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江湖 - 逍遥社区

第一章初得劍訣

  在這個叫神州的大陸上,就有如一塊大餅跌在地上,早已經四分五裂,皇權還在,威信力量已是蕩然無存。對外族的連年征戰,期間總會湧出無數的難民,這些難民都無家可歸,有部份仍可以在較平靜的城市中安定地存活下來,但是幸運的卻佔當中很少數。

  除戰亂外,天災、人禍接踵而來,大量的山賊盜匪四處橫行,此外,江湖局勢也十分不平穩。且不說十年來「血幫」勢力取代了前「魔宗」,「魔宗」卻有死灰複燃之象,正道各派又互相爭奪利益,在亂世這堆大火上加油。

  白峰,他是一個較幸運的存活者,還在一周歲時便被丐幫揚州分舵副舵主白元所收養,從那一刻起便成爲丐幫普通弟子。丐幫乃江湖上第一大幫,在幫主任長勝的帶領下,丐幫史無前例的強大,幫衆有十數萬之多,遍布整個神州。丐幫之所以能在這時發揮作用,都依靠其嚴緊的結構有關,自幫主以下,分別爲長老會及八堂,以下又設巡察使等各職,不斷培養新人及有潛質弟子;長老會與八堂(護法堂、執法堂、情報堂、傳功堂、掌冊堂、布施堂、白蓮堂及外務堂)又緊密相連,事事群策群力,內外處事公道,情報掌握準確快捷,所以一直被視爲中原第一大幫,有很大的影響力。

  他生來便是體格奇特,天生在兩眼楮明穴側各有一粒紅痣,而且陽脈極奇旺盛,根本就是練習剛陽武功的絕好材料。雖然他的特點都已經彙報到掌冊堂,但是傳功堂卻以「年紀太幼」爲理由,暫緩傳受剛陽武藝,不過幫主及長老會都已知道白峰的存在,因爲他正是修習丐幫鎮幫武學「降龍十八掌」的最佳人選. 白元及舵主趙正單都修習陰柔武功,若對白峰傳功只怕誤他前途,所以一直只傳他輕身及散打功夫,白峰也知自己體格怪異,也沒有異議,只是心有不甘罷了。

  這小子生性聰明,雖未得到正式傳功,十歲時已經開始爲幫立功,十二歲便正式升爲二袋弟子,邀入情報堂,是情報堂中最年輕的功行弟子。丐幫多數爲普通弟子,很多立功弟子會在入幫后一年內升爲一袋基層弟子,其中有大功者會被升爲二袋功行弟子,以白峰年紀之輕而成爲二袋弟子卻是很少見。

  今天正是白峰的十三歲生日(由白元收養他當日算),他正以一個特別的方法爲自己慶祝生辰。揚州有很多東西都很出名,其中的便是美女,這個時勢,很多家庭破碎,不少女子爲補生計,不惜賣身或投身青樓,有才華者便成爲歌伎、藝伎,有些急需要錢的,更有賣身爲三陪,雖然出賣身軀,但是回報也頗樂觀的。

  另方面,揚州因爲遠離戰場,地處長江附近,西有金陵,南下更可達臨安,是水陸兩路經商的好環境,。只見他現在半蹲在一座大屋外,窗門微微打開,而他卻在窗外看得不亦樂乎,如果遠遠有人看到,定不知到他在偷看甚麽,若是有人能走近數步,不用眼看,用耳聽便知他在偷看甚麽。

  「好哥哥……用力…干……啊……干死小穴啦……」屋內不斷傳出陣陣女子的呻吟聲及男子的喘氣聲,床上正躺著兩件赤條條的身軀,正以男上女下的方式在運動著。

  男的單手托著女腰,把女的一條腿架在肩上,另一只手正貪婪地搓揉著女的玉乳,在玉乳被外力弄得不斷變形的同時,男子的下體以若有若無的節奏快速擺動,烏黑的寶劍在每次拔出都是亮晶晶的,蜜液飛濺,甚是刺激。

  這時白峰在窗外看得清楚,只那個男子突然快速的擺動下身,每次踫撞都發出「啪啪」的響聲,女的更是「啊啊…哎喲」般浪叫。白峰不是首次偷窺,當然他知道已經進入白熱化階段,突然感到自己后領一緊,整個身子已經被人提起,來人單手揪著他背心,轉轉跳跳的便到了城角一間破廟處,才狠狠把白峰摔在上地。

  白峰被摔得吃痛,毫不留情地盯著來人,只見一個乞丐打扮的中年人,身上挂著四個藍色布袋,正正就是丐幫揚州分舵的副舵主,白峰的收養人白元。

  白元也瞪著他,說道:「小家夥毛也沒一條便學人偷窺,真沒出色!」

  白峰不滿道:「那你也可以遲兩步才把我捉回來呀,反正是看,也沒差把它看完。」

  白元叫道:「哎呀!你這甚麽態度?」

  白峰道:「我剛才慶祝生辰呢,不要跟我說你「又」是忘記了!」

  其實白元很是痛愛這個孩子,他平日沒有玩伴,又沒有真正的親人,自幼接觸的都是一班江湖人物,所以性格比較奇怪。

  莫看白峰人細鬼大,對自己養父沒甚麽禮貌,可是他卻是一個很純良的人,要不然,依丐幫幫規,「以下犯上,目無尊上」便要他好受了。

  果然,白元一聽,又怪自己心粗大意,連孩子生辰都忘了,口氣已經緩和下來,道:「就是慶祝也可以做別的,待會我去找你趙叔叔,我們今天才回來,今晚再爲你好好慶祝呀!」

  白峰歎口氣,道:「罷了罷了,反正又不是第一次獨個兒過生辰。說呀,今次回來又有甚麽新任務是嗎?」

  白元心想:「真苦了這個孩子,若果當年把他交給大戶人家收養,他或許會有好日子過。」

  感歎了一會,才正經地對白峰道:「沒錯,今次這個任務很重要,是第二級情報,盡快打探多點消息回來。」

  白峰奇道:「二級情報?幫中很少發出二級情報,是幫中出了甚麽大事?」

  丐幫的情報堂把要求的消怎分成五個等級,影響力越大,或是重要情報等級會越低,最常見發出的情報要求都是第四及第五級,第三級情報已經少見了,今次竟然發出第二級情報要求,所以白峰有這個猜測。

  白元搖頭道:「你有聽過二百年前的武學奇人,有神州第一劍之稱的東方不敗嗎?」

  東方不敗,原名東方紅日,是二百年前難得的劍術奇才,無師自通,十八歲劍術大成,已是打遍江北無敵手,少林、武當劍派、神劍門等高手都盡敗在他的劍下,連當時出名的武當紫霄劍派掌門無一道人都不是他十招之敵,其劍術之高可想而之。

  二十二歲時已無人能敵,於是孤身走天涯,希望尋得與自己匹敵的對手,聽說連當時的倭奴國、百里甚至西域等地方都走遍,依然沒有十招之敵。怎料返回神州后,竟然敗給了一位當時還名不經傳的少林老僧人秋月禅師,那名武僧都是一位天才,本身精通一指彈功,卻把功夫用在劍道上,能伸指便成劍氣,突破了劍術的限制。

  東方紅日敗后便失蹤十年,他最終亦悟得以指代劍的最高劍意,自創了一門劍法,可惜秋月禅師早已完寂多年,東方紅日始終無法一反敗局,於是帶著劍笈投河自盡。

  白峰問道:「那這次情報要求與他有關嗎?」

  白元點頭道:「上月河北地震,居然被農民發現劍笈,結果消息傳遍整個江湖,人人都想把劍笈據爲己有,要是讓心術不正之人得到,江湖定會引起一埸風波。劍笈已經出世,現時下落不明,金陵分舵收到消息,說劍笈可能被帶到揚州一帶,近日已經多了很多江湖人士在揚州一帶出入,今次要證實這個消息,盡量留意劍笈下落。」

  見白峰突然沈思起來,兩眼發光,猜想他定是打甚麽壞主意,笑道:「你不用想了,要知道人人都想要劍笈,若是被人知道你得到或是掌握劍笈下落,你注定到地獄去練武了!」

  白峰才「嘩」的一聲叫出來,道:「那不是要我去死?要是我知道劍笈下落,說不定我沒機會見明年生辰呢!」

  白元笑道:「又用不著,這次任務交給你是因爲你年紀細,很難引起他人懷疑,而且你又絕頂聰明,死不了,死不了!」

  白峰不滿地道:「哼!我要是得到劍笈,我必定偷起來自己練!」

  白元道:「你只是打聽消息罷了,不過要是你真的得到,那就是你的運氣,若果沒有被人殺死的話,你慢慢練,我不阻止你。」

  白峰道:「好呀,你說的!還有,不要忘了今晚跟我慶祝呀!」

  白元笑道:「小鬼,欠你的!」

  與白元分手后,白峰便略略打扮一下便走出破廟. 一般丐幫弟子都不會把布袋挂在身外,只有集會及行動時才顯露出來,而打扮一般都作破衣舊褲,但是亦有少部份作華麗衣服打扮,不過都會內穿舊衣,以表示「不忘本」。

  白峰在市集處來回了好幾轉,錢財倒乞到不少,消息卻一個也沒有,不過城內多了很多江湖人士卻不錯,熱鬧得更像年宵似的。

  與白元見面時已經中午了,回到破廟時更已經日落西山,反正夜晚也得不到甚麽消息,乾脆回去破廟睡一睡好了。沒想到這一個念頭卻使他成爲日后的武林高手,那時他回想起,都總覺得自己很有先見之明。

  剛睡了不久,白峰便被腳步聲鬧醒,那座破廟原來是土地廟,土地公公的木像由一個空心的大木箱所托住,木箱后面有一個大洞,足夠白峰出入,他便是在里頭睡覺。由木板的縫隙中只看到一個人影走入破廟,四處張望了一會兒便跑到木像后面,忽然掉了一物進白峰藏身處,然后又見那個黑影走出破廟. 白峰慢慢拾起那樣物件,一摸之下發現是書狀的物體,回想那個人鬼鬼崇崇的,難道這會是那本劍笈?

  這時外面傳來更多的腳步聲,只聽一人道:「劉三白,原來你也想獨吞劍譜,我們山東七鷹也想跟閣下一起研究呢!」

  劉三白哼了一聲,道:「我們南山派會做這種事麽?我說過了,我沒有甚麽劍譜,就是有,也輪不到你們黑道中人。」

  另一人道:「少裝了,那麽你手上鐵盒內的東西又是甚麽呢?」

  劉三白笑道:「哈哈!老夫手上有甚麽也用不著跟你們七只小鳥解釋吧!」

  第一個出聲的人道:「劉三白,你好乖乖把鐵盒交給我們,我們還可以一起研究,難道你敬酒不吃,想吃罰酒嗎?」

  劉三白又放聲大笑,道:「好好好!我也不計較,不過,少陪了!」

  說罷,同時把鐵盒向外高高擲去,自己便往反方向施展輕工,三兩個起落便不見人影。

  七鷹其中一人接住了鐵盒,立即把鐵盒打開,衆人失聲道:「快追!」顯然鐵盒早已經是空的,七人都被劉三白算了一計。

  白峰聽到外面無人,立即拿起那本書,奔到牆角並抽出了一塊石磚,先把那本書收在石磚后的洞內,然后再回複原狀,現在天色已黑,破朝內本來就黑沈沈的,怎樣也看不出來,這樣才慢慢步出破廟。

  才走不了兩步,突然被一個黑影撞到,那個黑影明顯是急急跳進來,又沒有察覺門內有人,結果白峰被撞到牆角,「哎呀」的叫了一聲。

  來人也想不到此處有其他人,立即叫道:「甚麽人?」

  原來是劉三白去而複返,想來是取回劍譜的,白峰叫道:「甚麽甚麽人呀?人家好端端地睡覺,又被你們吵醒,好呀,我要走又不行,想怎樣,快說了!」

  劉三白聽白峰語帶稚氣,又見其身影不甚高大,看似十二、三歲的小孩,於是放下心來,不再理會,然后又快步奔去石像后。劉三白尋了一會,甚麽拿出火刀火石生了個火,也找不尋劍譜,頓時臉色大變,轉頭望向還躺在地上的白峰,不過已經滿面殺氣。

  劉三白突然抓起了白峰,右手扼著他的頸喉,寒聲問道:「那本劍譜呢?」白峰被他扼得辛苦,氣也喘不過來,連忙抓著他的手,一面不斷指著自己的口,意思說:「你抓著我怎麽說話呢?」劉三白又問了幾遍,始終不聽到回應,那才意識白峰不能說話,於是右手也放輕了力度,但是仍抓著他不放。

  重重地喘了好幾口大氣,劉三白知此地不宜久留,於是用左手把他搜了一遍,也沒有劍譜的下落,怒道:「快說!把我的劍譜收到那兒去?好快點說出來,要不然我便殺了你!」

  白峰鬼靈精怪,知道自己要強裝害怕,當下淚水直流,身體不斷發顫,大叫:「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我真的不知道!不……不要!」

  白峰扮得比真的還要真,劉三白心想:「十多歲的小孩該不會說慌,而且他身上也沒有劍譜,難道剛才有人捷足先登?」

  話鋒一轉,他便溫言安慰道:「小兄弟,我不殺你,不過你要告訴叔叔,剛才我走后是否有人走進來。」

  白峰仍是顫聲道:「我……我真的不知道,好像前后有三……三個人走進來。」

  劉三白想了一想,自己進來兩次,那麽還有一次?真的有人捷足先登!怒氣攻心,也不再計較眼前的只是個十二、三歲的小孩,雙手不經意地加緊力道,大叫道:「是甚麽人?快說!」

  白峰的臉由白轉紅,由紅轉紫,仍然沒能說出一句話,劉三白見他仍未有回應,原來白峰早已經暈死過去。

  劉三白把白峰狠狠擲到地上,白峰也「呀」的痛叫了一聲,正當劉三白想進一步迫供時,廟外轉來數人的腳步聲,當中一人定是看到廟內的不妥,大叫道:「峰兒!」

  劉三白還未反應過來,而白峰卻聽出說話的一便是趙正單,虛弱地叫了聲「趙叔叔,救我……」便暈了過去。

  外面數人正是丐幫揚州分舵的正副舵主及執行使李知川,他們卻不是泛泛之輩,數十年內力早已經練到爐火純青的境界,白峰那微弱的呼叫聲又怎會聽不出?

  三人剛要飛身沖入廟內,突然一個黑影由廟中飛掠出來,揚手灑出一堆白粉,三人連連發動掌氣把白粉掃開,那黑影早已經運起輕功,跳到數十丈之外了。

  趙正單見狀,止住想要追出去的二人,道:「別追,救峰兒要緊!」

  話畢,率先便走后廟內。那黑影便是劉三白,他雖然看不出來人的面孔,但是月光下仍可以看到三人一身殘衣打扮,而且武功更勝自己,用手指頭想都知來人全是丐幫弟子,當下在地上拾起一手沙塵,飛身出去便當毒沙來使,果然引起三人的注意,被他成功地逃去。

  天下間會武功的雖然不一定是丐幫弟子,除非是特別僞裝成乞丐,不過不會武功的丐幫弟子仍佔丐幫的大多數,因爲丐幫傳功是很嚴格的。丐幫的傳功堂會紀錄丐幫中會武的弟子名單,身爲傳功堂的成員,他們有義務教曉幫中弟子武藝,一旦有合資格的人選,會由堂中某成員傳授他武藝,最普遍傳授的是蓮花掌、縴蛇手及丐幫捧陣,這些都是丐幫成立以來由先人所創的武藝。

  考核人選也相當嚴格,一般會依其入幫資曆、人品及潛質而決定,只有很少部份體格精奇如白峰等才會破格列入考慮人選之內,所以丐幫中會武的人也不多。每年由掌冊堂推選數十個合適人選,當中會交由長老會決定人選,而合格的人選名單會交到傳功堂,傳功堂會召集這些人選,經過觀察而決定由傳功堂適合成員中單對單的傳授武藝,這叫「帶功弟子」。

  白、李二人走入破廟,只見白峰躺在地上,連他二人都感覺不到白峰的呼吸,白元臉色頓時變得慘白,雖然白峰與他並無血緣關系,但是十二年的相處也建立了很深厚的感情(白元收養他時已經過了一周歲,十二年是正確的!),不禁失聲痛呼,老淚也忍不住由深布皺紋臉旁流過。

  趙正單也從白峰身旁站起來,對白、李二人笑道:「哭甚麽的!人又沒有死。」

  二人同聲問道:「甚麽?」

  白元還是反應較快,抓起白峰的手試探了一會,連自己也大笑起來,喃喃道:「沒事好了……沒事好了……」

  趙正單道:「他身子很虛弱,好在快一步救他,我剛才輸了一道真氣護著他的心脈,讓他休息兩天便回複過來了。」

  李知川道:「剛才那個人好可惡」

  突然想起了甚麽,道:「峰兒沒有得罪別人,莫非他看到甚麽不該看的事?」

  趙正單點頭道:「有這個可能。李兄弟,傳我命令要所有弟子戒備,嚴密觀察城中消息,有消息立即傳來!」

  李知川躬身道:「屬下遵命」。

  二人放好了白峰,也爲他守在一旁,不一會白峰便轉醒了。他先張開眼便已經看到身旁的趙正單及養父白元,虛弱地喊了兩聲兩聲,二人見他醒來,趙正單連忙爲他把脈,而白元卻輕撫他的額頭並溫聲慰問,這令白峰心頭感到一陣溫暖,心想:「真正的父愛也不過如此了。」

  趙正單微笑道:「峰兒,你身體還很虛弱,先睡一覺,有甚麽事明天再說吧!」

  白峰道:「我沒甚麽事,現在好多了。呀!剛才那個人……」

  白元恨道:「哼!那人不旦用下三流手段,連一個小孩都不放過,今次被他走了,下次必定不會讓他好過。」

  白峰道:「我剛才聽到,那個人好像叫劉三白甚麽的,還有甚麽七鷹……」

  趙正單訝道:「莫非是南山派的劉三白及山東七鷹?」

  見白峰點頭,他續道:「山東七鷹便算了,南山派始終都是名門正派,這個劉三白更是有點名氣,想不到行事卻是如此!」

  白元也很想知道剛才發生甚麽事,於是便問道:「峰兒,你怎會遇上他們的?」白峰便慢慢道來,當然新版本是有個「神秘人」取走了那物,然后劉三白去而複返,結果導致有剛才之事。

  「神秘人」卻是存在,只是這個人正正就是白峰自己罷了,反正證人只有白峰一個,衆人也不會相信一個小孩子有甚麽野心。

  這時李知川剛好回來,白元也對他說了一遍,趙正單思考了片刻,道:「現在又有身份不明的人取走了劍譜,恐怕線索便斷了,還是把這件事情先報上情報堂。那神秘人行事陰暗,想必不是正大光明之輩,還是留意可疑人士要緊. 」

  回頭再看地上的白峰,原來不知甚麽事候他又睡著了,趙正單笑道:「這小子,看來數日后才爲他補回慶祝吧!」

              第二章初經人事

  兩日后,白峰終於才可以自由活動,這兩天他心內難過死了,要知道自己得到了秘藉,但是苦無修習的機會,總算領會甚麽叫「心急如焚」了。不過醒來后的日子更難過,因爲城中仍有很多江湖人士聚集,傳言劍譜還留在揚州城,而且趙正單與白元二人經常伴在自己身旁,這絕對無疑心火上加油,死得更快!

  好不容易的七天過去,趙、白等人已經突然離開揚州城。原來前天城外十里處發現十多巨屍體,全都被一掌擊殺,死法極似魔宗的「催魂掌」,所以有傳劍譜已被魔宗之人奪得,於是衆人紛紛向城外追去,衆人臨行前還吩咐白峰好好休息,這樣白峰倒樂得清閑。

  那本書上標題「天罡劍訣」,只有三十多頁,頭兩頁盡是文字,白峰認字不多,看了數眼,雖然不盡明白,但都知道與武功無關的東東。再往后一翻,白峰便高興起來,本來劍譜若是文字爲多,他必定看不明白,那樣取得劍譜也苦無用處,想不到后頁全都是人形圖案。劍譜中有修練的方法,也有不同的姿勢,其中更有些線路標示行功方法,只旁邊有些經穴名稱,學過擒拿手的白峰也看得明白。

  天罡劍訣一共有廿四式,其實並不是劍法,正確來說是類似「一陽指」、「一指禅功」等的武學,透過雄厚的真氣迫到指頭上發出,能殺敵傷人於十步之外。劍訣與東方不敗所創之武功其實全無關系,甚至與「劍」都沒有關系,至於「天罡劍訣」的來曆日后便知,往后再有故事。

  於是白峰每日早、午二時都會靜在在當空地方,依法由頭上百會穴吸取太陽至剛至陽的真氣,行功收到單田,一年后果然已經聚積到基礎的真氣,甚至自行打通了督脈命門關,直通任脈。其實「天罡劍訣」本來只是劍式,並無修習內功之法,但是前人爲了要令這劍訣完整,借用了武當派的采陽功,吸取太陽精氣便可以快速提升內力。

  這一天,白峰獨個兒躲進破廟中,苦思近來的情況,自己修習內功已經有兩年,依書上所述,自己的真氣應該能打通紫宮關,但是試了很多天仍未能沖關,雖然已經把劍訣記熟,若未能打通任、督二脈,再也無法修習劍式。

  近日白峰更是勤力練功,所吸取的真氣更比以前多了兩倍,真氣提升了多倍,可是整天渾身發熱,加上在夏天時期,更令他苦不堪言。最令他擔心是自己的小弟弟,每當陽氣最旺之時辰,總是受到感應似的仰頭向天,想像有六、七寸的巨物擡頭,欲火漸漸難抑,只是白峰自己不知道這是臨近心魔之時期。

  突然廟外傳來一聲清脆的呼叫聲,認得這把聲得主人,白峰也不禁苦笑。

  「小峰兒!今日天氣很好呀,你前天說過今天陪我去玩的!」

  來人是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女,淺藍素衣長裙打扮,樣子十分清純可愛,潔白的皮膚與她的身份不甚配合。這名少女叫倪素晶,丐幫白蓮堂女弟子,一年前由開封分舵調來,與白峰都是二袋弟子。

  原來當年白峰在破廟之事被傳了開來,說成白峰力斗黑幫惡賊,雖然留不住劍譜,但是以他的年幼,其勇力可嘉,而且身具奇脈,被很多丐幫分子喻爲新一代丐幫新星。

  而倪素晶本是朝庭一將軍的獨女,父親在朝中被主和派人排斥,弄得家破人亡,丐幫弟子便收養了還是五歲的她,倪素晶自幼聰明好學,資質極佳,十歲時得白蓮堂堂主馮霜私下傳功,更收爲弟子,早已經學得蓮花掌、遊龍掌及縴蛇手等武藝,得馮霜教導下,武功更是突飛猛進,劍術亦有江湖二流高手的水平。

  倪素晶聽說揚州有一顆比自己還年幼的「新星」,好勝心強,便申請調來看看這顆「新星」,怎料見到這顆新星不旦不會武,更沒有獲正式傳功,所以好奇地便整天纏上他。

  白峰暗歎一聲,今天陽光甚好,正是修習內功的最好時機,不想就此放過,腦子不斷想著解脫的方法。其實白峰多此一個玩伴也很開心,更何況是一個樣子不錯的少女,加上……年青人血氣方剛,正值青春時期,不免會有點異想,只是每次一接近倪素晶,身內的陽氣似是受到感應,小弟弟馬上擡頭致敬,使得白峰開始有點想逃避。

  倪素晶見他望了自己兩眼,又低下頭來猛搖,不禁有點兒發怒,嗔道:「喂!人家怎麽都是女兒家呀,要你陪我玩只是看得起你,又沒有迫你,干麽不應我!」

  白峰連忙道:「哪敢哪敢!只是……嗯!晶姐呀,只是今天實在太熱了,我身子不太舒服。」

  倪素晶也放下心來,嘻嘻笑道:「我還道你是有心避我呢!怎麽容易病的,過來,我看看你有沒有發燒。」

  也不等白峰回應便走了過去,玉手順道搭在白峰額頭上,過了一會道:「沒事呀!你……你怎麽啦?」

  原來這時正值早上辰時時份,陽氣較弱,白峰體內剛陽之氣突然不斷翻動,全身動彈不能,加以近距離感受到倪素晶的少女氣息,陽氣更是一發不可收拾,丹田處的真氣不受控制地在體內橫沖直撞,分成十二道真氣走遍全身。

  此時倪素晶只見白峰全身發紅,手觸處熨熱無比,似是走火入魔之像,她對此沒有經驗,連忙學起別人,催動自身的陰柔真氣,手按白峰的羶中及氣海二穴,怎料真氣一運,立即被一股異常雄厚的剛陽真氣彈回頭,喉頭一甜,更是吐出一口鮮血,暈了過去。

  雖然倪素晶的方法有錯,卻不知剛好救了白峰一命,白峰體內的十二道真氣分走十二正經,卻苦無結合機會,突然由任脈處傳來兩道陰柔真氣,十二道真氣又彙聚於任脈,兩道真氣由上而下,經會陰,走中樞,再聚在百會,一下子便沖破了紫宮穴,自此打通二關,真氣又回歸到丹田處靜下來。

  白峰剛從鬼門關走回來,體內的溫度又回複正常,運功行了一小周天,發覺自己不旦打通了第二關,因爲真氣不斷遊走,吸納了不少精氣,配合前些日子所聚集而未消化的太陽真氣,內力提高了十倍不止。

  這要多得數方面的配合,采陽功本來沒有這個奇效,但是改善作爲天罡劍訣的前輩高人把吸納點放在百會,能直接吸收大部份真氣;其二,白峰修習兩年,從不間斷,更且近日更加兩倍用心積極,體內儲存了大量未轉化的真氣;其三,那與他天生奇陽脈有關,陽經脈較常人爲闊,流動也較快,經真氣亂竄后更爲拓闊,瞬間便容納了未轉化的真氣;其四,這與他體內潛藏的真氣與倪素晶的真氣有關,「孤陰不生,獨陽不長」,趙正單當年爲他護心之真氣與倪素晶的真氣同屬「陰」,在白峰正入魔時發揮了作用,引導了他體內剛陽之氣走入正途,被溶化后增長自身的內力,這正是「采陰補陽」之理。

  在白峰張開眼時,突然覺得一個柔軟冰涼的身軀正躺在自己身上,原來是倪素晶,細心看清楚她的臉孔,嘴角還有一條血絲,回想剛才那兩道陰寒真氣,已然明白了個大慨。他輕輕抱起倪素晶的身軀,溫柔地平放在另一面較潔靜的地上,而自己便在她身旁側身躺下,靜靜地看著她那可愛的臉孔。漸漸白峰心里有種奇怪的感覺湧起,發覺自己好想做一件事,當下付諸實行,忍不住吻在倪素晶的朱唇上,本來這種乘人之危的心態是不要得,在傳統教導下的白峰也覺得不該,那麽在對方不知情下,輕吻一下亦沒問題吧?白峰是這樣想的。

  卻不知當吻下去時,那種甜甜的、柔軟的感覺令自己留連忘設,完全舍不得離開,甚至閉上雙眼,全心去享受對方傳來的溫暖。良久,看到她仍沒有回醒過來,貪心令他再一次吻下去,感受到倪素晶突然加快的呼吸,白峰自己亦迷失了。自然地伸出自己的舌頭,輕輕地淺舔著那薄薄的一片朱唇,不自禁地把舌頭向小嘴內伸入,沒有受到多大反抗便成功撐開對方的齒門,卷上了那小巧的舌頭。

  這次深吻沒有想像的平靜,白峰明顯感到倪素晶的身體突然一顫,喉頭亦發出了一聲低吟。白峰張大眼看到的是副羞紅的臉孔,雙眼不敢對上白峰的目光而緊閉,長長的眼睫毛因爲異常緊張也在發出微顫,樣子可愛極了。

  這時兩人心里都一片空白,男的因爲緊張,女的因爲害羞,過了好一會兒,「你……」「我……」兩人才同時開口,不過又同時閉聲。

  既然她都已經醒了,心中掉下了一句「我不管了!」,白峰又再次吻下去,這次更直接、更熱烈、更開放……。倪素晶還未來得及反應已被白峰的嘴唇堵住了,一雙小手像是本能地想推開身上那代表剛陽的身軀,可是當吸收到對方那濃烈的男子氣息時,全身的力量像是被吸乾一般,半點力也使不上。

  倪素晶不知這個動作引發了白峰原始的男性欲望,他的右手開始慢慢爬上那高峰,倪素晶也沒想到白峰這麽直接,可是現在腦子根本不能運作,而白峰的動作雖然生澀,發顫的大手輕揉深握,也令她感到陣陣的酥麻。沒想到自己身體的反應是這麽直接這麽快,只想令這種感覺繼續,好舒服,也不理會白峰把自己的衣裳一件件的脫下。

  面對眼前晶茔剔透的少女身子,白峰的眼光由情欲換成了欣賞,以前多次偷窺經驗,總以爲自己掌握了個大慨,他日有機會定不會手忙腳亂,怎料初次上陣,卻被倪素晶吸引住了。健美的身材上那切合比例的玉峰,頂上兩點嫣紅因主人身子緊張而微微顫動,像是呼喚著白峰去品嘗,再下面是平坦的小腹,手觸及處只覺光滑無比,渡過草原地帶,漸漸地移到盡頭,正是草木芳麗、云水容裔。

  花瓣的主人受不了怪手傳來的熱量,受不了他對自己處女聖地的挑逗,一手緊抓住白峰,另一只手按住正在作怪的右手,欲拒還迎。白峰也不理會她的雙手,俯身便把玉乳含入口中,舌頭更靈活地在嫣紅處上打圈、輕咬,右手更不慌廢地在幽谷處輕按,潺潺春水。

  大嘴由左到右,又再由右到左,肆意地吻著,不時的輕咬更引得她不自覺得呻吟,感到那結實修長的雙腿放松了力度,戰場立即由高山移到平原,白峰身體也慢慢移到倪素晶的下身,兩手略一用力便拉開她的雙腿,整個金溝盡覽無遺。倪素晶想到連自己也沒有細看的地方,一下子便盡入眼前這個男子眼中,即使對他早有些微情意,仍不由得大羞,晶茔的潔白亦被挑紅取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