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破蒼穹9小淫後歸來 - 逍遥社区

「到了!小紫研!」薰兒回頭甜甜一笑。

    「薰兒姐姐,這古族之內真的有好吃的嗎?」可愛的小紫研瞪著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疑惑道。

     

     由於在加南學院薰兒受盡淩影為首的眾人淫辱。最後實在無臉面對蕭炎!她懷著悲憤的心情想起程回到古族,而獨自一人上路,又甚是孤單。在威逼利誘之下,拐帶了小紫研與其同行。一路上也無驚無險的來到古聖城。

    天空上,空間突然傳出一陣劇烈的波動,旋即一扇巨大的漆黑空間大門,奇異的憑空浮現,而在這空間之門出現後不久,一道白色的身影腳踏虛空,如同磐石一般停立在虛空之上。給人帶來一種不動如山的感覺。一道道人影也是緩緩浮現,最後立於這片陌生的天地之中。

    「丫頭,你捨得回來了?」一身白裳的中年男子,面如關玉。此刻他雙眼中微微有一絲波瀾流轉,嗔怪的望著下面的薰兒。此人正是薰兒的生父,古族族長古元

    「父親!薰兒想死你了!』』一襲紅裳薰兒如同紅蝶一般,飄然而上俏生生的立在父親身前,抓著古元的手背撒嬌般的輕輕晃蕩。

    伴隨著那些人影的出現,古聖城的人們發出了一道道驚呼聲,也是逐漸的傳了開來。

    而與其不同的是,虛空之上。空間大門之前,黑壓壓的古族人群達到上百人,只是這片空間卻靜的出奇,看著薰兒父女的天倫之樂,他們如同化石一般沒有半絲聲響,可見古族之人紀律著實森然!

    在眾人讓開了一條道,薰兒拉著紫研的手與父親竄入了空間之門中行出,紫研感受著這片天地的那種濃郁能量,臉龐也是劃過驚異之色。

    「好強的天地能量,在這裡修煉的話,進展恐怕會比外界快上兩倍之多,在這種天地能量之下一定能撫育出很多好吃的東西!』』紫研的嘴角開始留下口水,驚歎的道。

    ………………

    轉眼薰兒與紫研來到古族已經有一個月餘。

    碩大的廣場之上,烈陽當空。

    黑壓壓的人群一眼望不到盡頭。廣場外圍圍滿了古族的人們,在廣場正中,一襲白袍的妖異男子目光陰冷中透著絲灼熱,此人便是古族年輕一輩頂尖高手古妖。在知道薰兒回到古族後欣喜如狂,此時正在這碩大的武場上挑戰薰兒,畢竟要征服這淫之氣極其澎湃的女子面前,只有將其打敗,方可以抱得美人歸。

    「古妖,你確定要和我動手?」薰兒一邊摸著旁邊紫研的腦袋,一邊說道。那樣子根本不把古妖放在眼裡。

    「薰兒,如果我戰勝你,那麼你便要做我古妖的女人!」古妖見薰兒如此對待自己,一股怒火在心頭升騰起來。

    「廢話少說!要打便來!」薰兒緩緩拍拍手掌,微微一笑俏生生站起望著他淡漠道。隨即她目光一凝那週身的淫之氣翻湧而出,眼看便要動手。

    「慢……」忽然古妖伸出手來叫停道。

    「怎麼?又不敢了!早說嘛!浪費我時間!」薰兒聽見這話,將肆意的淫之氣從新收攏。雙手插著小蠻腰不屑的笑道。

    「當然不是不敢!只是你有一位太古虛龍的朋友,而我也正好有只遠古天鳳的寵物,既然我們都有兩隻上古淫獸!何不騎上它們,在它們背上作戰?」古妖陰冷的扯開嘴角淡淡道,隨即虛空一招,一位一頭紅髮的妖異男子憑空出現,看著身上散發的氣息,原本嬉笑的紫研頓時冷下臉來,那是來自血脈深處的挑釁,果然是遠古淫鳳。   

    「好!那便讓我看看如今的你有多強。」薰兒話音剛落身子頓時飄然而起。

    「薰兒姐姐,坐上我的背。」話音剛落紫研的身體四周爆發出一波波璀璨的紫色光芒,在一陣如驕陽般的光芒之下,那人群中的人們暫時失去視覺,在一個恍惚間,一道龐大的紫色巨龍出現在廣場之上!

    「我的媽呀?太古淫龍?」

    「據說此獸與七彩吞精蟒一般堪比淫聖啊!」台下頓時驚起一陣驚呼。

    「紅冕,你也現行吧!此刻你若打敗這太古淫龍,那麼千年來的恥辱便能替你們淫鳳一族得到洗刷!」古妖的身子也緩緩升騰起來。

    「是……」冷漠的應了一聲,那紅冕的妖異男子頓時也驚起一道璀璨的光芒,光芒過後,一隻火紅的鳳凰出現在廣場之上,揚天長鳴。

     …………

   

    虛空之上,大戰一處即發。

  薰兒跨坐在紫研的頸背上忽然顫抖起來,因為是跨坐,那有些尖銳的後頸上的絨毛刮在了薰兒下體,在紫研緩緩升騰時,下體與那絨毛不由自主的摩擦起來。彷彿如愛郎的指頭正在挑逗著她的私處一般,龍軀緩慢地升騰起來。

  因為薰兒穿著一件下擺極短的連衣裙,那該死的絨毛好幾次都直接撩進了她的裙子裡,對著她的蜜穴刷了起來。因為升騰的速度不快,所以那幅吐吸如蘭的表情出現在薰兒臉上,使的場外的看客們,頓時雞巴硬的生疼。由於摩擦薰兒張開的雙腿內露出那已經濕透的褻褲。

  「薰兒姐姐你怎麼了?什麼東西留到我脖子上?好粘哦!」紫研覺得脖子上粘粘的有些疑惑張開龍口道。

  「啊……臭紫研……姐姐癢死了……啊……你……你背後的毛都不刮的嗎?……撓的姐姐快受不了……」

  這時薰兒已經被那絨毛逗得全身酥麻,小穴裡的淫水也不停地往外冒,而紫研依舊緩緩升騰,並不明白她這姐姐在說什麼。也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反而調皮心起,猛的升籐而起!在這忽然的動作下,坐在後面的薰兒身子猛的一個顛簸,連忙抓抓住紫研的絨毛,在這一陣顛簸下,一大挫絨毛,擠進了薰兒的蜜穴中,將她那薄薄的褻褲給衝破了,整個陰戶便暴露在烈陽之下,這樣一來,那下面的觀眾能欣賞的春光便越發精彩了。

  「討厭啦……臭紫研……啊……人家小穴露出來了啦!」

  「姐姐還說我?你幹嘛在在人家背上尿尿啊!」

    遠處虛空中的一鳳一龍看的目瞪口呆,這古妖愣愣的坐在紅冕的背上,傻傻的望著對面那香艷的一目。

  「壞紫研……壞紫研…大家會看到我的小穴的……啊……好癢啊……不要用絨毛磨人家……看我的小穴都濕透了……啊……啊」

  紫研覺得背上的薰兒叫的有趣,那調皮心再次被激起,在空中極快的飛行,並且做著高難度的飛行動作,使自己絨毛一次次刮入薰兒的小穴中。

  「哎喲。姐姐你這水流的,你要給人家洗頭嗎?」紫研調皮的怪叫道。

    在眾人的視線之下,還有絨毛不時地挑逗下,弄得薰兒是嬌喘連連,幾乎要當場呻吟出來,小穴的淫水也一直沒停過。一會兒,受到絨毛無情刮擦的小穴,猛的顫抖起來,一波波的淫水順著大腿內側劃落,可是薰兒感覺自己的小穴卻是越來越癢了。而且,薰兒發現下面的人群,族中的男子,不管是老人或則是小孩都在緊緊盯著她的大腿根猛看。

    在這種刺激的場景之下。薰兒實在太興奮了,內心深處忍不住有一種暴露的快感,於是在紫研的一個俯衝動作下,微張的雙腿,一搓絨毛猛然衝擊在沒有內褲遮掩的小穴,頓時薰兒渾身哆嗦死死的趴在了紫研的龍頸之上,滑稽的一次交戰,沒有敗於對手,卻敗在了自己的夥伴背上。

   「薰兒,你到底戰是不戰?你在幹嘛?」終於古妖在震驚中回過神來,有些不愉的高聲道。

   「我……我……」在高潮的餘韻之中,薰兒趴在紫研的後頸有些艱難的又道「我……我……的坐騎不適合!明天再與你戰!」

   「既然不適合,那麼我們換了坐騎,這樣如何!」古妖高聲提議道。

   「換了?換了坐?」薰兒心頭一顫,望著台下那些高聲歡呼的人群,這時候如果宣佈明天再戰,其不是漸接認輸?她表情有些猶豫,不知如何是好之下,詢問跨下的紫研道「小紫研,那古妖說換了他騎你,你看怎麼樣?」

   「好啊!快換,我實在受不了姐姐你在我後背上尿尿了!」紫研毫不思索連忙答應下來。

    …………

    經受過一次高潮的薰兒從新跨坐在淫鳳紅冕的背上,而古妖則騎上了紫研。

    兩隻上古淫獸再次托著背上的兩人,升騰而起。

  這時候,薰兒連想死的心都有了!因為這上古淫鳳紅冕的背上,那絨毛更加細長,而且密集,那刮在下體的感覺,如同千萬螞蟻在小穴中掃動,那麻癢的感覺簡直另她欲仙欲死,眼睛胡亂的遊移四周,忽然薰兒意外的「啊!」了一聲,然後就「嗯……嗯……哎……哎……」起來,由於第一個高潮剛過去,那陰戶之中舒麻無比她的身子連連上挺,這時候淫鳳後背的絨毛在高速掠動下,一小搓居然繞上了那顆小豆豆。  「哎喲……啊……啊……淫鳳……停一停……這……我會受不……啊……不要在飛了……嗯……不要了…………」

   再看紫研那一邊,紫研馱著古妖緩緩升騰,那等籐到百米高空之處,忽然,紫研的龐大的龍體忽然縮小。原來小紫研畢竟不是成年龍,那幻化的本體不能持續太久,此刻那縮小的身影變成,身材曼妙的妖媚紫研,那如同木瓜般的巨乳,蜂臀,剛剛幻化成人!台下的古族的人們,何曾見過如此火暴性感的女郎,幾乎射精的射精,噴鼻血的噴鼻血。台下頓時人揚馬翻,亂成一團。

   那古妖看著跨下的女子瞳孔猛然收縮起來,那惹火的身材,是他平生首見,加上虛空之上的紫研,因為早早便被龍體擠破的衣裳,已經不知去向,此刻她赤裸裸的暴露在烈陽之下,而古妖此時卻好死不死的騎在她光滑的背上。而此刻的紫研卻渾然不知自己已經裸露在萬眾矚目之下,她一隻以為自己還是一隻龍,在等待著對面的淫鳳相鬥。

    「嗯……嗯……」忽然紫研驚叫出聲。後面的古妖實在忍不住。雙上捏上了那對如木瓜般的乳房,捏那兩顆小葡萄,紫研頓時哼得更大聲了,古妖怕她將自己摔下來,便停下動作,手掌在乳房上或輕或重的按摩著。

  沒多久古妖開始不規矩起來,雙手開始往下移,他伸手在紫研的大腿內側輕撫著,然後逐漸移到陰戶上面來。那肥突的陰阜入手的感覺是那麼的柔軟,既飽滿又有彈性,摸得紫研在虛空中一直悸動,隨即古妖放慢了速度,為此紫研在半空中東倒西歪求來。古妖在她身後摸來摸去,覺得摸出一點水來,知道她已經發浪了。

    他索性將中指穿進了她的飽滿陰戶之中,一插便進。留下其餘的指頭在毛絨絨的陰戶外輕輕扣著。古妖摸到她旺盛的分泌,紫研此時早就濫成災。

  「小妹妹!你尿了!」古妖調笑道

  「是薰兒姐姐尿了!紫研才不會在這裡尿!」我才紫研氣的反手一把捏在了他大腿上

    而古妖也不說話,伸出指頭在陰唇上劃著,撫摸了一會,將手中的黏液伸抹到她耳邊,輕聲道:「小騷貨,你這不是尿是什麼!」

  虛空之上古妖除了摸她陰戶之外,又去吃她耳珠子,頓時紫研全身舒軟,無力身子緩緩從天空中下降,古妖在她耳邊道:「飛行都不會?你算哪門子上古淫獸?」

    此時紫研才意識到,自己的身體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氣裡,雖然她知道一定早就被底下很多人看光了,可是望著那台下的人群,那一雙雙瞪大眼睛地直視著紫研的私處的人們,卻讓這個小妖女莫名的興奮起來,再加上身後古妖的挑逗,此刻她沒有遮掩,因為也沒辦法遮掩!反而將雙腳微微張開,如同母狗一般在虛空之上趴服下來,挺起屁股,那雪白大肉屁股,讓台下的觀眾們可以看得更清楚,我甚至朝著下放高聲呻吟起來。

  「啊……壞哥……不要挖嘛……啊……紫研會像姐姐一樣尿的啦……啊……不要看嘛……啊……紫研都被下面的人看光了……啊……他們看到人家的小穴了……騷穴……還有人家的大木瓜,大咪咪……啊……都被你看到了……啊……他們一定很喜歡……來嘛……上來嘛……誰要飛上來……就能幹紫研的小騷穴……」

    「紫研你下面好濕喔!好像很渴望被大家視奸嘛……紫研想被舔嗎?」

  

    「啊…想…舔….啊……紫研的小騷穴啊…啊…好想被哥哥舔哦!……啊……」紫研完全不知道自己現在在想什麼,只能照著本能依附著身後的妖異男子 。

    「紫研自己把腿張大一點,抱住自己的腳,對太古淫龍來說,這樣不難吧?」

    「對、就這樣,讓大家看看你的騷穴!」古妖妖異的一嚇埋下頭用手撥開紫研的陰戶,用手指玩弄紫研的陰核,舌頭則靈活的探入陰道之中,模擬插穴般的進出起來。

    「啊……啊……不行了……我受不了了那裡……恩……舒服……那邊再快一點……」

    紫研在古妖強力攻擊下,發出連她都不知道意思的呻吟,紫研的舌頭離開陰道,兩支手指卻立刻插入,其他手指則是不停的逗弄、揉搓按壓陰核,而手指的插入也使原本就漲滿陰道內的淫水,隨著抽插而溢出,甚至發出撲吱、撲吱的淫靡聲音。空著的一隻手則不閒著的摸著紫研的奶子,一臉淫笑的看著紫研痛苦又迷醉的神情。就在紫研快登上高潮之際,古妖卻殘忍的抽出手指,紫研下意識的挺著屁股想追回手指的愛撫,失去填補的空虛,使她不自覺的搖著屁股,嘴裡喃喃的喊著,虛空之上淫水如雨下,淋的廣場上的人群中人,如同天降甘露一般搶破了頭,甚至大打出手。

     「我要……給紫研……啊……恩……人家的騷穴……好難過……紫研好淫蕩喔……」

     「小紫研?想要嗎?」

     「嗯!我想……要」紫研瞇著眼,酥著嗓子要求

     「要什麼?」

   

     「要肉棒!」

     「要說雞吧!知道嗎?」

     「要……紫研要雞吧……嗯……好哥哥………」紫研張開雙腿,陰戶中的的淫水在驕陽之下,晶瑩點點,她自己再撥開小穴,對轉身對古妖說:「嗯……好哥哥……來嘛……來干紫研嘛!」

    古妖急促的呼吸聲從紫研身後傳來,緊接著出現了撕破衣服的聲音,這聲音證明古妖已經將自己的褲子撕了個粉碎,此時毫不以外的,那碩大的雞巴迎風而立,淫尊強者的雞巴。那凶器一現出,頓時震撼著廣場上每一個古族中人。

    「噗嗤-」古妖的雞巴從後面狠狠的擠進了紫研的陰戶之中。

     如同狗交般的體位,古妖捧著紫研的屁股挺動抽插起來,他抓著她的臀肉,用力的拍打著,那紫研雪白的屁股頓時肉浪一波波的蕩漾,她以前沒被這樣大,淫尊雞巴插過,真是浪個不停,屁股沒命的向後聳動,只希望能就這樣操她一輩子。

     「喔……喔……古妖……哥哥……你好棒啊……怎麼能插……到這麼……深……紫研……啊……從沒……哎呀……被人操到……嗯……嗯……這麼深過……好舒服啊……好舒服……喔……喔……」 

    「小騷貨……插死你好不好……?」

      紫研淫聲浪語一片,她興奮地一面配合他的抽動,一面淫蕩地再次呻吟「喔……好哥……操紫研……啊……親哥哥……操紫研的小穴……紫研的小騷穴好癢喔……癢死了……好哥哥……操我……操我的淫穴……喔………好猛喔……好厲害……哥哥真會操穴……干死紫研……美死了……」

  古妖受到鼓勵,更賣命的抽動,他附下身子雙臂抱住她的一對奶子,眼睛看到紫研搖晃的大屁股,腰腹飛快的聳動。紫研彎過頭看古妖盡力的樣子,心頭也蕩漾起異樣的感覺,她稍稍伸出手,玉指夾住伸後正抽著自己的雞巴,那東西是那麼粗大,古妖被她弄得發麻,低頭吃起紫研的耳朵,伸舌去搔那耳孔。

  「嗯……用力……啊……就是那裡……啊……干我……好哥哥……操我……操死紫研……好美喔……我的好哥哥……大雞巴哥……用你的大雞巴……干死紫研……儘管捅……紫研就是個欠操的騷貨……啊……紫研全都被你看光了……啊……紫研要他們排隊干我……」

  「我……不行了……」紫研拚命的呻吟。她猛的一個顫抖,身體在虛空中抽搐起來。

    另一邊的薰兒看著紫研那萬眾矚目下的淫戲,那下身的淫水早以氾濫成災。

    忽然,紅冕的身子猛然縮小,漸漸的化作人形,此時在虛空之中!薰兒還沒來的急反應過來,由於紅冕的幻化,此刻她就這麼曖昧的騎在紅棉的脖子上,那由於褻褲的破碎,現在她便肉貼肉的騎在那裡,自己的陰戶貼著男人的後頸,因為眼前的肉戲,使她原本就發浪的蜜穴溢出陣陣淫水,濕透了紅冕後頸一大片。

    忽然,紅冕的身子一個反轉來。此刻紅冕是面對面的抱著薰兒,他將頭埋在薰兒氾濫的桃花源地,鼻子輕輕嗅著。那一股鋅騷的感覺直襲而來,雙手伸出在熏兒的大白屁股上捏著,熏兒本就豐滿,加上這些天時常被人淫玩,而且熏兒的屁股肉也越發豐滿起來。紅冕抱著她豐滿的屁股,眼前所見的是肉呼呼的粉紅嫩肉,中間一道紅縫子,濕淋淋的,紅冕伸出舌頭,往線洞裡鑽,頓時那肉縫就更濕了。

  薰兒猛的揚起頭,激動的顫抖起來,張著小嘴卻發不出聲音,薰兒被舌頭添得難過,那舌頭既靈巧又比一般人類長的多,刮在肉穴之中掃動,讓薰兒的淫水幾乎流乾一般,順著紅冕的脖子滴落而下。

   「嗯……好哥哥……就是那裡……嗯……舔她……喔……好美……喔……好哥哥……我簫薰兒……啊……居然會淪落到……啊……被……一隻畜生……啊……玩弄……就是那裡……啊……癢死了……啊……」

    紅冕聞言大氣,堂堂上古淫獸居然說自己是畜生,一氣之下紅冕的舌頭猛然發生變異,舌頭猛然分叉開十來道,那十道舌頭分不同方向在薰兒肉穴之中橫衝直撞,陰戶中傳來那極度的舒麻感幾乎另薰兒爽的背過氣去。

   「啊……我要……我受不了……我……我求求你……薰兒要……」

   「要什麼?告訴我?」

   「要……要肉棒……求求你……」

   「你要我這畜生的肉棒?」

   「要……啊……我都要……啊,我癢死了……只要是肉棒……即使狗的肉棒……啊……薰兒也要!」

   「好吧!你這個古族最騷的人類!」紅冕猛的將薰兒拉下來,跨坐在自己肚皮之上。

   「好鳳凰……啊……快……快讓薰兒騎你……」

    虛空之上,古族歷代第一美女薰兒,此時正搔首弄姿的取悅著一隻畜生!這一目,另台下的人群幾乎沸騰起來。那古族中人一個個漲紅了臉,那粗重的吶喊聲,幾乎掀翻了整片廣場。

   「操她……操她……」

   「淫後歸來……我們的淫後薰兒回來了!」   

  薰兒對下面的聲浪沒有絲毫動容,她見紅冕的雞巴終於出現在自己面前了,此時不坐更待何時,連忙跨上他的小腹,扶正那淫尊級別的超級大雞巴。套弄兩下就對著自己春潮氾濫的桃源蜜穴,用力坐下來!好個天生淫後,那碩大的雞巴馬上全根消失在她陰戶之中一點沒剩,只是薰兒沒想到插滿時會進到那麼深,全身一陣酸軟,差點爽的昏過去。

    「唉啊!……啊……好漲……啊……好……鳥兒……哦……大……大鳥長小鳥……啊……」

  初次吞沒淫尊級別的雞巴,薰兒只是貼住紅冕不動,紅冕的舌頭在她胸前劃過,詭異的分叉開來,吸捲著她的兩顆粉紅的奶頭。薰兒稍稍喘了口氣,適應了一會兒,撐直腰枝,騎起紅冕來了。

  紅冕吃著薰兒的乳房,感覺到自己的雞巴彷彿落入了處人間仙境。那種滑滑膩膩又緊湊的感覺,讓他雞巴硬的如同鋼鐵一般。薰兒自己拋動屁股,享受著紅冕的大雞巴,她的穴兒又深又緊,這便是成為淫帝的標誌。紅冕每次都覺得龜頭繃得很緊,整隻雞巴被夾得很是舒服。薰兒自然更是美得不用說,滿臉都是喝醉了般的騷意,不停嫵媚的笑著,一顰一笑騷入骨髓。紅冕不由得也挺動起來,往上插她,她就浪浪的叫了起來。

    「嗯……就是那裡……好哥哥……好棒……用力嘛……薰兒的好哥哥……畜生哥哥……薰兒好騷……小穴好癢喔……啊……好棒……不要停……」

   那狂猛的淫尊雞巴,在肉穴中進進出出。比起蕭炎來更大上不只一截,薰兒死命的聳動,讓他的雞巴可以插得更深入一點,一面盡情地叫著:「啊……啊……用力啊……好哥哥……好畜生……喔……干我……操我的小淫穴……人家的淫穴好癢喔……干死薰兒的騷穴……喔……好美……用力……」

  「我就知道你是人類中最騷的一個騷貨!」說著,紅冕捧著薰兒的屁股大起大落起來。

  「嗯……畜生哥哥……薰兒就是欠干的騷貨……犯賤的小母狗……要畜生哥哥狠狠地操我……干我……喔……再深一點……啊……到底了……畜生哥哥……啊……好會操穴……」

  「小母狗爽不爽啊?」紅冕繼續抽插不停,一時之間淫水四散飛濺,傾瀉而下。

  紅冕羞辱的言語,讓薰兒越發興奮起來:「嗯……好爽……小母狗好爽啊……薰兒就是小母狗……爽死了……啊……人家來了……啊……不行了……」

  「我……我也要來了!」才剛說完,他就低吼一聲,全部發洩在我的小穴裡了。

    兩道肉體抵死纏綿,在互相高潮的最後一刻,這是人類最鬆懈的時候,高潮中的薰兒從虛空墜落,那滿身的淫液飄灑之中,薰兒緩緩落在了古族人群最密集的地方,下面的族人猛紛紛伸出手來托住了古族的公主。

   然後在一片狼吼聲中,薰兒的赤裸身影被自己的族人們所淹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