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董事長,董事長,太平島到了!”太平航空公司董事長專機的乘務長靳冰

云在我耳邊輕輕喚著,兩名被我枕在頭下的女乘務員首先醒來,但是卻絲毫不敢

動換。

  我揉了揉惺忪睡眼,從兩名女乘務員的身上爬起來,透過窗舷向下望著,蔚

藍的太平洋中一個郁郁蔥蔥張滿茂密熱帶雨林的小島——太平島赫然在望。

  “啊,這麽快就到了。”我自言自語地說道。

  我是太平集團的108 位創始人之一,也是太平集團的108 位董事長之一,每

個周末,集團的108 位董事長都會從世界各地所管理的公司中抽出時間來趕往太

平島度假,以緩解一周以來高度緊張的神經,雖然從周一到周五他們並不缺少可

以玩弄的美女,但是只有這永遠充滿了幻想和新奇設計的太平島,才能使他們久

谙風月的身心真正得到解放。

  太平島是世界500 強企業之一的太平集團在太平洋上購置的一個小島。

  小島實際上就是一個縮小了的城市,太平電視台、太平影視公司、太平話劇

院、太平醫院、太平百貨公司、太平酒店、太平航空公司、太平中學、太平大學、

太平軍隊、太平公安局、太平法院、太平市政府等等,應有盡有,不一而足,並

且所有的職務全部由太平集團在世界各地精心挑選的超級美女擔任,嚴禁一般的

男性進入。

  全島3000多平方公里,共有12至42歲的美女3 萬多名,這些美女每月的工資

耗費就高達9 億多元,年滿42歲退休后更可由集團以極爲優厚的條件養老,所以

島上的女孩子都很自豪。

  實際上,這里所有的機關都和太平集團一樣,在太平前面冠以“情色”二字

才更貼切。

  這里一切都是真實的,一切又都是不真實的,因爲來到這里的男人就像到了

那個著名的無極天堂一樣,可以隨心所欲。

  你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采用任何方式玩弄島上的任何女性。

  當然,你必須是太平軍的108 名創始人之一才行。

  這個島屬於高度秘密狀態,只有少數世界政要、超級富豪在太平集團高層的

應邀下,才能踏上這個小島。

  盡管這個小島不爲人所知,但是太平集團的赫赫威名在全世界卻是無人不曉。

  太平集團下屬的108 家企業,分別由集團的108 位創始人掌管,其産品遍及

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太平集團不僅爲整個世界提供高質量的商業服務,而且也是全世界最大的亞

洲情色文化産品的供應商。

  這不僅來源於太平集團的經濟實力,更來源於太平集團108 位創始人特殊的

結盟關系。

  這108 位創始人,都是情色文化的極度愛好者。

  爲了滿足他們每個人心頭千奇百怪的情色幻想,決定共同組建太平情色軍團。

  成立伊始,太平軍的業務主要有兩大項,一項是在海外著手建立一個內部的

情色網站,搜集國外收費網站的高質量資訊以滿足軍團成員的需要,這是日后太

平島的發端;另一項是著手在國內創辦水晶商務公寓,爲那些在外埠做中長期居

住的企業高級白領提供高檔商務住宅的裝修和租賃,這則是日后威振世界的太平

集團的開始。

  如今這108 人個個都是億萬富翁,更重要的,是他們憑借集團的力量,過著

連世界首富都不敢奢求的情色生活。

  一般的,大家都會乘坐集團自己的航班來,如果臨時調配不開,也有租用世

界其他航空公司的專機趕來的。

  來了以后,大家各玩兒各的,並不碰面,偶爾在某一場合邂逅了,也是一笑

了之,集團每月定期在紐約總部大廈召開一次高層會議,屆時108 位董事長都要

參加,很嚴肅地相互磋商集團未來的發展,而這里,只是休閑的場所而已,工作

和娛樂,大家分得都很清楚。

  太平航空公司唯一的乘務長原來的名字並不叫靳冰云,根據集團的規定,上

島后按照著名文學作品中女主人公的名字更改了新的藝名。

  見我徹底醒來,靳冰云拍拍手,兩名胸脯漲鼓鼓的乳娘從后艙走了出來,輕

輕走到我面前,鞠了個躬道“董事長好!”

  “嗯。”我漫不經心地點了點頭,注視著這兩個新來的漂亮乳娘。

  看到我對她們産生了一絲興趣,靳冰云善解人意地給我介紹著:“董事長,

這是航空公司昨天剛從四川定購的兩頭奶牛,剛剛生産不到一周,奶水特別豐盈,

請董事長享用。”

  說著,靳冰云示意兩名乳娘走到了我身邊,兩名乳娘揭開衣襟,露出白嫩嫩

的胸脯上垂著的兩只肥大的乳房。

  我一手抓住一個乳娘的乳房,感覺手心里沈甸甸的,臉上下意識地露出滿意

的微笑,一直高度緊張地觀察著我的反應的靳冰云,輕輕舒了口氣。

  太平集團定購乳娘的范圍極爲廣泛,從邊遠貧困山區的少婦到身材窈窕的舞

蹈演員,都有;但是入選的條件卻極爲嚴格,一是要第一次哺乳,二是要面目清

秀,所以乳娘的奶頭大多呈淺褐色,決不會有因爲生育過多而奶頭黝黑的現象出

現。

  我將兩個乳娘嬌滴滴的奶頭輪流含到嘴里吮吸了一會兒,仰起頭,用甘甜的

乳汁漱了漱口,又一低頭,靳冰云很乖巧地張開小嘴,將我的漱口水咽到了肚里。

  兩名乳娘退下后,兩名十八、九歲的女乘務員又走了上來,每個人手里都端

著一個銀制的洗手盆。

  兩人走到我跟前,撩起藍色的裙子,將白色的內褲扒向大腿一側,露出雪白

的小腹下一團黑色的陰毛和兩瓣兒淺紅色的小陰唇,將洗手盆放到胯下,“嗞嗞”

地撒出尿來。

  我將雙手放到二女的肉縫里玩兒弄著,一時間,尿液改變方向,流得二女的

內褲上、飛機的地毯上到處都是。

  等到二女撒完尿,我接過靳冰云手中的手紙,爲二女拭淨肉縫兒中的尿漬。

  “謝謝董事長。”兩名漂亮的女乘務員紅著臉道謝離開。

  “董事長,要不要用冰云泄泄火?”看到我高高隆起的下身,靳冰云笑吟吟

地問道。

  “嗯,好啊!”我脫下靳冰云的褲子,露出她兩瓣雪白的屁股夾著的一道淺

紅色的肉縫兒,將龜頭對準中間微微張開的一個洞口,將雞巴整根兒插了進去。

  “唔……董事長……”撅在白色沙發上的靳冰云立刻呻吟起來。

  靳冰云的小穴我不是第一次插了,靳冰云的小穴也不僅僅供我一人使用,除

了我之外,靳冰云的老公和集團的其他107 位董事長都有權使用。

  過去中央首長在人民大會堂開會,對於每一位首長使用哪一個茶杯、哪一種

茶葉、甚至茶杯杯柄擺放的方向都有嚴格的規定,因人而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