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福星闯江湖 - 逍遥社区




「女福星闯江湖」

作者:不详

*********************************** 色武「女福星闯江湖」原贴文作者一直没更新了,小弟几经周折找到了原版 书,现在继续上传供大家欣赏,但因为是全手打,估计要点时间,见谅。 ***********************************

" " " " " " " " 第八章

包通吩咐两名兄弟把水果一样一样先放在盘子里,在端到桌上,几乎把一张 桌子摆满。

吴天才仔细看去,果然至少有一半的水果,他从未见过,更别说吃起来是什 么味道了。

向天魁身为美人岛大督办,对这些水果,不但知道名字,而且也早已吃过, 不由望着吴天才道:「吴老弟,这些水果,你一定有很多不曾吃过,现在先让我 来对你说明一下。」

他先指着一样台湾最普通的水果道:「象这种茄子一样的水果叫香蕉,必须 剥去皮才能吃,又香又甜,吃起来很软,连没有牙的人照样也可以吃,而且越烂 越好吃,不过香蕉烂了,却绝对不能称为「烂蕉」。」

吴天才象是在听天方夜谭故事,一楞道:「哇操!这是为什么?」

向天魁道:「听说台湾话「烂蕉」是指另外一种东西,至于另外那种东西好 不好吃,我也弄不清楚。」

他说着便取起一条香蕉,剥了皮递给吴天才,然后自己再剥一条,吃了两口 道:「这「烂蕉」还真不错!」

站在一旁的包通忙道:「哇噻!大督办,您不是说不可以叫「烂蕉」么?」

向天魁尴尬一笑道:「「烂蕉」就「烂蕉」吧!物品这两天牙痛,只有吃这 种的才舒服。」

吴天才当然也吃的津津有味。

向天魁接着又介绍了芭乐,莲雾,凤梨,杨桃等几种水果,然后,拿起一种 红皮象棒球似的东西,道:「你说这个叫什么。」

吴天才道:「哇操!这叫桔子,在下早就吃过。」

向天魁摇头道:「这东西不叫桔子,叫「干奶」(桔仔)。」

吴天才大大的一楞道:「哇操!大督办怎么忽然开起玩笑来了?」

向天魁正色道:「一点不开玩笑,我讲的是台湾话。」

吴天才半信半疑,因为对台湾话他也不怎么灵光,当然不能跟人家吵。

但对台湾的各种水果,他却吃的大朵快颐,心想台湾真是个宝岛。

只听向天魁再道:「不过台湾也有很多常吃的水果没有,象苹果,梨,桃子, 杏子。樱桃就不出产。」

包通抢着插嘴道:「禀大督办,据这次来的船主说,台湾目前正在研究种植 苹果,桃,梨等果树,也许能试验成功,只是樱桃和杏子,好象还没办法种。“

向天魁摸着嘴巴道:「那可能是因为水土的关系,种不种得出来都无所谓, 反正咱们哪里的水果都可以吃到。」

包通打可一躬道:「大督办还有什么交代没有?」

向天魁道:「你还有事么?」

包通道:「他们船主还在等着属下点清货物付帐。」

向天魁摆摆手道:「那就去忙你的吧!」

吴天才一连吃了几样水果,肚子已有些发胀。

向天魁道:「吴老弟尽量多吃!」

吴天才摸摸发胀的肚皮,道:「哇操!我是鸡脚上刮油- 见识浅薄,为什么 台湾的水果,不直接运美人岛去?」

向天魁道:「理由很简单,所有运往美人岛的货物,都必须经过接运站。」

「哇操-过中间的接驳,那不是既浪费路程又浪费时间么?」

「美人岛是一处秘密所在,岛主早有规定,外人一概不得进入。当然外船也 不可以直航美人岛,纵然浪费路程浪费时间,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绝对不能通 航。

正说话间,郭玲珑翩然而入。

因为有吴天才在,向天魁不得不仍摆出应有的架子,并未主动理睬。

郭玲珑也因为有吴天才在而不得不对向天魁保持应有的礼貌,敛衽施了一礼 道:「属下参见大督办!」

向天魁欠了欠身道:「有事么?没事就请来吃些水果!」

郭玲珑道:「如果没有事,属下怎敢随便打扰大督办。」

向天魁生怕对方在吴天才面前给自己难看,极力保持着镇定道:「有话快说!」

「属下想请问大督办,什么时候可以回美人岛去?」

「我不是早就说过么,只要找回史脱秀,马上就走。」

「如果近期内史脱秀不回来呢?」

「那就只有多耽误几天了。」

「大督办认为这样妥当么?」

「这次出来最主要的一件事便是把史脱秀带回岛去,现在等着她又有什么不 妥当的?」

「属下指的不是史脱秀。」

向天魁不觉一楞:「郭督办是指的什么。」

郭玲珑道:「属下是指的今天由台湾运来的水果,这些水果已经都熟透了, 若不赶运回岛去,恐怕很快就要烂掉,尤其是香蕉最容易腐烂,若眼看着把香蕉 变成烂蕉,将来怎么向岛主交代?」

向天魁对这事根本没考虑到,如今被郭玲珑提醒,也想到如果不马上回美人 岛,所有的水果必定大半烂掉。

但找不回史脱秀,他又绝不能就这样回美人岛去,否则,这一趟任务等于白 出来了。

这使他一个头两个大起来。

只听郭玲珑道:「其实事情容易解决,只是大督办肯不肯授权的问题。」

向天魁哦了声道:「你的意思该怎么办。」

郭玲珑道:「为了找回史脱秀,大督办不妨留在这里,然后派几名得力手下, 把货物押运回美人岛。」

向天魁略一沉吟道:「这方面我也想到过,但是想派谁押运船只好呢。」

郭玲珑笑道:「大督办未免太多虑了,你手下跟前好歹还有两名督办,难道 属下和赵督办是专门吃饭不做事的?」

向天魁明白怎么回事了,郭玲珑分明是要自己押着船先回美人岛。

想到这里,他怎敢不顺水推舟做个人情,便故意沉思好一会,始道:「郭督 办这办法很好。“

郭玲珑偏不肯明言自己要担当这次任务,眨着美目问道:「大督办想派谁负 责呢?」

向天魁道:「那就能者多劳,还是由你辛苦一趟吧。」

「可是属下总要带几个得力人手。」

「弟兄门中随便你挑选,挑选上三五个足够了吧?」

郭玲珑道:「大督办是知道的,在航行途中,经常有海盗出没,兵不在多而 在精,咱们那些弟兄,再多也没多大用处。」

向天魁皱皱眉头道:「你这样说话可就难办了。」

郭玲珑笑道:「一点不难办,眼前就有一位高手,大督办早该想到才是。」

向天魁哦了声道:「原来你指吴老弟?」

郭玲珑道:「吴公子的武功在属下之上,如果有他同行,不但属下放心,大 督办还不照样可以放心。」

向天魁骤现为难之色道:「这个……」

「莫非大督办不同意?」

「并非我不同意,只是我担心破坏了岛主的规定,这罪名担待不起。」

「破坏了什么规定?」

「岛主订下的规律,你不是不知道,外人一律不的进入美人岛,吴老弟总是 外人。」

「大督办不是早已准备把吴公子带到美人岛去么?」

「那是因为史脱秀的关系,史脱秀是岛主一心一意想要的人,现在史脱秀已 经失了踪,就没法把他一个人单独带回美人岛。」

向天魁这话不能说没有道理,但郭玲珑却绝不肯死心,她皱眉沉吟了半响道 :「属下有个权宜之计。」

向天魁道:「你不妨说来听听!」

「吴公子只管船航行,到了美人岛,把他依然留船上,不登陆就成了。」

「即使这样,万一岛主查出,一样不好。」

「大督办放心,属下在岛主面前,还能说上几句,如果真被他老人家查出, 属下愿意承担一切责任,即使大督办要属下现在立下军令状,属下也心甘情愿。」

向天魁因有把柄落在对方手中,如今见郭玲珑似乎心意已决,自然不敢过分 坚持自己立场,顿了一顿道:「既然你非要吴老弟随行不可,为了圆满达成任务, 我也只好同意,不过吴老弟是客人,我们不能勉强人家,他肯不肯,还要由他自 己决定。」

这样的吴天才,早就心里有了盘算,他的目的是到美人岛,只要能到美人岛, 便算目的已达。

当然,如果能随史脱秀去,比随郭玲珑去要好得多,因为史脱秀只要在岛主 跟前得宠,必可暗中帮自己的忙。不过,他不得不考虑到,万一史脱秀回不来, 这也不失是个大好机会。

因之,他略一犹豫便道:「哇操!下在想到美人盗去,不过是为了好奇,如 果将来只在船上不能登岸,那才真是乘兴而去,败兴而返哩!」

郭玲珑道:「如果准人登岸呢?」

吴天才道:「哇操!若能让我登岸,满足好奇之心,在下就答应前去。」

只听向天魁道:「郭督办,你能准他登岸么?」

郭玲珑道:「大督办放心,一切属下担了!」

原来向天魁除担心违犯规戒外,另外也有他的私心存在。

因为他见过吴天才的武功在郭玲珑和赵金镖之上,若将来能自己带吴天才回 到美人岛,目前正在招兵买马之际,自己岂不等于又立了一功。

但他此刻却又不敢得罪郭玲珑。

这时郭玲珑已望着吴天才道:「吴公子,我一定会设法让你登岸,你该没有 话说了吧!」

在这种情况下,吴天才也只好表示同意。

郭玲珑不觉暗喜,随即对向天魁道:「大督办,属下先去交代包香主马上派 人把货物装船,如果时间来的及,今晚就可开航了。」

郭玲珑走后,向天魁道:「吴老弟,你真愿意随她一起行动么?」

吴天才道:「哇操!如果大督办不希望在下先到美人岛,刚才就该对郭玲珑 当面说明。」

向天魁尴尬一笑道:「刚才我实在不方便讲,其实我现在说这话,完全是为 了你着想。」

「在下不明白大督办的意思?」

「令表姐已经失踪,在她没回来之前,你反而先到了美人岛,一旦她回来了, 不跟你「发标」才怪。」

「那时我自会向她解释,其实我即使留在这里,也照样救不了她。」

向天魁只好掂掂了。

午餐后,吴天才决定下午好好睡一觉,因为入夜便要随船开航,那时任务在 身,只怕就不得好睡了。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还真是不容易入睡。

想起自己不等史脱秀回来先随郭玲珑去了美人岛,这样做的确有些对不起史 脱秀。

但最使他不安的,因为有了上次的亲密关系,担心郭玲珑会乘机想自己纠缠 不清。

他已听说这趟航程可能要三天三夜,在这三天三夜里。郭玲珑身为航行中的 指挥者,可说处处有机会和他纠缠,而自己又偏偏不能过分得罪她,看起来实在 很难从容应付。

不知不觉中睡去,醒来时天已将晚。

晚餐时他得到消息,由于货物尚未装戴完毕,决定延至明天上午启航。

白天睡得太多,晚上反而无法入睡,这时月亮早已升起,他决定踏着月色在 附近走走。

海边有不少弟兄仍在装货,包通在那里亲自指挥。

海,对他来说,是新奇的,也是神秘的,他自幼跟随师傅无心隐叟白天居住 在西岭天绝峰白云洞,所能看到的水,只是山漳里的小溪而已,如今面对天涯无 际一片汪洋大海,使他不能不惊叹天地之大,造物之奇。

正在望着茫茫大海出神之际,忽听身后响起衣袂飘风之声。

悚然回望,一条黑影已来到跟前。

这人影来的实在太快,连吴天才也不得不惊叹来人的轻功之高。

他很快认出来来是那夜的黑衣女郎。

黑衣女郎来到跟前,停下脚步道:「我老远看者象你,果然是你。」

吴天才更不得不惊叹对方的眼力。

黑衣女郎接着再道:「我曾到过你窗外,见你不在,才又出来寻找。」

吴天才茫然问道:「哇操!姑娘找我究竟有什么事?」

黑衣女郎道:「我是奉老主人之命而来。」

吴天才迫不及待的问道:「哇操!姑娘请快说,贵上老主人有什么交代?」

黑衣女郎道:「公子可记得昨晚我们小主人所说的话?」

「哇操!我又没健忘症,当然记得。」

「我们小主人曾说过,少者三天多者七天便把令表姐放回,你没忘吧?」

「哇操!这样重要大事,在下怎会忘记。」

「那就好,现在我要告诉你,令表姐不能如期回来了。」

吴天才吃了一惊:「哇操}子一言,驷马难追,贵上怎可随便反悔。」

黑衣女郎透着歉然神色道:「当然必有原因,至于什么原因,我也不大清楚, 不过我们老主人为这事特地打发我来通知你,可见他老人家并非不重信诺的人。」

黑衣女郎这话说的不错,如果对方不把信诺当回事,又何必特地派人来通知 自己。

黑衣女郎轻咳一声,再道:「老主人要我告诉公子,请千万放心,虽然他要 把令表姐留在洞府多住几天,却绝对没有伤害她的意思。」

吴天才默了半响道:「哇操!那么姑娘可知道我表姐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被放 回?」

黑衣女郎摇头道:「那样我就莫宰羊了,还请公子安心等待。」

此刻吴天才果真已定下心来。

同时他想到随郭玲珑到美人岛反而做对了,否则老在这里等,究竟要等到什 么时候呢。

黑衣女郎走后,吴天才也随即回去安眠。

次日,随船到美人岛的人,都提前早餐。

为了礼貌,吴天才特别到向天魁处辞行。

向天魁为了讨好郭玲珑,也亲自赶到码头送别。

押船的一共四人,除郭玲珑外和吴天才外,另有弟兄两名。

郭玲珑不多带人手,自有她的用意,因为她一心一意要亲近吴天才,人多了 反而碍眼。

向天魁这次在外采购的货物不少,再加上由台湾来的水果和其他货品,足足 装了一大船加一小船。

这些船都是美人岛的私船,连船上的工作人员也都是他们自己的人,以此刻 来说,吴天才算是唯一的外人了。

郭玲珑和吴天才带着两名弟兄登船后,便立即张帆开航。

郭玲珑因为有了私欲心。竟把两名弟兄派到小船上,这样她就更肆无忌惮的 和吴天才接近了。

正好大船中有两处卧舱,她和吴天才一人一舱,偏偏两舱仅是一板之隔,而 且那隔板到处是空隙,两舱很容易窥探对面舱的一切。

站在船头的吴天才,眼望离岸越来越远,眼前的景物也越来越小,越来越模 糊,除了惊奇于天地之伟大,内心也兴起无尽感慨。

忽听耳旁响起有如银铃般的声音道:「吴公子,你好象在想什么心事?」

吴天才募然回首,不知道什么时候,郭玲珑已经紧贴站在他的身后。

这时吴天才感到船上和陆上的不同。

若在陆地,郭玲珑脚步再轻,来到他的身后,他也绝不致毫无觉察。

但船上则大大不同,因为船的本身颠簸不定,再加上风浪声的干扰,在感觉 上根本就失去了原有的灵敏。

如今郭玲珑是两船的总指挥,吴天才同样也有求于她,他也不能不予理会, 只好淡淡一笑道:「哇操!在下第一次坐船,处处透着新奇,观看海上这种‘海 阔任鱼跃,天空任岛飞’的壮阔景色,心胸为之一畅,哪还会想什么心事。」

郭玲珑风致嫣然一笑道:「你说的是不是真心话呢?难道你不想念你表姐?」

吴天才嘘口气道:「「山鸡想水鸭」(妄想他人),表姐失踪好几天了,到 现在音信全无,再想也是想不回来的!」

郭玲珑忽然把她那软如绵白似玉的一只手搭上吴天才肩头,透着款款深情的 语气道:「公子,如果你能把我看做象你表姐一样,也许你心里会好过些,只是 这样做我有些高攀了。」

吴天才不便把她的手拨开,只能向侧横跨一步,让对方那只手自动滑落,耸 了耸肩道:「哇操!郭督办这话正好相反,象我这块料,才真不敢高攀哩!」

「那么咱们两人都迁就一下,从此以后就以表姐弟相称吧。」

「哇操!在下实在不敢高攀!」

「难道咱们就不可结拜为干姐弟吗?」

「哇操!郭督办是「王爷屁股,无人敢摸」(权势大,没人敢动),实在不 该纡尊降贵,折节下交。」

郭玲珑见计不得逞,只好漠然一笑道:「既然公子非要跟我疏远不可,我也 不便勉强,失陪啦!」

吴天才则仍站在船有,到现在他才领略到「海阔天空」的真正意义。

海,虽只是一片汪洋,但却随时有着不同的变化,有时波浪滔天,有时平静 如镜,似乎连水的颜色也时时不同。

当他低下头去,才发现水中游鱼成群,而且一只只都大得惊人,最大的足有 百来斤,这是他从前根本无法见到的。

如果这样的大鱼在溪中出现,简直会以为是条鱼精呢。

不久,又来了一群大海龟,个个大得象锅盖,有的竟有磨盘大,难怪巨龟可 以在海里救人,象这样的大龟,背上驮一个人,根本是烧款代志。

到近午时刻,陆地已完全不见,吴天才到了这时才感到天地之大,人是何等 渺小。

午后,他在舱内小睡了一会,奇怪的是未再见到郭玲珑。

见不到她,在吴天才来说,反而觉得心情轻松,不再受到纠缠。

不消说,郭玲珑是躲到自己的卧舱去了。

其实吴天才很可以从隔板缝隙中窥探她的动静,但这种举动,却是他所不屑 做的。

天色渐渐晚下来,在感觉上,夜间的大海,反而更活跃。

晚餐后,他没事干,便索性吹熄灯,躺上床,心潮起伏,计划着到美人岛后 下一步该如何行动。

募然,舱门一响,闪进一条婀娜的人影。

虽然没点灯,吴天才仍可认出是郭玲珑。

其实只要进来的人是女人,连看都不必看就知道是郭玲珑。因为在一大一小 的两条船上,除了她根本没第二个女人。

只听郭玲珑响起那银铃般的声音道:「怎么这么早就睡了,连灯也不点。」

吴天才只好起身道:「哇操M因为要睡,所以才用不着点灯。」

郭玲玲道:「你下午不是睡过了一阵了么?」

吴天才道:「哇操!一日食三餐,一眠到天亮,当然应该提前休息。」

吴天才睡眠之处,是一张用木板钉成的矮床,床前有几个木凳,郭玲珑在木 凳上坐下来道:「我下午睡了很久,所以不想睡了,在船上什么时候都可以睡, 我小坐一会就走,并不想多打扰你。」

吴天才没奈何,不得不点亮灯。

终于使他稍稍放下心来,因为他想到在接运站时,郭玲珑那晚只披一件薄纱 前来,而现在她穿戴的整整齐齐,神色间也似乎一本正经。

至于他自己,本是和衣而卧,也用不着再整装穿衣。

郭玲珑嫣然笑道:「你刚才何必骗我要睡觉。」

吴天才一楞道:「哇操!我是「一根肠,透屁股」(有什么话不藏心理), 什么时候骗过郭督办?」

郭玲珑道:「你如果真想睡觉,为什么连衣服也不脱?」

吴天才顺口道:「哇操!在下并不是有这种睡觉不脱衣服的习惯,据说海盗 很多,如此一有情况,就可立即起来应付。」

郭玲珑格格笑道:「我已交代小船的弟兄,夜里要轮流警戒,等他们发现情 况通报再穿衣服也来的及,你呀!真是紧张大师。」

她不等吴天才说什么,接着道:「连我们女人家睡觉都脱衣服,何况你们男 人。」

这让吴天才实在答不上话。

郭玲珑忽然哦了一声道:「我倒忘了,你这里没茶,肯定口渴,我去倒杯茶 来给你。」

吴天才虽有些口渴,却不便劳动郭玲珑,忙道:「哇操!免拉,我夜晚没有 喝茶的习惯。」

郭玲珑笑道:「口渴就要设法止渴,怎能扯到习惯上去,正好我那里泡的好 茶,是这次特别采购的,每两五钱银子,这样的好茶,连我也是第一有机会喝。」

她说着,起身回自己舱室,很久之后,才捧着一杯茶,直接递到吴天才手上。

吴天才接过茶来,只觉的水绿中有些带红。

他刚要开口问,郭玲珑已抢着说道:「这茶叫「绿荫紫露茶」。生长在泰山 紫石岩下,煮好之后,颜色也和一般的茶色不同,连看了也让人心底舒服。」

果然,吴天才尚未饮尝,已觉得清香扑鼻。

他正在口渴之际,随即把一杯茶一饮而尽。

郭玲珑接过杯道:「要不要再来一杯?」

吴天才道:「哇操!一杯够了,怎么好意思再打扰郭督办。」

郭玲珑盈盈一笑道:「我就住在隔壁,倒杯茶算得了什么,请等一等,我马 上再给你端一杯来!」

吴天才连喝两杯,只觉神清气爽,有够爽的。

郭玲珑又谈了一会,才回到自己的舱房。

这时他真想睡了。

岂知偏偏睡不着,而且精神似乎越来越旺。

他想,这也许是喝过两杯好茶的关系。

因为他听人说过,饮茶足以使人精神振奋,好茶当然更有这种效力。

谁知渐渐他已觉出不对,因为在感觉上已经不是「振奋」两字可以形容,根 本是兴奋!

这时,像有一股无名烈火,已在他的体内燃烧。

更像有无数的小虫,在啃着他的血脉。

而那一股无名之火,又似乎逐渐在向小腹之下集中,使他迫切的必须寻找胜 利上的某种解脱。

终于,他明白了,刚才那两杯茶,毫无疑问的掺进了春药。

不错,这种春药俗称「宫参粉」。又名「百花壮阳散」,已郭玲珑掺入的分 量,只要一杯茶,便不是一般常人所能忍受的,何况他竟连喝了两杯。

又过了半响,吴天才已身似火烧,几乎连全身血脉都要爆炸。

他不住咬牙强忍。

纵然以他的定力和内力,也只能强忍一时,根本无法继续苦撑下去,他这样 做,是坚持一个原则,上一次是郭玲珑自动“移樽就教”,如果此刻冲向隔室, 就变成他强暴她了。

就在这时,隔壁郭玲珑的舱中亮起了灯光。

吴天才在无法控制心神之下,竟然情不自禁由隔板缝隙中向对面望去。

他的一颗心不觉越发为之震颤。

只见郭玲珑这时披着一件薄薄轻纱,正半坐半卧的靠在舱壁上,全身曲线毕 露,连私处都隐约可见。

在这刹那,吴天才再无法按奈冲动之下,真恨不得捣破板壁,直中过去。

但他还是咬牙强忍,并闭上眼睛。

只听板壁对面又发出轻响。

他禁不住又睁开眼来。

只见这时郭玲珑,已把那袭薄薄轻纱卸下,竟是一丝不挂的玉体横陈在床榻 上。她的全身,肤白如似雪,晶莹隆隆,那高耸的双峰,颤巍巍的带着弹性,细 细的纤腰,像蛇一般在扭动,两条修长而又丰硕的大腿,似乎故意叉开,显得那 小腹之下的三角地带,特别隆起而又突出,在芳草萋萋深处,是一线桃源侗口, 形成了对异性诱惑的焦点。

就在此刻,板壁那面郭玲珑还故意水仙不开放——装蒜,响起银铃般的声音 问:「吴公子,你是怎么啦!为什么在床上又翻又滚?」

吴天才强忍着直冲而上的欲火,双颊抽搐的道:“哇操!不晓得怎么搞的, 肚子有点不舒服。」

「是不是海上航行不习惯,有晕船的现象?」

「哇操!我……我……」

「如果只是晕船,我这边有晕船药,你过来拿。」

吴天才再也顾不得一切,由床上一跃而起,夺门直向郭玲珑卧舱中冲去。

灯影下,郭玲珑一丝不挂,赤裸裸地横陈卧榻。

这时在吴天才的眼中,郭玲珑似乎比从前更美好了几倍,尤其她眼波欲流, 她真的已经变成一位「救苦救难」的「女菩萨」。

郭玲珑还真能「假仙」起身扶着吴天才道:「吴公子,既然是肚子痛,四肢 就该松散一下,你干嘛把两条腿夹得那么紧?」

吴天才实在再也忍不住,便一个饿虎扑羊,把他压在身下。

「吴公子,你要做什么?」「郭督办,我要跟你……跟你……跟你……" 郭 玲珑被压的娇喘嘘嘘的道:“吴公子,你究竟要做什么?」

吴天才也似上气不接下气的叫道:「哇操!郭……督办……救……救救我…

…我什么……都顾不得了!」

他的衣服,仍然穿的很整齐,但隔着一层衣服,郭玲珑仍然感到由他身上透 出如火般的热力。

这时郭玲珑反而后悔不该给他连喝两杯「百花壮阳散」以他现在的状况,只 要一杯就足够了。

她娇嘘嘘地道:「公子,快把衣服脱下,这样我怎么救得了你?」

吴天才只得翻身下来,但却并未动手。

这时反而郭玲珑坐起身来,迫不及待的匆匆为吴天下卸除武装。

她虽未服用“百花壮阳散”但在某种需要上却和吴天才同样强烈,甚至犹有 过之。

很快的,便被剥的赤条精光。

吴天才又一次饿虎扑羊,扑了上去。

他那「钢钻』,居然一下子就找到了「钻孔」,对正目标就刺。

虽然是旧地重油,事先没有调情,再加上吴天才那顶「钢盔」太大,就像现 代学子联考般往「窄门」挤。

如今一下就遭遇「大军压境‘,那里吃的消?痛得她一连「吖唷」了好几声, 叫道:「你……你轻一点,我受不了啦!」

吴天才只得放慢了行军速度,率领大军,开始在城门口游巡。

郭玲珑却依然「吖唷」连声叫道:「吴公子,你这根「铁矛金戈」,真是件 罕见的宝枪。」

「哇操!这……是父母留下来的丰富资源,取之不尽,用之不歇!」

「那太好了!希望你能分一点给我……」

「哇操!那对岛主……」

" " "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边缘人 于 2013-11-21 16:20 编辑 ](第1页)(第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