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 勞軍的老總初八上班,按慣例是銀安集團的勞軍日,由穎莉帶領幾個屬

下到部隊去,行政經理馮森帶人到軍屬家走訪。

  今年穎莉去的是當地駐軍遠離市區的大山里的某個連隊,她帶這小段,喬大

姐,趙英子帶著十台筆記本電腦去的。

  當她們到連隊的時候,一個副團長,一個參謀長,一個營長以及全連指戰員

都在操場上等候,簡單的舉行了一個饋贈儀式后(是穎莉要求一切從簡),在連

隊的食堂里招待穎莉一行。

  這些軍人都挺能喝的,酒席間那個姓孫的連長的眼神就沒有離開過趙英子,

英子用眼神向穎莉請示,穎莉點點頭。英子借故去衛生間,讓孫連長帶路離開了

酒席。

  從衛生間出來,看到孫連長依在走廊的牆上抽煙,英子走過去說:“你們太

能喝了,孫連長啊,我有點頭暈,能到你那里休息一下嗎?”

  這正是孫連長求之不得的,忙說:“好!好!”在前面帶路把英子領到了他

的宿舍,很簡單的房間,一張床,一套桌椅,一個衣櫃,沒有衛生間。

  進屋后,英子一頭拱在床上說:“好舒服啊!”

  這個孫連長大約二十六七歲,是個東北的漢子,很魁梧。他看到橫躺在自己

床上的美女,頓時欲火升騰,“撲通”跪在地上說:“趙小姐,你太美了,給我

吧!”

  英子微微一笑問:“給你什麽?”

  孫連長雙手扒著床邊說:“讓我肏一次吧!”

  英子咯咯的浪笑道:“你以爲我到你房間來是干什麽的?”

  孫連長一聽大喜,就撲向了床,英子用腳檔住他說:“看你猴急的,把褲子

脫了在上來!”

  孫連長聽話的站在床邊脫褲子,直到他脫掉了褲衩露出了毛茸茸的大雞巴,

英子才脫去自己的褲子和襯褲內褲,孫連長看到她的屄,兩眼冒著火光。

  當英子解開衣服,把一對奶子露出來的時候,孫連長更加受不了了。“嗷”

的一聲撲上來,他低下頭,狠狠地吸住英子的乳頭,一只手有節拍的捏著另一只

乳房,舌尖反複拔弄著乳頭,只見英子的一只腿壓著另一只腿扭動著,雙手抓著

床單,目光有些暧昧,口中斷斷續續發出“嗯……嗯……嗯”的聲音。

  這時他擡起英子的雙腿,把他的雄性之物貼在英子的流水處來回磨擦著,英

子的上身一挺一挺的,他此刻反而不著急進入,府下身,舌頭和雙手如蛇般在英

子的身上遊動,英子的呼吸越發艱難,他右手雙指並在一起,沿著腹溝向下,劃

到縫間,勾動著消魂之處,時不時摁著那個小硬疙瘩,摁的力度和頻率越來越快。

  英子的身體活動幅度也越來越大,突然他雙指向里一探,只覺得里面好熱,

雙指迅速抽動著,英子的呻吟聲越發放蕩,雙手死死抓住他肩頭,口中說:“死

鬼啊!快進啊!在不肏我,我走了啊……”並用手去抓孫連長的“小弟弟”,忘

情的往里摁,孫連長三指不緊不慢地並在一起,一下插入英子下身,英子啊的一

聲彈起來,雙手抓住他插入的那只胳膊,往下用力摁著,他有節奏的抽動著……

  英子軟軟的躺有床上,任他玩弄馳騁,他的一只手在英子的屁股下撫摸著,

突然一用力擡了起來,那欲望之口紅紅的吸動著,他猛的一下三根手指連同拳頭

一並沖了進去,英子的雙手拼命的抓起床單,胸完全挺了起來,嘴里發出“啊!”

時候到了,孫連長擡起頭,把手抽出來,挺起雞巴猛的向深處插去,英子雙手努

力捧著他的屁股往下身撞,他的身體也不自覺的劃動著,那感覺像神仙一樣,英

子嘴里呻吟著,“快……快……加勁,別停……快快……使勁啊……使勁肏我…

…,”

  只聽“啊”的一聲,英子像瀉了氣的皮球一樣,頭沈沈的落到枕頭上,閉著

眼睛嗷嗷叫著,他撞的更加有力,床單上一大片淫液,像是他的戰利品,連同床

上赤裸的女人,他不自覺的說:“趙小姐,你的屄好緊啊!”

  “親愛的兵哥哥加油,我的寶貝……親愛的,我好舒服啊”,這話語令他更

加刺激,他瘋狂的沖擊著,只感覺身內有一浪洪水奔湧而出,一浪高于一浪,慢

慢的停下來,他趴在英子的身上呼呼喘著粗氣。

  “這麽快就完了啊!?”英子沒有想到自己才來了一次高潮,他就完蛋了,

心里空落落的。

  孫連長在她耳邊說:“我好久沒有玩了,我知道你還沒有滿意,指導員就在

外面等著呢,然他來肏你一會兒吧!”他不等英子說話就下了床,匆匆床上褲子,

打開門閃了出去,英子看到指導員進來了。

  他什麽話也沒有說,快速的脫了褲子就爬上床,分開英子的雙腿就把雞巴插

了進去。她不覺叫了起來∶“啊┅┅好壯!”

  指導員道∶“我要你享受最美妙的人生!”她呻吟著∶“唔┅┅嗯┅┅哼哼

┅┅”

  指導員狠狠的抽送著,一下下的深入抽出。她全身無比舒服,也把他緊緊地

摟住,一個白嫩的屁股不停地迎湊著。她的陰道緊緊地包含著他的陰莖,不停地

流出淫水,那二片嫩滑肥厚的陰唇,也跟著他的抽插而翻進翻出。她感到這種滋

味太美妙了,指導員的陰莖好像頂到心尖上去似的,整個陰戶漲得好滿,這種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