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要去得罪那个医生11作者ouyangxue - 逍遥社区



 字数:6093
前文:


                十一章

  罗薇一开始绝对不会对祁婧有这种想法,她根本就不会往那方面去想,现在她完全是受了崔明那些话语的影响,虽然心理想不可能,但还是不受自己心理的控制。从此祁婧每次到时,她都会带着这样一丝疑虑去观察她,有时事情就是这样,越是怕它发生,越是会发生,那天,崔明真的让罗薇无从反驳……

  这天,崔明和罗薇还有另两个护士同一班,这天她们中有一个护士过生日,相约下班一起去吃饭。祁婧还是下班后照常来探视我,待了有半小时就走了,她走的时间和罗薇她们交班的时间差不多。那天在罗薇看来祁婧没什么不正常,身穿一身偏职业的服装,上衣是黑色V领开身上衣,里面穿了件白色高领蕾丝打底衫,下身是黑色长裤,脚穿一双黑色高跟鞋,一头长发梳成一个利落的发暨,脸上也只是略施粉岱,看起来很精神干练,虽然是偏职业,也不缺乏时尚的味道,穿的简约干练也显得身材修长。

  因为要交班了,崔明也没有针对她发表什么看法,四个人还着急外出去享受美食,所以也匆忙换好衣服,简单清洗一下就出发了。到楼下停车场,大家座在车上刚开动,就看到祁婧走过来,走到停在她们旁边的一辆白色的睿翼车旁,然后打开车门座上去。因为她们在车里,所以祁婧并没有看到她们

  她们还要去接另外二个同事,这二人和她们四个是一个科室的,平时算上崔明可以说是相互关系还不错,过生日的女孩儿前一段时间刚和男友分手,也就只好和她们一起过了。另外二人她们今天没有上班,说好在某个地点等她们,然后一起去餐厅。

  现在的医护工作者,尤其是这种一流医院,就是护士的收入水平都已相当可观,虽赶不上专家级的医生,但生活品质也都很高了。她们提前就订好了一家比较高档的日料餐厅,北京这个大都市,这种享受生活的场所可以说一应俱全,尤其是美食,几乎可以品偿到世界各地风味的美食,无论高中低档都一应俱全。
  路上还算很顺利,不太堵车,这家日料距离她们医院不近,开车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这里无论是菜品还是环境都算是中档偏上了,也是她们会经常光顾的一家,只是罗薇和她们不一样,因为家庭比较困难,所以很少来这里,这是她第二次来,本来她是不想来的,怕以后自己的生日也要回请这么高档的地方承担不起,但那个同事和她的关系很好,盛情难确,所以没有办法。

  她们刚停好车,往门口走时,停在正门偏左一点位置的一辆白色睿翼轿车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她没有看错,因为也特殊关注,所以无论车牌号还是车窗的那几件小饰口她都可以辨认出来这就是祁婧车。而同时,崔明也似乎发现了,对她说「这不是那个祁婧的车吗?她也来这里了?」

  「我不清楚,人家来吃饭有什么不对的,走啦」罗薇的内心此时莫名的紧张起来,她赶忙岔开崔明的话题,但是觉得肯定要遇到什么事情,就在今晚,在这
                个餐厅

  几个人一行直接上二屋,这里一层是标准的普通用餐桌,而二层就是包房,只是这种日料餐厅的包间也完全是按照日式结构和习惯。进了二层这里又是复式的包房设计,也就是阁楼式的,有二层。房间是日本人习惯的塌塌米式餐桌,进来需要脱掉鞋,然后跪座在地板上,但是中国人又不习惯这种方式,所以这里的餐桌进行了改进,餐桌下面是空的,地板上放一个带靠背的小座椅,可以把脚放到餐桌下面,这样就可以把腿伸开,不至于用那种不习惯的姿势那样累,还保留了日本特色。

  这里每个房间并是完全封闭的,没有门,一道木门框把房间显出来,门框上有一道竹帘,可以放下来不完全开放房间,中间是一条走廊,两侧都是这样的包房,只是大小不一样,小到四位,大到二十位都有,她们今订的是二层阁楼心,从走廊尽头的楼梯可以上来。每个房间都是木质墙壁,屋里摆了一些日本卡通人物的摆件,灯光柔和舒适,餐具也是日式风格,很是精致,服务生全部身着合服
  几个人落座就各取所好把餐点好,日料差不多都是那些菜品,也没有太特殊的,只是制作品质的好坏而已,几个人商议喝一点清酒,然后等餐过程中当然是
            欢乐的聊着感兴趣的话题

  这里的用餐环境很安静,虽然都不是开放式,但大家也会注意说话的音量,不会像大排档或一些餐馆里出现大呼小叫的,除非有喝多了的才会暴露本性,但
       是一般服务生也会提醒该人注意不要大声喧哗

 ⊥在这时,罗薇突然听见从楼下的房间传来一个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声音很有特点,就像是脖子被掐住挤出来的声音,声调有些尖但还带着沙哑,很有穿透力,就像是鸭子叫一样,带着南方某地的口音

  「不好意思,来晚了,路上有一点堵车,这个时间北京的高峰实在是没有办法走了,我们不如乘地铁过来了」

  「没关系的,我也刚到」一个声音很好听的女声回答,声音比那个男声要轻的多,听不太清楚

  「来,陈翠,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你叫姐,」公鸭嗓的声音也压低了,听不太清楚,大概是还带了个人介绍一下

  这时崔明对着几个人做出了一个惊讶中带着有些得意的表情,罗薇也听出来了,那个公鸭嗓不用问,从声音和风格都能判断是陈京玉,而那个回应的女声她们因为关注所以也能听出来,正是祁婧。崔明起身将头伸向声音的发源地,正是在她们楼下对面的那个房间,没有拉帘,看的很清楚,这个二层的阁楼门并不是和楼下对开的,但是这个墙壁是那种栅栏式的,可以清楚的看到楼下

  崔明看完向对面的罗薇坏笑一下,这一知寓意深刻,罗薇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因为她是座在靠近栅栏的位置,只要一扭头就能看到,她比崔明更先看到。
 ⊥是陈京玉和祁婧,另外还有一个女人。俩人说了几句话后就落座了

  「哎,你看,我说了不会错,这俩人果然有事吧」崔明也不避讳,很得意的
             ⊥这样直接说

  「这有什么呀,请医生吃饭还不是很平常的事儿?」罗薇回应,但她知道这
              回击没有意义

  「我说小罗,你怎么在这事儿上和姐就倔上了,是你家亲戚?」崔明显然有
              些不太愿意听了

  「也不是了,就是觉得不至于」罗薇见状,也不敢再说了,必竟崔明的身份比她要高,而且她又是比较老实,平时从来没和同事争吵过,

  「你呀,还是平时出来聚的少,太单纯。」

  「崔明,怎么回事儿,说什么呢?」另两个后来的女孩不太明白,就追问道
  「你没看见陈京玉吗,那个美女是患者家属」崔明一点也不含蓄

  「怎么了?被陈京玉收了?」这两个看来对这种事习以为常了,所以一点就透,问的也很直接

  「那肯定啊」崔明说完

  「我瞅瞅,哦,这女的我也见过,身材不错,就是有点黑,会打扮」一个叫小杜的护士又站起来看了一眼,然后说

  「被陈京玉上过了?」另一个晶晶的护士问崔明,她们平时聊天也是这样,
             大家彼此都很习惯了

  「瞅这样儿还用说」崔明说

  「陈京玉可以啊,这美女平时看着挺牛逼的劲儿啊,陈京玉那娘们儿叽叽的劲儿,拿什么威胁的吧」晶晶说

  「嗨,你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别这么贬低咱们的陈京玉啊,那也是仪表堂堂的材子,他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魅力可不浅,看这意思女的也挺迎合,绝对不是威胁出来的」崔明说

  「女的怎么迎合了?」罗薇忍不住也追问了一句

  「你没看这么会儿还换了身衣服,刚才在医院不是看见她了吗,就这么会儿也得臭美一下,把裤子换成裙子,得把大长腿露出来,瞧这黑丝袜一穿,赶紧在陈京玉面前亮个相,显而易见啊」崔明大大咧咧的说

  「别说,这女的这身条真可以哈」小杜说

  「是,腿挺长的,这两匝可真够意思,是真的吗?要是真的这么瘦能长出这样的胸可真不简单,标准的C系了吧?」晶晶说

  「嗯,差不多,面积不是特别大,但是够挺,就是不知真假」

  「瞧这样儿应该是真,她也不皮包骨头的那种瘦,肯定平时刻意会针对性瘦身」崔明说

  「哎,那你说到底陈上没上呢?」晶晶说

  「你废话,陈京玉什么人呢,能放过这便宜」崔明说

  「哎呀,聊点别的行不行」罗薇不想听了

  其实这一切罗薇也都看在眼里,她也工作这么久了,并不像崔明说的单纯,只是她不爱说而已。祁婧换衣服了她当然看的出来,在医院里的长裤不见了,换了一条底色是黑,上面带粉色桃心的短裙,露出两条美腿如此耀眼,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她上身也换了一件敞身白色的休闲装,里面还是刚才穿的那件白色蕾丝打底衫,只是因为外衣敞身所以完全露出来,她的胸部过于凸起将打底衫完全撑开,紧紧的包在身上,腿上穿了一双黑色带暗点的丝袜,没有穿鞋,所以丝袜包裹的脚也露出来,脚尖处有一道明显的缝接线加重了材质,但也能看见涂染成红色的指甲在那层朦胧的黑丝中依然醒目,脚裸处有一串饰物,被裹在丝袜里面。
  其实不用崔明她们说,她也能看出祁婧此刻这样的着装和陈京玉相会在这里是极其不自然的。尤其是祁婧刻意换了一身衣服,刚才的干练职业一下就换成了妩媚性感,看着她穿着紧身蕾丝打底衫,挺着那略显夸张的乳房,还有露在外面多半的穿着丝袜的大腿,甚至她把靴子脱掉连一双美足也毫无保留的展示在陈京玉面前,女人脱掉鞋露出穿着连裤袜的脚对男人是有很大的诱惑力

  陈京玉和祁婧简单寒暄几句就座下了,祁婧和陈京玉面对面,那个女孩儿座在陈边上,然后开始点餐,说什么听不清了,只有偶尔陈京玉的公鸭嗓声音能传到上面来,祁婧的声音很温柔,几乎听不到,但是看他们的表情好像关系很熟了,谈笑风生,毫无据紧

  「你不用看了,这是肯定有事,你相信姐没错,行了,咱们吃吧,甭看她们了,和咱们没关系」崔明

  「对,看她干嘛,来,清酒来了」晶晶招呼着

  几个人开始推杯换盏的自顾吃起来,这几个人的酒量都不俗,平时在医院工作要端庄正派,离开了单位就要放开,平时工作后都喜欢聚会,开始刚工作时都不喝酒,后来随着彼此的熟悉起来,觉得交往中不喝酒气氛起不来,慢慢的都开始试喝,到现在是无酒不欢了,喝好再去KTV会所之类的唱唱跳跳,才能玩的起来,尤其是崔明,可以说酒量过人,一般的男人论喝酒还真不是她对手,无论白啤红,什么酒把她灌倒可不容易。罗薇相对来说比不了她们几个,但也可能喝一些,只是平时没有她们喝的多。

  今天也是一样,一瓶清酒很快就见底,喝了酒气氛立刻就不一样了,也聊开了,几个人想起什么聊什么,从衣服化妆品到个人生活,家常理短,他人的私事
  罗薇今天的情绪一直不高,看着楼下的陈京玉和祁婧,心理就是觉得别扭,虽说俩人没有做什么,但也明显看出这不是正常的交往,但是她心理还期待着俩人不会有事。

  「小罗,你干嘛呢,别看了,和你有什么关系,也不是你姐不是你妹的」崔
           明见罗薇情绪不专注又说道

  「就是,你老往外看她们干嘛,这有什么新鲜的,很正常」晶晶说

  「我没看她们,再说人家也没怎么,就吃个饭,就让你们说的有事了,这也是捕风捉影」罗薇说

  「嗨,你今天怎么真是跟学生一样啊,还挺单纯」晶晶说

  「哎,等会儿,罗薇,你看,陈京玉带来的女孩儿要去卫生间吧,就剩他俩了,你看着,待会儿你就相信了」

  这时,罗薇也看到那个女孩从陈京玉边上走出来,然后跟着服务生向洗手间方向走去了。陈座在原地没动,那个服务生刚才放在桌上一壶好像是茶的饮品。
  祁婧拿起那个茶壶,站起身,向前稍微欠身,把茶倒向陈京玉面前的茶杯,(想更快了解下面剧情,请加扣贰伍壹叁伍柒叁捌陆伍)祁婧这样的姿势上衣的领口正对着陈京玉,但她的衣服是紧身的,领口也是贴在身体上,就在这时,陈竟然突然伸出右手,直接就放在祁婧打底衫的领口位置,然后顺势往下一拉,祁婧的领口处自然就露出一条缝隙,同时陈京玉微起身将头伸到祁婧的胸前,然后一低头顺着那个被他扒开的领口直接的向里面张望,祁婧有些意外,但似乎并没有生气,不知是有意还是反应慢,停顿了两三秒,然后伸左手打了他的胳膊一下,脸上的表情也并没有变化,身子向后退了一下,座回到椅垫上。但是她打到陈京玉的手在放下来正好碰到祁婧刚倒上水的茶杯上,水杯翻了,水一下都洒了出来,
             顺着桌子流到了地上

  陈京玉面色依然是那样一本正经,祁婧略微一惊,赶忙从座位上站起身,离开座位,从旁边的纸盒里抽出纸巾,走到陈京玉面前微蹲下身子,然后开始擦拭洒在桌上的茶水,这种兼卑的态度和她这么漂亮且傲慢的气质真是极至不符,完全是一副侍奉的姿态,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服务员,一双穿着黑丝袜微微反光的大腿和包着丝袜玉足这样近距离的展现在陈京玉面前,楼上的罗薇看完都有点不好意思。

 ∩事情还没有结束,祁婧刚擦两下,陈京玉突然将手伸了出来,从她侧方搂住了她的脖子,然后顺势将带向自己的方向,祁婧无法完全控制身体,有些惊恐倒向了陈的方向,然后就座在他的腿上,这样身大秀长的祁婧的整个身体完全就被陈京玉包围住,然后陈用左手搂住了她,祁婧也没有反抗的意思,顺从的就那样座在他的怀里,然后陈京玉用嘴在她的脸颊处轻吻了一下,祁婧有些不好意思
                的躲藏

  然后陈京玉更过分的行为出现了,他竟然用右手伸向祁婧百褶裙的下摆处,然后毫无停留的就从她裙口的位置向里面伸了进去,祁婧有些惊慌的夹紧双腿,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僵住了,紧锁了一下眉头,而楼上的人看陈京玉露在裙子以外的胳膊部位和祁婧的表情,就能看出他的手已经伸向了她里面的最深位置,肯定是隔着她的连裤袜摸到了她敏感的部位,然后祁婧赶紧伸手抓住他的手,用意是不要再继续,嘴上说什么上面听不清,大概就是别这样,这里公共场后,不好之类的。

  陈似乎没有听到,手还是停留在那里,祁婧表情有些尴尬的就要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陈还是那个一本正经的表情,但也没有勉强,把搂着祁婧的左手松开了,这样她就能站起来,可是陈放在她裙子里的右手并没有拿出来,祁婧挣扎着要站起身,可这时,这个王八蛋陈京玉,我就操他个八辈祖宗,这是我听到这里
             时内心真实的感觉

 ⊥在祁婧集中精力想要起身的时候,她没有想到,谁也没有想到,陈京玉的手从她裙子里拿了出来,但不是凭空出来,借着她起身与他的手形成的作用力,他顺势扒下了祁婧的黑丝带亮点的连裤袜,祁婧一起身,连裤袜从她的裙子里被他的手一把就褪到了她的膝盖处,肯定是他的手先抓住了她连裤袜的腰部没有松开,而祁婧这时正好起身,所以他顺势就往下拽。

 °袜档部那加厚的部位就那样成卷边的一直褪到她的膝盖处,这可出乎她的意料,因为连裤袜到档的部位往上就是合体的了,不分开,这个部位本应是包在臀部及腰身的,可此时被褪到了她的膝盖处,这样她的双腿本是分开的肢体却要套上一体而且还是极其紧身的服饰,那自然双腿就被束缚了,祁婧想迈步也没有迈开,回身满面羞红的说了他一句讨厌之类的话,然后还想迈步赶快回到她的座位,但这时陈京玉并没有就这样放手,而是露出一丝猥琐的笑容,伸手抓住褪到她膝盖处的连裤袜,在她迈步的瞬间又向下拉了一下,这下她左腿的裤袜就完全被褪了下来,只剩下右腿还穿着,而左腿的裤袜失去了大腿的填充自然瞬间就空了,只剩一缕纤细飘逸的轻丝,因为丝袜有档部的连结所以随着右腿的动作而随意的飘摆,这时有个脚步声向她们的房间走来,楼上能看到是陈的妹妹回来了…
  ……(未完,待续,更多了解探讨剧情的可私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