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

打工 站在吧台内不怎么熟练地擦拭着洗净的玻璃杯,温德日

一边动作一边窥伺坐在吧台前的伊明月。  今天晚上依然没什么客人,就连晚餐时段也只有两桌客人而已,送上餐后的饮料和甜点之后,伊明月便无所事事地坐在吧台前翻阅着月刊杂志上的每月星座运势。  边看着杂志的叙述,她一边自言自语,「怎么可能?什么恋爱运旺盛啊?我身边连一个像样的追求者都没有,怎么可能恋爱运旺盛?」  「月姐,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温德日

将手中的抹布和玻璃杯放下,走到伊明月正前方去。  「好啊!给你问。」  她把手中的杂志给合上。  「虽然问女人的年龄是很不礼貌的事情,但是我真的很好奇耶!月姐,可以问一下你今年几岁吗?」  那天他和室友们谈起她的时候,纪彦儒猜测她的年纪大概二十四岁或二十五岁左右,但钱安琪却猛摇头说她不可能这么老,依肤质和气质来看的话,猜测她应该才二十出头;为了月姐的年纪,他们小俩口还打了个赌呢!  为了那个只有他们小俩口才知道赌注是什么的赌约,以及他自己本身的好奇心,所以今天一开工,他就在等着机会问这个问题。  「干嘛对我的年龄这么好奇?」伊明月只手撑在吧台上,朝他勾丁勾手指。「反正我年纪一定比你大啦!你叫我月姐就对了。」  不太好意思讲明自己的室友拿她的年龄做赌注,温德日

尴尬地僵在她面前不知该怎么问下去。  伊明月白皙的手指迅速捏了一把他右脸颊上的嫩肉。「干嘛这个表情啊?叫我一声姐姐很为难吗?」  「月姐,你怎么又捏我?」  愣住的温德日

连闪躲的机会都没有,左边脸颊上已经多了一道被偷袭的痕迹。「我只是很好奇而已,我又没说我很为难……」  「因为你的脸真的很好捏嘛!」伊明月咕哝着,脸上笑意横生。「不知不觉我都捏上瘾了……」看到他一脸的委屈,她开心地大笑起来。「小弟,不知道为什么,跟你相处总觉得心情可以变得很好耶!」  「是,只要你开心就好……」温德日

捂住被捏红的左脸颊,不胜委屈地可怜模样,再一次让伊明月笑到快要不行。  「小弟,你觉得我今年几岁?猜猜看!」她在吧台边端坐起身子,无限魅力地用手拨了拨肩后的长发。  温德日

迟疑了一下子,稍微远离了她长臂伸起时可以触及他的距离之后,微偏着头猜测道:「二十……五岁左右?」  「你欠扁啊!小弟,我看起来有那么『臭老』吗?」伊明月双手撑在吧台上,前倾身子、伸直右臂,又捏了他的脸颊一记,非常用力的一记。  「月姐,我今年才刚满二十,你的眼光未免太差了一点吧!居然敢猜我已经二十五?!」  「对不起嘛!我对女生的年纪又没有研究,而且是月姐要我猜的,干嘛生我的气啊?」温德日

顿了一下,「刚满二十?月姐,我今年也二十岁耶!你是几月生的?会不会比我还小?那我就不用喊你姐姐了嘛!」  一直听伊明月「小弟、小弟」这么喊着,感觉上好像矮她很多截的样子,温德日

不是很喜欢这样的感觉,在她的面前他好像只是个长不大的孩子般。  「小弟,你也二十岁了?没有骗我吧?真是看不出来耶……」伊明月有点讶异。「我是一月生的,一月一日

,看来叫你小弟是叫定了啦!就算我们是同年生,你也不可能比我大。」  「耶?不会吧?」温德日

不敢置信地叫着。「你真的是一月一日

生的?」  伊明月自柜台包包内拿出身份证来给他看。「不相信啊?哪!你看,我可是如假包换的一月一日

元旦宝宝喔!」  温德日

当场只能用「傻眼」这两个字来形容。  「月姐……」叫她一声「姐姐」真是有够不甘愿的啊!温德日

抽出后头裤袋内的皮夹,将身份证抽了出来。「我是一月二日

生的。」  「真的耶!」伊明月抢过他的身份证,笑咪咪地拍着手。「哇哈哈!你看吧!我就说你叫姐姐叫定了……」看着证件上他初中生时期的照片,她惋惜地叹着气,「像你这么可爱的小男生,你那些姐姐怎么舍得欺负你啊?要是我有一个像你这么可爱又白嫩嫩的弟弟,疼你都来不及了呢!」  「真不甘心……」温德日

又拿起一个玻璃杯万分不情愿地用抹布擦拭着。「怎么可能嘛!」  「别不甘心了,比你大一天就是大一天,你就乖乖叫我姐姐吧!」伊明月将手中的证件还给他。「对了,小弟,明天穿帅一点来店里喔!姐姐介绍几个可爱的女孩子能你认识。」  「耶?不要啦!月姐,你真的要介绍女朋友给我喔?」  平常在面对女孩子的时候非常别扭又不擅言语的他,能在月姐介绍的女孩子面前表现出正常不害羞的那一面吗?温德日

本人对于这一点把握也没有。  「怕什么啦!她们几个是我高中的学妹,刚好都在中部念大学,所以偶尔会来我这边聚会,反正你就当作是认识新朋友。上次不是讲过了吗?你不要这么闭俗,男孩子要大方一点嘛!」伊明月回到柜台内,替准备离开的客人结完账之后,拍了拍温德日

的肩膀。「小弟,你不要太紧张,我那些学妹人都很好,每个都很好相处的。」  「哦!」看着正在收拾桌面的伊明月的背影,温德日

不安地追问了一句,「月姐,你确定她们跟你一样好相处吗?」  「对啦!」伊明月端回盘盘碗碗放进流理台,顺手清洗。「她们都跟我一样好,所以我们才会变成朋友嘛!」  「嗯!」接过她洗好的盘子,温德日

拿着抹布擦拭着。「那就好……」  隔天,谁也没想到情况竟然会变成这种混乱的样子。  于弘凯听到温德日

开始打工的消息,便也吵着要温德日

带他去咖啡店面试,因为正与许致家谈着远距离恋爱的他,是非常需要打工赚钱来维持恋爱品质。  所以,拗不过于弘凯的要求,温德日

只好带着他到伊明月的「月之屋」去,询问是否还有打工机会。  「好耶!帅哥,若是你也来我店里帮忙的话,有你们两大帅哥在这里坐镇,我店里一定会充斥着爱慕你们的小女生……」  伊明月当下一口就答应于弘凯,因为开学之后到了晚上用餐时间,店里只有她和温德日

两个人是忙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