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姆和朋友特德坐在沙發上,每人手裡拿著一瓶啤酒,看著球賽。吉姆年過

五十,體重已經有點超標。他和妻子在這個村莊生活了近三十年,如今頭也禿了,

小肚子也起來了,退休以後他就整天和朋友打牌喝酒為樂。今晚妻子去看朋友了,

他就把老友特德請來老哥倆一起看球喝酒。托德也是個五十多歲的胖子,不過已

經離婚了,因為他的妻子忍受不了他經常嫖妓。

  比賽就要開始時,門鈴響了。吉姆打開大門驚訝地發現自己的兒媳凱倫站在

門口。自從凱倫一年前嫁給吉姆的獨生子,吉姆就對美麗的兒媳充滿遐想。吉姆

仔細地從頭到腳打量著凱倫,少婦今年26,5。8英尺,棕色短髮起到肩部。

今天她穿了一件短袖襯衫,上面的兩個紐扣敞開著,B罩杯的乳房嚴實地裹在襯

衫裡,下擺塞進了棕色迷你裙,露出膝蓋上方幾英吋健康的肌膚,腳下蹬著的高

跟鞋恰好襯托出她的誘人曲線。

  真是個尤物!她是一名律師,似乎剛下班。凱倫抬起頭看著公公,微笑著說

了句「嗨」。吉姆低頭看著她閃爍的綠色眼眸,回答道:「嗨,請進吧。」

  「好的。我是順路來還掉這些盤子的。」說著她取出幾個小碟子。

  「哦,請進來說話。」吉姆說著把凱倫讓進屋子。凱倫聞到吉姆滿嘴的酒味,

心想趕快把事辦完走人。凱倫不喜歡她公公。他經常在無人時動手動腳,好幾次

在凱倫洗碗時,他會走到後面撫摸她的肩膀,或者用他的大手拂過她的頭髮。凱

倫告訴過丈夫關於公公的行為,但丈夫總是認為她多慮了。但凱倫知道這不是杞

人憂天,所以她決定盡可能對吉姆避而遠之,至少不要和他單獨相處。看到特德

光著身子坐在沙發上,凱倫迅速走進廚房,放下盤子,立即回到門口。

  「不多坐會嗎?你婆婆今晚去朋友家了,一起來看球吧!」吉姆笑瞇瞇地伸

手拍著凱倫的背部。他經常幻想自己的大手將兒媳性感的軀體從頭到腳摸個遍。

每次想到凱倫的緊身牛仔褲,結實的屁股,完美的腰身,吉姆總會不由自主地硬

起來。

  「不了,天要黑了,格雷格晚上在城外談生意。我得趕回去,」凱倫感到公

公結實的手掌按在背部,趕忙回絕了他的要求。走到門外,她仍然感到火熱的目

光注視著自己。吉姆盯著凱倫緊致短裙包裹著的完美臀部,當她上車時,美麗的

大腿在超短裙下驚鴻一現,立刻讓他硬了起來。吉姆歎口氣關上門回到沙發上接

著看球。

  沒過一會,又有人敲門。吉姆起身開門發現站在門口的還是凱倫!

  「嗯,我的車發動不起來了。」她紅著臉輕聲說道。

  「這樣啊,讓特德和我來看看!」吉姆轉朝特德笑了笑:「來吧,特德。讓

我們看看能否為這位可愛的年輕女士做點什麼。」特德打個唿哨,起身和吉姆走

出門外。

  這是個炎熱的夜晚,凱倫坐在車裡不停扇著扇子,兩個老頭在車底忙活。特

德打開車門讓凱倫出來,少婦從車座下來時無意間柔軟的屁股頂到了特德的腿檔  

。凱倫明顯感到短褲下老頭的堅硬。

  特德坐在駕駛座上試了試:「哦,看來你今晚哪都去不了。電池報廢了。」

  「恐怕你得在這過夜了。我家車被你婆婆開走了,明早我們再找人修吧。」

吉姆說著從車底爬出來。凱倫雙手叉腰,薄薄的襯衫緊緊貼在身上,顯示出胸罩

的輪廓。吉姆甚至看到她的乳頭凸起。凱倫別無選擇,這是個偏遠的地方,離公

交車站都很遠。「那好吧。」凱倫不情願地鎖上車門,跟著兩個老頭回到小屋。

  凱倫雙腿交叉坐在單人沙發上,而特德和吉姆坐在雙人沙發上看起了球賽。

凱倫覺得有一道目光盯著她,扭頭看到特德看著她的胸部。凱倫把雙臂交叉在胸

前,擋著自己的乳房。特德笑了笑,喝了口啤酒。吉姆起身打開了酒櫃。

「想喝點什麼?」他對凱倫說。

「哦,不用了。我不渴。」

「那哪行,難道客人來了連口酒都喝不到嗎?」他態度很堅決。

  「那就來點白開水吧。」凱倫答道。

  「對不起,本酒吧不供應白開水。」吉姆說著倒了一大杯「瑪格麗塔」遞給

凱倫。凱倫確實口渴難耐,於是不情願地接了過來。吉姆看著美麗的兒媳彎腰拿

起酒杯,白色襯衫下春光乍現,露出了黑色胸罩下的豐滿乳房。

  凱倫剛喝完一杯,吉姆又倒了一杯,他開始得寸進尺了:「和我們坐到一起

來吧,凱倫。這樣我們仨都可以吹到門口的涼風了。」說著吉姆拍了拍他和特德

當中的空當。兩杯酒下肚後,凱倫忽然覺得坐在兩個老頭子當中也沒什麼大不了

的,於是她起身擠在了兩人當中。吉姆將手放在她膝蓋上:「這樣涼快多了吧!

  凱倫喝了一口酒,彎下腰把杯子放回桌上。這個動作使她的襯衫從短裙裡滑

了出來,閃現出背後一大塊雪白肌膚。吉姆和特德清楚地看到了她的黑色蕾絲丁

字褲,兩人注視了一會,然後相視一笑。

  凱倫的注意力卻被球賽牢牢地吸引住了:「今天是世界盃半決賽嗎?我知道了,

白衣服的是德國隊,那個金髮的叫克洛澤!」「呵呵,凱倫看來你和老特德

一樣是德國隊球迷。」吉姆又倒了一杯酒遞給她。她禮貌地推開了:「我剛開始

看球,我比較喜歡德國隊,他們太厲害了,連續好幾場進4個球。」

  吉姆笑了笑:「呵呵,進球多也要看對手是不是很厲害。今晚比賽你覺得德

國會贏嗎?」

  「嗯,雖然我記不得今晚德國對手是誰,但我看看他們的狀態怎樣,就知道

結果了。」凱倫仔細觀察了一會說,「咦,那個藍衣服的21號蠻帥的,就是精

神萎靡,好像沒睡醒一樣。還有那個5號太矮了,比德國隊矮那麼多,好像還是

後衛,德國肯定贏!」

  「哈哈,凱倫小姐,我不想冒犯你。但我要說你是個偽球迷,這場……」

德指了指電視,「只要是看過球的都知道德國隊會輸掉這場比賽。」

  討厭啊!凱倫撇了撇嘴,男人總是這樣,只要有機會就貶低女人以此來顯示

自己的偉大。格雷格就是如此,整天自詡為足球專家,結果呢?巴西隊一場就輸

了三千美金,完了還大罵卡卡水貨,凱倫為巴西帥哥打抱不平:「專家都說了,

光有卡卡一個人,沒有好隊友配合是沒有的。我早知道巴西會輸給荷蘭。」

  格雷格好像看外星人一樣看著她:「你怎麼知道?」「很簡單,主教練太差

了,連克裡斯亞蒂羅納爾多都不帶上場,當然會輸。」

  格雷格幾乎要吐血:「你真是個偽球迷!他們怎麼會在一個隊?」凱倫指著

牆上的海報:「當然是一個隊的,你看他們胸口連字母都一樣,BWIN,旁邊

還有個小小的皇冠標誌也一樣。」律師的觀察力可不簡單,她得意的想到。結果

丈夫扭頭就走,嘴裡不停嘟噥著:「偽球迷是無法溝通的。」什麼嘛,說不過人

家就耍賴!

  想到這凱倫那律師爭強好勝的天性發作了:「特德先生你太武斷了,比賽還  

沒結束呢。我說德國肯定贏。」

  特德有點哭笑不得,剛要開口。吉姆朝他使了個眼色,接過話茬:「是嗎?

那我賭這場德國輸。」吉姆指了指電視屏幕,拉著長腔說道,同時給特德遞了個

意味深長的眼色。「呵呵,我也覺得德國會輸,雖然我是忠實的德國球迷。」特

德會意趕緊答應到。

  「哦,那你真是個偽球迷,特德先生。」伶牙俐齒的美麗女律師趁機反唇相

譏。

  吉姆趕忙打圓場:「這樣吧,我們打個賭,德國隊贏的話,我們各付400

美元給你,反過來……」「我付400,嗯,800美元給你們,沒問題。」凱

倫微笑著答道。以前只是看格雷格賭過球,沒試過。這次酒精讓凱倫膽大了不少,

而且800美元對她來說不算什麼。要是贏了呢,回去可以在丈夫面前好好炫耀

吧。

  「說定了,那讓我們看球吧,親愛的凱倫。」吉姆柔聲說道,按在膝蓋上的

大手悄悄地往大腿上方移動了一點。特德的笑容也頗為異樣,瞄過自己的眼神令

凱倫感到心跳有點加速,幸好公公的動作到此為止。三人總算安靜地吹著涼風看

起了比賽。

  「哦,看來我們得付錢給你了,凱倫。加時賽快要結束了。」一個小時後,

特德故作惋惜地說。「是不是要罰點球了?格雷格說只要點球肯定是德國隊贏」

凱倫興奮起來。

  「嗯,只要過了這幾分鐘。」說著吉姆的手滑向凱倫的大腿內側。他凝視著

兒媳裸露在短裙外的肌膚,想要偷偷把裙子往上拉,但凱倫發現了,她立即按住

裙子阻止了公公的行為。她心中有些慌亂,世界盃開始後格雷格就忙於看球,快

一個月沒和她做愛了。現在坐在兩個光著上身只穿短褲的男人中間,凱倫身上微

微發熱,呼吸變得沉重起來。比賽快點結束吧,她想著。

  「PIRLO……PIRLO……EXCELLENT,IT SGROS

SO,GROSSO……GERMANY HAVEBEEN SILENCED,

OH,WHAT A TIME TO SCORE!」電視中的驚呼讓凱倫驚醒了,

德國隊丟球了!她歎了口氣,看來打賭輸了。這時她忽然想起一件事,她身上沒

帶錢!

  「PIERO……THE SECOND GOAL……OH,PIERO」

轉眼間,德國隊又丟一球,0比2,德國隊輸了。但三人都不關心了,看著特德

和吉姆的微笑,凱倫盡量用溫柔的聲音說:「呃,我從家裡出來忘了帶錢包,但

下次我可以還上……」

  「不行,賭場傳統,當場結賬!」吉姆關上了電視。

  「但我身上確實沒錢!」

  「那麼,我有個辦法,只要你做一件事,所有帳都清了。來,先喝口酒。」

吉姆咧嘴笑道。凱倫知道麻煩來了,兩個滿腦子齷齪念頭的猥瑣老頭能有什麼好

事呢?

  「那你想怎樣?」她喝了口酒,想鎮定下情緒,勉強說道。

  「只要你給兩位債主,也就是特德和我,每人親一下。」

  「沒門,我已經結婚了。」凱倫斬釘截鐵地回答道。

  「得了吧,不就是吻一下嗎?我肯定你以前吻過不少男孩子,況且我還是你

的公公。」吉姆微笑著回答。

  凱倫猶豫了,似乎只吻一下沒什麼壞處。確實自己也吻過公公的額頭,當然

那只是出於禮貌。但今晚又不太一樣,至於有什麼不一樣,酒精已經讓她有點暈

頭轉向,想不明白了。

  「好吧。」凱倫側過身去吻公公的面頰,她雙手有些發抖,不知道下面會發

生什麼事。

  「這樣更舒服點。」吉姆將凱倫一把拉到大腿上。凱倫試圖掙扎,力氣又不

夠,關鍵是她想盡快結束這苦差事。她分開雙腿跨坐在吉姆的大腿上,彎腰吻自

己的公公。吉姆好像進了天堂一樣。熱辣的兒媳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溫柔的雙臂

摟著自己的脖子,殷紅的嘴唇與自己緊貼在一起。吉姆一手摟住凱倫的脖子,舌

頭粗魯地侵入了兒媳的口中,兩人的舌頭熱情的交集在一起,另一手把凱倫塞在

短裙的襯衫拉了出來。

  凱倫發出低低的呻吟,感到吉姆堅挺的下身頂在她的臀部。她連忙提臀避開

和吉姆的下體接觸,但小穴已經濕了一片。吉姆沒有罷休,他雙手按在兒媳結實

的屁股上,隔著裙子又擠又捏,接著往下滑動,撫摸光滑裸露的大腿,然後將短

裙掀起到她的腰部。現在公公的大手直接撫摸著兒媳的光屁股,享受美妙的觸感。

一條細細的絲質內褲緊繃在光溜溜的屁股上,消失在神秘的臀溝裡。

  凱倫感到公公手上不安分,趕忙停止了熱吻。吉姆趁機一手牢牢抱住凱倫,

不讓她起身,一邊吻著凱倫修長潔白的脖子。

  「哦,不,不要這樣。」凱倫無力地呻吟著。吉姆已經吻到了凱倫的香肩,

停在美臀的手掌也沒有閒著。

  特德忍不住了:「時間到,該輪到我了。」吉姆戀戀不捨地鬆開凱倫。她剛

勉強站起,雙手就被特德抓住,以同樣的姿勢坐了下來。特德的手掌在凱倫的全

身游弋,一隻手伸到她胸口玩弄著堅挺的乳房。凱倫已經慾火高漲,當特德隔著

襯衫緊捏著乳頭時,凱倫的呻吟居然帶上了一絲興奮。

  吉姆站在兒媳的身後,這一天他等了很久了。他彎下腰再次親吻起凱倫的脖

子,一隻手探入了她的短裙。

  「不要啊!」凱倫連忙停止了和特德的熱吻,試圖把裙子裡的手推出去,但

吉姆已經摸到了蕾絲內褲的三角地帶,隔著潮濕的布料感受著她淫水橫流的小穴

  「小穴都濕透了,你這個騷貨。」吉姆在兒媳的耳旁說道。特德撕開了凱倫

的襯衫,紐扣飛得到處都是。凱倫潔白堅挺的胸脯和黑色胸罩完全暴露出來,特

德捏住一邊乳房的乳頭,同時伸出舌頭舔著另一邊乳房。吉姆的手完全深入,先

摸到了細細的內褲,下面是稀疏的陰毛,接著掠過陰唇,探入了兒媳火熱的陰道

  「哦,天哪!你不能這麼做!」被公公一邊指奸小穴,一邊舔著肩膀,凱倫

氣喘吁吁地抗議道。但吉姆又伸進了第二根手指,他簡直難以相信兒媳的陰道會

這麼緊,第二根指頭塞起來都有點困難。凱倫無力的靠在特德的肩膀上,滿懷欲

望地咬著特德的脖子。

  「讓我們好好地日這個小騷屄吧!」說著特德和吉姆抬起凱倫走向臥室,手

裡還拿著一大瓶朗姆酒。

  兩人把凱倫扔在床上,特德先脫掉了短褲。「不,求你了,不要這樣……」

凱倫哀求著,剛開口就被吉姆灌了一大口朗姆酒,濃烈的酒精流過咽喉,使她失

去了起身掙扎的力氣。特德赤裸裸地站在面前,胖胖的身上滿是紋身,但凱倫看

著的是他那粗粗的雞巴,至少是自己丈夫的兩倍粗。特德爬到少婦上面,把她的

短裙掀起到腰部。

  「不!」凱倫再次發出了懇求。特德扯下黑手蕾絲短褲,粗重的陰莖挑逗著

飢渴的陰唇。特德看著獵物的眼睛,無助的表情令他更加興奮。慢慢地,他的雞

巴挺進了凱倫緊密的陰道,特德緩慢地抽插起來。

  「哦,不……不要……太大了,我的天哪!」凱倫仰起頭,呻吟中似乎帶有

一絲陶醉。

  「美人,我好久沒操過像你這樣緊的小屄了!比我兩年前強姦我侄女還爽,  

  「快停下,我要被撕開了!」凱倫忍不住大叫起來,但內心深處的慾望想要

更猛烈一些。特德緊緊摟住她的腰肢,想打鐵一樣將雞巴狠狠地釘入她的陰道。

凱倫的奶子隨之有節奏地晃動,吉姆將剩下的酒全倒在兒媳光滑平坦的小腹上,

彎腰品嚐著烈酒和兒媳的體香。

  凱倫一手摀住乳房,一手摟著公公的脖子,下體傳來的感覺讓她意亂情迷,

丈夫從未像特德這樣兇猛地操她。吉姆解開凱倫的胸罩,讓已經堅硬的乳頭挺立

在空氣中。吉姆喝了口酒,吐在飽滿的乳房上,然後低頭輕輕地咬著兒媳的乳頭

  「哦,用力操我吧。」隨著特德的加速,凱倫大聲呻吟起來。蛋蛋激烈地碰

撞著美女的屁股,雞巴被火熱的陰道牢牢吸住,特德很快爆發了,濃稠的精液充

滿了凱倫的小穴。

  這邊吉姆脫下短褲,露出了十英吋長的雞巴:「該輪到我來操你這個小騷屄

了。」特德起身讓出位置,吉姆親吻著兒媳光滑的大腿:「我等這一天好久了,

我會把你操得求饒為止。」說著他沿著大腿吻到了凱倫分開的小穴,舔弄著稀疏

的陰毛和濕潤的陰唇。舌頭不急於進入陰道,故意停留在小穴周圍,直到凱倫發

出飢渴的呻吟。

  「哦,天哪。快進來吧……來操你的兒媳吧……」吉姆等的就是兒媳這句話。

他爬到凱倫身上,將雞巴對準了陰道口,猛力一插,深深地陷入凱倫的小穴。從

來沒有被雞巴插得這麼深,凱倫雙腿糾纏在公公的腰間。伴隨著吉姆用力地運動,

凱倫浪蕩的屁股也有節奏地上下搖動,尖尖的指甲陷入吉姆的後背,兩人一邊熱

烈親吻著一邊劇烈運動,整張床好像地震一般搖晃起來。

  「哦……操我吧……操吧……」凱倫呻吟著。吉姆低下頭看著凱倫清秀的面

龐,想到自己正猛力操著兒媳的淫蕩小穴,很快吉姆就憋不住了。雞巴悸動著在

凱倫的陰道裡迸發出了火熱的精液!

  三人躺在一起氣喘吁吁,凱倫被兩個老頭夾在當中。淫慾和酒勁消退了,凱

倫清醒了一些。她剛剛背叛了深愛的丈夫,和公公以及另外一個糟老頭鬼混一場,

還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眼淚順著面頰往下流,但下體的炙熱滿足感卻還未消

退。很快她就精疲力竭地睡著了,裙子還圍在腰間,兩個男人的精液從小穴中順

著大腿往下流。

  半小時後,吉姆被床的搖晃弄醒了,抬頭一看,凱倫騎在特德身上,小穴套

著特德的雞巴上下顛個不停,特德邊享受著美人的服務邊用力玩弄著凱倫高聳的

乳房。吉姆看得慾火高漲,但無處下手。很快他有了主意,去衛生間找來一小瓶

潤滑油,從背後推了凱倫一下,讓她趴在特德身上,將肥美的屁股和細小紅潤的

屁眼暴露出來。

  凱倫有點疑惑地回頭看著公公。吉姆將潤滑油倒在手上,伸出一根手指在肛

門的褶皺處旋動,接著慢慢侵入,在緊致的肛門四壁塗抹。

  「你在幹嘛……哦,不要啊……我從來沒做過……」凱倫明白了公公的意圖,

但她的懇求毫無用處。吉姆從背後摟住她,再次堅挺的雞巴頂住了她的屁眼。

  「第一次看到你時,我就想把雞巴插進你的屁股了。」吉姆回答道。凱倫掙

紮著想起身,但被吉姆牢牢按住。特德也很配合地雙手抓住凱倫兩片粉臀,用力

分開,讓本來細小的菊花敞開好讓吉姆進入。由於潤滑油,吉姆沒怎麼用力就插

入了腸道。凱倫發出了痛苦的呼喊,眼淚再次奪眶而出:「哦,停下……求你了

……」

  吉姆終於完全插入了凱倫的後庭,好像事先商量過的一樣,特德和吉姆步調

一致地日著美麗的少婦。兩個雞巴同時在體內抽插的感覺讓凱倫漸漸忘記了疼痛,

隨著吉姆速度的加快,兩個肉洞被塞滿的充實感覺令凱倫產生了快感。

  「哦……再大力點……繼續……」凱倫被兩個老頭同時猛操得欲仙欲死,淫

聲不絕。吉姆將剛才探入菊花的手指送到凱倫嘴邊,耳語道:「舔吧,小騷貨。

  凱倫毫不猶豫地舔了起來發出「嘖嘖」的聲音。吉姆邊日著屁眼邊將手伸到

前面玩弄柔軟的大奶子,特德日著小穴揉著雪白的屁股,凱倫就像三明治一樣被

夾在兩個老頭中間,全身的慾望都被點燃了。最終吉姆和特德同時將精液送進了

凱倫的兩個迷人肉洞裡,三人一起達到了高潮。

  休息了一會,凱倫紅著臉走向洗手間,吉姆跟了進去。「今晚被操得爽嗎?

」他幫著凱倫將肥皂抹遍全身,在耳邊問道。

  凱倫無言以對,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被丈夫的父親強暴,居然產生了

快感。無論如何,她明白她的生活永遠改變了。她吻著吉姆這樣想道。

  特德愉快地來到客廳,看了下手錶,時間到了!他按了按遙控器,屏幕上居

然顯示出了另一場比賽,德國VS西班牙!

  「這才是今晚直播的半決賽。」特德掀起了電視櫃下方的幕布,下面居然蓋

著一台DVD。他按了出倉鍵,取出碟片,上面寫著「06WorldCup s

emi- finalITALYVSGERMANY」(O6世界盃半決賽意大

利VS德國)。他咧著大嘴笑了,多麼精彩的比賽錄像啊!今晚不管德國隊輸贏

如何,他和吉姆都賺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