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男亂女24. 懲罰小雄 - 逍遥社区

24. 懲罰小雄回到家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半了,大姐二姐已經回來了。原來

大姐帶二姐去紋身了。

  二姐在右腳踝上三寸的地方紋了一個紫色的蝴蝶,栩栩如生,和大姐一樣在

小腹上紋了一朵玫瑰花,只不過顔色是黃色的,黃玫瑰。她還帶了一個白金的臍

環。

  好漂亮啊!

  二姐美菱說:“好哥哥,我好興奮啊。干我吧!”

  小雄遺憾的說:“我沒力氣了。”

  “爲什麽?”大姐屄問道,“我們忙活了一上午,你卻說沒有力氣了?哦—

—我明白了,說,和誰野去了?”

  小雄知道如實的交代了和燕子母女的事。

  “你個臭小子!”大姐揚手就要打他,二姐攔住說:“算了,別難爲他了,

等他休息過來在說吧。”

  “就你心軟。我告訴你,臭小子,你干誰我們不管,不過別弄回病來。”

  “是,大姐,你放心。”

         ×××××××××××××××××

  周二的下午,小段照例在穎莉裝修豪華舒適的辦公室內的給他的女王服務。

穎莉悠閑舒適地躺在寬大的沙發里,看著一部“時裝”內容的影碟,而小段正用

陽物給她的玉趾按摩。正在小段把長槍準備插入穎莉美足上那只黑色鞋面只是兩

條細拉帶的高跟便拖的前開口里時,門響了起來。

  “砰砰”穎莉和小段都聽到了辦公室外的敲門聲。小段心里一緊張,他的陰

莖有些發軟。但一看到穎莉一副若無其事的神態,立即又硬了起來。

  他小心翼翼捧起穎莉的美足高跟,將長槍賣力地在穎莉的鞋里插著。槍尖沒

入了穎莉豔麗的絲襪玉趾下。似乎他在努力彌補剛才的過失。同時穎莉再一次顯

露出的高貴大氣,讓小段深深折服,爲她的女王如此神聖而感自己的渺小。

  穎莉已經猜出來人是誰了,來的人正是老劉劉知秋。劉知秋爲什麽這個時候

來到穎莉的辦公室?原來昨天小段跟穎莉說對市場發展方向進行研討爲題,讓劉

知秋寫個意見報告第二天拿給穎莉看。

  而時間定的是下午2 點。穎莉一看表還差幾分鍾2 點就知道一定是劉知秋。

而小段反倒是盡心服伺穎莉而把這事給忽略了。

  劉知秋也知道,要見穎莉必須先和辦公室主任小段打招呼,然后由小段到穎

莉辦公室通報后才能進入穎莉的辦公室。但他發現小段也不在辦公室。這下他可

左右爲難了,是走還是不走還是敲門。他明白穎莉是最討厭別人遲到。如果此時

穎莉在辦公室他又沒表明自己來了那就完了,因爲他也看出穎莉對他的能力不滿

已經很久了。所以,劉知秋合計來合計去決定還是敲門。而他這一敲門可以說發

生了他不能想到的變化。

  此時的穎莉依然舒服地躺在沙發里享受著小段帶來的愉悅。小段的陽物這個

時候也顯得特別鋼挺有力,仿佛這個小弟弟也明白他的真正主人就是高貴的穎莉,

進行表達著對穎莉貴足施愛的謝意。小段插完穎莉一只美足然后又繼續插起另一

只,大約一個小時后,小段終于要噴了。穎莉特意讓她的飛兒將精液噴到她的靓

麗光滑的足背上,她美足娴熟地控制小段的陽物,讓精液一點點像牙膏一樣擠到

她的足背。

  “我的女王,您對鋼兒真好,鋼兒用一生也報答不完您!”小段一邊舔食著

穎莉柔滑嬌嫩的足背上的精液一邊動情地說著。

  穎莉深情地看了小段一眼,“鋼兒,一會兒你就帶老劉過來吧。”說完合上

美目,體味小段靈巧的舌在她足背上遊走的惬意。

  小段立即會意了他的女王的意思。舔食完穎莉的香足,他又給穎莉換上一雙

“香奈爾”絲襪,將換下的兩只絲襪分別纏到自己的陽物和脖子上,又整整自己

的衣裝,這才走出穎莉的休息室來到辦公室的門前。

  “喲,劉經理來了,剛才敲門的是你吧。”小段故意問著。

  “是的,段主任,是于社長讓我過來的。本來應該事先跟你說,但碰巧你也

不在,所以我老劉就貿然敲了于社長的門。”劉知秋趕緊解釋著。

  “哦,劉經理是這麽回事,今早一來于王總身體就有些不適,所以我勸她趕

緊回家休息可于王總那人你也知道,操心慣了什麽事都是考慮這個公司第一,不

肯回去而且醫院也不去。我也沒辦法只得陪著她,照顧她盡量多休息。這不中午

我給王總吃完藥,她這才醒過來。雖說比上午那陣好了不少,但身體還是有些虛

弱。”小段鎮定地說。

  “你看,段主任我來的真不是時候,我看我還是先回去,別影響王總休息。”

劉知秋一副誠惶誠恐的樣子。

  “劉經理,我出來的時候于王總特意叮囑我無論誰來都一定要請進,你知道

她最不願意耽誤公司的事。”小段攔住了劉知秋。心里說道,“你這個不知好歹

的老劉,一直在門外等著不就得了,非得敲門。這回讓你嘗嘗違反我的女王的規

矩的后果。”

  小段領著老劉進了穎莉的辦公室。“老劉,你現在這等等,我先進王總的休

息室看看她的身體現在怎麽樣了,然后我再叫你進去。”小段說完,進入到穎莉

的休息室。

  小段進來后給穎莉倒了一杯法國香槟。然后又撲到穎莉的香足之下,調皮的

又開始親吻和舔吮。穎莉的足香可以說就是一朵奇異的花朵,永遠盛開不敗,所

以無論小段何時親舔親舔多長時間,始終是彌漫著一股迷人的芳香,這對小段來

說,對每一個懂得足愛珍貴的男人來說,是一生渴求的。小段又和穎莉的美足纏

綿了足足有二十多分鍾,這才在穎莉的嬌呵當中,戀戀不舍地起身出來。

  “劉經理,剛才于王總身體又有些不適,只好躺在沙發上稍微緩解一下,可

是她堅持要見你,說是公司的事耽誤不得。我這個當秘書的也只好服從了。不過,

你千萬注意不能讓王總有什麽不滿意。”小段一語雙關。

  “那是,那是。段主任你真是費了不少心,老劉我先謝謝你了。”劉知秋一

副誠懇的表情。

  穎莉的美是讓任何男人都心動的,而此時躺坐在沙發里穎莉更是楚楚動人,

只不過她的神情讓人感到了那種不可侵犯,傲視一切的高貴和神聖。本來平時見

到穎莉就有些發緊的劉知秋,現在更是緊張得要命,說不出一種懼怕還是驚異于

穎莉此時的高貴之美。

  “王總,打擾您了。”劉知秋規規矩矩地哈腰站立,不敢四處亂看。而小段

則是站在穎莉的沙發旁邊。

  “老劉,那件事你考慮的怎麽樣,現在有什麽成型的東西說給我聽聽。”穎

莉的神態里有種傲慢的美。

  “王總您說的事我仔細考慮了,我想我們是不是應該在宣傳上加大力度,以

進一步擴大我們産品的知名度……”劉知秋小心說著。

  穎莉一聽劉知秋這驢唇不對馬嘴的話,原本就在心里一直憋著的怒火終于遏

制不住了。“你還能不能干這個經理了,搞宣傳的事和你有什麽關系?再說你有

個具體方案也可以,你能具體談談麽?!不能,那你說了不就是白說,難道我就

是聽你這個嗎?簡直是一個廢物!”穎莉厲聲道。

  “是是是王總,你批評的對。我只是想那些都應該你做主。”劉知秋怯怯的

說。劉知秋一聽“廢物”這兩個字便渾身發抖,因爲他的老婆生氣時就常罵他這

兩個字。而且只要這兩個字從他老婆嘴里出口,他立即像泄氣的皮球,只能俯首

聽之任之了。

  “廢物奴才,什麽都干不了,都靠我這個王總那我要你們這些人干什麽!?

而且你今天倚老賣老,竟然敢擅自敲我的門,是不是看我平時太縱容你們了?”

穎莉越說越氣,將手中那杯香槟酒潑到了劉知秋的臉上。“不知好歹的東西。”

  穎莉對他發火是有原因的,穎莉剛結婚時候,這家夥曾背后說穎莉是個克夫

的妖精。

  劉知秋的臉被說的紅一陣白一陣,額頭也滲出了汗珠。他動也沒敢動,只是

站在原地聽著穎莉的教導。因爲他最怕的是被掃地出門,尤其是到了他這個年齡,

而恰恰他面前這個高貴的女人有這個權力。

  “老劉,你也應該體會我們王總的苦心,她全是爲了公司,現在王總身體本

來不好你這麽大年紀還惹她生氣,真有些說不過去。”小段的話說的劉知秋連連

點頭稱是,這也或多或少緩解了穎莉的怒氣。“所以于王總要懲罰你,你也別委

屈這也是爲了更好地教育我們每一個人。”小段的后一句話,也是在提醒穎莉對

那些有錯誤的人一定要懲戒。

  穎莉高傲地擡起一只胳膊。小段急忙哈腰小心恭敬地扶著穎莉站起來。穎莉

來到劉知秋面前,本來身高就有1.70米的穎莉就比劉知秋要高些,再加之穿上十

厘米的高跟就更顯其高出哈腰低頭的劉知秋一塊。

  “啪啪”穎莉優雅的揚著手臂猛抽著劉知秋的耳光。穎莉的高貴就在于無論

她的任何舉止都透著一種迷人的風度,這是很多漂亮的女人所無法企及的氣質。

劉知秋的嘴角立即被穎莉抽出了血。

  “王總您打的對打的應該,我老劉的確讓您失望操心,您就狠狠教育老劉吧。”

劉知秋先是被打的一愣,但他一接觸到到穎莉美目中射出威嚴不可違抗的目光好

像緊緊震懾住了他的大腦,讓他絲毫沒有抵抗的念頭而有的只是被打出的卑微和

徹底的投降。隨著穎莉一個又一個耳光的抽打。他突然腿一軟就跪倒了穎莉面前

痛哭流涕。

  穎莉看著跪在她面前的卑微劉知秋,高傲地將一只美足高跟踩在了他的臉上。

“奴才,這次給你個深刻的教訓。”

  劉知秋的臉在穎莉的魅力四射的美足高跟下變得醜陋而扭曲。他痛苦地哀求

著,“高貴的王總,老劉記住了您的教誨,您就大人不記小人過,饒我這次吧!”

  但穎莉很顯然很反感劉知秋的哀求,用美足愛跟踩著劉知秋的嘴,高傲地蹂

碾著,很快劉知秋的嘴唇又滲出鮮血。小段看著穎莉的優美踩碾動作,心中不斷

升騰著對穎莉的敬意。

  “老劉,王總這麽耐心地教育你,你要好好接受不能說話。”小段趕忙對還

有些不識擡舉地劉知秋說。

  穎莉踩踏完劉知秋由她的鋼兒扶著又回到沙發里。這次劉知秋明白點規矩,

跪伏于地一動不敢動。穎莉這時心情也變得好些,她示意小段讓老劉過來。

  “老劉,快給王總謝恩。”小段過去拍拍劉知秋的背。

  劉知秋爬到高貴的穎莉貴足邊,一邊叩頭一邊說,“謝謝王總您的教育,謝

謝!”

  小段先跪下小心給穎莉捶著女王腿。一邊沖劉知秋說,“老劉,快把王總鞋

上你留下的髒物舔了,別再讓她老人家爲你生氣了。”

  劉知秋現在終于領教了穎莉的威嚴和什麽叫高貴的女人,和怎麽樣去對待高

貴的穎莉!那就是只有服從服伺。他不敢有任何的遲疑張口伸出舌頭舔起了穎莉

那銀色高跟上殘留著的他的血迹。

  “老劉,看在你現在是我們公司唯一元老的份上,我留你在這,工資也保留

你原來的等級,但從明天去你就到值班室工作。”穎莉看著卑微地舔著她高跟的

老劉。

  “謝謝,謝謝您王總,老劉我感恩戴德永世不忘啊!”劉知秋沒想到穎莉會

做出這個決定,他原先以爲即使穎莉不請他走人也要降他的工資,而這個結果是

他事先想都不敢想的。劉知秋的眼里竟然流出了感激的淚水。

  而對穎莉的決定連小段都有些出乎意料,但他旋即就明白了,這就是他的女

王的過人之處,既要讓被統治的人膽顫又讓對方心存感懷,這就叫恩威並使。從

而讓對方死心塌地效忠。

  老劉走后,穎莉說:“你通知喬大姐,讓她盡快的把合適的企劃部經理的人

選報上來,這次一定要用年輕人,如果公司沒有就對外招聘。”

  “是,我馬上去。”小段謙恭的回答。

  “不用,你先用你的雞巴來肏一會兒我的屄,我好癢,都是你剛才挑逗的。”

  “是,我的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