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太阳照屁股了,该醒了吧。"小徐站在床边看着我。   其实,我早醒了只是还趴在床上,阳光照着我溜光的屁股。我想,应该让太阳照照自己的屁股让它在阳光下阳光一下。   女儿二十出头时我就知道女儿恋爱了,她经常晚归甚至彻夜不归,两三年过去了,她的形体出现了变化,我就看得出,她有一定时间的性交史了。我是个开通的母亲,认可女儿有过的性行为,这样的事在现在这样的社会不丢人,性是她应该有的一种尝试和实践。可她的男友是个怎样的男人?我想问,但一直没问。   直到今年的冬天,一个气温很低的星期六,女儿很高兴的领男友到家里来了。虽然女儿提前说过,我也没有刻意打扮,只是穿着居家的便服,见女儿的男友毕竟不是重要会面。他们进门见到我和丈夫,女儿介绍说:"爸,妈,这是小徐。"我和小徐就这样第一次见面了。这个男孩高个头,挺健壮。我想女儿的身高不低,他们身高算是般配。女儿的皮肤象我白皙,可他皮肤黝黑,我端详着他们,这一对男女站到一起色调相反,我想不出该怎样判断。男孩的面部粗框,不俊俏,可眼神机灵透着精干,挺有男人样。   他刚见到我们时,表情不自然:"叔叔,阿姨!"我听到他叫我阿姨时舌头发直发音都变了调。   我是当妈的,这时需要我解围。我冲他点了点头说:"小徐,屋里热,把外套拖了吧。我们这里是集体供暖,暖气很足,在屋里穿着薄衣就已足够了。"然后,我又和他聊了几句轻松的家常话,小徐的神情放松了许多,我觉得自己没有更多的话要对他讲了就说:"周末是我最忙的时候,一家子里里外外,洗洗涮涮都得做,你和她爸先聊着,我得去干活。"小徐接着我的话说:"阿姨,我和你一起干吧,家务活我都会做。"我说:"别了,你这是第一次来。"   我起身进了卫生间,那里有一堆的衣服要洗。那些先洗?那些后洗?我得正挑选时,小徐还是跟我来了。他要帮我洗衣服,可我当时不想让他进来,因为这些衣物里有女人的乳罩和内衣裤,叫他看见不雅。我堵了大半个门口,可他不明白我的意思,还是执意要帮我。我心想:这个孩子还是眼里有活,算懂事,那就帮我吧。   他帮我干活,我到感觉不自在。干活总得弯腰抬身,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年轻男人在身边,弯腰时我下意识的往上拉了拉领口,生怕暴露自己的乳房。其实我的衣领不低,只想防他。防来访去每次在我弯腰的时候,为避开他对我胸部的视线,我都扭过身背朝向他,可是我崛起的屁股碰到了他好几次。这让我很尴尬,女人的屁股碰到陌生男人是件难堪的事。   这是我和他第一次见面的窘事,以后我问过他:是不是他故意碰我的屁股?他说:是我用屁股碰他,故意挑逗,才让他有了以后的胆量。其实那时我哪有这念头,无意中错误的理解,一直搞到他上了我的床。   我当时还是叫他出去了。那天我们全家在一起吃了饭。   吃饭的时候我和丈夫问他:"以后有家庭了,你有什么打算。"小徐讲了他对以后的打算:他现在办了个美容院,搞美容利润很高。另外他还和几家国外的化妆品公司有联系,可以和他们合作经销或代理什么的。听他的讲述我没有太在意,因为他的那家美容院我们都知道,而且他的家庭我们也了解一些。我们想观察这个人是否口若悬河吹些不着边际的虚事。   他的语气平静,思维有条理,分寸把握的很好。表情不夸张,但很阳光。   我喜欢这个人了!一个很不错的年轻人。   那天晚上,女儿和小徐出门时女儿说:"爸妈,今晚我不回来了,你们别等我。"我和丈夫都没有回应,因为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他们那点男女之间的事我们心里都清楚。   过了挺久的一个晚上,丈夫睡了,我在看着电视。手机响了,我拿起看到有条短信。短信只有四个字:"您睡了吗?"谁呢?陌生的号码。也许是自己不知道号码的熟人,我回复过去:"谁?"对方回复:"一个倾慕您的人。"我看到回复心想,我有什么好仰慕的?一定是搞错了。我回复::"你搞错了吧?"那人回复:"没错,是你。"我心想:肯定错了。我关上了手机。   可从那以后,我的手机每天都会收到类似:"我爱你,非常特殊的爱。"这样的短信。短信多了,搅得我心烦。他是谁呢?发错了号码,对着不是情人的情人忙乎一场别把真正的情人冷落了。   我真该提醒他,别耽误了人家。   我拨通了那个号码:"你是哪位?"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我熟悉,是小徐!他在电话里说:"我该怎样称呼你?自从那天见到你,我心里就有了盼望,夜不能寐。""什么意思?"我问。   "你是个好女人。"他答。   我还没有说话他接着又说:"如果我说,我爱你,你会生气吗?"突如其来,让我说不出话。   电话沉寂了一会,然后他说:"我会让你变得更美!"什么意思?爱我,让我变的更美?   我开始心跳了,跳得厉害。一个过来的女人能不明白吗?他是想和我调情!我那时这个判断是对的,可我当时没有回绝他。只是想,他胆也太大了和女儿恋爱又和妈调情,他是个稳重的人不该这样啊。   我走进卧室,丈夫酣睡正甜。我又走出卧室踢掉拖鞋,光着脚来回走动。我想:也好,看他还有什么花招愿意和我调情那就来吧,老娘怕啥。我对他说:"你知道吗?我知道你是谁,但我应该不知道,你明白吗?"我的意思他能懂吗?我想。   他说:"我知道,你不知道我是谁。我暗恋你是我心中的美丽,ninilu.com做最專業的站不该是你的负担。"他懂了我的意思,要是我们相互知晓对付,那怎能继续下去。我挂了手机坐在沙发上想:女儿还没有回来,他们在一起吧?是不是他们躺在床上给我电话呢?那我就丢人了。   我急忙拨通了女儿的手机,她在电话里告诉我,她正在和她的同学聚会呢。从话筒里,我听到从那里传来的声音,有音乐还有很多人的笑语声。这让我放心了,我告诉她:"要早点回家。"那天夜里,我脱光了睡在丈夫身边。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了,为人妻,我尽心尽责从未做过出格的事。   第二天,我一出家门就急忙打开手机,手机上又有短信:"听到你的声音了,真美!""对我,你可以选择,对你,我无法解脱。"   手机里尽是他的短信,但是些肉麻的话语。我想回复他,伸出手指却不知该怎样回复本想按键的手指停住了。心想:等等吧,过几天,年轻人是不能长久。再说,我不能贸然回复,说不定被他抓了把柄,害我清白。   我不回复,只是不断的收他的短信,他好像根本没有停止的意思,就像他的短信:"爱你,不求结果,因为你在我心里,我的心里才有开放的鲜花。""残花。"这是我第一次给他的回复。什么啊,我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了哪还是鲜花。   "季节里饱满,成熟开放的是鲜花。"他回复,而我没有回复。   日子一天天过去,他的短信没有停止,而看短信渐渐地成了我的一种习惯了。因为女儿的缘故,我虽心怀不安,不敢回复那些短信,但我不得不承认:我开始喜欢这些调情的短信了!因为一个中年的女人 突然被一个年轻男人所爱 ,不管他是真假,我都想感受。   天气转暖了,他发给我短信的语句也像这转暖的天气一般,越来越火热了。   我依然不回复但我承认,他的耐力真够好。我对他的短信不反对,不回复。我和他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来往,我只是从他的短信上到得了一点心理的慰藉,我的行为不为过!   一天快下班的时候,下起了暴雨。我和同事们看着窗外的大雨议论着:怎么回家啊,打的都难。我拿出手机通知了丈夫,我可能要晚一点回家。就在这时,那个短信进来了:"下雨了,楼下有一辆红色出租车,车号最后三个数是521.那是我给你定的车。你上去就可以回家了。车资已付!"我急忙环顾四周,好像他就在我身边。没有,只有我的同事们。我往楼下走着,又看了一遍短信,红色出租车,车号521.521我念着念着,发出了我爱你的谐音。我有些感动,直想落泪。   回到家里,丈夫早已回来了,此时他正仰坐在沙发上翻报纸。看到我进门,他对我说:"这么大的雨,你说你会晚回来的。"他继续翻着他的报纸。听到丈夫不痛不痒的话语,我淡淡的说:"搭同事的车回来的。"我换了衣服,进了厨房。我感到一阵委屈:自己的丈夫,我跟他一同生活了二十多年了,他什么时候关心过体贴过我?就连说句暖人心的话都那么吝啬。我是背着丈夫和女儿领了人家的情,不管他心里对我的想法是龌龊还是纯真,我想他的情我领了。   女儿回家了,我问女儿:"你怎么回来的?"   女儿把包往旁边一扔说:"还能怎么回来?是他去接的我,然后送我回来的。"我又问:"那他人呢?"   女儿说:"把我送到楼下就走了。"听到女儿的话,我说:"怎么不叫他上来,真是的。"女儿搂住我的腰笑着对我说:"人家很忙的,哪有空陪你玩。""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我也算骂了她一句。   吃饭的时候我一直惦记着手机,我感觉一定有他的短信。我心里有鬼,一个中年女人和女儿的男友暗地勾搭是该有愧疚,但短信已经成了我每日生活的一部分。   我拿着手机进了卫生间,果然有短信:"雨很大,我湿了。你呢?"晚上雨没有停止,在床上听着雨声我也湿了按耐不住性欲望脱光衣服对丈夫说:"我想要!"丈夫说:"老夫老妻了整那事干什么。"   我说:"不,我想要,我不想浪费我该得到的享受,我是个需要男人的女人。"我摸到丈夫的阴茎,软软的毫无生机。可是男人到了我丈夫这个年纪阅历是丰富了,情感淡薄了,男人该有的活力更少了,但是男人的阴茎哪个女人不爱啊。   我捧起丈夫的阴茎对他说:"你别动,让我来!"我爬到他身上用阴毛拂他的腿,把乳房掉在他胸前用乳头碰触他的胸脯,我的身子想要男人。我用上了女人的全部家当想要让他硬起来,我吻遍他的全身,口含他的阴茎,说尽挑逗的语言,使尽最淫荡的动作,丈夫的阴茎终于坚硬了。我对丈夫说:"你看鸡鸡硬得多好看,像个大男孩,可以操屄了。"我不停的揉搓丈夫的阴茎,趁着还硬朗我抬腿跨到丈夫的身上,屁股一沉丈夫的阴茎进入了我的阴道。   啊,我感叹:"多美啊。世上万物有空隙就有嵌入,男人对女人的嵌入真是天赐的美妙。"我骑在丈夫身上对他说:"美吧?操我这个漂亮女人,美吧?"我扭起屁股感受阴茎插入的快感,可是我才扭了两三下他就蔫了,好像射了,可我没有感觉到,他已经退出了我的阴道。   我叹气了,对丈夫说:"你的这个东西只是撒尿的器官了。"丈夫也在叹气,他说:"睡吧,我没有那个能力了。"丈夫侧过身子不理我了,可我需要男人。我把手放在自己的阴部,手指抵住阴蒂双腿夹紧,我让自己想着有根男人的阴茎插在我的里面,这是我很多年来唯一能得到的性快感。挺可悲的啊!   我在恍恍惚惚的手淫中幻想到了一个男性,女儿的男友---小徐"我和他在一起,他插进了我的体内,让我感受到一根年轻有力的阴茎在我的阴道里把快感传到我的心底。""啊,啊,啊---"我身体一阵抽搐之后,手淫让我的高潮过去了。我心有不甘爬起身来,丈夫睡了,女儿房门紧闭。我来到客厅的落地窗前赤身裸体的站着,我看到玻璃上映出我朦胧身影,多美的女人,丰满的乳房,宽阔的胯,两条白皙的长腿,黑绒绒的阴毛,我是能迷倒男人的女人,可惜他不懂享受我。我拿起手机主动的给女儿的男友发了第一次短信只有三个字:"干嘛呢?"他马上回复了:"我太高兴了,你能主动给我短信了。"我心中一阵宽慰有个男人在暗恋我,我回复说:"我不拒绝你,继续给我短信,好吗?求你!" 我跪到在地,仿佛看到年轻的阴茎就在我这个中年女人的面前,我对着他表达感激和我祈求的爱。   他又回复了:"我感激你接受我,吻你!吻你全身!"我回复:"嗯—我的全身—啊—啊—来吧!"我就是想要个男人。   以后我们的短信性质变了,少了爱和情突出了性。男女爱和情的最终节点,就是性器官的交合。   第二天,我走出家门没有先看他的短信而是直接发出了短信:"昨晚怎样?想女人吗?"他回复:"一夜想的都是你。"我回复:"性交?"他回复:"是,为你射了一床精。"我们有过一段紧密的对话,是我在办公室插着门的时候。至今我还保留着。   "你像熟透的甜桃,捧在手里,含在口里。"我回复:"别光捧还得摸。""你熟透的身躯能晃男人的眼,他们在看你而我在爱你。"我回复:"那你要摘熟透的果实。""你是我心底最后的一滴血,你活着,我就活着。"我回复:"能射完最后一滴精吗?""你圆润的肉体,浑圆的臀部就让我……"我回复:"那你该享受我。"有一天他的短信:"昨晚,我做梦又和你接吻了,舌头纠缠在一起。我吻你的下面,阴毛贴着我的嘴唇,你猜我怎样了?"这个短信让我立刻感到了一股快感涌向下体。我闭上眼睛,想象我双腿夹住他的脸,他的嘴唇贴住我的阴唇。我解开腰带手伸进去,自慰,直到过了高潮。   看来短信也能让人得到慰藉,我人到中年可还没有落伍,也能享有现代生活。   我回复说:"你射精了。"   就是这样,我们的短信越来越激情越露骨了,有一天女儿和丈夫不在家,夜里我和他互发短信玩到了后半夜。他的短信告诉我:"我想看你的乳房。"我犹豫了,我知道只要我按下视频键,手机对这自己的胸部就可以让他看到了,可我没有那样做。   我回复:"不能看只能描述,丰满弹性,不下垂。乳头紫红。"我掀起衣衫,摸着自己的乳房。   他回复:"哪你的身子呢?"   我回复他:"圆润洁白光滑,很女人啊。"我脱下裤子躺倒在沙发上。   他回复:"很女人的肉体,我想仰卧到你的地方。"我回复:"你每次回复我都脱件衣服,现在就剩内裤了,你来吧。"他回复:"啊,那你还藏着阴毛呢?"   我回复:"不是蔵,是掩蔽,最后的掩蔽。"   他回复:"我要是去那里时,你别掩蔽,我要找到你的通道X你。"我感到这样聊短信已经不能让我满足了,我回复:"我脱掉内裤了,解除武装投降了,我可以给你带路,来操我。"我脱光了衣物在沙发上尽情的舒展着身子,我按下几个:"啊--啊--啊--."的字发送出去。   直到我们收了线,我才想起怎么都是他问我,而我没有问他。这是我和小徐这段时间以来背着人的关系发展。有些淫荡,但我不觉可耻,毕竟这只是个人私下的感情交通,没有做实质的事。   女儿告诉我,周末要带小徐来家里。我听到这个事,心里就咚咚的敲起了小鼓,有些怕也有些不自在。怕,短信聊天不是面对真人,一旦见了面,我会有尴尬,那他呢?万一把持不住漏了马脚,让我以后怎么做人。不自在的是,女儿的男友和我偷偷调情,我在他们俩面前保持自然这倒不难,可我不想让丈夫在场,我夹在两个男人中间,小徐是要搞我的男人,可丈夫不知道,小徐会怎样看待我的丈夫呢?我想了想,小徐是该来到家里的,只好找了个理由把丈夫支出去了,我不想让这两个男人见面。   小徐来的那天我换了件束腰紧身的衬衫,更能显示我的体型。并且我还提前剪了短发,我认为以前的发髻,会使我显得过分庄重和呆板,短发更显活力。   我和他第二次见面了。他还和上次一样沉稳大方,眼神里看不出任何异样。我们彼此了解,而我更敏感,生怕出错。   "阿姨,"他对我说:"我给带来了点东西,雯雯一定要我带,我带来了。""什么东西啊? "我问。   女儿说:"化妆品,你需要的,女人活的就是一张脸,"她转头对小徐说:"你给我妈做个美容,把她搞的漂亮点啊。"我对他们说:"我多大年纪了,还做什么美容,就别献殷勤了。"女儿听到我的话越发来劲了,把我推进她的房间按我坐在她的梳妆台前。她说:"妈,你就享受享受做美容的快乐吧!我呢,去给你们做饭。哎,小徐,我保证在你们没有搞完之前,我不会进来,给我点惊喜啊。"女儿趴到我的肩头:"妈,等你化了妆,一定是脱胎换骨的大美人。"女儿走出房间,关上房门。我们首次独处一室,他的神色有点窘迫,我也同样感到窘迫,这是真实的面对面跟虚拟的短信有截然的区别。   小徐搓着手掌在我面前不知如何对我的脸下手,我说:"你开始吧,像对你的顾客一样。"他说:"阿姨,你不是平常的顾客,让我紧张。"我说:"你紧张什么?别怕。"其实,他站在我面前,向下看着我,应该是我感觉紧张。我早就把自己的肉体描述给他了,我觉得自己的身子是光着的,他还紧张?我拉了一下他的手对他说:"来吧。"我坐在梳妆台前面对镜子,他的手往我的脸上轻擦着面油。手很温柔,也许他不知晓,我却认为这是我和他真实的肌肤交触。他的两条腿立在我的身旁,散发着一股青春的热力,我感到周身的汗毛孔都打开了,我在吸附着他年轻雄性的气味,这种雄性气味让我的心陶醉瘙痒,我眯着眼享受这一刻。心里想:要是在无人的地方,我会软弱到无力阻拦,我太喜欢这个年轻人了。可这不怨我,女性有争取自己性快感的自由。   "阿姨,"他伏下身子对我说:"你的肤色好极了,面部饱满没有皱纹,平时只需要化淡淡的妆衬托一下脸庞就可以了。"我说:"我可是从来没有化妆过的。"   他趴到我的耳边对我说:"你太美了,慈眉善目,阿姨,我爱你这样的女人!"这句"爱"不是短信发给我的,而是他亲口伏在我的耳边说的。享受一个年轻男人伏在耳边对我表白爱,我心里美滋滋的。   我悄悄地对小徐说:"你别对我说爱啊,脚踏两只船,女人爱吃醋,你懂吗?"他揉着我的面颊说:"阿姨,爱有不同。看你面像慈母,仪态万方,周身都散发着母性的气息,这是母亲的形象,所以我爱!"说的多好听,母亲?假母亲!肉体母亲!可以性交的母亲!我就是女人。其实我也想过,自己瞒过女儿和他调情是伦理上的败德。但是,如果把性爱看作一个平面,把情爱婚姻家庭看作另一个平面,它们不交替不交叉都是的单一,我就不败德。有时我就是个单一的女人,追求女人该追求的事。有时我就是母亲,做母亲该尽的职责。我想:这孩子比我还落伍啊,还在我面前兜圈子。我摸了一把他的手问:"你怎样?""嗯?"他一愣没有理解,挺聪明的人,现在怎么犯傻了?有些时候男人对他拿不准心思的女人会手足无措,我想:是否我该主动点,别浪费了时光。   想到这里,我解开了两个衣扣,酥胸微露。这和我第一次见他时不同,那时我是往上提衣领,现在却是解衣扣。   他反映过来了,我们从镜中相视一笑。他看着我微露的乳房调皮的对我说:"阿姨,看不全面啊。"我说:"别费心,看轮廓不错了。"他冲我眨了眨眼说:"阿姨,给你这个女人化妆真费神。"他捧住我的脸盯着我看,他要跟我亲吻吗?我不会拒绝舌头都准备好迎接他了。   然而,他没有和我亲吻,双手从衣领伸进摸到我的乳房了。我深深吸了口气,啊---又吐出来。他说:"阿姨,摸你乳房了。"我扳下他的头伏在耳边说:"乳房这词太文雅,阿姨不喜欢,以后要说奶子,阴户要说屄,阴茎要说鸡或鸡巴,通俗,下流但刺激。"他说:"好啊,我说这词没问题,阿姨你行吗?"他摸着我的奶,好久没有男人这样摸我了。我对他说:"什么样的词多说就成习惯了,阿姨的奶被你摸得好舒服!"他说:"阿姨,你奶头硬了。"是,我的奶头是硬了,这是女人的性生理特征。我抬头对他说:"小徐,别光摸阿姨的奶子了,还是要干活的,别忘了外面还有个女人呢。"他也听话,抽出手,跪在我身前,扶起我的下额,拿着画笔描我的唇,可是他的胳膊肘一直搭在我的双乳上。"我现在给你画唇线,淡淡的唇线,符合你的气质。"他边画边对我说:"女人的唇线不要太浓艳,否则男人只能看到你嘴唇的性感而会忽略漂亮的脸型。"我说:"对化妆,我不懂,阿姨的脸都给你了,就随你搞吧!"他很快就给我画好了唇线站起身:"阿姨,我给你开灯,你看看,和以前有何不同?"他站起身去开梳妆台上的灯,两条双腿立在我的面前。我根本没想注意自己嘴唇会有何变化,而是关注他两条腿,这之间的东西就在我的嘴边。是软软的挂着?还是硬挺的呢?我心在想。   这时,女儿在外面喊道:"你们搞完了吗?我饭快做好了。"听到女儿的喊声,我急忙回应道:"我们快搞完了,等会就出去。"随后我低声问小徐说:"小徐,你和我搞什么了?"小徐笑了笑对我说:"阿姨,你说呢,我搞了你的脸,还摸了你的奶子。""哼,你真是大胆,门外还有另一个女人呢。"我嘴上说心里想:"多刺激。"我抬手到他的裤裆抓住一根迅速膨胀的东西。   我瞟着他说:"鸡巴硬了,我是女人吧。"   他说:"是,阿姨,你是女人像我妈。"   我低声说道:"你妈也这样啊?是你乱搞的女人!"我根本没想他妈是什么样,而是迫不及待的把手伸进他的裤裆,握住他的阴茎,很硬,很大。我说:"这个鸡巴我想要。"他拦着我的腰,手按着着我的乳房对我说:"阿姨,我想---操你!"我一股热滚滚的粘液流出阴道。我抓住他的那个东西使劲地撸。我说:"嗯,小徐,你是该来操我,操阿姨的屄。"他的手要往我的裤子里伸,我制止住他说:"小徐,下次吧!"我向门外瞟了一眼:"她在外面呢。"我从他裤裆里伸回手,帮他系好腰带,整好衣服,我们静了静神,一同走出房门。女儿见我大惊,搂起我说:"妈,你真是变样了,大美女了。"我推开她说:"什么啊,老了,画成这样我都不敢出门了。"女儿跟小徐出了家门,我对着镜子,没有去看自己脸蛋的变化,脸蛋的变化对我不重要。我解开衬衫袒露了胸脯,这对乳房又被男人摸了,一股由心而发的快乐一直感染着我,直到晚上都无法闲静。   这次和小徐的见面我们相互触动了对方的肉体,关系往前迈进了一大步,接下来我们还要往前走,渴望再次的见面。然而,我们都没有主动约对方见面,我没有急于让女儿再带小徐到家里来,因为我怕过于急切引起女儿的怀疑,带来麻烦。小徐也没有急于向女儿表白来我家,我们的想法非常是一致。   每当晚间,我都会在书房里呆很久,这是我家一块无人问津的闲置地。女儿在家就是关门上网,丈夫白天满脑子想赚钱,一天忙乎完了回家就想睡觉,书房就成了我独享的空间。我给他们的理由是:工作需要,每晚要用电脑,谁也不许打扰!我的目的是什么?他们根本不在意。每次插好房门,拿出手机,我的血液就开始沸腾。我和小徐之间的短信来往还是依然如故,像陌生男女,彼此不点透,短信的内容都是肉体和性的话题。   那段时间,我们利用一条条短信充分享受着虚拟的性交。他跟我提出过要用视频做爱,我没有同意,我当时给他回复了短信;"与其看得见,摸不着,不如隔空打炮更好。"夏天最热的时候,女儿提出要带小徐回家商定他们的婚事,然后我们要和小徐的父母见面。我说:"也好,既然你们彼此合适,早点把婚结了吧。"从那以后,我就开始穿着各式短裙了。女人为悦己者容,我穿短裙只为他。短裙能显出我白白的大腿,能让男人悦目。而且短裙在我和他一起时他要搞我也方便,这是我的预想。我提前穿着短裙目的是让女儿和丈夫都适应,别到他来的时候我突然穿短裙了,他们会感到奇怪。女儿挺不解问我:"妈,你怎么喜欢穿短裙了呢?"我说:"我都多大年岁了,再不穿哪还有空穿了。""穿吧,很好看,我妈就是好体型。哎,你再穿个吊带更好看。"女儿很赞赏的对我说完就跑回房间拿了几件吊带回来。是看好的女人服,吊在肩头搭在胸前,可是我对女儿说:"那个我可穿不了,太暴露。"女儿说:"现在哪个不想暴露,可惜她们没有,你就显示以下自己呗,像我。"我知道女儿像我大乳房,走起路来胸脯一颠一颠的迷人。我拿起一件吊带,脱掉衬衫穿在身上,女儿看着我说:"你把乳罩解了才行。""哎",我说:"那可不行,就那么一层薄布乳房都露了可不行。"女儿没有理会我说的话撩开我的吊带,解开我的乳罩说:"别老土了,穿吊带就是这样的,里面真空。别怕啊妈,你会习惯的,像我。"说完她撩起自己的吊带,我看到她一对无遮掩的乳房。她说:"就这样,不准变啊。"她拿走了我的乳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