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天晚上,和大学的一班损友小聚之后,大约快十一点钟才带着薄醉回家。

  因为席间一帮家伙大讲自己最近的性经历,什么勾引Office Lady,什么上大学的新鲜人了,讲的一个个飞沫四溅,而且唯恐别人不信,还把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的过程都讲的十足十。尽管百分百觉得他们在吹牛,但是回家的路上我还是“性致勃勃”,急着想回家看看A片,泄泄火。

  快到家的时候,猛然发现家门口蹲着一个黑糊糊的东西。登时吓得我酒醒了一半。

  我走到近前,却发现原来是一个人埋头蹲在那里,“他”衣衫褴褛,身上还发出一股恶臭,分明是一个乞丐。我推推了“他”,“他”抬起了头。哦!居然是个她。

  她瞪着眼睛,目光灼灼的盯着我,突然“嘿嘿”的笑起来。我猛然想起,今天早上,隔壁的大妈说最近我们这里有一个疯子在游荡,让我小心。这大概就是那个疯子吧。

  我只好暗叫倒霉,闪开她,就向屋里走。她突然指着我手里拿着的我路上买来准备醒酒的苹果“喔握”的叫起来。我扔了一个苹果给她,她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她一定是饿了,我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想想自己家里冰箱里还有点吃的,就准备进屋给她拿出来,不料她趁我不注意,倒是老实不客气的跟进来。

  我把两盘饺子在微波炉里热了热,放在桌子上示意她吃,她风卷残云似的将两盘饺子吞下了肚,还意犹未尽的看着我,我只好又进去给她拿了两个馒头,她又很快吃完了,终于很满足似的伸伸了伸懒腰,就地就要在大厅里睡觉了。

  我又好气又好笑,尽管知道推她出去她也不会冻死(想想看,她一定在外面度过了许多晚上),但是让我在这春寒料峭的晚上推她出去,我还是于心不忍,不过让她这样睡在我的客厅里,我这个屋子恐怕的大扫几天。我拉她起来,把她推到浴室旁边,示意她进去脱衣服,洗澡。

  我推她进了浴室,然后过了一会儿,听到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这个家伙居然会自己洗澡。到也不是疯的无可救药。我回来客厅,将她吃过的盘丢了出去,然后把她坐过的地方用拖把洗了洗,点了香,驱驱臭味。

  我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完活,又开了电脑,看了两段A片,还是听到浴室里哗哗的水声,这家伙还没洗完。我刚看完A片,“性致”有点高,想进去偷窥一下这个疯子出浴的模样。到了浴室门外,轻轻一推,门居然没插,(痴妇当然不会懂了插门了,但是不知懂不懂插穴,嘿嘿)我推开门一瞧,不由的哭笑不得。原来那个痴妇居然没脱衣服,又没开热水,(废话,你看过痴妇会开热水吗)正在淋着冷水,抱着头瑟瑟发抖。

  看来只好我上阵帮她洗了。我进屋后关了冷水,然后帮她脱了那身臭臭的衣服,扔到外面。然后脱了自己的衣服,再进了浴室,开了热水,开始帮她洗澡。

  说实话,刚开始的时候,我确实没有什么欲念,那个痴妇身上一股怪味道,给她洗澡就象给我的猫洗澡一样自然。

  一开始我到了半桶洗发香波在她头上,揉搓的半个小时,终于让她的头发没了异味。然后在她身上一顿猛搓,终于让她的皮肤露出了白肉。然后再赔上半瓶洗浴液,她身上也开始有一点香气了,然后赔上半袋牙膏,让她的口气也清新了起来。我也累得坐在了浴室旁边的凳子上。

  当我坐下来仔细观察她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个疯女人长的并不丑。她大概二十四、五岁,个子也不低,大概有1米60,身体也一流,浴后披散的头发显得蓬松而清爽,她的皮肤也许在污垢下呆的太久了,一旦拨去那层污泥,就显得白净晶莹,就象剥了壳的虾。

  更特别的是她有一对大奶子,小小的乳头俏立在那里。大概是觉得热水舒服而又好玩,她在水龙头下笑着跳来跳去,象极了一个贪玩的女孩,丝毫看不出发疯的样子,而她的一对乳房也跟着摇来摆去,象小兔子一样,特别可爱。

  我看着这一切,呼吸开始有点急促了。想想刚才弟兄们的故事,想想刚才的A片,我的小弟弟顿时充血,站了起来。

  于是我从凳子上站起来,抱住她,然后用双手开始抓着小兔子,开始轻轻的抚摸,然后逐渐加重力度,她先还是嘿嘿的笑,然而随着力道的加重,她开始有了反映,目光变得迷离,口中也开始发出呻吟。我的嘴开始亲吻她的脖子,然后向下,逐渐越过胸膛,停在她的乳房上。

  我放开的她的乳房,双手环住她的后腰,然后由后腰滑过她的背,停在她的双臀上,轻轻的揉搓。而我的嘴也没闲着,轮流轻吮她的乳头。她的呻吟开始变大。

  (我后来请教过有关的专家,他说发疯的人是不会有呻吟的反映的,尽管身体有反应,但表情一般反映不变。而智力发育不足的人才会有上述反映,换而言之,她是弱智。)我的嘴不再满足停留在她的乳房上了,开始滑过她的瘦腰、小腹,进入那片草地。她的草地郁郁葱葱,我只好恋恋不舍的放开她的双臀,来收索这片草地。

  我拔开她旺盛的阴毛,终于看到里面的两片细肉。我用舌头轻轻舔动,同时用手猛按她两片阴唇上面的小肉豆。

  她似乎受不了刺激,啊的叫了一声,身体向后靠在浴室的墙上,我再也忍不住了,站起身,用右手扶起她的一只腿,左手握住我的因为勃起而变得狰狞的金枪,缓缓推进她的阴道里。

  她“啊”的一声,身体被扯的一仰一合。我猛的拔出我的阳具,同时扯动她的腿,使她的身子向我倾过来,然后再猛的一送,将阳具深深插入她的深处。这样反复拉动、抽拔,使她不由的哦喔怪声连天。

  我这样抽动了大概二百余下,她突然啊的声,身体完全靠在我的身上,双手也搂住我的脖子,同时底下一股淫水浇在了我的阳具上,她泄了。

  我放下她的腿,从她的阴道里拔出我的阳具,然后把她抱到旁边的凳子上,然后将她的双腿卡在我的腰上,然后将仍旧金枪不倒的阴茎再次推进她的桃源洞口,然后轻轻的拉动,同时双手轻抚她的后背,用嘴唇不断亲吻她的脖子。

  也许是我的抽动并不很快,她的喘息开始平稳了一些。可是随着我抽动的加快,她的喘息也越来越快。看着她的眼光越来越迷离,我的脑子也开始越来越迷糊,我只是觉得自己的阴茎的抽动在加快,自己的喘息在变粗,我的身体要爆炸了一样,我的眼里只看到我的阳具在她的阴道来回的抽动。

  突然,她的喘息变成了“啊、啊……”的大喊,那喊声里似乎充满了痛苦、绝望,又似乎是充满了欢欣、愉悦。她的喊声越来越大,盖过了哗哗的水声,好像洪荒之前原始的呐喊。

  终于也不知是我抽动了几百下之后,她又是啊的惊天霹雳的一声大叫,软瘫在凳子上,下面又喷出浓浓一股淫水。我又抽动了几下,也忍不住了,脑袋一片混乱,身体前扑一下,同时喷出一股阳精,统统射进了她的身体里。

  我本来还想玩玩后进式,不过看看她的情况,如果不是我拼命抱着,她大概已经不能支撑的要摔下凳子了。于是抱起她,进了我的卧室,给她盖上被子。

  也许她太累了,也许她许久没有在如此温暖的被窝里睡过了,她很快就睡着了。我也有些累,于是轻轻的靠着她的乳房,我也睡着了。

  第二天是星期六,不用上班,我睡到快九点才醒过来。醒来一看,她还在甜甜的睡着,一对小鼻子发出满足的鼾声。我揭开被子,她赤裸的身体有点可爱,又有点淫荡。我不愿打扰她的酣睡,于是轻轻的离开床,去准备早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