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我的老婆名嫣,今年二十又九,人不高,一米六三左右,五官精緻、溫柔可愛,喜歡發嗲,是某公司文員.

    記得我和老婆第一次做愛的時候,她突如其來的叫了聲“老公上我”,把我搞得一楞,我心想,這妞可以啊,在床上不陌生啊!打那起我留了點小心思,經常在做愛的時候有意無意地問起她以前的戀愛史,在我的“循循善誘”之下,老婆擠牙膏似的把她以前和三個男友交往的隱事全都說了出來,現在各位看官聽我一一道來。

    老婆的初戀男友小開是她的高中同學,也是老婆的處女終結者。那時候老婆十八歲,正是情窦初開之時,和許多懵懂的懷春少女一樣,她也喜歡上了一個男孩子——她的同班同學小開.

    小開這人現實生活中我也認識,現在看來長相一般,爲人奸詐,不知道當年老婆怎麽會喜歡上了他,也許當年也有他的優勢之處吧!兩人互有好感,只是礙於還在念書,很少有機會單獨相處,真正使兩個人發生關系的源於一次偶然的機會。

    那是一個星期六的傍晚,我老婆嫣和她的一個要好的女同學叫做乖乖的一起逛街,正好碰到了乖乖的男朋友,也是她們學校的,但是不同班,於是三個人一起逛街,但是我老婆覺得做電燈泡很無聊,便託乖乖的男朋友去找小開.三個人一起到了小開家附近,恰好碰到了小開,原來小開的父母下午去了外地辦事,家里無人,小開也覺得無聊,所以打算出去玩會,沒想到正好碰到了,於是很順理成章的一起去了小開家玩。

    小開家境比較好,房子大,少男少女很少有機會這麽放松的在一起玩,所以很快的乖乖和她男朋友藉口不打擾你們倆躲到隔壁的房間里去了。少了兩人,房間的氣氛頓時有些冷落下來,兩個人便都有話沒話的,好像都在期待些什麽事情發生,氣氛也漸漸微妙了起來。

    隔壁的乖乖和男友據老婆回憶那時候是已經發生過關系了,今天這麽好的機會,理所當然的鑽在一張床上,很快的就從隔壁傳來低低的呻吟聲和粗粗的喘氣聲。這聲音彷彿催化劑一般,使得小開再也按捺不住了,一把就將我老婆嫣摟在了懷里,我老婆也暈暈的投懷送抱。

    第一次經曆這種事情,誰都不知道該怎麽做,小開把我老婆緊緊地抱著,兩人開始了親嘴,就如乾柴堆里點了一把火一樣,一發不可收拾。小開把我老婆抱到床上,手忙腳亂的開始脫衣服,我老婆閉著眼,很緊張。

    小開脫完自己的衣服,開始幫我老婆脫衣服,因爲是冬天,我老婆只脫了褲子,上身穿了件內衣就躲進了被窩里.小開也跟著鑽進了被窩,手從內衣下摸上我老婆的胸口,我老婆把頭往旁邊一側,很溫馴的讓小開撫摸的她小巧的奶子,處女的芳香使得被窩里瀰漫著一種情欲的味道。

    小開很快就剝掉了我老婆的內褲,然后也很快地脫掉了自己的短褲,男人,哪怕是處男,在這個時候總是手腳很麻利的。小開也是很緊張,挺著硬梆梆的屌在我老婆雙腿間亂頂,我老婆面紅似火,被小開弄得春情勃發,不由自主地扭動著。

    小開亂頂不入,有些發急,用手握住屌,在我老婆的扭動中終於探著了我老婆的屄洞口,屁股往前一送,硬梆梆的屌戳進了我老婆的屄里.我老婆驚叫了一聲,感覺很痛,但是還能忍得住,雖說正是情濃之時,但還是忍不住哭了。

    小開初嚐肉味,就像上了發條一樣,下身猛聳,也不懂什麽憐香惜玉的,光憑一腔方剛之勇,也就兩三分鍾的時間,小開猛地拔出了屌,射在了我老婆的肚子上,是體外射精。關於這一點,我反覆問過我老婆,確實是體外射精,畢竟年紀還輕,也怕出事,老婆的處女生涯就此結束。

    據我老婆回憶,她和小開一共做過五、六次愛,大都是在小開家里,有一次是在晚自習后的教室里.我也問過老婆感覺怎麽樣,老婆說那時候年紀小,根本沒感覺做愛有什麽快樂,只是男朋友想要,就給他做啦!

    (二)

    上回說的是我老婆嫣的初戀男友和她的故事,本回說說她和第二個男友的故事。自從老婆跟我說了她的第一個男友的故事后,剛剛開始覺得很刺激,做愛的時候也都很盡興,邊操邊談論著破處的細節,那感覺真的十分的爽。但時間長了就感覺缺乏新鮮感了,於是我又纏著老婆問她第二個男友的事,剛剛開始老婆還有些不太願意,說我得寸進尺,但是經不住本人的糾纏,也就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老婆高中畢業之后就和初戀男友很少來往,原因是男方父母不同意,之后兩個人各奔東西,老婆上了中專,期間在聯通實習,之后又在一家大酒店做了個文員,在此認識了她的第二個男友。第二個男友叫做阿利,是酒店餐飲部的一個小管事,人瘦瘦的,但是挺精神。那個時候老婆住的是酒店宿舍,阿利在外租的房子。

    剛剛開始談戀愛的時候,老婆也不是跟阿利太熱絡,因爲是酒店的一個經理介紹的,本不想談,礙於那個經理的面子,先接觸接觸,所以幾個月阿利和我老婆也沒實質性的進展。時間一長,阿利可能有些心急了,便想了個招,打個電話讓我老婆去他的住處找他,據我老婆說,當時她有預感阿利會有所行動,但是作爲是在談戀愛,她也沒有什麽理由不去,再說兩個人接觸幾個月了,牽手親吻也都免不了,再往下上床做愛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那天是下午,接近傍晚的時候,我老婆來到了阿利的住處,阿利穿著條沙灘褲,赤著上身來開門,阿利買了些菜,兩個人也沒什麽親熱的舉動,一起洗菜做飯。

    吃完晚飯,阿利坐在床邊抽煙,我老婆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兩人很隨便的聊著天。過了會,阿利從抽屜里拿出一張影碟片,說是看碟片,我老婆也沒在意,以爲是什麽故事片。阿利把片子放進影碟機,也順勢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緊緊地挨住了我老婆,我老婆沒有想到阿利放的竟然是頂級黃片,畫面一出來,她就嚇了一跳,頓時就有些不自然。

    老婆那個時候還是挺保守的,女孩子誰會看這個呀,老婆說:“你怎麽看這個呀?”她起來想走,但是阿利摟住了她的腰說:“沒關系,沒關系,沒看過這個,好奇好奇。”老婆被他摟住走不了,看他神情也很誠懇,也就坐著沒動,臉紅耳赤。

    老婆也沒看過這種片子,雖說她已經人事,但影片里的場景動作根本沒見識過,也是勾動了好奇心。看著看著,阿利的手就開始不老實了,在我老婆的身上試探了起來,見老婆注意力都在影片上,便開始大膽了起來,老婆本就看片看得心慌意亂,加上阿利的周身騷擾,也是有些動情了,半推半就的就被阿利剝光了衣服。

    老婆暈暈的被阿利抱上了床,阿利也沒什麽前戲,急吼吼的脫光了自己,擠開我老婆的兩條粉腿,屌頭在我老婆的腿間探尋了幾下,就給他找著了我老婆的屄口,很蠻橫的直捅進去。老婆因爲也有些興奮,屄里蠻濕潤的,所以沒感覺多大不舒服。

    當阿利的屌戳進她屄里的時候,老婆也很自然的抱住了他,阿利也是緊緊抱住我老婆,下身猶如打樁一般拼命地抽動,我老婆也是小聲的叫喚著,配合著阿利的抽插。據我老婆回憶,那天阿利做了大概有二十多分鍾,最后是射在了我老婆的陰毛上,黏黏的,稠稠的。

    打那以后,阿利就天天叫我老婆去他住的地方,他的意思是想我老婆搬過去和他一起住。但是說實在話,我老婆對他沒多少感情,只是已經在談戀愛了,她也就是盡一個女朋友的義務,但是同居的話,我老婆確實是不太願意,所以后來每次阿利叫她去的時候,老婆她也學會了找些藉口來逃避。

    老婆說阿利的性欲太強,基本天天都想要做愛,有時候老婆在他那留宿的時候還要做好幾次,弄得我老婆有些討厭做愛了,能不去就不去了。不過老婆說她和阿利談了大概一年多,做過很多次愛,但是阿利卻從來沒有要求她口交呀什麽的。

    后來我和老婆做愛的時候也經常戲谑的說:“阿利操了你這麽多次,什麽時候我和阿利一起操你。怎麽樣啊?老婆。”老婆在興奮之余也是昏頭昏腦的什麽都會答應,還說:“你們兩個都那麽強,我會被你們弄壞的。”神情妩媚,搞得我差點沒流鼻血。

    (三)

    老婆嫣越來越習慣我在做愛時跟她的調笑和對她以前的追問,被我問出她和第二個男朋友的性史后不久,很快就在我新一輪的盤問下,羞答答的說出了她和第三個男朋友的性史。

    和第二個男朋友分手后,老婆很快的換了工作,去了家超級市場做化妝品櫃銷售,在那里認識了她的第三個男朋友小海。小海也在同一家超級市場做后勤配貨,人挺高大,也挺帥,老婆說第一次看見小海就有了好感,小海也很喜歡老婆這種女孩子,郎有情,妾有意,一來二去的,兩個人就談了朋友。

    小海人挺老實的,是那種乖乖男類型,膽子也小,和老婆確定關系兩個月愣是沒敢越雷池一步,相反的倒是老婆主動地和他牽手、擁抱親吻的。但是該發生的還是會發生,命中註定的就不會改變。

    小海談了女朋友,當然得帶回家讓父母看看,那天他臨時起意把老婆帶回家去,想給父母驚喜一下,誰知在回家路上接到父母的電話,說是外公身體不好,要去鄉下探望。小海算盤落空,本想改天再帶我老婆去他家的,我老婆卻說沒關系,家里沒人也好,省得她心理有負擔,於是兩人還是很開心的回去了。

    小海的父母走前給小海做了晚飯,兩人倒是省了麻煩,嘻嘻哈哈的吃完了晚飯,就在小海的房間里看電視了。可能是在自己家,小海比平時大膽了很多,摟著我老婆親吻撫摸,很快兩個人都情迷意亂,自然而然的倒在了床上。

    老婆是自己脫的衣服,只穿胸罩短褲縮進了被窩.雖說已經不是處女了,也算得上身經百戰,但是和小海還是第一次,老婆還是很緊張,臉很紅,心跳得很快,不敢看小海。小海也是很緊張,當他鑽進被窩,摟住我老婆光滑的身體,我老婆也含羞帶俏的抱住了他。

    小海翻身壓住了我老婆,我老婆扭動了一下,很自然地分開了兩條粉光緻緻的腿,小海很沖動的貼住了我老婆,屌已是堅硬似鐵,在我老婆腿間亂捅,我老婆輕笑了一聲:“短褲還沒脫呢!”小海又急急的褪去我老婆的內褲,屌頭還是沒有目標的亂頂,沒頭沒腦的亂頂弄得我老婆有些難受。

    據我老婆當時的感覺,小海極有可能是個處男,和她初戀男友一樣,上來就是沒有目標的瞎弄,於是我老婆伸出小手,微微導引了一下,小海的屌便突進了我老婆已經很濕滑的屄里,然后無師自通的開始了活塞運動。

    但是他沒干幾下(我老婆估計大概只有一兩分鍾)就射了,射完了就下來躺在老婆旁邊。我老婆說:“你給我拿些紙巾來。”小海從床頭櫃扯了幾張紙巾,伸到老婆的腿間很熱情給老婆擦,老婆給他弄得很不好意思,又掙不過他,只得由他去了。

    兩人的第一次就這麽結束了,之后的日子老婆見了他父母,又談了幾個月就訂了婚。期間老婆和小海同居,開始做愛很勤,但慢慢的次數就少了,爲什麽原因呢?原來小海有早泄的毛病,每次做愛最多不超過三分鍾就泄了,搞得后來他自己都不好意思,時間一長也有了自卑感。我老婆倒是覺得沒什麽,她本來就對做愛沒什麽熱衷,時間長短無所謂.

    后來小海大概覺得有點對不住我老婆,不知道怎麽的,有一次竟然用嘴舔我老婆的屄,我老婆從沒碰到這種情況,被小海舔得極爽,渾身觸電似的亂抖,人也極其興奮,老婆說這感覺太刺激了。小海大概看到老婆第一次這麽興奮,所以之后每次做愛前都要舔我老婆的屄,有時候甚至光舔不操屄,我老婆也樂得享受這服務,反正得到了快感也就滿足了。

    在老婆和小海訂婚后的幾個月里發生了很多事,比如老婆懷孕了,但是不小心又流産了,小海的父母因此和老婆有了矛盾,小海又向著他父母,所以兩個人之間的裂痕越來越大,開始貌合神離.

    這個時候,我剛好從國外回來,去超級市場買東西的時候偶然看見了老婆,便開始追求老婆。在我的軟磨硬泡下,老婆終於在她準備結婚前的一個月上了我的床,而后小海也無意中在老婆的手機里發現了我發的很肉麻的短信。事情終於爆發,老婆也藉機攤牌和小海做了個了斷,自此跟隨到我現在。

    我老婆對之前三個男友的回憶至此告一段落,之間還有些很模糊的意外之事老婆只是一帶而過,我因爲急於想知道三個主角的事,所以也沒過多糾纏.等我挖掘完老婆的三條主線,之后我會在外篇中一一披露。

    老婆的回憶(外篇)

    老婆對我坦白了她的三個男朋友以后,有一次做愛對我也是諸多盤問,問我以前談過幾個女朋友、操過多少屄,諸如此類的問題,我是抱著女人只能騙,絕對不能說真話的真理,告訴老婆:“我的女朋友不多,一共才談過兩個,你是第三個,也是我生命中的最后一個。”一頓迷魂湯灌得老婆是捂嘴竊笑:“就你個滑頭會說話。”

    趁著氣氛極其融洽的時候,我又開始了反盤問,這次我是直截了當的問起了老婆一個名字——大海。這個名字出現在老婆回憶她和第三個男朋友小海的情史之中,當時老婆只是一帶而過,言辭比較的含糊,令我心頭存下了一個謎,看老婆當時提起這個名字的時候頗爲不自然,其中定當有鬼。

    果不其然,當我問起老婆這個人的時候,老婆一口否認不認識這個人,繼而又說和這個人只是認識,並沒有什麽關系.眼看著老婆在我的盤問下防線即將崩潰,我又趁熱打鐵的在老婆身上神出鬼沒的挑逗,老婆終於嬌喘著投降了。

    大海是個混混,在混混圈里也算是混得好的那種,人二十五、六歲,長得濃眉大眼,頗爲精神。老婆也是在超級市場認識他的,大海是陪女朋友逛超級市場的時候認識老婆的,他看上了老婆,之后三天兩頭的在老婆櫃台前泡著,目的不言而喻。

    老婆那個時候已經和小海之間産生了矛盾,所以對於大海的糾纏也是聽之任之,沒有明確的拒絕之意。大海也是臉皮極厚的人,見老婆沒有什麽冷臉給他,便對老婆愈加熱情,給老婆買東西,幫老婆過生日,俨然以老婆的男朋友自居。

    老婆那時候因爲心情不好,大海的殷勤舉動一定程度的加強了老婆對他的好感,所以有時候大海約她去吃飯,她也不推辭,但是也留了個心眼,每次都是帶著同事一起去,直到有一次老婆和小海又吵架了。

    那天老婆上午和小海在電話吵了一架,中午下班了就沒回小海家,在外面和同事一起吃了飯。剛剛吃完飯,大海就打電話來了,聽老婆口氣,問了情況,便趁機熱情的邀老婆去他開的房間休息一會。

    因爲老婆下午還要上班,中午有兩三個小時的空余時間,老婆有點猶豫,大海再三的讓老婆放心,又說他一會還要去鄉下的場子去賭錢,房間就我老婆一個人。老婆聽他這麽一說,心想反正也沒地方去,不如就去休息會吧,於是老婆就去了大海的房間.

    到了房間,大海開了門,老婆進去一看,就她和大海兩個,她想反正大海一會就走的,所以也就怎麽多想,坐在了沙發上看電視了。大海其實就是想騙老婆來的,又怎麽會走呢!他在老婆身邊坐下,開始了他的預謀.

    大海假裝無意地將手臂擱在老婆背后的沙發靠背上,然后又趁和老婆聊天逗笑的時候輕輕摟住了老婆的肩,老婆因爲有時候也會和他開玩笑的打鬧,有過肢體接觸,所以對大海摟住她的肩沒有很明顯的反感,神經大條的她反而在大海的逗笑下又伸手去打大海,不想被大海一把抓住了手,摟住她肩膀的胳膊一用力,嘴就吻上了老婆的小嘴。

    老婆被吻住了嘴,有點慌了,開始掙扎起來,但是大海身高馬大的怎麽能掙脫,很輕易地就被大海按倒在沙發上。大海一邊很熱烈地吻老婆的嘴、臉、耳,一只手去解老婆的衣服,因爲老婆下午還要上班,所以她並沒有把工作服換掉,還是穿著她櫃台的衣服,那是商場規定的白色襯衣,黑色的一步裙。

    大海很利索的解開了老婆襯衣上的鈕扣,手迫不及待地伸進老婆的白色胸罩內,一把就握住了老婆的光滑翹乳。老婆驚叫了一聲,她不想這麽快就和大海發生關系,但是眼前的形勢卻已由不得她了。

    大海用頭壓在老婆的肩頸處,騰出雙手,拎住老婆的裙邊就往上卷,老婆的白色小內褲頃刻間暴露在大海眼前。大海很快地又把老婆的內褲扒了下去,用腳蹬掉,然后抱起老婆就擺上了床。可憐老婆還在惶恐的說著:“別這樣……別這樣……”當大海脫光了衣褲,殺氣騰騰地貼上她的時候,老婆終於認命了,雙手抵著大海的胸口,黛眉微皺的迎接了大海的第一下刺戳。

    大海的屌在老婆的屄里戳了幾十下后,老婆也漸漸地有了反應,而后在大海的密集刺殺下開始了叫喚。大海就如他的名字一樣,大海如潮,來得快,去得也快,在老婆漸入佳境的時候走火了,癱在老婆身邊直喘粗氣,老婆趕緊起來去洗手間沖洗。完事后老婆再也不敢多呆,趕緊的穿戴整齊去上班去了。

    這是老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被大海操,爲什麽呢?因爲過后沒幾日,大海就結了婚,沒時間去纏老婆;再加上我的出現,因爲我的背景,大海自認不是對手,所以也就放棄了再糾纏老婆的念頭.

    我那時候並不知道這事,所以后來我在各個場子放高利貸的時候也碰到過大海,大海還借過我幾次錢,但是很快都還了。其間在追大海債的時候,我無意間認識了大海的老婆,一個極美的女人,而且是個正宗的良家婦女,只是遇人不淑跟了大海這個爛賭鬼。聽說后來她和大海離了婚,獨自帶個孩子生活,而大海欠了一屁股的賭債外加高利貸,不知道跑路到哪去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