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九真与武青婴 - 逍遥社区



   朱九真师从父亲朱长龄,乃是大理国高手朱子柳的后人。朱子柳自诩为书生,爱好书法,擅长使判官笔,将各
名家的帖子融入判官笔的技法中,其武功自成一家。武青婴师从父亲武烈,是大理国高手武三通的后代。武三通为
人粗放,深得一灯大师的「一阳指」真传,其武功走刚猛路线。朱九真与武青婴都是女子,而朱、武两家的武功都
偏重于男性化,因此朱长龄和武烈进行创新,结合女性的特点将本门武功阴柔化,不仅继承了自家的武功特色,还
增加了杀伤力,只可惜朱九真与武青婴的内力不够,因此武功只是泛泛,仅是武林中的三流角色,但对付一般的贼
寇、镖师、护院、官差已是绰绰有余。后来,武烈又收了个徒弟卫璧,长得一表人材,武功也不错,很做了几件扬
名立万的侠义之事,在江湖上颇有名声。再后,朱九真与武青婴也随着卫璧一起下山,连挑几座山寨,踏平几处贼
窝,一时间声名大振。因两女年龄相若,人均艳丽,春兰秋菊,各有春秋,家传的武学更是不相上下,故江湖称之
为「雪岭双姝」。她二人暗?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缇徒暇ⅲ唤鱿攵勒嘉黎担瓜朐谖涔ι鲜す苑健F黎堤焐蒙勾蛩阋?br />鱼与熊掌同时兼得。因此只要三人走上了一起,面子上看来都是客客气气,但是二女唇枪舌剑,谁也不肯让对方多
占点便宜。只是武青婴的个性较为含蓄不露,因为她和卫璧两个人是同门一起学艺,而且还朝夕相见,所以她也自
认为比起朱九真自己不知占了多少便宜。但是不知道卫璧是怕师父责怪还是比较喜欢朱九真,先骗了朱九真的身子
后,才对武青婴下手,但两个人都不知道这件事,还得意洋洋的以为已经先占了上风,日後一定不会输给了对方。
其实当初朱、武二女跟卫璧发生关系时,由于当事人都过於紧张,都害怕万一被人发现,那可就不得了了。所以在
那种情况下,当事人似懂非懂,草草的爱抚几下卫璧就急着想插入,但是还没进入,卫璧就已经射精了。因此朱九
真和武青婴其实还是处女,可是她们却不知道。
  春季的某一天上午,天气晴好,卫璧偕同武烈、朱长龄下山参加歼灭明教的一个分舵,朱九真和武青婴都待在
朱九真的家里。两人面和心不和,几句话过后,开始唇枪舌剑。
  朱九真道:「青妹,最近你的一阳指越来越退步了,上次杀个小贼居然用了十几招。也难怪,卫师哥这段时间
总帮我喂招,没人指点啰。」
  武青婴回敬道:「真姐,还说我呢,那次对付那个油嘴滑舌的小道士,你用了二十多招都没制服别人,还是小
妹帮忙才擒住他。卫师哥虽然白天和你过招,晚上却和我同修一阳指,还告诉我身上的各个穴位,嘻嘻,怎么,他
没告诉你吗?要不然你也不会想点别人膻中穴,却点中了玉堂穴。哈哈!」
  朱九真粉脸顿时一红:「小妮子,你以为我真的不认识穴位吗?我只不过让他多吃点苦头而已。」
  武青婴笑道:「羞羞羞,明明不知道,还在这儿装蒜,看卫师哥不笑话你。」
  朱九真气得粉脸铁青:「你以为你会认穴位,咱们来比试比试。」
  「来就来,正好今天我们还没练功,走,到后院过几招。」
  两人同时起身,朱九真怒道:「正好爹他们都不在,咱们就真刀实枪地比一比,输了的人今后不许再缠着卫师
哥。」
  武青婴正容道:「我也正有此意。你去吩咐下人,不许骚扰我们。」
  不一会儿,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后院。武青婴问道:「吩咐好了吗?」
  朱九真冷笑道:「你怕我的家人来帮忙呀?我才不会干这种事呢,我要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武青婴被识破心事,红着脸辩道:「你以为我会怕你人多,只是咱们这回真比,刀剑无情,万一打得太热闹了,
怕有人飞鸽传书,把爹他们叫回来,大家脸上不好看。」
  朱九真道:「你放心好了,我不仅已经吩咐了家人,还让我的『骠骑将军‘它们守住各个路口,哪个不怕死的
敢过来?」
  武青婴也知道朱九真那些狗的厉害,她其实最忌讳的就是这些对朱九真忠心耿耿的「将军」们,现在知道这儿
就她们俩,顿时放心了。
  当下两人摆弄架式,一边注视着对方,一边暗中调整呼吸,准备将内力调整好后开始进攻。朱九真双手各拿一
枝七寸长的判官笔,不停地旋转着;武青婴则空着双手,但她两个食指不断地伸缩着,活动着关节。
  随着一声娇喝,朱九真率先出手。她一招「玉女穿梭」,右手笔尖直指武青婴的小腹。武青婴不慌不忙,右手
食指一弹,一股真气击中朱九真的笔尖,将它弹到一边,接着左手食指弹出一股真气,直扑朱九真的印堂。朱九真
用左手的判官笔一格,将对手的攻击挡住了。然后她右脚一点,如凌波仙子般扑向武青婴,双笔挽出几朵花,将武
青婴胸前的几处大穴全部笼罩其中。武青婴双腿一蹬,身体急速向后飞去,同时双手食指连弹,反攻朱九真。朱九
真娇叱一声,一个「细胸巧翻云」,躲开了武青婴的这一轮攻势。她还没喘口气,武青婴的下一轮攻势又来了。只
见武青婴双指连弹,攻向朱九真的头、胸、肩、腹、腿各处大穴,朱九真双笔急舞,护住周身要穴,同时施展轻功,
伺机偷袭武青婴。
  当年朱子柳自命文武双全,讲究姿势的优美,所以在轻功上狠下苦功,可以和黄蓉、小龙女一比。而武三通是
一个大老粗,讲求真刀实枪地打斗,所以对轻功一向漠视。传到现在,虽然武青婴在功力上稍胜一筹,但在轻功和
招式的变化上明显逊于朱九真。因此即使目前武青婴攻势很猛,但朱九真躲闪得也不慢,而且她的招式虚实难分,
武青婴不得不顾忌她的反击,所以双方仍然堪堪战成平手。
  两女激战良久,体力都有所下降,攻势逐渐缓了下来。武青婴暗想:「她的轻功比我好,再打下去,我的功力
减弱后,肯定要吃亏,不如设计赢她。」于是她卖个破绽,假装脚下一滑,跌倒在地。朱九真正愁没有机会,见状
并不疑心,得意道:「臭丫头,你终于体力不知了吧,看招!」她以一招「玉女散花」,从天而降,直点武青婴的
百会穴。百会穴乃是二十六要害穴之一,武青婴暗骂朱九真歹毒,一个翻滚,避开对方的攻势,反手一指点向朱九
真的气海穴。这气海穴是致命三十六穴之一。朱九真人在空中,暗道不好,现在她已来不及用判官笔格挡,只能深
吸一口气,把身体略微拔高了一点,被武青婴点中了大腿的环跳穴,颓然倒地。武青婴大喜,翻身跃起,哪知朱九
真右手一扬,判官笔直飞过来,武青婴猝不及防,被笔尖点中膝间的曲泉穴,腿一软,也坐在地上。朱九真一个翻
滚,滚到武青婴的身边,左手判官笔点向武青婴的关元穴。不料武青婴左手一弹,也点向朱九真的关元穴,两人大
惊,都来不及招架,只能把身体向旁边挪动一点。只听两声闷哼,双方都点偏了一点点。这时,两女腹部都气血翻
涌,各有一条腿麻木不能动弹,不得不软绵绵地躲下调整呼吸,希望尽快解开被点中的穴道。
  两枝香的时间过去了,双方都觉得腹部不再气血翻涌了,只是有一丝气流在那儿游走,不过两人腿部的穴位还
没有被解开。这时,朱九真和武青婴发现日已偏西,原来不知不觉中她们已拼斗了三、四个时辰。现在两人的功力
都提聚不起来,可彼此之间的恨意越来越深了。刚好武青婴抓住了朱九真刚才掷过来的判官笔,二女同时大喝一声,
各用左手拿着判官笔向对方猛刺过去。两笔相交,碰出火花,也撞出了心头的怒火。两人「唰、唰、唰」连点数下,
都点中了对方的身体。好在朱九真的这对判官笔笔头是钝的,否则两人身上早就添了七、八个窟窿。这样对点了几
十下后,双方身体正面的穴位差不多都点到了。这时,两女都觉得一股热气从腹部升起,迅速扩散到全身,两张俏
脸都变得异常通红,浑身燥热,身体只觉得软软的,很像躺在卫璧怀中的感觉。
  朱九真急道:「怎么这么热呀,浑身软绵绵的,你刚才点中我哪儿了?」
  武青婴也急道:「我还要问你呢!……哎呀,不好!我们刚才点关元穴时不是点偏了吗?我听我爹说过,点穴
一定要准,所谓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我们绝对点错到别的穴位了。」
  朱九真急哭道:「现在我们都动不了,怎么办呀?」
  武青婴道:「我也全身软绵绵的,咱们只能等人来救了。」
  朱九真道:「救什么救,你要我别让家人近前,现在周围有那么多猛犬守护着,谁敢来呀。」
  武青婴也急哭道:「你还怪我!现在没人能来,只有等爹他们回来了。到那时,他们看见我们这个样,肯定要
骂死我们的。」
  两人呜呜咽咽地哭了一会儿,心中自怨自艾,当然更怨恨对方。本来两人的双腿打开呈「V 」字型,交叉对坐
着,由于心中有气,不约而同地把小腹向前挺了挺,想拱对方一下,哪知两人的嫩屄(b ī)隔着裤子这么一顶,
只觉得全身酸麻,舒服无比。两女又羞又惊又喜。她们不知道,在刚才她们点错关元穴时,无意中点中了彼此的隐
穴。而隐穴的知识连武烈和朱长龄都只听说过,并没有实践过,所以朱九真和武青婴更不清楚了。如果一开始就点
中了,二女非得当场吐血,五脏受损。恰好朱九真和武青婴的功力当时已经大大削弱了,所以她们只是觉得气血翻
涌,很不舒服。后来两人又在对打中,点中了双方的许多穴位,这一来,刺激了这个隐穴的另一种功能——激发情
欲。(本来隐穴就具备双重性,既可以伤人于无形中,又可以激发人体的潜能,起到强身健体的功效。)这下可好,
朱九真和武青婴的情欲被彻底地催发了,两张俏脸面带桃花,四只玉手大力揉搓着自己的身体,两人的酥胸都若隐
若现,各自的鼻中喷出似香似麝的粗气,嫣红的小嘴中吐出如泣如诉的娇哼。
  朱九真乜眼看到武青婴的媚态,气不打一处出,一把撕破了武青婴胸前的衣服,武青婴的两个小嫩乳一下蹦了
出来。
  武青婴大惊:「你干什么?」
  「干什么?哼!」朱九真愤道,「小娼妇,敢和我抢师哥,看我不撕烂你的衣服!」说着双手齐出,眨眼间,
武青婴的衣服已是千疮百孔。
  武青婴又羞又怒,一咬牙,懒得护住自己的衣服,改被动防守为主动进攻,也撕起朱九真的衣服。两人边骂、
边叫、边撕,顷刻之间,双方的上身已不着一丝了。
  现在双方才看清对方的身体。两人的身材接近,乳房的大小差不多,都是小馒头上有一个粉红色的蓓蕾,旁边
的乳晕也是粉色,稀稀疏疏地散布着几个小疙瘩。两人越看越觉得自己面前的是平生最强大的敌人,不由得妒火中
烧,只听一阵衣帛破裂声,二人的裤子也化作了朵朵飘荡在蓝天中的布蝴蝶。在平坦的小腹下面,是两个光滑无毛
的嫩屄,中间那条粉红色的细缝,是卫璧乃至整个武林中人多么向往的神圣之地。由于初次看到除自己之外同性的
下身,所以朱九真和武青婴都想看个明白,也想比个高下。因为行动不便,两女用双手撑地,越来越近地认真观察
着,两个滚烫的身体慢慢靠近,终于,四个娇嫩的蓓蕾轻轻地碰了一下。「啊……」从朱九真和武青婴的喉中都发
出一声长长地嘶吼,两个身体更热了,洁白的肌肤上渗出了细细的汗珠。「再碰一下就好了!」朱九真和武青婴不
约而同地想着,身体再一次有意无意地动了动,四个蓓蕾这次来了个更亲密的接触。「哦,真舒服!」朱九真和武
青婴都闭上眼睛,任凭彼此的乳头互相刮研着。每刮研一次,两个白中泛红的娇躯就不由自主地颤栗着。当各自的
乳头经过数十次对刮,由蓓蕾变成鲜红的蜜枣时,双方的动作已变得狂热了,由对刮变成了对撞。每次激烈的碰撞,
两人都要发出一连串的嘶吼。渐渐地,四个白嫩嫩的乳房都变得通红通红。毕竟两个都未经人事的雏,乳房没有熟
女那样坚挺和耐战,因此两人不得不停下来恢复体力,同时四只美目也都盯住了彼此的嫩屄。
  休息了一阵后,朱九真和武青婴发现自己腿上的穴道也自动解开了,两人揉搓各自发麻的美腿,并暗中进行美
腿的比拼,但无论从腿的粗细,还是皮肤的光滑,亦或是肌肉的匀称等方面,都难分高下。当双方的腿都活动自如
后,两人都竖起自己的双腿,小腹一挺,两个光滑无毛的嫩屄来了个亲密的长吻。
  「啊……」朱九真和武青婴只觉得血往上涌,心潮澎湃,两人都闭着眼睛让双方的屄互相研磨着。不一会儿,
两股清澈的淫水从彼此的屄中流出,滋润着双方激烈交战的场所,使两个嫩屄的磨擦更加顺溜,快感也不断加强。
朱九真和武青婴的动作越来越快,两个处女都感到同性间的这种较量比与卫璧的肉捕更刺激、更舒服、更销魂。但
两女说到底还是未经历过风雨的处子,而且阴唇也包得特别紧,不像熟女那样松动,所以不知道也不可能用阴唇去
夹对方。两人只知道用双手紧紧地搂住对手,用双腿紧紧地对夹,让自己的屄和对方的屄紧紧地贴在一起剧烈地磨
擦,以增强彼此之间的快感。终于,二人同时打了个哆嗦,两股似鸡蛋清一般的淫液从各自的嫩屄中喷洒出来。「
哦……」随着长长长长长长地号叫,朱九真和武青婴彻底地品尝到了高潮的滋味。
  两人再次回到现实中时,发现天已经黑了下来。此时双方才意识到彼此之间的情敌身份,连忙松开了彼此的身
体。当两个嫩屄分开时,朱九真和武青婴都感到有些空虚,于是异口同声道:「以后每个月两家相聚时我们就这样
比一次,谁赢了谁就得到卫师哥。」说完,两人都不好意思地笑了。
  后来,两女确实每月如约比试,当然每次都是棋逢对手,难分胜负。其实两人的心里也很矛盾,一方面希望能
胜过对方,从而独得卫璧的呵护。另一方面,她们又都希望这种情况能持续下去,因为这种快感和与卫璧在一起的
快乐有天壤之别,实在让人难以割舍。就在这样的矛盾心情中,朱九真和武青婴以为两人会比拼一辈子,却不料后
来因为张无忌的原故,搞得朱长龄毁尽家产,自己也身陷雪谷。而朱九真寄人篱下,心情大变,最后竟被蛛儿所杀。
武青婴虽然失去情敌,赢得了卫璧,无奈卫璧是个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因此她反而怀念起与朱九真对垒的
日子。最后,随着朱元璋的崛起,武青婴和卫璧及武烈均死于乱世之中,也许她和朱九真在另一个世界里还会继续
她们爱恨交织的争斗。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