生做性奴婊子的材料呢!哈哈哈!」哈曼一边揉搓玩弄着我娇嫩的双乳,一边享受的大声嘲讽着我,引来周围一片恶毒的哄笑。
  此刻渐渐窒息昏迷的我已经翻起了白眼,失神的双瞳里正不自觉地流淌出大滴大滴的泪水,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混合被肉棒塞满嘴巴缝隙流出的口水,顺着雪白优美的脖子淌落下来,弄得裸露着的双乳都湿答答的。

  哈曼满足的享受着我温暖的小嘴,大概是感到了难以控制的快感正在自己体内涌动翻腾。他突然身体一阵抽搐,深深顶入我食道的硕大龟头再度膨胀了一圈!
  「这个畜生,要在我的嘴里………」电光火石之间,我的心中突然燃起了一股强烈无比的愤恨,「就是要被折磨死,也不能任由这些恶魔凌辱!」我鼓起最后的力气和勇气试图突然用牙齿咬落,将哈曼的阳具一口咬断,但就在我用力的瞬间,那根颤抖的肉棒却飞速的从我的嘴中拔了出去。立刻,一股带着浓烈的腥臭的白浆就在我眼前剧烈地喷溅开来!

  「不!!啊!!!」我羞耻万分地尖叫起来!哈曼射出的精液猛烈地喷溅到了我重重咬空着的嘴里、脸颊和鼻孔之上,更几乎将我的眼睛都糊住了!

  「哼哼哼!!母狗,你以为你是第一只想咬老子鸡巴的贱逼么?竟然想暗算我,看老子下面怎么收拾你!」哈曼愤然狞笑着拉扯起来折磨双乳的鳄鱼钢钳,用还在抖动射精着的大鸡巴拍打撞击着我的脸庞,将更多的精液涂抹在已经污秽不堪的五官上。

  「哈哈哈!!!」看到眼睛、鼻子和嘴角上糊满了粘稠白浊的精液,极度懊悔痛苦羞辱样子的我,周围的打手都哄笑起来!他们纷纷掏出早已膨胀到极限的大鸡巴走到了铁台旁边,将浓郁腥臭的罪恶白浆喷洒在了我的身上。

  我被铁锁牢牢的束缚在冰凉的铁板之上,头脸口鼻糊满了白黄混合的精浆,正大股地顺着脖子一直流淌到被鳄鱼钳拉扯的下垂乳房。而仍在被一根大鸡巴肏插的臀部和光滑的脊背,亦涂满了男人罪恶的种子白沫。连栓系着脚镣铁球的赤裸双足,也几乎浸泡在了浑浊的汁液中。周围刺耳回荡着哈曼和打手们大声的嘲讽和讥笑,我终于忍不住再次失声痛哭了起来。

——————————————————————————————————
  「唔——嗯——唔——」「久美?芙妮安,X 终极堕淫体改造度75% ,触感
神经连接86% ,性器扩张程度158%,巨屌再生活力335%……」
  「嗯——呀——唔——嗯——」「惠美?芙妮安,X 终极堕淫体改造度62% ,
精腺增值量500%,乳液分泌效果强化455%,淫兽子宫卵巢激活99% ……」

  「唔——啊——呀——」

  银龙师团总部地下的深处,灯火暗淡的诡淫研究室中,发明了素体淫奴制作秘法,掌握着无数高贵母畜灵肉命运的黑暗科学家拉迪姆正一丝不挂的胯坐在两个健美正太光滑的脊背之上。一对面容皎洁如美玉的可爱* 女一左一右的偎靠在他的怀里用粉嫩的小舌吸吮着曾祖父的乳头,在他大叉而开的双腿之间,三只看起来最多* 岁的肥喃女婴正卖力的舔吃着曾曾祖父的鸡巴、阴囊和肛门。与另外两名被伟大主人践踏小脸清洁着肮脏臭脚的男孩完美的配合着侍奉的节奏。
  在拉迪姆身旁连接众多管线的复杂操(淫色淫色4567q.c0M)作台前,赤裸娇躯的精灵淫奴缪托正熟练的操(淫色淫色4567q.c0M)作着大大小小的按钮把手,控制各种粗细样式的生化触手探入正前方不远处左右两座巨大的透明卵状皮囊,处理着浸泡在绿色液体里的无意识女体。
  精灵少女向主人汇报进度的声音冷静而准确,间隔交织之中,却有另一个断断续续的呻吟偶尔传来。这声音正来自座在拉迪姆正前方中央一张畸形生化椅上的戎装素体,莱雅·弗洛伊德。

  与其说莱雅是坐在椅子上,不如说是被拘束在一个终极的淫器之中。只见她的双手和双脚都被从椅子里伸出的创生物触手牢牢拘束着,一个从椅背上方延伸出的透明圆盘半罩在头上,圆盘中密密麻麻的生化针头正深深的刺入少女的大脑皮层。令那本来俏丽英气的脸蛋上,浮现出无比诡异的淫乱痴态。

  随着头部圆盘突然散发出一道电流,莱雅被两只微细金属臂强制睁开的美丽双瞳立刻涨大了一倍,墨黑色的瞳孔顷刻间失去焦点,失神的泪水在眼眶中徘徊着,不住地顺着洁白的脸蛋向下滴落。而她红润的樱唇同样也被金属臂强迫扩张着,金属臂分支上的生化针头正深深的刺入着完全伸出了口腔的嫩舌,使痴浪的口水不断从嘴角淌流出来。

  银龙女战士英气严密的制服,现在正从领口处被打开着,娇嫩雪白的一对乳房之上,两根正一寸寸将生化针刺插入到泌乳孔中的大型金属臂正无情的伸展着,让那朵代表素体淫奴身份的蔷薇印记随着莱雅胸部的起伏而剧烈抖动起来。
  随着一声声含糊的呻吟,莱雅可爱的腰肢不停的扭动。屁眼与双股间大洞开裂的制服长裤满是一道道凌乱的皱纹,完全暴露的蜜穴与屁眼旁,十数根顶端生有不同针刺、吸盘以及怪异淫器的粗细金属臂正间隔交替、肆意侵扰着莱雅性器的每一寸角落。

  「莱雅·弗洛伊德,Ⅲ型素体实验体001 号,口腔阴道化处理完成,乳房阴蒂快感模拟完成,浓缩催淫脊髓液注射完成,触感神经极限强化完成,阴蒂肉棒机能强化完成,处女膜再生组织移植中……」

  「非常好,缪托老师,那么,」终极淫体「的功能已经全部与灵魂碎片绑定了吗?」

  「是的,拉迪姆主人,不管是替换了50% 体液、效力长达20年的催淫春药,
还是进行了强淫化处理的全身器官……即使是未被灵魂控制的状态,掌握灵魂碎片的主人都可以操(淫色淫色4567q.c0M)纵」淫体「强弱的程度。从处女般的稚嫩触感到抚摸头发都犹如肏屄高潮,全都可以做到呢……」

  「嗯—唔—呀—呀—呀—呀—呀!」随着头顶圆盘再次闪过的电流,莱雅又一次呻吟抽搐着从接近高潮的欲海中跌落。她全身紧绷,身体剧烈痉挛着沦陷在了潮吹喷尿的痛苦之中。但下体工作着的金属淫具仍在卖力的工作着,很快又会将改造中的素体肏上永远达不到的高潮阶段!成为在无限淫欲中绽放的艳色雌蕊。
  拉迪姆随手驱开了身边淫乱侍奉的后裔,挺着高昂的巨大鸡巴信步走到了莱雅的生化座椅旁,他注视着在触手淫亵下不停扭动着身体的肉奴,一边淫笑着一边向精灵缪托说道,「虽然要等到记忆操(淫色淫色4567q.c0M)纵的实验之后才能算是正式的成功,不过,缪托老师,马上给这具最新型的终极素体彻底进化一下重生的性器吧……」
  「是的,主人。」随着缪托的指令,颤抖中的莱雅身下生化椅子突然开始变形,将一双玉腿被大大地向上左右分开,摆成M 型的姿态。十几根在素体淫奴阴道肛肠内外来回忙碌的金属臂突然一起退到了旁边。已经不知道分泌了多少浪汁的小穴和屁眼早已泛滥成灾,溢出的浊浆一股股的淌流了下来。

  几乎毫无间隔,只听「噗」的一声,一根分支出上下两端的管状金属臂猛地插入了银龙素体的嫩穴及屁眼。莱雅被固定住的身体剧烈的颤动了几下,瞬间陷入了短暂的失神之中。

  「嗡——嗡——」的响声之中,插入莱雅骚屄的淫具蠕动旋转着,瞬间沾满了阴道中晶亮的淫液。这是一根形态非常特别的金属臂,前端是如水瓶颈口的空洞,表面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突起触须。当它按照缪托的指令完全进入莱雅的淫穴之后,堕落母猪已经被男人鸡巴肏的精液中毒的腔道中,每一寸的媚肉和淫络竟都感受到了破处初奸般的巨大刺激。

  只见无数结构复杂的触须由金属臂前端的空洞中缓缓伸出,开始对正缓慢再生着处女腔膜的阴道进行起了特别的改造。而那根向后的分叉的金属臂也开始折腾起了莱雅早已适应巨屌扩张的淫奴菊穴。

  这个侵入素体肛门的金属臂前端是一段由无数细小触须合体成的卵球。当它插进莱雅的屁眼时,便立刻分解、缠绕在了肛肠的肉壁之上,开始一点一寸的改造着这排泄的器官。就如被触手蹂躏的阴道一样,少女被侵犯了无数次的菊穴亦感受到了升天般的快感。

  在淫穴和肛门中晃动旋转的触须上下左右的刺激着莱雅的每一寸神经。莱雅觉得就好象有几百个高翘着粗硬阴茎的壮汉,正同时将滚烫的鸡巴插入自己骚浪的阴道、肛肠、口腔、乳房、耳鼻、甚至是手脚肌肤中抽插、抠挖着。整个身体都被塞进的异物充满着,然后又从毛孔排泄而出的快感不断堆积升腾,却始终没有到达爆发的终点。

  悄然间,插入莱雅阴道中的金属臂悄然的分裂出了一根更小的分支,缓缓伸展到素体最敏感的部位:尿道和淫核上方。

  一根细小的,像是由许多珠子串成的触须,犹如「尿道震动棒兼尿道栓」的邪恶淫器,笔直插入了莱雅的尿道。虽然与阴道与肛门中大量触须的疯狂运作相比,这根的动作要轻微得多,但仅仅是单纯的插入堵塞,就带给了银龙性奴肉体和心灵无比震撼的冲击。早已习惯了各种残暴奸淫的素体母狗无法抑制的产生了猛烈的尿意,可「尿道震动棒兼尿道栓」牢牢堵塞着满溢的泄孔,这种超越了极限的折磨,令素体始终无法达到高潮的身体更加扭曲。

  「尿道震动棒兼尿道栓」向上一寸的位置,两条专门负责改造莱雅淫核阴蒂的小金属臂缓缓地从顶端伸出了细长的针刺。对准了早已充血勃起,高高的耸立在包皮之外的阴蒂猛地扎了进去,并压榨、捻转起来。

  最最敏感的淫核遭到如此强烈的刺激,令徘徊在终极高潮边缘的莱雅惊天的惨叫的一声,被束缚的身体如绷紧的弓弦般抽搐着,腰肢疯狂摆动,蜜穴尿道和屁眼不顾淫器的堵塞狂乱的喷涌出巨量黄白稀浓的汁液,翻起的白眼和口鼻乱溢的白沫都清晰的展示着她已被残酷改造彻底吞噬的意识。

  但是这具美妙的少女胴体,虽然深陷在欲火的烧烤之中,但却完全没有到达高潮的可能……

  「嘿嘿嘿,亲爱的莱雅,很快,你的感情、记忆、人格、性欲、甚至本能都将成为灵魂碎片持有者凌辱你的道具……作为我最早期的作品,甘愿堕落为一只精液母猪的权利,也不是你能够选择的哦……」

  「是的,拉迪姆大人!」改造着三具女体的操(淫色淫色4567q.c0M)纵台前,精灵淫奴仍旧一丝不苟的回答道,手腕的动作没有一丝的停歇,但是围绕在她周围的男孩* 女们清楚的看到了,这只为主人发明了无比邪淫秘术的母畜,已然湿透属于主宰鸡巴的欠操(淫色淫色4567q.c0M)骚屄。

更多新闻请查看:www.138dd.4567q.com/html/part/index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