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章 諜影重重(下)

  上回書說到,新上海灘巡捕房諜報科的探長白邪武隱瞞著身份用非常手段(強奸遊戲)從有間諜嫌疑的愛妻雪豔嬌口中獲知了一些令他震驚的事情。

  原來,他這冷豔嬌妻是10多年前的“新上海總工會”中間派領袖東方紅的女兒。當年一場轟轟烈烈的大罷工失敗后,她父親被迫逃亡,母親慘遭不幸,她則被工會左派領袖仇富搭救並收爲義女,現在是仇富領導的秘密組織“血色革命軍”的王牌間諜,以當紅模特兒的身份掩飾間諜工作。

  近期,新上海灘的財閥集團協會(“新上海總商會”)要舉辦新會長選舉,各個財閥集團之間和內部都在進行明爭暗斗。仇富領導的“血色革命軍”爲了利用這個機會發起一次大規模暴動,讓包括冷豔嬌在內的間諜展開全面行動,鎖定各個財閥集團的核心成員,目標是他們身上藏著的各種機密。

  仇富派給冷豔嬌的任務之一,就是接近“新上海總商會”的現任會長——“青紅門”總裁龍十三爺的次子龍二郎,尋機換掉其隨時攜帶的一個黑色U 盤鑰匙。

  冷豔嬌雖然並不太贊同義父的計劃,卻不敢抗命,無奈地第一次與真心相愛的丈夫以外的男人發生了性關系,用肉體作爲代價完成了這個任務。

  知道這些情況后,白邪武用家傳的點穴秘技使雪豔嬌陷入昏睡,接著收拾干淨他回家的痕迹,關照看到他回家的巡捕房公寓保安不得向任何人泄漏他的行蹤,然后離開家到一個僻靜的咖啡店小歇片刻,順便整理一下思路。

  正當白邪武在考慮如何既保護好與他真心相愛的嬌妻、又要在規定期限內破案的時候,意外收到了龍靈兒的電話,得知這小姑娘的母親——龍二郎的日裔妻子美奈子最近落入某個陌生男子的情色圈套。

  龍靈兒把那男子發到她母親手機上的20條輕浮短信發給了白邪武,這些短信每條的附件都帶著一個視頻錄像,記載著那男子如何令美奈子落入圈套並像調教性奴般一步步調教她的20次淫行。從那男子熟練的手法看,白邪武估計此人是個老練的職業色狼,像美奈子那樣不知世間險惡的大家閨秀(而且還是身心寂寞的豪門貴婦)往往是這種職業色狼最理想的獵物。

  大致看完這20條短信和那20個視頻錄像,白邪武立刻判斷出了以下三點——首先,美奈子由于經常獨守空房,肉體原本就長期欲求不滿,再加上那男子玩女人的手法很有一套還擅長使用淫藥,所以美奈子很難抗拒那男子帶給她的淫虐快感。在肉體上,美奈子正像被洗腦般逐漸成爲那男子的性奴。

  其次,雖然美奈子對那陌生男人的反抗越來越弱,甚至在最后幾個視頻中不由自主般主動追求淫悅快感,但她的心靈還沒完全淪爲那男人的奴隸,仍保持著一些理性。她還沒徹底墮落,多半是因爲她心中對丈夫和女兒的深厚感情。

  最后,那個40歲左右有東南亞泰裔血統的男人應該以按摩師爲公開職業,在一家高消費的豪華SPA 會所工作。此人的主要活動地點除了那家SPA 會所,還有一幢有些破舊的老式小別墅,可能是其住所。在現有的視頻錄像中,最新的淫行記錄就發生在那幢小別墅里面,美奈子昨晚也很可能去了那里。

  綜合以上情況,白邪武知道當務之急是盡快找到那男人阻止其繼續玩弄美奈子。此人工作的SPA 會所是條線索,可能是其老窩的小別墅則是一條更明顯的線索。

  白邪武對新上海灘的每個主要地區的情況幾乎都了如指掌,從視頻錄像中那幢小別墅的內部裝修分析,他判斷那幢略微破舊的老式小別墅應該是盤踞在長甯區的黑幫財閥“極樂會”的秘密聯絡點之一。

  上海很久以前就是個移民城市,如今的新上海灘的外籍移民更多。長甯區是日本與東南亞等地的外籍移民集中定居的地區,這個地區能看到許多日本或者東南亞特色的商店、餐廳以及各種文化宗教設施,當然還有色情行業。

  長甯區的色情行業非常興盛,風格以日式和泰式爲主,有針對不同消費層次的各種情色場所。“極樂會”這個黑幫財閥則控制了長甯區大部分色情行業。之所以說“極樂會”是黑幫財閥,是因爲它是一個從黑社會暴力團夥發展成的財閥集團。

  早年的“極樂會”就是個專門向色情行業收取保護費的黑幫,成員以日本與東南亞移民中的不法分子爲主。逐漸壯大后,這個幫會開始經營正當生意,洗白成財閥集團,但仍控制著許多色情行業,並在生意場上保留著濃厚的黑社會作風。

  所以,雖然“極樂會”已經加入“新上海總商會”,每年還交納巨額會費,卻一直被其他財閥藐視爲流氓暴發戶,在財閥界的社會地位不高。

  “極樂會”對此一向耿耿于懷,這一代總裁佐藤鬼枭更是發誓要讓藐視自己的那些財閥向自己俯首稱臣。佐藤鬼枭今年50歲出頭,是日泰混血兒,野心勃勃想要雄霸新上海灘,因此對“新上海總商會”的會長寶座夢寐以求。

  爲達到這個目標,佐藤鬼枭擔任“極樂會”的總裁后不僅積極擴充勢力,還培養了一批間諜,長期刺探其他財閥的機密,是巡捕房諜報科的主要對手。

  白邪武還沒當上巡捕房諜報科探長的時候,就破獲過“極樂會”幕后策劃的多起間諜案件。他手上掌握的證據足夠逮捕佐藤鬼枭,卻不能那麽做。這是因爲巡捕房的大老板——“新上海總商會”的會長龍十三爺還不想與佐藤鬼枭撕破臉皮。

  龍十八爺的“青紅門”是新上海灘的頭號財閥和頭號幫會,這老爺子一個人就占了“新上海總商會”一半股份,是現任商會會長,還掌握著巡捕房這一治安機構。

  可是,佐藤鬼枭的“極樂會”在新上海灘也是割據一方的枭雄,手下有大批亡命之徒,雖然勢力比不上龍十三爺的“青紅門”,但要是真的撕破臉皮,難免造成慘烈沖突。殺敵一千自損八百,龍十三爺不得不有所顧忌。

  近期在新上海灘發生的一系列針對包括“青紅門”在內的新上海灘各家財閥要人的連環間諜案件,白邪武一開始是把“極樂會”作爲重點懷疑對象,派出他手下的親信探員潛伏在長甯區盯住這個黑幫財閥,還動用他在巡捕房編制外的私人情報員協助調查,發現“極樂會”近期在一些秘密聯絡點有不尋常的活動。

  這些秘密聯絡點中,就有那幢略微破舊的老式小別墅。如果那里真是玩弄美奈子的那個男人的老窩,那麽此人肯定與“極樂會”有密切關系,可能就是“極樂會”的間諜。果真如此的話,這家夥的目的便不是單純的騙財騙色,而是另有陰謀。

  現在,白邪武雖然已經知道近期的連環間諜案件是“血色革命軍”這個秘密組織所爲,但“極樂會”最近的活動也不尋常。如今,“新上海總商會”的新會長選舉將在不久之后進行,一直對會長寶座虎視眈眈的佐藤鬼枭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想到這里,白邪武不禁有些頭痛,目前的新上海灘諜報戰場實在錯綜複雜、諜影重重!

  既有“血色革命軍”在暗地里興風作浪,又有“極樂會”在一旁步步緊逼,恐怕還有別的勢力也在蠢蠢欲動。但無論如何,該做的事情他一定要做。

  搭救美奈子就是白邪武眼下要做的事情。雖然美奈子的丈夫——他的好友龍二郎在昨晚與他的嬌妻雪豔嬌偷歡,但那畢竟不是真的偷情,是雪豔嬌爲了竊取機密設下的美人局。龍二郎有對不住他的地方,不過責任也不全在龍二郎身上。

  況且,美奈子一直對白邪武敬重有加,是他欣賞的女性。再加上她女兒龍靈兒與他很親密,所以即便龍二郎有些對不住他的地方,他也必須搭救這位華貴少婦。

  于是,白邪武先給他的一些私人情報員打電話,讓他們盡快查出那個玩弄美奈子的男人在哪家SPA 會所當按摩師。接著,他再給潛伏在長甯區的親信探員打電話,讓他們查查昨晚到現在有什麽人出入“極樂會”那幢老式小別墅。

  然后,白邪武準備打電話給龍靈兒,打算向這個焦急等他消息的小姑娘說明目前的情況。可是就在他考慮怎麽說比較妥當的時候,卻忽然愣住了。

  因爲這個時候,咖啡店的門忽然打開,走進一個帥氣的高個短發美少女。此時已是清晨時分,咖啡店的客人逐漸開始多了起來。這女孩兒一進來,店內的人無論男女都情不自禁地望向她,許多人竟然看得一時著了迷。

  這女孩的個頭比一般的同齡少女高挑,穿著一身藍白相間的私立女子學校制服,俏臉長得非常眉清目秀,帶著活潑陽光的神采,充滿活力的肌膚曬出淺褐的小麥色。她的劍眉秀目英氣逼人,再加上帥氣的短發,簡直比英俊的美少年還要帥氣。

  她的身材則像一頭既美麗又危險的小雌豹,性感的細腰翹臀與恰到好處的強韌肌肉形成近乎完美的融合,還在發育中就有D 罩杯的豐挺胸部隨著步伐輕輕晃動,整個人仿佛神話傳說中既妩媚可愛又威風帥氣的戰斗天使下凡!

  光講姿色的話,同齡的少女中可能還有比這女孩更可愛的小姑娘,但她兼備帥氣與妩媚的特殊氣質是絕大多數女子沒有的,因此顯得非常獨特。而且,雖然她的神采十分陽光,體內卻隱隱蘊含著魔性誘惑,使她的魅力添加了幾分妖淫邪美。

  這位氣質獨特的短發美少女,便是“青紅門”現任總裁(同時也是“新上海灘總商會”的現任會長)龍十三爺的孫女,龍門四少的老二龍二郎與日裔嬌妻美奈子的女兒,讓白邪武既疼愛又頭痛的龍靈兒。

  龍靈兒今年16歲,長得好看頭腦也聰明,從不擺有錢大小姐的架子,對親人朋友無分貴賤都很熱情真誠,但對與她爲敵的人決不輕饒。任何惡意開罪她或者傷害她親友的人,無論身份高低,都受到她相應的懲罰,小小年紀就暗藏女皇氣度。

  白邪武覺得頭開始痛了。在這個時代,全球各個財閥集團組成的不同商會有各自的衛星定位系統,主要用于商會的運營管理,不對公衆開放,就連財閥成員也不能隨意私用。在新上海灘,巡捕房調查案件需要借助衛星定位系統的話,必須向“新上海灘總商會”提出申請,否則無法使用。

  龍靈兒多半是通過什麽特殊手段掌握了“新上海灘總商會”的衛星定位系統,所以迅速搜索到他的位置。白邪武搖搖頭,抱怨道:“你這小丫頭真的無法無天,即使你是會長(龍十三爺)的孫女,如果被發現私自使用“新上海灘總商會”的衛星定位系統,也會受到嚴厲處罰……算了,我已經查到些情況,現在告訴你。

  順便,你怎麽老是叫我哥哥,我與你老爸龍二郎同歲,是你叔叔啊!”

  龍二郎與白邪武同歲,但結婚比他早很多,21歲便娶妻生子,所以才37歲就有了龍靈兒這個16歲女兒。按照輩分,龍靈兒該叫白邪武叔叔。不過由于白邪武的臉長得較嫩,再加上龍靈兒把他視爲父兄還帶著少女思慕,所以一直叫他哥哥。

  對白邪武的抱怨,龍靈兒調皮地吐吐舌頭,隨后緊張地聽著龍二郎簡扼說明情況。

  當聽到玩弄美奈子的男人可能是“極樂會”間諜,龍靈兒的神色嚴峻起來,考慮了一下,說道:“邪武哥,我母親昨晚出門后至今未歸,那男人這次大概不只玩弄她,還向她提出什麽要求,沒得到滿足便監禁了她。如果那樣,她現在可能被關在那個“極樂會”秘密聯絡點,我們要馬上去救她!”

  白邪武點點頭,他也是這麽想的。就在這時候,他潛伏在長甯區的親信探員打電話報告,說已經確定昨晚深夜有一位貌似美奈子的華貴少婦進入“極樂會”那個老式小別墅秘密聯絡點,陪同她的是一個40歲左右的泰裔男子。

  這探員還報告說,大約今天黎明時分,那個泰裔男子走了出來,坐上一輛小汽車離開了,但那位貌似美奈子的華貴少婦一直沒出來過,很可能還在那幢別墅里。

  聽完這探員的報告,白邪武叮囑其繼續監視那幢別墅,有情況隨時聯絡。挂掉電話后,白邪武站起身子,準備親自趕往現場展開行動。他剛一站起來,龍靈兒也站了起來,堅持要與他一同前往,白邪武猶豫了。

  白邪武知道龍靈兒不是一般的女孩子,她頭腦聰明運動細胞也強,除了擅長跑步遊泳射擊等運動,還精通中國詠春拳和日本柔道,並從小修煉龍家的獨門氣功“真龍乾坤氣”,有著超出常人的體力精力與自愈能力。

  但是,“極樂會”在長甯區是地頭蛇,那幢老式小別墅位于長甯區的中心地帶,是“極樂會”的秘密聯絡點之一,想在那里救走美奈子非常困難。

  而且,這次救人是不能公開的隱秘行動,爲了保證美奈子的安全與身爲龍家二少奶奶的名譽,再加上龍十三爺目前還不想與“極樂會”撕破臉皮,所以白邪武不能以巡捕房諜報科探長的身份公開闖進去,只能設法潛入暗中救人。

  這樣無疑很冒險,所以白邪武不太想讓龍靈兒跟著他冒險。不過,龍靈兒堅決要求同行。白邪武只好同意龍靈兒的要求,讓她先更換一下裝扮。像她這樣引人注目的女孩穿著私立女子學院的制服跑到那種地方,根本無法避人耳目。

  于是,他們離開咖啡店,到附件一家服裝店買了些衣服換上。白邪武不但讓龍靈兒換裝,自己也脫下上班穿的深色西裝,換成花紋襯衫與牛仔褲,再戴上墨鏡,調整走路姿勢與說話語氣,頓時變成一個流里流氣的流氓頭目。龍靈兒則女扮男裝,用束胸衣收緊胸部,換上皮夾克與皮褲戴上鴨舌帽,化裝成流氓頭目的小弟。

  換好裝扮,二人立刻出發,叫了一部出租車進入長甯區,半個多小時后就來到長甯區的中心地帶,在能望見那幢老式小別墅的馬路邊停下。

  那幢老式小別墅所處的具體位置,是在長甯區水城路上有名的日式風俗街(紅燈區)“一番街”,在這里的各家色情場所比較高檔,普通嫖客玩不起。

  根據白邪武之前掌握的信息,那幢老式小別墅是“極樂會”向內部成員或者外面的熟客提供色情服務的地方,同時也是他們的秘密聯絡點之一。別看此地風平浪靜一片祥和,可能到處都有“極樂會”的爪牙。

  下了出租車,白邪武帶著龍靈兒,沒有直奔目標,而是先來到靠近那幢老式小別墅的一個街邊書報亭,丟下點零錢拿起一份雜志,與書報亭老板隨意聊了幾句,一邊看雜志一邊突然問道:“我來之前那兒還有什麽人進出嗎?”

  書報亭老板是個相貌平凡的中年漢子,打著懶散的哈欠,仿佛在漫不經心地與顧客閑聊,口中卻答道:“大概十分鍾之前,有幾輛車來過,下來好些人,爲首的是“極樂會”總裁佐藤鬼枭,他陪著一個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進去了。看佐藤鬼枭對此人的客氣態度,估計是個大人物,可惜看不清楚此人相貌。”

  白邪武不露聲色,聽完這個書報亭老板(他安排的潛伏探員)的話,沒多逗留,便緩步向那幢老式小別墅走去,龍靈兒緊緊跟在他身后。

  正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龍靈兒聽說敵人的老大居然也在這里,雖然有些緊張不安但同時很興奮,開始摩拳擦掌準備大干一場。白邪武看著她苦笑了一下,這小丫頭確實有過人本領,但還太年少氣盛。

  說實話,白邪武此刻內心的壓力很大,他沒預料到“極樂會”會長佐藤鬼枭竟然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里,至于那個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雖然還不清楚來曆,看情景也是個危險的敵人,看來必須更加謹慎行事。

  所以,白邪武停下腳步,用比較嚴厲的語氣輕聲囑咐龍靈兒:“我們要準備混進去了,記住我們不是來打架的,是來救人的,不到萬不得已不可動武。”

  龍靈兒一怔,隨即深呼吸一下平靜心情,點了點頭表示明白。白邪武見她冷靜下來,便繼續邁開步子,很快來到那幢老式小別墅的木制大門前。門口沒警衛,但四周顯然有“極樂會”的暗哨,任何可疑人物一接近就會被發現。

  白邪武伸手敲門,四下重擊三下輕扣,然后反過來敲一遍。這是他事先調查清楚的暗號,代表“極樂會”的干部來這里找樂子。敲完門后,過了一會,木制大門緩緩打開,走出一個穿和服的老婦,向白邪武鞠了個躬,用日語說了句問候的話。

  白邪武立刻也鞠了個躬,嬉皮笑臉地用流利的日語與這老婦人交談起來。他除了母語中文,還能熟練講包括英語、日語、韓語、俄語等8 種外語。他向這老婦人謊稱自己是“極樂會”的某分部頭目,今天帶著小弟來這里見見世面。

  爲證明他的身份,白邪武還向老婦人出示了一張代表“極樂會”干部身份的電子ID卡,並報出一組密碼。老婦人又鞠了一個躬,用日語說了聲稍等,便拿著這張電子ID卡轉身進屋核實。白邪武等了漫長的幾分鍾,心中有點緊張。

  這張電子ID卡是他最得力的私人情報員小蝦米僞造的,卡是假的,但里面信息是真的——小蝦米用黑客技術竊取的“極樂會”某分部頭目的資料。不過,如果今天那個分部頭目湊巧在這里,或者這里的人對其熟悉,那麽搞不好就會穿幫。

  好在白邪武擔心的事情沒有發生,老婦人很快便回來了,邀請他與龍靈兒進入別墅。這幢小別墅有三層樓,屬于田園式洋房建築,外面看起來不大,里面的實際空間卻不小,有許多隔音效果良好的房間,第三層還設有幾間VIP 包房。

  進入別墅后,老婦人讓一個侍應生裝束的高大青年帶著他們四處看看,逐一介紹各個房間可提供的服務。白邪武邊走邊聽,不時插話詢問,從這侍應生口中得知“極樂會”總裁佐藤鬼枭的確在不久前抵達這里,正陪著貴賓在某間VIP 包房。

  走著走著,他們路過一道邊門。門一開,出來一個身形比這高大青年小些的侍應生,推著一輛餐車,上面擺放著各種名酒與精致餐點,像是要送到什麽地方。

  這兩個侍應生顯然認識,碰面后交談起來。從他們談話中,白邪武知道身形小些的侍應生正要去VIP 包房,給佐藤鬼枭等人送酒和餐點,伺候他們吃喝。身形較小的侍應生一個人忙不過來,又找不到其他幫手,所以希望這個高大侍應生幫忙。

  聽著他們的談話,再看看這二人的身高個頭,白邪武靈機一動,向龍靈兒使了個眼色。聰明的龍靈兒立刻明白,二話不說走到一個侍應生身旁,一擡手便掐住了對方脖子的頸動脈輕輕一捏,那人還沒明白怎麽回事就一翻白眼昏迷癱倒。

  白邪武則在同時用一根手指疾速點在另一個侍應生的后腦勺某穴位,此人只覺得眼前一黑,便也隨即不省人事。接著,白邪武一手一個把這二人拖進附近的男廁所,剝下他們的侍應生裝束,先自己換上那個高大侍應生的衣服,再把身形較小的侍應生的衣服遞給龍靈兒,讓她去一旁的女廁所迅速換上。

  至于昏迷的這對活寶,白邪武把這二人塞進了男廁所的一個隔間。至少半天以后,這對活寶才能慢慢恢複神智。以白邪武和龍靈兒的本領,要取這二人性命簡直輕而易舉,但此行目的並非殺人,殺這樣無足輕重的小卒更是毫無必要。

  換上侍應生裝束后,白邪武又調整了一下自己的走路姿勢和說話語氣,頓時像變成了一個勤快老實的侍應生。龍靈兒也換好侍應生的裝扮,她本來就有男孩般帥氣,里面用束胸衣收緊胸部,外面換上男性裝束,整個人立刻變成一個小帥哥。

  隨后,白邪武推著餐車,龍靈兒緊隨其后,二人進入底樓的工作人員專用電梯,裝成前去送餐的侍應生來到三樓。三樓設有幾間VIP 包房,最里面也是最大的一間包房門前守著幾名穿著深色西裝的墨鏡男子,好像是佐藤鬼枭的貼身保镖。

  等他們來到這間包房門口,這些保镖檢查了一下餐車,然后便要檢查他們身上有沒有攜帶武器。白邪武倒是無所謂,他早預料到這種情況,所以身上沒帶槍或別的武器。龍靈兒卻有些慌了,她身上也沒帶武器,不過她畢竟是個女孩兒,抛開被陌生男人搜身的尴尬,萬一被發現她是女扮男裝就慘了。

  白邪武保持著鎮定看了龍靈兒一眼,暗示她不要慌張。這些保镖並沒對他們起疑心,不會太認真檢查,龍靈兒又穿著束胸衣,只在外面摸幾下不會穿幫,只要她別慌張就能過關。可是,還沒等真的搜身,龍靈兒的小臉已經有點發紅了……

  就在白邪武暗自叫苦的時候,包房里隔著門傳來一聲怒罵:“操你娘,酒怎麽還沒送來,老子想喝口酒都要等這麽長時間,還談什麽合作!”

  這罵聲聽起來出自一個霸氣十足的中年男子之口,而且是標準的漢語。白邪武心中暗想,這麽看來“極樂會”總裁佐藤鬼枭今天在這里陪同的貴賓是個中國男性。聽聲音很陌生,應該是他不認識的人,那麽會是什麽來頭的人物呢?

  無論此人是誰,一聲怒罵后,這間包房門口的保镖們立刻停止對白邪武和龍靈兒的搜身,催促他們快點把餐車推進去,免得壞了大事。

  白邪武與龍靈兒借機蒙混過關,推著餐車進入這間VIP 包房。屋內的情景,讓他們不由同時吃了一驚,尤其龍靈兒差點控制不住自己。

  寬敞的包房內裝修奢華,在靠牆的一排沙發上坐著兩人,沙發前擺放著一張寬長的茶幾。坐在沙發上的兩人,一個是50歲出頭的日本男子,禿頂肥胖穿著西裝,一臉橫肉凶相畢露,正是“極樂會”總裁佐藤鬼枭。另一個人則是年齡與佐藤鬼枭差不多的中國男子,相貌堂堂穿著中山裝,渾身散發出強勁的暴戾霸氣。

  佐藤鬼枭身后站立著幾個目光銳利的黑衣保镖,那中國男子身后也站著幾個面帶殺氣的貼身護衛,現場有一種肅殺氣氛。、與此形成強烈反差的,是這兩人面前的豪華地毯上呈現出的充滿詭異淫靡氣氛的春色情景。只見,一位一絲不挂的華貴美少婦赤裸著豐滿性感的誘人裸身,脖子系上犬鏈,雙手被反綁,兩條腿的大腿與小腿部位被捆綁在一起,下體私處由于雙腿無法合攏而敞開著向外露出。她胸部豐聳的巨乳也被繩子纏繞著捆綁起來顯得更加飽滿誘惑,連同下體私處一起在衆多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屈辱展示著。

  這位被緊縛著展示美妙裸身的華貴少婦,正是白邪武好友龍二郎的愛妻,龍靈兒的母親美奈子!眼下,這位嫁入豪門的大家閨秀被剝奪了作爲人妻的尊嚴與矜持,像一件待價而沽的人肉商品般被如此擺放在地毯上,等待著買賣雙方討價還價。

  此刻的美奈子似乎被灌了什麽藥,漂亮的瓜子臉浮現著夢遊的神態,烏黑的波浪狀長發披散在腦后,美麗的杏眼目光恍惚,渾身雪白柔細的肌膚仿佛火燒般發紅發燙,纖弱的楊柳小腰像欲火難耐般扭個不停。

  再看這位一向溫柔賢惠的人妻少婦胸前豐滿堅挺的G 罩杯巨乳,兩顆成熟果實般的雪白大奶子即使被繩子捆綁著也還在煽情搖晃。而她渾圓的翹臀則不斷向上挺起使雙腿大開的下體私處更加清晰地展露在陌生男人們的面前,可以看到倒三角芳叢下的淫唇無比饑渴般盛開著兩片濕潤花瓣,里面的蜜穴入口已經春潮泉湧。

  此外,她被緊縛的美妙裸身還帶著明顯的鞭打痕迹,顯然不久前剛接受過淫虐的蹂躏……白邪武看到這情景,便知道昨晚在離家后再次被那個男人帶到這里的美奈子肯定又遭受了淫虐的性奴調教,或者應該說是暴虐的性拷問!

  作爲生育並哺乳過一個孩子的人妻少婦,今年36歲的輕熟女美奈子的身材保養得非常好。但她爲心愛丈夫小心保養著的美妙裸身,不但在最近一個月期間遭到那個以按摩師身份使她陷入情色圈套的男人反複玩弄,現在還以這般屈辱的姿態展現在這麽多陌生男人面前。如果她此刻頭腦清醒,恐怕會羞憤咬舌自盡。

  見多識廣的白邪武看得都有些不忍心,作爲美奈子女兒的龍靈兒已經幾乎失控。好在白邪武及時按住她肩膀,示意她萬萬不可因爲一時沖動暴露身份。現在他們身處敵營,而且除了佐藤鬼枭那夥人,那位充滿暴戾霸氣的中國男子也顯然是大有來頭的人物,代表著另一股強大勢力。

  于是,白邪武裝作什麽都沒看到,把餐車推到佐藤鬼枭和那中國男子面前的寬長茶幾旁邊,與竭力冷靜下來的龍靈兒把餐車上的各種名酒與精致餐點逐一放到茶幾上面,還在詢問佐藤鬼枭和那中國男子想喝什麽酒之后替這二人各倒了一杯。

  白邪武雖然在還沒當上巡捕房諜報科探長之前就破獲過“極樂會”幕后指使的多起間諜案件,但從事反間諜行業的他做事一向非常低調謹慎,許多“極樂會”成員聽說過他的名字卻不認識他本人,佐藤鬼枭也不例外。

  佐藤鬼枭目前的注意力,除了地毯上展現著屈辱姿態的美奈子,就在其身旁的那中國男子身上。至于那位充滿暴戾霸氣的中國男子,當白邪武替其倒酒的時候看了他一眼,嘴角忽然微微動了動,似乎想問什麽話,但並沒說出來。

  此時,佐藤鬼枭端起酒杯,滿面堆笑著對那中國男子說道:“仇富先生,別生氣,你的“血色革命軍”與我的“極樂會”一定能共存共榮。這個美女是我送你的見面禮,她是“青紅門”龍家二少奶奶,我手下得力的泰裔間諜英羅搞到的。

  英羅對她的性奴調教雖然還未完成,但通過剛試驗成功的新藥,可讓她在藥效期間變成惟命是從的女奴,你想知道多少“青紅門”的秘密都可從她身上得到……”

  聽到佐藤鬼枭的這些話,白邪武只覺得心跳猛地一陣加速!原來,眼前充滿暴戾霸氣的中國男子就是他的新婚嬌妻雪豔嬌的義父,秘密組織“血色革命軍”的首領,一直想要報10多年前那場失敗的工會大罷工血仇的仇富!

  另外,白邪武也知道了玩弄美奈子的那個泰裔按摩師的名字叫英羅,而且確實是“極樂會”的間諜。目前看來,英羅還沒完成對美奈子的調教,但佐藤鬼枭急著想通過美奈子得到什麽機密,便讓英羅對美奈子使用了某種藥物。

  而現在,佐藤鬼枭不知出于何種原因,又打算把美奈子作爲見面禮送給仇富,大概是希望借此拉攏“血色革命軍”。不過,仇富顯然對此不屑一顧、仇富冷笑一聲,喝干自己杯中的酒,起身說道:“鬼枭,如果這女人真的知道“青紅門”那麽多秘密,你會這麽輕易送給我?我看,大概是你費了不少功夫但沒從她身上得到什麽寶貴機密,要處理掉又怕惹麻煩,所以把這燙手山芋丟給我吧?我們可以合作,但我不想替你擦屁股,這個女人你自己留著玩吧,告辭了!”

  說罷,仇富帶著他的貼身護衛便走出了這間包房。佐藤鬼枭的保镖們看主子失威,想攔住仇富,但被他煞氣逼人的怒目一瞪便嚇得閃到了一邊。

  佐藤鬼枭氣得滿臉橫肉直顫,低沈著聲音咒罵道:“八格牙路!囂張的支那人,爲了共同對付“青紅門”等財閥,今天老子忍你一回,總有收拾你的那天!”

  接著,佐藤鬼枭把手中酒杯狠狠砸在茶幾上摔得粉碎,然后獰笑著望向地毯上展現屈辱豔姿的美奈子,吩咐手下保镖取來一個小皮箱。這小皮箱一打開,只見里面裝著皮鞭、紅蠟、各種尺寸的按摩棒、穿孔針、以及陰環乳環等等性虐道具。

  白邪武一看便明白——佐藤鬼枭要在美奈子身上發泄怒火。而且,他以前就聽說佐藤鬼枭由于得過花柳病導致性無能,無法與女人正常性交,所以有特別喜歡虐待淩辱美女的變態性癖。今天看來,這個傳言很可能是真的。

  接下來,佐藤鬼枭會把小皮箱內的這些性虐道具逐一用在美奈子被緊縛的美妙裸身上,用變態手法淩辱這位被某種藥物搞得猶如淫賤女奴般的絕色人妻少婦。

  龍靈兒已經在暗暗磨牙,白邪武悄悄握住她的小手,提醒她再忍耐一會。此地里里外外都是“極樂會”爪牙,要等到佐藤鬼枭沈醉在其的變態樂趣中忘乎所以的時候,才是他們出手救出美奈子的最佳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