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事已经过去蛮多年了,那时候我还是个20来岁单身汉,跟着父母兄弟姐妹一起住在乡下,隔着大概一百多米,住着阿明叔和阿花婶他们一家。先介绍一下阿花婶吧,那时她应该有40来岁了,丰乳肥臀的很能生孩子,2个儿子一个女儿。她的大儿子和我差不多大,挺早就下广东打工去了。虽然扔到城市里她算不算美人,但是在农村那种地方可以算得上有姿色的。后来阿明叔就得了重病,大儿子在外打工,儿子女儿又要读书,阿花婶一个人顾这顾那的确实也挺不容易。我一个大块头年轻小伙,有力气手脚也轻便,就经常找机会帮她做事,重的活累的活主动帮她干。其实我那时候脑子里就有淫念了,阿花婶这种虎狼年纪的女人,老公又病蔫成那个样,只要稍加利诱还是很容易上手的。虽然岁数是大了一点,但是能和她搞一块,总比花钱去城里面嫖鸡要好得多!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如我所愿。在一个黄昏,经不住我的言语和行为的挑逗,在她家荔枝园搭建的小棚子里面做出了乱伦关系!肉肉的女人就是爽,虽然那时我是个大小伙,但是看到她下面流出很多白白的浆不知道是什么,笑她撒尿是白色的,她还骂我笨瓜!那一年说来也邪门,村里面放了一部叫“飞尸”的鬼片,当时很多人都看了,拍的确实够阴森够恐怖,就连我这不信鬼神的小伙,看完那电影心里都疑神疑鬼的。更邪乎的就是,放映电影过两天,阿明叔就死了。村里那阵子谣言四起,说鬼说怪的村民到处都是。男人都怕成这样更别说女人了,阿明叔下葬之后,她的大儿子在家呆了几天,就又去广东了。阿花婶的小女人本性立刻显露出来,偷偷说让我晚上过她哪里陪她。我故意装出不敢的样子,说阿明叔才刚死,我也怕不敢去的。阿花婶以为我拒绝,立刻就翻脸生气,说以后想碰她没门。看她这么认真我立刻就投降了,答应她晚上就去。花婶家东边两间屋西边两间屋,中间围着厨房和厕所。这种布局,晚上夫妻在房里办事就算床摇得再厉害,对面两间房的人都不可能听得到。农村人的习惯就是好,早睡早起。她儿子和女儿因为早上要去学校,所以老早就睡下了,我夜里11点多拿着把手电筒壮胆偷偷摸摸过去,就只有阿花婶房里亮着灯,后面的事不用说相信各位狼友也明白的啦!(在此就不对做爱细节做过多描述了,要不然有狼友又要怀疑是小说)那晚做爱之前,她还说阿明叔的遗照看着我们,还是我胆大直接取下来塞进了柜子里。其实说真的不怕是假的,所以做爱的时候,故意猛烈一些,把床啊什么的弄的响一点来壮胆。最搞笑的是,那晚我们俩搂在一起睡觉,睡到凌晨的时候,阿花婶还尿床。把我也弄醒了。怕她再有什么“意外”,于是我替她进厕所拿了个尿痛进房里。既然醒了,又猛烈的激战了一次继续睡去。第二天老早她就叫我起床回去,怕被她孩子发现嘛!
半夜里来天蒙蒙亮回去,我和阿花姐起码做了十几天“夫妻”,那段时间我瘦了很多,相信狼友们知道是什么原因啦!后来她没这么怕了,我才没天天去帮她“壮胆”,但是还是会找机会爽一下。白天去她家不方便,怕村民看到风言风语乱散播,就会跟她偷偷跑到她家果园的小棚里去搞B。直到我也下广东打工,这段不伦关系才不了了之!
现在过了挺多年,我在城里买了房有了老婆,阿花婶又找了老公,但是已经年老色衰,我们这段不伦肉体关系就让它随着岁月沉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