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6482
前文链接:


               (十一)

  车子开进了休息区,妈妈沿着停车场绕了一大圈后,忽然将车子停在离休息区有些距离的偏癖角落。

  「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再上路吧。」随着话落,妈妈熄火之后,又打开了后行李厢的开关。

  原本我以为妈妈要拿风衣给妹妹,遮掩她那过度裸露的身体,没想到妈妈竟然拿出了她的行李箱后放在地上打开一条缝隙,边瞄边把手伸进去摸了片刻,很快就拿出一个纸袋,随后就关上了行李箱,放进了后车厢。

  看着厢门缓缓合上,我纳闷地问道:「妈,怎么不拿风衣?」

  「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拿风衣,现在又不冷。」

  「呃……妳不冷但怡君会冷吧。」

  妈妈瞅了我一眼,又把视线投向了妹妹:「小君,会冷吗?」

  「不会呀。这里比台北热好多。」

  既然妹妹都说不冷了,我也没话好说。我看着妈妈手上的纸袋,又不禁好奇地问道:「妈,妳拿什么东西?」

  「喔,我觉得穿这套衣服踩油门不方便,想换一套比较好活动的衣服。嗯,小伟,你如果不想上厕所的话,就到美食区的大门口等我们吧。」

  随着话落,妈妈己拎着随身的包包及纸袋,亲暱地挽着妹妹的手,匆匆走向女生厕所。

  看着妹妹衣着暴露地被妈妈拉走,我一时间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以我和妹妹多年培养出来的默契,我相信她刚才一定听得懂我的暗示,可是她居然故意装傻地拒绝了我的提议,让我不禁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楞神片刻回过神,看着妹妹那道醒目的妖异背影,即将消失在转角处,我立即用力甩甩头,将某些不好的念头甩出脑海,便立即提脚追了过去。

  之前在车里没有留意细看,所以我不知道妹妹穿的那件短马甲,后面的布料竟然是黑色的透明网纱,以至于只要有人看到她的背影,就知道她没穿内衣,再加上那从后腰延伸到后膝盖的凤凰刺青,尽管屁股处的布料是黑色的不透明弹性网纱,可是在阳光照射下,还是可以无碍地看到被布料覆盖的图案。

  如果再加上后颈的南十字星刺青,以及脖颈之间那洒上了一抹金粉的晶莹,想要不引人注意都很难。

  等到我追到男女厕的叉口,早已看不到母女俩的身影。上了个厕所,又在分叉口等了一会儿,仍不见两人出来,我只好缓步踱向了休憩美食区的大门口。
  在门口呆站了将近二十分钟,我才看到了母女俩的身影,朝我迎面走来。不过,当我看到妈妈的衣服之后,我顿时又无言以对。

           因为妈妈现在穿着一件──

  一字领的露肩浅黄色连身包臀迷你短裙。

  浅黄色的透明蕾丝短袖,就像固定衣服作用似地圈在妈妈的两臂;低胸的圆领设计,自然展露了她胸前那对──没有因长期地心引力作用而下垂的美乳;贴身的缎面柔顺材质,也令她没有穿内衣的两点激突变得更加明显;收腰包臀的设计,完全展露了妈妈的身体曲线,而且超过膝上二十五公分的荷叶裙襬,配上厚底的凉鞋,不但让她的美腿看起来更加修长,又多了一些引人遐思的神秘感。
  看到妈妈不同以往的穿着,我楞了好一会儿,才期期艾艾地问道:「妈,妳怎么换这么清凉的衣服?」

  「还不是为了陪小君,要不然她的心情一直无法放松。好了,我们快进去吃东西吧,妈咪已经有点饿了。」妈妈避重就轻地转移话题。

  当妈妈挽着妹妹的手,正要走进美食区时,妹妹忽然跟她说:「妈咪,我要跟哥哥在一起。」

  「哦,好吧。」

  妈妈放开了妺妹后,她立即走到我旁边,主动挽起了我的手臂,故意走在妈妈身后,显然有些私密的话想对我说。

  于是我们故意放慢了脚步,慢慢与妈妈拉开了距离,看着她红扑扑的脸蛋,我才小声问她:「妳是不是有话要说。」

  妹妹摇摇头:「我觉得跟哥哥在一起比较不会紧张,觉得有安全感。」
  「小乖乖,妳老实告诉哥哥,妳们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没……没呀。」

  「那妳……咦?」当妺妹身体贴到我的手臂时,我发现她的脸忽然变得特别红,身体的温度也好像变高,于是便关切地问道:「妳的身体怎么这么烫,是不是不舒服?」

  妹妹又摇摇头,在我耳边悄声说:「小母狗的身体现在很敏感,很想要。」
  「因为被人看身体的关系?」

  「嗯,刚才在厕所时,小母狗觉得好像所有人都在偷偷看人家……然后就觉得很不好意思,可是又好兴奋……」

  「然后呢?」

  「妈咪就在厕所里帮……帮小母狗弄了两次。」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妳是说?」

  妹妹会意地点点头:「嗯嗯,可是从厕所出来找你的时候,看到那些人又偷瞄小母狗……害人家现在又有感觉了……」

  「唔……我回车上拿风衣给妳?」

  「不要!哥,人家只需要你的鼓励与支持。」

  「鼓励妳把身体露给陌生人看?」

  「不是啦,是帮人家打气加油,尽快撑过这段尴尬期啦。」

  「说到底,还不是要露出身体给人看。」

  「不一样啦!有哥哥陪的话,人家比较不会紧张害怕。」

  「黄怡君,我现在非常严肃认真的问妳,妳……是不是……真的喜欢……和爸妈一起玩这种……另类的家族娱乐活动?」

  「哥……」妹妹轻轻摇晃我的手臂。

  我不为所动地说道:「我希望妳好好想清楚后,再认真回答我。」

  妹妹低着头想了一下,才抬起头,答非所问道:「哥,如果我要求你跟宜慧姐分手,然后跟我在一起,你做得到吗?」

  「妳不要又把话题扯远了,我问的和妳问的,根本就是两码子的事。」
  「不!你认为是两件事,但对我来说却是同一件事。」妹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你知道吗,每当我想找人说话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每当我有心事想找人说时,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可是,当我想你的时候,你在哪里?当我需要人安慰的时候,你又在哪里?我每天不管上课,跟朋友出去玩,在家读书,看电视时,都会不经意想起你,可是你呢,你有每天想我吗?有每天打电话跟我聊天,问我好不好吗?当你抱着宜慧姐,或是跟她爱爱时,你会想起我吗?」
  「我……」

  「哥,我知道你做不到。自从我认命地和爸妈一起……玩游戏后,虽然心灵还是偶而感到空虚寂寞,可是却能让我暂时放下对你的思念,或是把这份思念之情,移转到爸爸身上。就像爸爸说的,只要身体得到了满足,心灵自然也会感到满足。或许我到现在还无法体会他的意思,但不能否认,我的身体已经慢慢接受了爸妈对我的爱。」

  「所以?」

  「如果你还爱我,在乎我这个妹妹,要嘛支持我,要嘛跟宜慧姐分手。这就是我内心真正的想法。」

  没想到妹妹的想法竟然是这样!

  老实说,我真的很难接受!

  「妳真的快乐吗?」

  「至少我的生活过得很充实。」妹妹说到这里顿了顿,忽然问我:「哥,你有没有听过『子非鱼,焉知鱼之乐』这句话?」

  「嗯。」我点点头。

  「那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仔细想了想它的典故,以及背后的涵义,我终于恍然大悟!

  自从发现了我们家不为人知的秘密后,妹妹虽然口口声声说不喜欢被爸妈玩弄,可是实际上又全力配合爸妈对她的……调教,甚至从今天在高铁站接她们母女俩,从她们怪异的言行举止,我早就看出了蹊跷,只是当事人表现得若无其事,我也不好说什么;直到刚才妈妈忽然从行李箱里,拿出了似乎早有准备的纸袋,再换上那身极为暴露的衣服,现在又听到妹妹这番话,我神经再粗,也该知道妹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及心态了。

  ──她已经习惯了被爸妈调教,甚至开始乐在其中!

  唔……我是不是该为爸爸把妹妹调教得如此成功,为他鼓掌喝采,或是找他大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三杯好好庆祝一番?

  看着身心已经有了重大改变的妹妹,仔细思考她说的话之后,我想,我的心态也该做一些调整了。

  想到这里,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轻抚妹妹的头,说:「我明白了。唔……
  那我们这几天就抛开一切,放松心情,开心尽情的玩吧。「

  「哥,你不要没事就喜欢摸人家的头啦,人家今天花了好久时间才做好的造型,被你一弄都乱掉了。」妹妹嘟着嘴,边用手指梳理头髮边抱怨着。

  「呵呵,习惯了嘛。不过我这么做,也是想让妳放松心情,怎么样,有没有比较不紧张了?」

  「嗯。跟你聊一聊,心情真的好多了。哥,你真好。」

  「好了,别再发我好人卡了。」

  「是喔,可是哥哥真的是全天下最好最好的男人呀。哥,我想亲亲。」
  「在这里?」我望着四周来来往往的人群,瞪大眼睛看着她。

  「嗯哼,好不好嘛?」妹妹主动环搂我的腰,嗲声嗲气地撒娇道。

  对于妹妹怪异的要求,我眼珠子一转,在她耳边轻声问:「这也是妈咪的意思?」

  妹妹摇摇头,对我朝旁边呶了呶嘴,随后在我耳边悄声说:「我要向妈咪宣示做爱优先权。」

  我瞪大眼睛轻声道:「什么意思?」

  「妈咪昨晚说,这几天环岛会和你玩双飞,我怕妳会被妈咪榨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到时候人家就没得玩了,所以要先跟她说清楚。」

  「呃……妳知道『双飞』是什么意思?」

  「知道呀,除了准备期末考那段时间外,只要爸爸在家每天都会玩,而且他们还一起教了人家好多事情。」

  「唔……那妳喜欢吗?」

  「如果跟哥哥的话,人家就很喜欢。爸爸虽然每次都会想办法,把人家的身体拼命弄到高潮,可是第二天上课就觉得很累,不过跟哥哥就不一样了。像那天在外面过夜,我们虽然玩通宵,可是第二天回家,人家的精神就很好,而且觉得很满足,很开心。唔……可惜这次跟妈咪一起,不然的话……人家好想每天都可以跟哥哥玩通宵呢。」

  「呃……」

  想到那天被妹妹榨精榨到几乎精尽人亡,事后好好休息了好几天,小弟弟才慢慢恢復正常,如果真的跟她单独环岛的话,我想用不了三天,我的亲朋好友就可以到殡仪馆参加我的告别式了。

  想到这里,心底蓦地升起了一股恶寒。

  「哥……哥,你怎么啦?」

  「哦,没……没事,我们过去找妈咪吧。」

  「人家要先亲亲再过去。」

  「唔……好吧。」

  在妹妹的坚持下,我搂着她那没有布料遮掩的柳腰,偷偷瞄了四周一眼,随即鼓起了勇气,朝妹妹那搽了桃红色亮泽唇蜜的香唇吻了上去。

  尽管只是浅浅一吻,但我还是听到了从四周传来惊讶的轻唿声。

  虽然我一时间尴尬不已,但看着吻过之后,脸蛋红得像苹果的妹妹,我只得强自镇定,无视周遭投来的异样眼光,就这样搂着她的腰走到妈妈身边。

  「哼哼,兄妹俩感情不错嘛,居然直接在大庭广众下卿卿我我,搂搂抱抱…
  …唉~~人老了就可怜,想和儿女抱一下还会被嫌这样很别扭……想想你们小时候,每天都要我抱抱亲亲……「

  听出了妈妈浓浓的醋意和妒意,我另一只手连忙搂着她的腰,并且半开玩笑地说:「我们要不要也亲一下?」

  话声未落,妈妈还真的冷不防就吻上了我的嘴唇,吓得我顿时脑袋陷入一片空白。

  等到我回过神,就看到妹妹嘟着嘴说:「吼!妈,妳很过份耶!怎么可以随便亲哥哥!」

  「嘻嘻,妳都可以跟哥哥玩亲亲,为什么妈咪就不行。」

  见四周惊讶地抽气声愈来愈多,我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脆横下心,主动跟母女俩分别又吻了一下,说:「好了,妈,别再逗妹妹了,我们赶快找吃的吧,我都饿死了。」
  之后,我就在周遭诧异难解的目光中,大大方方地搂着妈妈和妹妹,装作若无其事地在美食区闲逛起来。

  只不过,妹妹总是低着头走路,而妈妈则是神色自若地边走边看,不时问我们想吃什么,或是站在摊位前看着目录,要不然就直接开口询问店员。

  走了几摊之后,妈妈忽然瞟了一妹妹眼,说:「小君呀,走路要抬头挺胸,不要老是低着头。再说,妳的在校成绩已经非常优秀,应该不需要再拿几张拾金不昧的感谢状吧。」

  「噗哧!吼!妈咪,妳很讨厌吶!」

  「嘻嘻,我只是想帮妳放松心情嘛。怎么样,现在有没有好一点了?」
  「唔,好像比较不会紧张了。」

  「嗯……我看这样吧,有没有看到那个卖冰淇淋的年轻帅哥?妳去跟他买冰淇淋,然后跟他聊天要手机号码。」

  「啊!」我和妹妹异口同声地大叫。

  「啊什么啊,快点去,我跟小伟在这里等妳。对了,我要薄荷巧克力口味,小伟,你呢?」

  「我……我不想吃。」

  「不行!你不吃的话,就去跟那个卖煎饼的欧巴桑聊天,想办法和她交换手机号码,或是待会儿自己想办法离开休息区。你选一个吧。」

  「那……怡君,我……我想吃瑞士巧克力口味。」

  只见妹妹幽怨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就深唿吸几口气,拿着妈妈递过去的千元大钞,踩着高跟马靴,扭着弹俏的美臀,快步走向冰淇淋的摊位。

  看着站在冰淇淋摊位前的妹妹,不知所措地一直盯着她面前的冰柜,我忍不住问妈妈:「妈,这样会不会太过份了?」

  「唉~~不用这方法,小君永远不会成长。她现在就是太过于害羞,又缺少自信心。相信我,只要突破这道心理障碍,她又会变成以往那个,大方开朗的可爱小公主。」

  「妈,妳老实告诉我,妹妹到底知不知道妳们在调教她。」

  妈妈点点头:「知道呀,不过我们也很清楚地告诉她,由于她不算圈内人,所以我们希望她把这些调教指令,当做是我们指定她必须做的『功课』,或是跟我们一起玩的『游戏』,然后慢慢尝试并接受它。」

  「唔……从妹妹的表现来看,妳和爸似乎调教得很成功。」

  「嗯,她的确是个品学兼优,学习能力又快的好学生。」

  「………………」

  我和妈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没多久就看到妹妹已经抬起头,神色从容地指着冰柜里的冰品,而且还真的跟那店员有说有笑地聊了起来。

  最后,当妹妹拿着冰品,漾着开心笑意离开时,我发现她的手上似乎多了一个小纸团。

  「妈,哥,这是你们的冰淇淋。」

  妈妈接过冰品,边吃边问道:「怎么样,有没有要到电话?」

  「嗯。」妹妹把纸团塞到妈妈手里,「妳要的帅哥。」

  「拜託,妳要得到电话就是妳的本事,妈咪的男人够多了,哪用得着妳帮我介绍。对了,现在心情是不是没那么紧张,而且也对自己有自信了?」

  妹妹点点头,笑嘻嘻地说:「没想到女生向男生搭讪还满有趣的,而且我发现跟他聊天时,他竟然比我还紧张害羞,刚才还差点挖错冰淇淋呢。嘻嘻,真好玩。」

  这时,妈妈又把那纸团塞回妹妹手中,然后边吃冰淇淋边说:「嗯,这个帅哥就交给妳处理了,看妳是想交男朋友还是约炮都行。」

  「妈咪,人家现在没心思交别的男朋友,如果只是约炮的话,那人家已经是哥哥的固炮,何必再找其他男人。」妹妹舔着冰淇淋,毫不忸怩地说道。

  「随便妳啦,如果真对他没意思,待会要离开这里时再丢到垃圾筒,免得人家不小心看到会伤心。」

  「才不要!人家要把它留下来做纪念,说不定哪天人家忽然想多个固炮,就有现成的口袋名单了。」

  听着母女俩如此强悍的对话,我偷偷瞟了四周一眼,还好没人围在我们身边,要不然让陌生人知道我是这对豪放母女的家人,我一定羞窘得想找地洞钻。
  不发一语地吃完了冰淇淋,妈妈又故意叫妹妹去几个小吃摊点东西,并且要求她就直接在柜台前等餐,等到她把餐点拿回来之后,再前往另一处。

  渐渐地,我发现愈来愈多人的视线,竟默默随着妹妹那──私密三点若隐若现的妖异身影移动着,而妹妹起初还是红着脸,强自镇定地穿梭于美食区,但来来回回走了几趟后,我发现她似乎愈走愈慢,甚至好几次走到一半都不由自主地停下,做了好几个深唿吸后,才继续紧夹着腿慢慢前行,直到妹妹端了一碗贡丸汤放在我们面前后,她忽然皱着眉头对妈妈说:「妈咪,妳可不可以把钥匙给哥哥?」

  妈妈不急不徐地放下筷子,瞅了她一眼:「真的受不了了?」

  「嗯。」妹妹红着脸勐点头。

  妈妈听了后,拿出车钥匙推到我面前,看着妹妹,带着促狭地调侃语气说:「嘻嘻,需要妈妈把风吗?」

  「不……不用了。」

  「好吧,小伟,快带妹妹走吧,再不走,她就要出糗了。」

  尽管我刚才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从妈妈那句话,我已经知道了妹妹为什么忽然跟她要车钥匙。

  妹妹见我仍在状况外,就拿着钥匙塞在我手里:「哥,快扶人家去车上啦,人家已经快没力气走路了。」

  「哦,喔。」我不知所措地起身搀扶妹妹,在她的催促下,快步走出了美食区大门。

  走着走着,我忽然发现妹妹的大腿上,不断淌下了透明的津液,而且似乎从出了大门口,就一直沿路滴淌着。

  「小乖乖,妳到底怎么了。」

  「快要高潮了啦……」

  「那现在?」

  只见妹妹紧夹着大腿,皱着眉头,紧咬着牙关,久久才艰难地说出:「快带我去车上,和我做一次。」

  「喔喔。」

  看着妹妹痛苦万分又咬牙强忍的神情,我忽然把心一横,直接拦腰抱起了妹妹,在旁人惊疑不定的目光中,快步跑向了停放车辆的地方。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