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6305
前文:


                (六)

  我老爸还真认识巧克力厂的厂长。

  打了个招呼以后,厂里马上换了模具。郑建国这三个字,在咱县不算免死牌,那也是响当当的。

  「郑总!你好你好!!!欢迎欢迎!!!这位是您爱人吧?」何厂长精明热情,看到我们姐弟俩的情侣头,直接送了个免费的助攻。

  我点了点头。

  何厂长拉着我进了车间,岚子姐攥着旅行包紧紧跟随。我能感觉到她炽热的眼神始终盯着我的侧脸,我没有勇气跟她对视,这本来就是一场骗局。

  装了满满一包的龙凤金币巧克力,走的时候还得到了句祝福,「招财进宝,龙凤呈祥!」,很吉利的话,但可惜龙和凤凰不是一个物种,根本没法配夫妻。
  我把旅行包仔仔细细绑在了车后座上,一个骗腿上了车,「岚子,坐这儿!」
  我用嘴朝车横档一努。

  回家的路上,岚子姐侧坐在我怀中,我每时每刻都感觉到她的爱意,其实她对我父亲的要求并不多。

  送她回了小院,我打算打道回府,难不成留下来拍摄《近亲相奸:表弟中出精神失常表姐の二穴!》?

  岚子姐叫住了我,「建国,你等一下,领子!」她滑腻白嫩的素手左右环抱,把我的衣领认真整理好。时间仿佛静止了,用上这句称呼,她可能已经攒了二十年的勇气。

  我实在演不下去了。

  我猛的抱住岚子姐,给了她一个迟到已久的拥抱,眼泪顺着岚子的脸庞流下。
  月光下,我们俩的头紧紧靠着一起,仿佛一对睾丸。额……不对……操(淫色淫色4567q.c0M)……暂时想不到什么其它形容词。

  岚子颤抖着伸出双手,慢慢抚上我的后背,突然用尽全力把我往她怀里拉,像是要把我揉碎。她的脸贴近我的心脏,我听到了沉闷而撕心裂肺的哭泣。
  哭出来就好。

  我轻轻拍打她的背心,正绞尽脑汁想说些弥补的话。突然二弟发来急电,发现E罩杯以上级别敌人入侵领土,数量两颗,具体战斗力不明,请求出动请求出动!三秒不到,二弟已经进入了人间大炮一级准备阶段。

  滚烫的铁棍顶住了二表姐的小腹,哭声立马停了。

  节操(淫色淫色4567q.c0M)呢?!

  我翘起屁股,枪口朝下,双眼穿过岚子的大咪咪死死锁定了二弟,你个孽畜!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知不知道未经领导批准就擅自挑起边境摩擦是大罪!可以枪毙的!

  连唬带吓,二弟服软了。我长吁了一口气,抬起头,却发现气氛陡然变了。
  我的衣领子被两只手揪住,用力往上一提。

  「胆子够肥的,敢装舅舅占你老姐的便宜!活腻了是吧!!!」

  岚子恼羞成怒,眼中带着一股浓烈的杀气。

  完蛋了,这下我彻底完蛋了。

                (七)

  奥迪车在路上飞驰,见红灯冲红灯,至于限速之类的已不在考虑范围。二表姐没精神失常前,曾经开过公交车。

  岚子咬牙切齿地踩着油门,我坐在副驾驶座上唉声叹气,又得找交警队的堂哥消记录了。这么个小破县城装这么多探头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啥?

  疯病治好了,怎么人看起来更疯了?

  眼前看到了老爸那栋别墅,二表姐猛踩刹车,我的头撞了一下挡风板,很痛,也只能自己揉揉,吭都不敢吭一声。

  「给你老子打电话!」

  手机刚刚拨通,才说了半个「爸」字,就被夺走了。

  「郑!建!国!!!你儿子现在在我手上,想要他活命,就下来谈谈!!!」
  「你是小岚子?」父亲沉默了一下,声音随即变得冷酷无情,「把电话给你表弟。」

  「二十年了,你就和我说这些?」手机被她用力一甩,砸在我胸口再反弹到大腿。

  老姐,就算我老爹欠你,可老弟我可从没……哎,算了,我就是个猪。
  父亲对我就说了一句话,「记住我们之间的交易,好自为之。」

  电话再打过去,已关机。

  坐在车上,岚子不哭不闹,只是不说话。我感觉压力越来越大,你该不会真想撕票吧?

  再次夺过我的手机,狠狠掷出车窗,坚硬的水泥地把它撞成了残次品。想想还是不解气,岚子下车照着它的残骸一阵猛踩,直到五马分尸为止。长长吐了口气,苦笑,「你还真是铁石心肠。」

  我弱弱的叫唤了一声,「二表姐,我可以走了吗?」

  第二天中午。

  郑岚姐昨晚把我提溜回自家小院以后,强奸了我,然后又奸了一次,两次,三次……我也对她的年龄有了深刻的认识——站着喝风坐着吸土。

  「怎么硬不起来了?我们再来一次!你只要表现的好,老姐以后会把屁眼也给你的,小淫虫。」岚子用她雪白的大奶子夹着我的二弟,来回搓揉,可二弟已被她彻底放倒,根本无力再战。

  「阿岚,我好饿,要不我们吃点东西再继续吧。」我尽可能用温柔的语气小心应对。抚摸着岚子的头皮,感觉非常刺激,有种田伯光奸仪琳的视觉感。但我真的很饿也很累。

  「饿就喝姐的淫水吧,当你的午饭。」雪白的肉臀坐在了我的脸上,已经红肿的小屄和沾满露水的毛丛在我嘴唇上来回滑动,我细心地舔舐着,带起她雪白的躯体阵阵颤抖。没多久,岚子姐把我的嘴死死固定在大腿之间,「表弟,快…
  …快……再往前一点,对,就这里,啊啊啊啊啊,我要到了……开饭了,喝吧。「

  一股咸腥味的液体灌了我一嘴。

  亲姐弟,真是亲姐弟!

  岚姐媚眼如丝,嘴里呢喃着无意义的词语,倒在了我身上。

  她用双腿夹住我不放,再把我的头颅按在她的巨乳之间,搂着我满足地叹了口气,很快睡着了。「不要离开我。」这是她睡前的嘱咐。

  我保持姿势半小时后,看她完全睡着了,就轻轻抽出了身体。

  坐在小院的石凳上,我享受着午后的阳光,如水银泻地般的温暖包裹着我。
  这个院子和当年没太多不同。无非是扩建了一个卫生间,加装了空调和网线。
  二十年前的那一幕仿佛又在眼前回放。

  「姐姐我好看吗?」

  「好看。」

  「将来娶我好不好?」

  「好。」

                (八)

  翻了翻老姐的厨房,食材不多。简单做了锅小米粥,再卧了两鸡蛋,我便躺在床前的躺椅上假寐。再饿也要等阿岚起来一起吃,这是规矩。

  没一会,听到床板的咯吱声,表姐醒了。她想下床走却发现小屄肿痛,走了几步腿一软又坐到了床上。嘿嘿,暴饮暴食是不对滴。

  我扶着她靠在床头,再给她腰后垫了两个枕头,温情的看着她。岁月在表姐身上没有留下太多痕迹,只是眼角已有了一丝皱纹的迹象。现在她是我表姐,也是我的女人,更是我要花费一生来回报的恩人。

  阿岚用手戳了一下我的额头,很轻柔,「嘉明,姐姐被你操(淫色淫色4567q.c0M)的连床都下不来了,今天我就先饶了你。姐姐以后一辈子都会守着你,还怕没时间吗?」

  你想的倒美。

  我俯下头,轻轻用嘴触碰表姐的红唇,一下,两下,阿岚搂住我的脖子,连通了彼此的口腔,我们的舌头来回追逐嬉戏着,带起了双方的情欲。表姐捉住我的手,探入林荫小道,溪水正顺着山谷浇灌床褥。

  「表弟,我好饿。」你个操(淫色淫色4567q.c0M)弟狂魔也有今天!我马上把手指上的体液擦到她嘴唇上,「那就喝点自己的淫水吧。」

  哈哈哈,终于报复回来了一把。

  表姐捉住我想要缩回的手指,一根一根的吸吮着,温柔而细致,「你让我喝我就喝,大鸡巴弟弟,姐都听你的。」

  硬了,和铁棍一样!老姐你说下流话的时候怎么这么欠操(淫色淫色4567q.c0M)!

  我和表姐眼中燃起了熊熊欲火,突然齐声说了一句:「先吃饭!」,同时一愣,笑得喘不气来。

  风卷残云地消灭了晚饭,发现表姐也放下了碗筷。直接就把她摁在了床上,扒下才穿上不久的内裤,二弟尽根而入。

  「轻点,好疼。」阿岚攥住我的胳膊,舌头发出了颤音。

  通常女人的话必须反向理解。上半场5:4,中场休息结束,下半场开始!
  「好表弟,我受不了了……饶了我吧。啊!来了……来了……我又来了。你怎么这么厉害。啊……啊……啊啊啊啊。」

  表姐躺在床上,雪白的娇躯上满是汗水,我双手托住她的肥臀,在她的屄洞里不停地打桩,她的巨乳随着我的抽插,用乳头来回在我胸膛上画着圈,仿佛在计数。汗水顺着我的脊背抛洒着滴落在她的娇躯上,泛起妖艳的光泽。

  最普通的男上女下姿势,连续交媾了两个小时。表姐早已溃不成军,小穴里流淌出的液体已经失去了粘性,如同清水一般。

  阿岚的眼神早已迷离,「好弟弟,你真的想把我操(淫色淫色4567q.c0M)死吗?」

  4200,4201,4202……我心中一片空明,只有数字在不断跳动。熟悉了表姐的G点以后,胜负早就注定。

  又是三百多抽后,表姐突然像八爪鱼一样用手脚勾住了我,阴道剧烈收缩,喷出数量庞大且滚烫的阴精,我浑身一片酥麻,几乎同时发射出百子千孙。姐弟俩的体液融合在一起,溢出洞口,缓缓滴落。

  「我要死了……真的要死了。」表姐身体时不时颤动着,仿佛已经脱力。我压在阿岚身上,把她的巨乳挤压成圆饼,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她的臀瓣,转战表姐的寸头,刺刺的头发让我欲火重燃。

  我将嘴唇凑到她的耳边,趁着二弟尚未收缩,一边品尝她的耳轮,一边缓慢抽动着,「表姐你知道吗?我从初中开始就想操(淫色淫色4567q.c0M)你了,操(淫色淫色4567q.c0M)你的小屄、小嘴、小屁眼,让你用大咪咪给我揉鸡巴,让你用舌头舔我的菊花。把你锁在床上从早操(淫色淫色4567q.c0M)到晚,操(淫色淫色4567q.c0M)到你求饶都求不动,如果你敢比我先死,那我就连你的尸体都不放过,直到把你操(淫色淫色4567q.c0M)活为止。」

  又是一波高潮来临,但表姐已经无淫水可泄,下半场比分15:5,客队大比分获胜。你个二十年没上场的老将,平时最多做点战术练习,就算有主场优势,又怎么可能在赛场压住我这个经验丰富且体力充沛的王牌ACE!

  我心满意足的想要翻身下马,却被表姐勾住了脊背,「插在里面睡吧,好表弟,好老公,千万不要嫌弃姐姐,没有你,我一分一秒都活不下去。」

  我压住阿岚的嘴唇,「我也是。」

  我感到自己的心灵肉体都与阿岚交融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再也不分彼此。

  整整一天的姐弟交媾驱散了笼罩小院二十年来的阴霾,明天将是新的开始。
  等等,我好像还欠大小老婆一个交代!一滴冷汗从脸上滑下。

  玩脱了……

                (九)

  走进「金鑫实业有限公司」的办公大楼,心中一阵鄙视,这么俗气的名字,也就老爸这种小学生想得出来。

  电梯上了八楼,出来左拐就看见了秘书张洁,一个四十多岁的女白领,整天笑眯眯的。

  「嘉明,你前天是不是不小心把手机摔坏了?郑总昨天拿给我让处理了,SIM卡是好的,就是手机本体损坏有些严重,我就擅自做主给你换了个同型号的,不好意思啊。」

  接过手机,顺便上下扫了她眼。眉带春意,一脸性满足,还嘉明嘉明的叫我,不是老爸的炮友就是肉便器。

  心中充满着恶意,我感觉状态调整的不错,也没敲门就直闯老总办公室。
  老爸正在削西瓜皮。他的手坚定有力,很巧妙地调整着刀锋弧度,青皮和肉皮分离的很完美,没有一丝浪费。桌上有碟咸盐。

  「撕拉!」那张二十年前的旧照片被我扯成两片丢还给了他,「以后阿岚就是你三儿媳,这东西没必要保留了。」

  父亲拨打座机把肉便器叫了进来,用手一划拉他的杰作,「腌好了以后晾晒通风,三天后我要拿来下饭。」

  火柴点燃,父亲盯着烟灰缸里的毁灭之舞,青春的留影在扭曲变形直至破碎成灰。

  「四十年前,在我们老家旁有个小码头,每到夏天就会有一船船的西瓜在那里上岸,我和一群穷孩子留着口水守候着。搬运的苦力看我们可怜,每隔一段时间就故意摔碎一个西瓜。那时候我人太瘦弱,根本抢不到瓜肉。只能等他们啃完了,再把西瓜皮小心收集起来加工腌制,留着全家吃。既然吃不到瓜肉,吃瓜皮也是好的,人要学会退而求其次。」

  老爸站在落地窗前,遥望远方,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见到了童年时住过的筒子楼和二表姐的小院。

  父子良久无言。

  出门的时候,我怀里揣着一式四份已经签字盖章的长期供货合同,拿去带给姓谢的,就可以坐享三百万年薪。

  车子在路上无目标的行走,鬼使神差来到了老家,父亲在这里度过了他的童年。码头早已不在,如今已是一片等待开发的废墟。

  这二十年,老爸何尝不是苦熬。抛弃了情感,只为郑家的兴旺。

  退而求其次。

  父亲压抑自己不见郑岚一面,退而求其次,在女色中麻痹自己。

  郑岚姐苦恋二十年,最后伤心绝望,退而求其次,把我当成了父亲的替身。
  大老婆为了留住我的心,退而求其次,献出自己的妹妹。

  而我郑嘉明,何德何能,可以如此肆意挥霍着我的情感和欲望,见一个爱一个,根本不考虑她人的感受,我真是个人渣败类!!!

  自我批判完毕。

  先去趟别墅。

  逗逗儿子的小茶壶,被他尿了一脸,小逼崽子,老爹报仇五年不晚。再告诉大老婆马上我们要发财了,看完合同她手心都拍肿了,财迷。然后打电话给小老婆,已经说服她姐给她在学校旁租套房,请个保姆,每月还可以多拿5000块的零花钱,小财迷疯了。

  愉快地回到岚姐和我的打炮小院,我记得她好像上次说要把屁眼献给我来着,一定要抓紧时间开发。嘿嘿嘿嘿,你死定了,二表姐。

  活在当下。

                (十)

  老式吊扇静静的旋转,带起凉风抚摸着我和阿岚。我浑身上下的肌肉都在发出着罢工抗议,表姐的战斗力正一日(淫色淫色4567Q.COM)千里的突飞猛进。现在要想击败她非得用尽浑身解数才行。

  舌尖在我胸腹之间来回游走,灵巧收割了每一点汗珠,岚子温顺的把头枕在我的胸口,倾听着心跳。

  「嘉明,如果将来表姐老了,也不漂亮了,你还会喜欢我吗?」

  「当然不会。」我用手指勾起阿岚的下巴,在她耳边诉说,「因为那时我早已魂归地府了,死前皮肤枯槁,骨瘦如柴,经过名侦探柯南的鉴定,是被一个光头魔女吸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了精血。」

  「作死是不是?!你个小,屁,孩!」表姐一把控住了我的腰,然后开始猛烈胳肢。我忍着瘙痒捧住岚子的螓首,双眼深情凝视,「爱不是靠说,而是靠做。」
  早上去公司,下车的时候感觉腰肾一阵酸痛,原先以一敌二都轻轻松松,怎么现在收拾一个都如此幸苦?难道真是五年一个台阶,我开始走下坡路了?也不对啊,我才芳龄二十九!

  带去的文件被谢总逐一签字盖章,其中两份他留着,剩下两份得再送还给老爸。老谢拍着我的肩膀,「三十岁不到的销售部主管,年轻人好好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我看好你。」
  不就是钱权交易吗?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经过太子爷的小办公室,我决定去关心一下老上级,「早,谢,少,爷!」
  早泄少爷居然不还击,只是神情郁郁的靠在电脑椅上,仿佛皇上翻牌子没看上的妃子。看这厮如此消沉,哥心都疼了,我摸摸他的狗头,「我下面给你吃吧。」
  太子爷被吾皇下旨贬为庶民,他会去郑建国同志的金鑫公司报道,应聘采购部副经理。

  自己的努力得不到认可,总被当成棋子拨来弄去,这种感受我了解。

  原本我以为主管的工作会非常忙碌,我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一上班,先检查装货情况,数一下码头上的货船,阅览实验室取样化验情况,再掌握好应收账款到位时间。

  中间不定期不定时探察一下周边市场有无价格波动。

  下班前,扫视一下全天发货数量。

  这就OK了。

  上班八小时只要花上TMD三十分钟不到,哪来什么日(淫色淫色4567Q.COM)李婉姬!

  其他那些鸡零狗碎的破事,都有手下的马仔来完成,不然请他们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啥,白吃饭吗?

  在主管办公室转了几圈,我在衣柜里发现了一扇传说中的暗门,里面有间带卫生间的卧室。「平时工作累了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强压欲火竭力说服着自己,我可不是个粘花拈草的人。突然间发现大圆床的上方有带轨道的手动葫芦,床头柜里还有几捆绳子。

  荒淫,实在是荒淫!

  走出密室,二弟正在站军姿,看了一下手表,离下班还有5个钟头,好难熬。
  停好车,我蹑手蹑脚流进院门,想来个突然袭击。忽然鼻腔探察到一股梅菜扣肉的味道,这是我最喜欢吃的菜。心中涌起一股柔情,看来表姐已经完全臣服于我的胯下,不再会把我当成老爹牌振动棒了,哇咔咔。

  我从后方搂住正在摆放碗筷的阿岚,把她的牛仔裤扯至大腿,捧住肥臀尽情舌奸着她的屄洞和屁眼,「我要操(淫色淫色4567q.c0M)屁眼,现在就要。姐你答应要给我的。」
  表姐娇躯一颤,回头一脸坏笑的瞪了我一眼,「就说你是个小」屁「孩。姐的屁股本来就是你的,想什么时候操(淫色淫色4567q.c0M),想操(淫色淫色4567q.c0M)哪个洞,都可以。可就怕你虚!」
  虚你个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