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肉便器少女天海爱衣的处女丧失和初次侍奉天海爱衣半是无奈半是悲哀地发现,仅仅只是参加了三次社团活动而已,她那刚刚年满十六周岁,尚未发育完全的稚嫩身体,就已经变得敏感不堪,开始习惯甚至期待陌生人的肆意玩弄和侵犯了。   原本仅有微微隆起的贫乏胸部,在被多次玩弄之后,不仅形状和色泽都发生了更为色气的变化,更别说现在只要隔着衣服轻轻摩擦,那娇小的淡粉色尖端就会毫不犹豫地勃起,摆出一副无论是谁都可以随意品尝的低贱姿态。   原本习惯于紧紧闭合的处女小穴,在被多次侵犯之后,不仅时刻保持着微微张开的状态,更别说现在只要隔着内裤轻轻地揉捏,透明黏滑的汁液就会毫不争气地从中缓缓流出,下贱地为即将到来的插入和侵犯做足前戏。   甚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在被强迫或半强迫地喂下男人们那些又腥又臭的白色浓浊时,天海爱衣内心深处原本的不安、反感和厌恶,也被想要被更加粗暴地对待的期待和愿望所取代……   ……   虽然,按照所属社团的规章制度,天海爱衣只需要每周四到社团活动室报道,然后参加当晚的社团活动就可以了。   但是,天海爱衣却无法就此获得满足。   甚至可以说,在周四之外的日子里,天海爱衣无时无刻不在回味着上一个周四的疯狂,同时期待着下一个周四的来临。   嗯,第一周是单纯的处女丧失外加初次侍奉,第二周是学习用嘴巴帮助辛碌了一天的体育老师缓解压力,第三周则是初次尝试用身体来侍奉课业繁忙的高年级前辈……啊,不知道今天晚上,爱衣又会被什么样人,用什么样的方式彻底侵犯呢?   没错,今天又到了可以参加社团活动的星期四了,放课后故意在教学楼屋顶逗留的天海爱衣,在大多数老师和学生都离校后,趁着夕阳西下的余晖,独自一人悄悄地来到了位于校园东北角的三层建筑。   这是一栋拥有三十年以上使用历史,但现在早已被人废弃和遗忘的旧教学楼。   平日里,除了偶尔犯迷糊而走错路的情形之外,基本上没有老师和学生会主动出现在这附近。   爱衣的目的地,是这栋教学楼的地下二层——这里的体育仓库,现在正被天海爱衣的所属社团征用为秘密社团活动室。   「嗯,肉便器天海爱衣,今天也请多多指教。」站在悬挂有「肉便器育成部」标识的仓库门前,天海爱衣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准备向一周未见的前辈们问好。   ……   天海爱衣所属的「肉便器育成部」,顾名思义,就是以「把学生培育成为合格的肉便器」为终极目标,而积极开展各项社团活动的秘密社团。   当然,在占全日本绝大多数的公立学校里,是绝对不会存在这种试图「把纯洁无知的年轻女孩调教成专门供人发泄性欲的肉欲奴隶」的变态社团——也就只有天海爱衣就读的这种私立贵族学园,才有资格设立这种社团。   究其原因,无外乎是培养一名合格的肉便器需要消耗大量的资金和强大的后盾力量,唯有贵族学院才能负担得起这些消耗。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天海爱衣就读的这所私立峰原学园,是拥有数百年悠久历史,在坚守传统日式办学理念的基础上,引进英国先进办学经验而设立的新式学园。学园自明治年间建校以来,就以培养拥有「独立之精神,健全之人格」的学生为最高目标。   因此,与其他类似学园把成为肉便器的女孩子当成被剥夺人权的人形玩物肆意凌辱不同,私立峰原学园从设立肉便器育成部开始,就坚持按照古老校训的教诲,致力于养成拥有「独立精神和健全人格」的肉便器呢。   没错,让身为肉便器的女孩子仍然保留学生的身份并拥有正常的生活,外加严格的隐私保护政策和一周仅有一次的低频率肉便器育成活动,也算是这所学校的教学特色了。   ……   回想起来,在三周之前还保留着处女之身,对男女之间的性事了解仅有《保健体育》课本上所能学到的那点可怜的知识,天海爱衣几乎是被强迫着加入了这个奇怪的社团。   当时,刚刚升入这所学园还不到一个月的天海爱衣忽然得知:父亲大人苦心经营的进出口贸易公司,竟因为国际经济形势下滑和中日关系紧张,而不得不宣告破产。   一夜之间,天海爱衣就从一名娇生惯养,有着数不尽零花钱的大小姐,变成了连学费都交不起的可怜女孩。   为此,天海爱衣被学院勒令退学,除非她能按时支付足额的学费,或是秘密地加入肉便器育成社——这样做的话,学园会为她提供为期三年的全额奖学金,以及免费的住宿和餐饮服务。   有些不服输爱面子,又有点小虚荣爱攀比,更不愿意让父亲大人知道这件事情而产生不必要的担忧,天海爱衣还能有什么更好的选择么?   不仅如此,在「自愿」加入社团的当天,爱衣就在社团三位前辈的督促和引导之下,以一种从未想过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处女之身,开始了属于自己的肉便器育成课程。   ……   「爱衣酱没有自己喜欢的男孩子吗?现在就去告白,然后拜托对方来帮忙放弃处女之身如何?别担心,姐姐也会在一旁指导的,所以绝对不会痛的哦……」这是社团的三位前辈之一,胸部比爱衣平,身高比爱衣矮,除了用红色的缎带扎着双马尾外,还在学园统一的天蓝色制服短裙上巧妙地点缀上白色蕾丝和可爱银链的哥特系萝莉女孩,担任肉便器育成部部长的二年级学姐——秋月爱理学姐给出的建议。   虽然很失礼,但是天海爱衣第一眼见到爱理学姐的时候,还真以为对方是其他学校的国中生后辈呢。不过,像学姐这样的小巧身材,怕是正好会处于某些特殊癖好者的好球带呢。   ……   「不,天海同学还是直接使用我个人收藏的这些仿真阳具比较安全,无论是色泽艳丽的塑料阳具、柔软亲肤的橡胶阳具,还是圆润光滑的玻璃阳具、冰冷坚硬的金属阳具,只要天海同学提出要求,我这边都可以满足……」这是社团的另一位前辈,拥有爱衣梦寐以求的D 罩杯和170 以上身高,把黑色披肩长发、红色制服领结和白色过膝长袜完美搭配于一身的高岭之花,在担任肉便器育成部书记的同时,又兼任了学园风纪委员的二年级学姐——荻野千寻学姐给出的建议。   话说直到现在,天海爱衣都很难想象这位每天在校园内认真巡查,严厉纠察和处罚不纯异性交游学生的风纪委员,要如何低下身子,以肉便器的身份帮助精力旺盛的年轻学员处理性欲呢。   ……   「如……如果爱衣桑实在是害羞的话,也,也可以像菱花这样选择保留处女呢……只,只不过……需要……啊哈……付出一点小小的代价……」这是社团中的最后一位前辈,全社团最丰满胸部和最动听声音的完美组合,在学园里拥有极高人气,传闻中连后援团的会员卡编号都已经排到了三位数的偶像系眼镜娘,和天海爱衣一样都是今年刚入学的一年级新生——姫野菱花同学给出的建议。   也许是为了更加详细地说明,爱衣看到她害羞地拉起自己的裙子,这才注意到她的裙子下面穿的并不是的内裤,而是一个亮闪闪的金属装置,在装置的一侧还挂着一把金色的小锁。   「这是?」   「哈啊……如爱衣桑所见……这个……这个就是保护菱花的处女之身免受侵犯的好朋友哦——‘白泽前辈’。有了这个之后,他们……他们就只能侵犯菱花的菊花了呢……菱花,就是所谓的肛交用肉便器呢……」爱衣对眼前的这一幕感到惊讶:即便以她那贫乏无知的性知识,也明白菊花被连续侵犯是怎样一种痛苦且恐怖的体验。   与之相对的,称呼穿在身上的贞操带为「前辈」这种事情,倒显得比较无关紧要了。   「虽然……虽然很辛苦,但是菱花……菱花完全没关系呢……一定要把自己完美的处女之身留给憧憬已久的前辈才行……」   ……   最终,因为天海爱衣迟迟无法做出自己选择,三位社团前辈只能用自己的方法来「帮助」她了。   她们把爱衣合力按倒在社团内的高档沙发上,然后温柔地爱衣她的衣服从上到下剥得干干净净——别说内衣内裤了,连一只多余的袜子、一条多余的领巾都没有给爱衣留下。   在整个过程中,虽然有数次可以挣脱和反抗的机会,但天海爱衣都主动放弃了。   她在踏入社团活动室之前,就已经有了觉悟:身为女孩子的天海爱衣不存在了,而身为肉便器的天海爱衣还要努力活下去才行。   ……   「首先,为了避免发生危险,就由姐姐我来把爱衣酱的双手和双脚紧紧束缚起来。啊,SM专用麻绳什么的还没来得及向理事长办公室申报购置经费,那么就只能使用这卷功能类似的SM人体专用胶带来代替了……」爱理学姐拿出一卷早已准备好的红色塑料胶带,三下两下就把爱衣熟练地捆绑成了M 字开脚的羞耻模样:   双手和双脚都被胶带牢牢固定,胸部上下各自被胶带环绕一圈以突出重点,而整个身体则被摆放成无论如何也想要遮挡暴露在外的阴部但却无能为力的可怜姿态。   就连原本一大一小两片明显不对称的粉红色阴唇,也被学姐用胶带向大腿根部的两侧拉伸并粘合——天海爱衣十六年来都未有被打扰过的僻静处女地,被第一次如此清晰和直接地展示给大家。   「嗯,天海同学第一任临时男友,就决定是这根珍贵的象牙阳具了——这可是冒着极大风险,在世界自然基金会和全球动物保护协会的联手封锁下,从非洲象的故乡肯尼亚走私到日本来的珍贵阳具呢……话说,天海同学应该不介意和我共享同一位男友吧?这样的话,连事前准备所必须的润滑措施都可以进一步免除……」   千寻学姐(似乎没有穿内裤的样子)当着爱衣的面优雅地撩起裙子的一角,然后从身体里拔出了这只不知从什么时候就插在那里的白色象牙阳具。   与此同时,一道淡黄色的水迹顺着千寻学姐的大腿和白色过膝袜缓缓流下,在她原本站立的地方形成了一滩不大不小的水渍——千寻学姐似乎因此而失禁了。   不知是因为其表面本身就被打磨得非常光滑,还是因为上面早就沾满千寻学姐的分泌物和排泄物,爱衣注意到,这支预定要侵犯自己的圆头阳具,似乎正在日光灯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菱花……菱花也想要帮忙。啊……菱花是说,既然爱衣桑现在无法反抗,那么菱花希望……希望至少在肛交方面,能和爱衣桑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毕竟,没有朋友可以一起分享菊花被侵犯时的美妙感觉,很寂寞呢,菱花觉得……」   和千寻学姐一样,菱花同学也从自己的身体里,拔出了一只正在使用的粉红色圆头肛塞。   和千寻学姐不同,在无人协助的情况下,菱花同学需要像小狗狗一样主动趴在地上,才能勉强把插在身后的扩张用肛塞拔出来。   「来,爱衣桑认识一下吧,这是菱花的' 佐藤前辈' 哦,相信你们会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的。」   菱花同学一边说着这样的话,一边把涂满自己唾液的肛塞强行放入了爱衣紧绷的菊花。紧接着,一股因异物入侵而产生不适感和羞耻感,就如潮水般占领了爱衣的全身。   ……   天海爱衣的处女丧失,就是在这样的情景下发生的——而这一切,都与她曾经的憧憬大不相同。   没有惹人心跳的甜蜜誓约,没有纯洁美丽的长裙婚纱,没有激情浪漫的烛光红酒,没有互相依偎的事后温存,更没有她心目中理想的男性——愿意把她温柔地抱在怀里,提供无限安全感的王子大人。   有的,就只有沾染在象牙阳具上的暗红色血迹,眼角边大颗大颗滚落的泪滴,额头和背部浸湿头发的汗水,以及最开始那难以忍受的疼痛带来的浑身抽搐。   不过,与之后发生的事情相比,这些,反而显得并没有那么令人记忆深刻。   「爱衣酱,作为一名新晋的肉便器,你的第一任侍奉对象就是姐姐我哦。」「由社团新人来侍奉社团前辈,这是肉便器育成部自创立之初就存在的入部仪式中的一部分,还请天海同学务必予以理解。」「嗯阿,爱衣桑请放心,菱花和学姐们都会很爱惜……很爱惜地使用爱衣桑呢。」   ……   依据秋月爱理学姐所说:肉便器的使用方法,主要有以下两种:一种是「性欲处理」,另一种是「排泄侍奉」。   考虑到稍晚一点,社团的前辈们也要作为真正的肉便器,到校内指定的社团活动场所去提供「性欲处理」的服务。   所以,她们为天海爱衣安排的入部仪式,就只有「排泄侍奉」这一项了。   简单来说,就是要天海爱衣侍奉前辈们如厕。   当然,具体的侍奉方法和步骤,还要由前辈们来临时决定。   但惟有一点,身为一名合格的肉便器,「不做到绝对服从可是不行的呢」。   ……   「姐姐我呢,想直接对着爱衣酱的小穴穴尿尿……」按照爱理学姐的吩咐,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的天海爱衣,顺从地躺在厕所的座便器上,用双手分别抱住双腿的膝盖,再次把仍在隐隐作痛的小穴暴露出来。   接下来,爱理学姐也熟练地脱下了自己的内裤。   爱衣有些意外:把「阴道」称作「小穴穴」,把「小便」念作「尿尿」,再加上可爱的小熊内裤和白白净净的无毛阴部什么的,爱理学姐果然还是有着孩子气的一面吧,无论外在,还是内心。   「姐姐要开始尿尿了哦。呀……」   随着爱理学姐的惊呼,一道黄黄的水柱,从学姐光溜溜的下体射出,力道十足地击打在爱衣的小穴上。   庞大的流量加上强劲的冲击力,连沾染在小穴周边那些早已干涸的处子血迹,也被一并冲刷得干干净净。   很快,爱衣的下体,就被学姐的湿湿热热所淹没了。   羞耻,但却温暖。   ……   「天海同学,刚刚我失禁了,所以暂时还无法使用你。但是作为风纪委员,我很讨厌肮脏的环境,所以,可以拜托天海同学把活动室里被我弄脏的地板清理干净么?」   「好的。」   「因为是名贵的地板,所以只能用嘴巴和舌头。」「好……好的。」   当着众人的面,天海爱衣趴在地板上,开始清洁起先前千寻学姐留在地板上的尿渍来。   粗糙的地板,对爱衣的舌头很不友好,所以她只能先把大部分尿液含进嘴里,再尝试着用舌头对地面上的残留尿液做进一步的清洁。   当这些又腥又咸的尿液进入喉咙时,天海爱衣想起了不久之前荻野千寻学姐对自己的教诲:   「不能欣赏主人排泄物的肉便器是不存在的,所以,当主人对你小便时,一定要微笑着张开嘴巴迎接。」   尽管爱衣自认为清扫得很认真很卖力,但千寻学姐似乎仍有所不满:在全部清洁工作即将结束的时候,千寻学姐忽然抬起左脚,用力蹋在爱衣的脸上,把她整个人都踩倒在地。   「剩余这些,就用天海同学的头发来擦拭干净吧。」千寻学姐一边这样说着,一边蹲下身来,随手抓起爱衣长长的头发上,在湿漉漉的地面上认真地擦拭起来。   而学姐的体温,透过穿在脚上的白色过膝袜,一点一滴地传递过来。   屈辱,但却温暖。   ……   「爱衣桑,我们已经是好朋友了呢,但是呢……啊哈……菱花还想要和爱衣桑变得更加亲密……所以呢,请爱衣桑变得和菱花更加亲密吧……啊哈……」光听这段对话,天海爱衣发现自己完全无法理解菱花同学的真实意图,更不清楚要怎么做才能让对方感到满意。   不多时,菱花找来一只广口宝特瓶,然后把它放在爱衣的下体,对着阴道口命令道:   「请在这里小便吧,这是菱花作为好朋友的请求哦,爱衣桑不可以拒绝的。」「……我明白了。」   一阵淅淅沥沥的响声过后,宝特瓶中多了小半瓶黄色的尿液,上面还浮着一层白白的泡沫。   「现在,轮到菱花了呢,啊哈……」   又是一阵淅淅沥沥的响声,宝特瓶差不多被两人的尿液装满了。   值得注意的是,菱花小便时,完全不需要解开「白泽先生」,尿液可以从网状的金属小孔处渗透出来,再行凝结成大颗大颗的液滴向下洒落。   「看到了吗?爱衣桑,迷人的光泽,完美的气息,这就是我们的友谊呢……一定要细细品味才行……不,没关系,爱衣桑不用心急,菱花会一点一点地喂给你呢。」   就是这样,姬野菱花每次都会轻轻地含上一小口,然后再用嘴对嘴的方式,把其中的一半喂强行给爱衣,最后再微笑着命令爱衣做出吞咽的动作……「这样一来,菱花的一半就是由对爱衣桑的思念所组成的呢,而爱衣桑的一半,也是由菱花所组成的。」   在咽下最后一口尿液后,菱花意犹未尽地说道。   天海爱衣看得出来,这位在学园里被受追捧的女孩子,其实内心深处比谁都寂寞,比谁都渴望真正的友谊,否则她也不会用如此极端方式,想要对初次见面的自己敞开心扉。   与此同时,爱衣的嘴里,则仍被腥咸浓重的尿味残留的所占据。   变态,但却温暖。   ……   总之,这就是天海爱衣的所经历的初次社团活动。   时至今日,当日的不安、疼痛、恐惧、羞耻、屈辱和变态均已散去,留下的就只有温暖——当然,这大概和自己这无可救药的受虐狂性格有一点关系吧。   不过,也许自己意外地适合成为一名肉便器呢?   天海爱衣心里是这样考虑的。   无论如何,今天的社团活动,天海爱衣也要好好表现。   嗯,肉便器天海爱衣,请多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