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半女歌

在北京市的真仁堂胡同巷子里,黃天德一個人漫無目的地走在街上,當他經過一家古董商店的門口時,目光不由得被店里頭幾件佛像雕刻給吸引了過去,忍不住駐足在窗口張望著「老板…來坐啊…我們里頭賣的可都是好東西呦…保證都是貨真價實的上好古董,歡迎進來看看嘛」這間專售明清皇室古董店,老板熱情的邀約,讓黃天德無法拒絕他的好意,信步走了進去「嘿嘿…老板真是內行人…我們這間老店有一百多年曆史啦!里頭賣的可都是皇宮珍品,明清朝代的好東西呦…保證你別處都瞧不著的上等貨,您可要慢慢選…仔細的瞧」

這老板賣力的推銷,黃天德仍自顧自看著一尊白玉觀世音佛雕,黃天德雖然是個成功殷實的商人,但是對于古董一直很感興趣,不論是家里頭或是辦公室,通通都有擺設他從各地方,收集來的古董文,所以每一回來到北京,一定會來到這一條專門賣古董玉器的胡同閑逛,看看能否尋得些寶物,拿回台北家里收藏,經過多年的鑒賞經驗,已經可以算是個專家了,他將眼前的這尊白玉雕像拿在手上仔仔細細的研究「老板…這可是紫禁城里頭的寶物啊…我們好不容易給拿了出來,如果老板喜歡…不彷出個價,我們就當成有緣知音賣給你…如何」

「我出二萬塊…再多也沒這個價…」黃天德無視于標簽上面十萬塊的定價,狠狠的從二折價出起「嘿嘿…老板你真愛說笑,您是內行人,應該知道這可是禦用珍寶,是皇帝才有資格收藏的東西,絕對不只這個價,如果老板真是有緣人,不能這樣出價嘛…要不然…賣你七萬…如何」

這老板看到買主出了價,一張笑臉馬上貼在黃天德身邊,比手劃腳的說起典故來,看看能否說動他,十足奸商的嘴臉「好…最多五萬塊…」黃天德被這佛像深深吸引,加上這塊漢白玉,材質溫潤,雕像刻工精美,被古董店老板講得有些心動「老板…你再加一點啦…至少六萬嘛,我當你是朋友…才願意將這寶物便宜割讓ㄋ…」

古董店老板一直極力推銷,讓黃天德陷入一陣考慮「董事長…您要去餐廳了嗎…您跟鄒老板約12點吃飯,路上怕塞車,是否要早一點出發…」

門外的司機小陳,好心的進來跟黃天德提醒,他中午還有一個行程,黃天德看了看手表,猛然想到還有工作要忙,既然喜歡這佛像,也就不再堅持了「好…不然你連同下面那個盒子一塊賣給我,要不然…我下回來北京,再來你這光顧囉…」

黃天德早就留意到,在佛像櫃子下方地上,淩淩亂亂擺滿許多未經整理過的盒子,箱盒子上面還有一層厚厚的灰塵,似乎看起來應該有些曆史了,黃天德只是想要將手上的佛像,有個盒子來收藏保護「好…當然沒問題囉…老板您自己隨便挑一個吧…嘻嘻…」

想到能做到這筆大生意,送他一個不值錢的盒子有什麽關系ㄌ,其實擺在地上的這些盒子,是古董店老板進貨之后,經過特別篩選過,既然會擺在地上,都是認定爲比較沒價值的東西黃天德看了看地上幾件盒子,指著一件顔色最深沈,尺寸大小剛好的長方型木箱盒,于是就交代司機小陳拿上車,就與古董店老板到櫃台前,將錢算清楚,總算是賓主盡歡到了晚上,黃天德好不容易應酬一整天,回到飯店里頭,這會總算能夠有時間,能坐下來仔細把玩今天買來的戰利品,他拿著白玉佛仔細的擦拭一番,越看是越愛不釋手,拿在手上把玩許久,心滿意足極了,這時忽然想到該有個盒子來收藏它…………

司機小陳將那深黑色的盒子,就擺在房間里頭的書桌上,黃天德小心翼翼的拭去塵埃,露出盒面精雕細琢的花紋,那紋路有點像是道家的符咒,又像是皇室的徽章,雕工非常的精細(這東西肯定也是個寶物)

憑藉著多年的經驗,黃天德相信自己的眼光,因爲他嗅到一股迷人的檀木清香,聞到讓人精神一陣,推測應該是很稀有的黑檀木做成的,所以非常的沈重,足足有三十斤吧!!

小心翼翼打開木盒子,放在里頭的只有一面金屬圓盤,圓盤正面光滑細致,幾乎可以當鏡子使用,但是卻又沒有像一般鏡子都有手把可以支持,盤面長約一尺,周圍雕飾有蟠龍圍繞,盤面發出冷烈的金屬光芒,一點也沒有鏽蝕的痕迹,東西彷彿是昨天才鑄造的新品一般新潁,黃天德實在想不透它的用途,忍不住將它拿在手上,卻感到有些輕盈,讓人猜不透是何材質,圓盤的背面倒是清楚的刻上密密麻麻的象形文字,完全讓人摸不著頭緒,因爲這金屬盤太完美無缺,黃天德推斷不會是古董,所以看了有些失望,就先將圓鐵盤棄置在梳妝台上,將白玉佛像擺進黑檀木盒之中,仔細收藏在衣櫃當中黃天德忙了大半天,精神有些睏窘,剛才那頓晚飯還喝了不少的酒,全身都發起熱來,于是脫光了全身上下的衣服,進去浴間洗澡去剛洗澡完的他,赤身裸體的來到梳妝台前整理頭發,今年45歲的黃天德,因爲事業有成,加上喜愛運動健身,外表給人一種年輕有爲的形象,平時他也特別注意養身,所以一直很自豪自己體態完美,只見他赤裸裸著身體在鏡子前舞弄身體,露出胸膛糾結的肌肉手臂,和肚子上六塊強壯的腹肌,似乎對自己的身材滿意極了……………

~~~突然間~~~一雙滑不溜丟的小手,貼在黃天德的腰際輕輕撫弄,嚇得他趕緊回頭,只見一名全身赤裸裸的小女孩,驚慌失措的跪倒在他面前「主人…奴婢春蘭…向您請安…」黃天德被眼前赤裸裸的少女舉動嚇了一大跳「妳是怎麽跑進來的…妳怎麽沒有穿衣服……」黃天德顯得又驚又喜,講起話來都結巴了「奴婢春蘭今晚上…是要來侍奉您的,希望主人喜歡…」

不愧是商場上的打滾多年的老鳥,馬上就能恢複鎮定,黃天德仔細打量眼前的少女,只見她身高約四尺半,身軀雖然瘦弱卻不見骨,留著長發及腰,瓜子般細致的臉蛋,一雙水汪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臉上又是嬌羞,又是淫媚的直視著他,嘴角淺淺的小酒渦,笑盈盈的煞是好看,全身肌膚粉嫩白兮,胸前一對饅頭小山形狀嬌美,小巧乳暈像是朵雪里紅梅似的,隨著呼吸而不住輕輕地顫動著,黃天德看的二眼發直,下體不禁蠢蠢欲動「呵…嗯…妳說…妳是叫春蘭吧…先起來…坐著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