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龙女的守宫砂 - 逍遥社区




冰冷,阴暗与潮湿,这些就是古堡的全部。整个古堡只有些许微弱的烛火在散发着微不足道的光和热。

  “什么人~ ”一年迈苍苍的老妇喝道:“胆敢闯入古墓派!”并无人回应,有的只是微弱的呼吸声。很不均匀,忽重忽轻。

  老妇循声而去,只见一少年遍体鳞伤侧卷在冰冷的大理石地上,身体不住的发着抖。

  这个少年身高过丈,虽然年纪不大,却已有成人的身材。虽然满脸是泥,却依然可以看的出,是个俊俏的小伙子。

  老妇不禁心里一动(不是春心荡漾…- - !),心想:若是我的孙儿还在,想必也有这般年纪了。于是心头一热,将他抱起,带入了古墓深处,而将古墓派的规矩忘的一干二净。

  正是这个老妇,促成了一对武林上人人艳羡的青年侠侣。没错,他们就是神雕侠侣…

  “小姐,难道你真忍心看着婆婆去死么?”老妇有些泣不成声的喊道。

  老妇对面的她并不回应。

  “我们走!婆婆死也不会让你落在他们手中。”说罢拉着他的手,向墓门走去。

  少年被牵着往前走,头却往回盯着那白衣的她,心里带有眷恋。而她,也盯着他的眼睛,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被越拉越远,最终消失在她的眼睛里。

  她闭上了眼睛。脑海里还在回想着他最后的眼神。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男人,更是第一次见到男人这样的眼神。心里有一种别样的情怀,说不出的酸甜苦辣。

  她不是不想帮那少年,只是古墓派是绝不允许收容男子的。师命难违,她只得闭上了眼睛,不做他想。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一阵大乱。她的心一下跳到了嗓子眼,忙向墓口走去。

  到了墓门,眼前的情形不禁让她大为吃惊。老妇已经血染全身,胸口更是插了一把闪亮的剑,见着让人触目惊心。而那少年却是毫发无伤,除了一身给血染红外,一切正常。在他们面前站着一排道士打扮的陌生人,个个手里拿着佩剑,态度好不张狂。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她心头猛的一沉,将手神进口中,发出一串长长的哨声。不多时从四面八方袭来数以千计的蜜蜂。可怜那些道士,一个个手忙脚乱,师傅所传剑法早已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少女乘乱将老妇和他带进了古墓。老妇的血,洒了一地……

  古墓内,灯光昏暗,老妇正拉着他和她的手,表情万分痛苦。

  “小姐,婆婆已经支持不了多久了。婆婆从未求过你什么,这是婆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求你。让过儿留在古墓。他一出去,一定被全真教的道士害死。求求你,一定收留他,一定……”说着将二人的手放在一起。

  “过儿…过儿…”她心里念着这个名字。只感觉手中一热,他的大手已经将自己紧紧握住。他望着自己,眼中还带着泪。然而眼神里却并没有乞怜,有的只是坚强。

  “好吧,我答应。”五个字,就这简单的五个字,让老妇脸上露出了微笑,握着两人的双手,无力的垂了下去……

  “婆婆…婆婆!”他伏在老妇身上失声痛哭,而她却面无表情,只是静静的望着他悲伤的背影。

  “你随我来,抱着婆婆。”

  他擦了擦眼泪,只得乖乖的跟在她身后。

  穿过几条过道,二人来到一间空房。房里什么也没有,有的只是三口棺材,以及那不断跳动的火光。

  “把婆婆放进去吧。”她幽声的说道。

  他只得将老妇放进其中一口棺材,抽泣着合上了棺盖。

  “从今天起,我收你为徒。”

  淡淡一句话,让他心头一亮。立刻倒头便拜:“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

  她并未回答,转身朝外走去。他紧随其后,心里一阵激动。因为他不用再受全真教道士的欺负,不用再成天提心掉胆。但这些,都不是他真正激动的理由。

  她在前面默默的走,他在后面默默的跟。看着前面的白纱,不禁有点兴奋。

  这还是他头一次如此放肆的注视着她。她身材娇好,双腿修长。透明的白纱将双腿的轮廓若隐若现的展示在他的面前。然后白纱显然是在最重要的地方有加厚,他无法窥得她下体丝毫。不免有些懊恼。

  突然,他计上心头。目光开始在地上寻觅起来。有了!前面是块突起的小石头。他加快速度,向石头走去,脚尖在石头上一磕,人立刻失去重心向她倒去。

  她闻得身后恶风不善,转身刚想还手,可他已经扑到,与她撞了个满怀。她站立不稳,跌倒在地。而他也未能“幸免”,扑在了她的身上。

  两人就这么在冰凉的地板上,这么呆呆的互相望着。

  不知过了多久,少女这才反应过来。脸一红,忙将身子从少年身下抽出来。

  少年也痴痴的望着她,从地上爬了起来,然而眼睛却始终并未离开少女娇好的脸蛋。

  少女被他望的十分尴尬,只得转身继续向前走,少年也只好继续跟着。

  两人来到另外一个房间,房间不大,除了一张床,什么也没有。

  “你就住这。”少女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就要走。

  少年一把把她拉住,狠狠的吻了下去。

  顷刻间,少女的心,融化了。

  结束长得令人喘不过气的热吻,俩人深吸着得来不易的空气,动情的望着彼此,相视一笑,少女杏眼含媚的模样,令少年下腹兴起一阵热潮,气息也粗重了起来。

  “我叫杨过,你呢。”少年欣然问道。

  “我……我不告诉你”

  他吻了吻她俏皮的双眼,说道“你就不怕我处罚你?”

  少女眨了眨眼:“你想做什么……”

  杨过并不回答,只是轻轻的将手,伸进了少年的领子,轻轻的握住了肚兜下的软玉。少年一阵娇嗔,红着脸,一言不发。

  杨过轻轻的除去少女白纱,让她的娇躯完美的呈现在自己的面前。很自然的,目光向少女的下体看去。

  少女闭上了眼,任由他的目光肆虐的扫荡。

  杨过更放心大胆起来。他三下五除二将少女的白纱除去,欣赏着美丽的她。顺着乳沟向下是光滑细腻的腹部,圆圆的肚脐向外凸着,像是一只褐色的蜗牛,安静地卧在肚脐上,手又开始向下移动,那是柔软白细的小腹,小腹下面,是一丛丛乌黑发亮的卷曲的阴毛,布满了两腿间,下腹和阴唇的两侧。她那阴户像一座小山似地突起,粉嫩的两腿之间,阴唇微薄,弹性十足,阴蒂外突,像一颗红色的玛瑙,真所谓是蓬门洞开,玉珠激张。

  他那宽厚的大手,顺着小腹、肚脐,最后停止在小丘似地阴户上,用食指按着阴户的上方软骨上,缓缓地揉动着。

  她身体发抖,呼吸急促,哼声不停,屁股不住地扭动。

  杨过知道时间已到,将手指下移,中指一下伸进了阴道,缓缓而有力地,摇弄起来,使得香月,双腿大张,那薄薄的阴唇,一缩一张,淫水直流而出。杨过将自己的肉棒掏了出来。他那大肉棒,并没有直插直抽,而是上下左右地乱闯,在小穴的鲜红嫩肉上翘动磨擦。他那浓密的阴毛,在抽送的同时,不停地刺激着穴唇和穴核。

  这种双管齐下的刺激,更使她乐得怪叫,淫水又一次冲撞而出。

  她咬牙,狠劲地让小穴把整个的肉棒一下吞下,她往后挫着屁股,这样她才觉得全身涨,心灵充实。全身热得发烫,小穴痒得透体。无法形容的快感使她紧张,又放浪。

  她梦一样的呻吟,蛇一样的扭动,使肉棒插入小穴更加深处。她舒服透了,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这种无法表达甜头,太舒服、太愉快了,使她已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这种昏迷,好像神仙飘荡在云中。

  接着是「啊」的一声怪叫。娇躯乱颤,一股透顶的快感传遍了全身,只见小腿乱蹬,玉臂乱舞,昏迷过去了。

  杨过在也高潮后的疲累下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