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之乱创人生 - 逍遥社区



酒!

 ∑这个东西,到底是好是坏?对于我来说,真的很难分清楚。虽然一般的来
说,搞建筑的人都是很能喝的,但是我却从来不沾这个东西,这可能和我的遗传
有关吧!

 ∩是,因为那件事情,让我认识了它,也了解了它,是它改变了我的一生,
让我重新有了生活的目标。到底是什么事情?往下看就知道了,事情的原末是这
样的:

  她是我的女朋友,具体的名字,我不能说出来,大家可以叫她小张吧。我们
同属一个公司,她是一个比我大6岁的女孩(也可以称之为女人,因为她不是处
女),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和她走到了一起。

  她是一个性格开朗,温柔的女孩,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我对她如此着迷。和
她在一起我真的很快乐。

  但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在和她一起以前,她曾经对我说过,她
的过去。她曾经被一个男人骗过感情,骗过身体,骗过钱财,骗过所有的一切,
对于这样一个可以坦诚告知的人,我很感动,很想照顾她,不会再让她被骗了,
这是我的内心的想法。但是结果,在她没有被骗的情况下,被骗的人变成了我。

  和她大概相处了有一年的时候,忽然从公司里面传出,她和经理有一腿,是
经理的姘头。当然大家是不会让我知道的,可是,「空穴来风,必有因」啊。

  那个时候,她正在上课,是属于高自考的形式,晚上上学。以前,每天下了
课都会及时的回来,可是近来一段时间,她总是晚,要不然就是打电话,说是去
她的同学家了。如果没有传出来她和经理有一腿的话,我想我不会太在意的,可
是现在不同了,因为每个男人,都无法忍受这个理由。所以,我就偷偷的跟上了
她。

  果不其然,经过我跟的几天,每天下课后,经理都会去接她,然后陪她一起
吃饭,我曾经问过她,但是她不承认,我心里想,如果你们没有什么就算了,我
看紧点就好了。

  但是那天,我跟踪她的时候,在她刚刚下课的时候,给她打了一个电话,问
她:「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她回答今天不回去了,要去同学家。我的心里,就开始莫名其妙的发慌,紧
张,心痛。其实我就在她下学的门口,一个比较背影的地方藏着。

  不一会儿,就看见她出来了,东张西望了一下,好像在寻觅什么!好似已经
发现我在跟踪她似的。

 〈见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就顺着马路走,到了一个比较小的黑胡同里,上了
车。我没有往前紧跟着,怕被发现了。不一会儿,车倒了出来,我一看正是经理
的车,不知道她们去哪里,我就赶紧打了个车,跟在后面,

  后来,发现经理的车一直开到了一个酒店前,然后停[全本完结]车,经理和她走了出
来,并且走出来的时候,经理的右手正抱着她,一起往酒店走去。

 〈她们说笑的情况,的确和公司的传言一致,我的心里好痛,我好想上去拦
住她们,但事实上,我根本无法移动我的脚步。在他们快到酒店门口时,我亲眼
看到经理的手放到了她的屁股上,并且拍了一拍,而小张也没有反对,往经理怀
里一靠,感觉好亲密。而当时我的心情,想必大家都能够了解。

  我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看着,我站在酒店的门口等她们出来,就这样,
我在那里从晚上9:36分一直等到了11:20分,他们都没有出来,这时我
彻底明白了,她们在干些什么。

  这个时候,我的心里倒是出奇的平静,我拿出手机,给她打了个电话,但是
已经关机了,我现在头很晕,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在这里等的结果,终究是一样
的。我走到路边,一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上了车说了一句「滚石」!

  「滚石」——北京比较有名的迪厅,我曾经来过几次,不过那都是还在朝阳
公园那时,等我到了「滚石」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滚石」已经搬到了三里屯。
以前来迪厅,我都是和同事或者朋友一起来,他们喝酒我喝饮料,因为他们都知
道我不喝酒,所以也不勉强我。

  进了「滚石」,这个时候人已经很多了,我找了个地方,要了罐饮料,往那
里一坐,心里想着刚才的事情,越想心越痛,不知道她们在干什么呢?是不是两
个人正在床上翻来覆去,经理的鸡巴正在小张的小穴里面进进出出?

  还是,小张坐在经理的身上,使劲的摇摆着自己的屁股,让经理的鸡巴更能
够大大的刺激她的感观?经理的手,是不是放在她的屁股上还是乳房上用力的搓
揉?晕!真的不敢再往下想了,头好痛,好晕,心里好痛,好难受。

  正当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走过来一位小姐,问我:「大哥,可以坐一坐
吗?能请我喝一杯吗?」

  我抬头一看,原来是在「滚石」这里上班的一位小姐,看她年纪不但不大,
而且好小。看她的年龄好像只有17~18的样子。其实,以前来的时候,同事
们都找小姐陪着,但是我从来没有找过,因为那时我的心里面只有小张,找小姐
是什么感觉?我真的不知道,但是我很清楚这里的行规,就是小姐陪聊、陪跳、
陪喝每个小时是100元,要是想出去过夜的话,公价是1000元。

  如果今天,没有发生那个事情的话,我想我也不会,做下来的事情。我算了
算兜里的钱,大概还有5000多块钱,这本来是打算给小张买礼物用的,看来
现在用不上了。忘了一切吧,今夜让我也为我的青春疯狂一次吧!

  我看了看她,请她坐下,问她喝些什么?

  她看了看我说:「大哥,心情不好?心情不好就喝点酒,也许会好点的!」

  「哦?是吗?」没等她说话,我把服务员叫了过来,让他拿过来六瓶破,
一共是180元,要是在平常,打死我也不会花这个冤枉钱,但是今天根本就没
有那个心疼的感觉。

  「大哥,是不是太多了?」

  「有吗?呵!你说的对,我今天心情不好,你也不用干什么,陪我喝喝酒,
聊聊天就可以,你的钱,我不会少给你的!帮帮忙,找个安静点的地方,我现在
只想找个人说说话!」

  她没有说什么,就带我到了「滚石」里面的表演厅,那里面相对而言比较安
静,是个表演的地方,我和她进去后,找了个包间坐下,慢慢的和她聊起来。

  原本,我没有喝过酒,而她也没有喝过。这是我们聊天的时候才知道的。但
是我们两个不但把6瓶破全喝了,而且又要了4瓶。一点没剩下全都给喝了。
在以前,我从来没有这么和一个女孩聊过天,今天,我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无
话不说,就连今天所发生的事情都和她说了,而她,也对我说了很多。

  杨梦芸——是她的名字。四川女孩,今年上大一,是从四川考过来的,家里
比较困难,父亲现在又病了,还住了医院,她是个很孝顺的女孩,家里的困难她
非常清楚,知道自己的爸爸病了,就给家里打电话说,自己在北京挺好的,学习
之余还当了家教,而且也在打工,交了一个有钱的男朋友,对她很好,让家里人
放心,自己不会耽误学习的,并且每个月都往家里面寄钱。

  其实说到这里,我已经很明白了,问了问她是不是休学了,她没有说,只是
说:自己没有交男朋友,打工的钱也无法寄到家里让父亲看病,自己来做这个是
迫不得已的。

  和她聊了这么多,我们都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不知不觉中,表演已经结束
了,这里面的人已经走光了,都到外面去蹦迪了。我和她也喝的晕晕乎乎的,往
外走去。

  晕晕乎乎中,我和她不知道怎么到了一个房间里面,因为我和她都喝多了,
到了那里我们就躺在了床上。

  而她更加不胜酒力,自己在做些什么根本就不知道,只见她闭着双眼,慢慢
的把衣服解开,开始在我的面前脱起了衣服。

  不一会儿,她的身上就剩下一个乳罩和一块遮羞的白色三角裤了。可能她真
的没有喝过酒,竟然在我这么一个陌生的男人面前不但脱光了衣服,而且还打开
了双腿。她下面黑色的阴部已经透过了白色的内裤,并且有那么稀稀的几根阴毛
从内裤的两边跑了出来。

 〈起来是如此的诱惑!

  其实,我喝的也不少,但是我毕竟是个男人,相对而言要比她好的多了。我
不是个色狼,更不是个对小女孩乱来的畜生,但是我毕竟是个正常的男人,而且
我也不比她大多少,看到这种情景,我实在是无法控制我的反应,因为,我胯下
的鸡巴已经硬了起来,鸡巴变大了,龟头顶在裤子上,生疼的很。好像它已经看
见了它久违的小妹妹。看着她,我不自觉的把手放到了鸡巴上,

  隔着裤子轻轻抚弄着,眼睛里看着躺在床上的她,已经把乳罩脱了下来,约
束在胸罩里面的乳房一下子,跳了出来,给我的内心一个重重的打击。

  和她聊了那么久,我很同情她,甚至已经把她当成了朋友,如果你没有这样
的话,我想我们会做个很好的朋友,但是你脱成这样,加上我今天的心情很差,
我对不起你了,我需要发泄,不然,我会给憋死,会疯掉的。对于你的事情,我
一定会帮助你的。

  想到这里,我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三下五除二,把自己身上的衣服
给脱了个精光。一下子扑到了她的身上,就这样她还是没有醒来。

  我双手抓住她36D的奶子,用力的揉了起来。

  「嗯……嗯!……」在我揉她乳房的时候,她是有感觉的,但是就是没有睁
开眼。

  我一边揉,一边把她右面的奶头含到了嘴里,不一会儿,红色的奶头就立了
起来,而且好大,看来她是属于非常敏感的那种女人了。慢慢的,我的手往下滑
了下去,转眼就到了她的阴部,我把手放在她那隆起来的肉包上,轻轻的抚弄,
中指顺着她的阴部中间那条缝隙往下滑,不一会儿就感觉到,那里已经湿了,因
为已经从白色内裤上反应出来了,在白色的内裤上留下了一条湿湿的痕迹。

  我无法控制我的手,猛的把手从她的腹部,穿过她的内裤,直接放到了她的
小穴上,抚摸起来,那里已经好湿了,我把手放到她的阴蒂上,轻轻揉起来,不
一会儿她的那个小豆豆,就变得和我的鸡巴一样硬了起来。而她的双腿也在不自
觉的张开合并,张开又合并。

 〈到她的反应,我心里想,你还真的好敏感啊!这时候,我的头脑里面根本
就没有什么道德了,我把手拿了出来,双手放到她的屁股下面,抓住她的内裤便
往下拉,她似乎有感觉,就是闭上两腿,不让我脱,可是我现在正在欲火中烧,
不管她怎么样,我还是把她的内裤给扒下来了。这是她的身上已经一无所有了,
整个阴部暴露在我的眼前。粉红色的,像处女一样。

  「嗯……哼……嗯……」不知道她怎么了,感觉像是在哭,又像是在哽咽,
还像在笑,反正表情很复杂,可是我现在哪里能顾得了那么多,我上了床,把她
的双腿分开,右手握住自己的鸡巴,向她的小穴顶去。

  鸡巴顶在她的小穴上,本想一下子操进去,可是就是弄不进去,她那里还是
很干,没有办法,只有拿龟头在她的阴唇上

  蹭来蹭去,慢慢的她的淫水多了起来,我再也控制不住,把龟头顶住她的小
穴口,慢慢的插了进去。

  「他妈的,怎么这么紧啊,淫水明明已经很多了?晕!」我暗自骂道。我又
稍稍的用了一点力量终于把龟头顶了进去。

  「不……不!……」一声大叫,她醒了过来。

  原来女人都是这样,再如何的醉倒,只有你的东西进入她那里,她还是会马
上清醒的。可是我无法控制我自己了,如果现在让我退出,还不如杀了我。

  「你在干什么?啊……疼……你快出来……你下来……疼啊!」她哭着,用
双手捶打着我的胸膛。

 ∩是我真的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了,我双手紧紧的箍住她的腰,臀部一用力,
鸡巴又插进去点,顶在了一个软软的东西上,我心里咯噔一下子,心想:「妈妈
的,不会是处女吧?」

  因为我的女朋友不是处女,所以我根本就不知道处女膜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要啊……不要……好疼……疼啊……!」

  我在想,进去吗?这个时候我竟然还在考虑这个问题?晕!

  转念一想,不会的,在「滚石」里面当小姐的,哪里还有是处女的,再说我
现在已经进去了,要是能够再控制住,我还是男人吗?明知道她还在疼,明知道
眼泪已经从她的眼泪流了出来,可是这时我怜香惜玉的念头一点也不存在了,臀
部一用力,鸡巴整个操了进去。

  「啊……疼……!」说[全本完结],她就昏了过去。

  我晕!怎么会这样呢?难不成……

  本来想就此罢手的,可是就算是处女我已经给破了,我和小张已经不会再有
可能了,如果你真的是处女,我就好好的待你。

  想到这里,我没有在继续往下想,因为我的鸡巴已经开始不听我的使唤了,
一下一下的向她的小穴撞去,慢慢的她在我的撞击下,醒了过来。

  「你……啊……你……你流氓……啊……」她流着泪,双手在我的胸口打击
着,在我强而有力的撞击下,连说话都无法说顺了,

  我不知道该对她说些什么,一边干着她,一边想一会儿[全本完结]事了怎么办啊?我
靠!这时候了,我还想它?不管了,先发泄出来再说吧。

  也许有可能是心里的不平衡,在我干着她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想
着,经理是不是也在像我一样干着小张,小张在我的胯下,从来就没有叫过,是
不是在经理的胯下,就叫个不停呢?他的鸡巴难道比我大吗?操你丫的!我心里
的不平衡,导致我没有顾及杨梦芸的感受,不过正是因为这样,杨梦芸的反击越
来越弱,慢慢的变成了呻吟,臀部也有节奏的配合起来。

 〈着她这样的反应,我的头脑从那里转了过来,慢慢的加快速度,冲击她的
小穴。而她……

  「啊……别……别……啊……用力点……啊……使劲……啊……」

  每当我用力操她一下,她就「啊」一声,听的我真的好兴奋,原来女人叫起
来这么诱人啊?也许我好久没有做这事情了,龟头感觉好敏感,好像快要到了。
不自觉中,臀部加快了速度,猛烈的向她的小穴撞去。

  「不行了……啊……啊……我……快……不行了……啊……到了……啊……
人家丢了……啊……!」说[全本完结],我感觉从她的小穴里面冲出一股热热的东西,直
接浇到了我的龟头上,经过这一刺激,我再也忍受不了了,粗暴的向她的小穴撞
击了十多下,龟头一麻,攒足了好久的儿子一下从马眼中冲了出来,一下子浇到
她的田心上。

  「啊……啊……!」

  我一股出来,她叫一声,一共出来了7、8股,她叫了七八声。最后一股出
来的时候,她大叫一声,就晕了过去,想必她的第二次高潮来了,没有想到她好
敏感啊!望着她,我不知道想了些什么!不知不觉中趴在了她的身上睡着了!

  天涯苍苍,情最难忘,人海茫茫,爱你最狂。

  一段拥有的真感情,是否就可以很容易的去忘掉?我想我是不可能的,但是
有些事情,当你做出了,你就必须去承担,因为这是个责任的问题,尤其对于男
人来说,是不可推卸的责任。

  也许,是酒醉的厉害,再加上这一次的疯狂做爱,我们都沉沉的睡去了。

  朦胧之中,我感觉到有股光在刺激着眼睛,不禁睁开了眼睛,原来天已经亮
了。

  「晕!NND,头还疼啊,咦?这是哪里啊?」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
突然想起了昨天我所做的事情,赶快把被子掀起一看,只见床单上还留有斑斑血
迹。

  我的天啊,昨天我干了什么啊?昨天那个女孩哪里去了?这里是她的家吗?
在胡思乱想中,我穿上了衣服,心里本来想,还是逃走算了,可是回头一想,如
果我走了,我还有人性吗?小张,可以对不起我,但是我不能像她一样对待昨天
那个女孩!哦,想起来了,她叫杨梦芸。不然我还算是男人吗?

  把房间收拾了一下,我走出卧室,正看见杨梦芸自己穿着睡衣,坐在客厅里
面发愣。从侧面看,我知道她哭过了,因为她的眼角正有一滴泪水在往下流。我
看的心里像针扎了一样的痛。

  杨梦芸昨天的打扮,真的像个小姐,但是从现在看来,她真的好温柔,好让
人怜惜。

  我考虑了一下,应该如何去说,才能让她原谅我。思索了一下后,我向她走
过去,说:「梦芸,我们聊聊好吗?」我不知道怎么把她的名字叫的是那么的亲
切。

  也许梦芸想的太过入神了,连我走过来她都不知道。直到我对她说话,她才
反应过来,转过头来看我。我一看她的脸,真的好让人心疼,眼睛已经哭的红肿
了。

 〈见我过来后,她赶紧把眼泪擦了一下,对我笑了一下,说:「你……你醒
了?」看着她,感觉她说话的口气,我真的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梦芸,对于
昨天的事情,我很抱歉,我……」

  在我还没有说[全本完结],她打断了我的话说道:「什么都不用说,我知道的,你也
有需要嘛,而且我也是干这个的。」

  我知道她说的话根本不是那个意思,但是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就那么的看着我,看我没有说话,她失望的低下了头,看着她,我心里一
股冲动,想要对她说,我会照顾你的,可是还没有说话,她就抬起头来,对我笑
了一下说:「好了,你醒了,也该走了,不过要把钱给我哦4你比较顺眼,这
样吧,算你3000块好了!」

  她笑的好勉强,我也知道她的困难,也想帮助她,可是我说不出来什么。

  听着她所说的,我真的气我自己,到底是不是男人,明知她不是那个意思,
是想让我说出来她想听到的

  那些话,但是最终我还是没有说出来。

  「梦芸,我们做个朋友好吗?这里是5000块钱,虽然不是很多,但是能
帮你解决一下困难。」说着我从衣服里掏出5000块钱,递给她。

  她盯着我的脸,看我在想些什么,但是我被她盯着发虚,转过头没有看她,
她失望至极,从我手里接过钱,说道:「谢谢你了,我说了算你3000好了,
这两千还给你。」说[全本完结],又还给了我两千。

  我的心一诧异。看着她高兴的数着钱,我的心好痛,当然痛心不是为了那3
000块钱,而是她的表情,她的心里,她的感觉。

  到这个时候,我想起了小张,不知道她回没有回公司,对于我这个人来说,
真的心里好乱,不知道心里现在到底有谁。我恨她,恨她对我的欺骗。不由的我
想走了,毕竟我心里还是爱着小张的,如果她可以说出来,诚实的向我说出来,
我想我还是会和她在一起的,当然不会再发生这种情况了。

  我把思绪回过来,看了梦芸一下,说:「梦芸,我们做个朋友,我要走了,
对于昨天的事情,真的对不起,这是我的电话,有事你就给我打电话,我一定帮
你。」

  梦芸听到我说要走,她的身体颤了一下,好像要哭出来,但是终究没有哭出
来,说:「好的,我知道了,有事会给你打电话的,我会缠着你哦!」

  我没有再说些什么,把电话留下后,我就往门口走去,当我刚要走到门口的
时候,忽然听到梦芸说:「等等!」

  我回过头,看见她脚下有些蹒跚的跑了过来。她一下抱住我,在我的耳边对
我说:「昨天你弄的我好舒服,能不能在你走之前再给我一次?」

  她说的这些话让我很吃惊,但是我突然发现,她的声音是哽塞的,而且她又
哭了,因为她所流下的眼泪已经湿透了我的衬衫。我想把她推开,但是她抱的更
紧了,不一会儿就松开了我,看来她是在擦眼泪。

  原本发生了这个事情,我根本就没有心思再去干她了,而且她楚楚动人的样
子,让我无法在下黑手了。但是她的举动却让我无法在控制住了。

  只见她抓起我的一只手,放在她那骄傲的乳房上边,一只手伸到我的下面,
轻轻抚弄。我是个正常的男人,而且和她已经有过关系了,虽然心里面极其的不
想,但是身体上的反应让我无话可说。

  「梦芸,算了吧,你的身体还不好,而且我也不想,我……!」

  「还说,你看你的东西都有反应了!」

  正当这时,她的手已经把我的裤链拉开了,穿过内裤一下子抓住了我涨大的
鸡巴。我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一下子抱起她来走进了卧室。到了卧室,我把她
放在床上,吻上了她的嘴,我们相互热吻着,然后疯狂的给对方脱掉衣服。我的
手,像她的下面摸了一下。那里已经很湿了。我再也控制不住,一下扑在她的身
上,将底下的鸡巴放在她的小穴口处,慢慢的操了进去。

  也许我的欲望太强了,根本没有在意她的感受,丝毫没有注意她那里很痛,
而且也没有注意到,她的眼里流出了泪水,不一样的泪水。而我却一心的在挺动
臀部用力的向她的小穴进行着疯狂的侵略。我们的交合之处,发出了水渍般「啪
啪」的声音。

  这次,她没有像昨夜那样狂叫,只是喘着粗气,口中发出诱人的呻吟声。她
真的是好敏感的人啊,不一会儿我就感觉到她已经来了高潮,因为她那里很紧,
我无法控制我的速度,不由得一会儿就要快来了。

  她好像知道我快要来了,忽然用力一扭屁股,我的鸡巴从她的小穴里面滑了
出来,我一愣,只见她,一把把我压了下来,坐到了我的身上,用手扶着鸡巴,
慢慢的坐了下去,然后开始在我身上扭动。

  也许这样可能更深的刺激到女人的敏感点,不一会儿我就感觉她又来了一次
高潮,胸前的双乳在我的眼前跳跃,我控制不住的双手不由的抓住了它们,让它
们在我的手掌下变成各种形状。

  「啊!」终于听到她今天的第一次喊叫了。不过一声「啊」之后,就累吁吁
的趴在了我的胸膛上,喘着粗气,而我却鸡巴硬硬的操在她的小穴里面。

  于是我猛的一翻身,把她再次压在了身下,用力的操起了她。不一会儿,我
再也控制不住了,一股股阳精终于从马眼里面发射了出来,猛烈的打在了她的花
心上,她又大叫的晕了过去。

  当我们各自清醒后,相互尴尬的笑了一下,然后我被梦芸推出去洗澡了,等
我洗[全本完结]后,梦芸已经又穿上衣服,然后把衣服递给我让我穿上。

  我们没有说什么,等一切就绪后,我向她告别了,当我走出门口的时候,忽
然听到她说:「谢谢你,再给我这一次。」

  说[全本完结]就关上了门,但是我知道她说的这话不是这个意思!

  走出了梦芸住的地方,我才发现这是一个离滚石不是很远的一个小区,也不
知道昨天是怎么来的。

  出了这个小区后,我的心里忽然放了下来,在她的面前真的不想伤害她,可
是当我离开她的时候,她似乎没有那么的重要了。

  忽然,我想起了小张,她真的是实在太令我失望了。但是感情的问题有谁能
够说的清楚?虽然昨天的那一幕还不停的在我眼前晃悠,但是我宁可相信,那是
我做了一场梦。

  风驰电掣般,我回到了公司,看见小张正在弄她的资料,她的脸上洋溢着幸
福的笑容,看到这里我的心里好难受,可是又不知道怎么问她,越想越窝火,心
中的火也越来越大,我赶紧的走了出去,以免控制不住自己。

 ⊥这样,小张并不知道我回来了,一天没有见到我,也没有给我打个电话,
或者发个信息,看来我在她的心里真的什么也算不上了。在忍受过冲动之后,我
发现我自己突然的冷静了下来,似乎看待什么都很清楚了,做什么心里都有所准
备了。

  天黑的可真早啊!我回到了宿舍,坐在床边,静静的等待小张的回来,并思
考着一些问题。想办法问出来,她到底是什么想法?

  我和她住的很近,不一会儿我就从窗子看见她回来了,缕缕自己的心绪,我
向她的宿舍走了过去。

  推门进去后,她回头看了我一眼,说:「哪儿玩去了?连班都不上了?爽了
吧?」

  本来我刚缕好自己的心情,让她这么一说,把我内心的火一下就勾起来了。

  「谁说我没上班啊?只是你没有看见我而已。」

  「哦?是吗?我看你一点也不累啊?」她说话的口气真的是让我无法再忍受
了。

  「是啊,没错。累死我多好啊,你就可以爽了是吧?」

  她听到我说的话,端着洗手盆走了过来,说:「你什么意思啊?什么叫你死
了,我就爽了?」

  「你昨天上哪里了?」

  在我问她这句话的时候,我紧紧的盯着她,果然在我问她这句话的时候,她
的脸色突然的变了一下。

  「没……没和你说吗?我去同学家了,她老公今天不回来,让我陪她去,你
干什么总是问我这个?你是不是不相信我啊?」

  也许她没有办法说出来,但是她的表情却出卖了她,她丝毫没有悔改意思。
我的火一下就上来了,本来马上就要发作出来,但是突然考虑到周围都是宿舍,
这要是传出去,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平静一下自己的心情,感觉平稳后,我抬头对她说:「小张,我对你如何?
你心里明白,可是你不能玩弄我的感情,你昨天下了课,和咱们经理去了『五洲
大酒店』,从几点就进去了?我在外面等了你几个小时!你们都没有出来,你的
朋友的家是酒店吗?」

  当我说到这里的时候,她慌张的把手上的盆子给掉在了地上,看着我要说什
么,但是我没有给她张嘴的机会,我接着说道:「你说我不相信你,要怎么才能
相信你?不是我跟踪你,而是你现在的表现和我们刚相处的时候,截然不同了,
你做了什么事情,我也不多说,不过你真的令我好失望,好了,想必昨天你也累
了一晚上,白天又上了一天班,好好休息吧!我走了!」

  说[全本完结],我站起身,推开她,大步的走出她的宿舍,留下她自己呆呆的在那里
发愣。

  当我说出这些话时,我的心里轻松了许多,我知道我刚才根本就没有给她说
话的机会,她一定会找我的,所以就把手机给关了,走出宿舍区,找了个小饭馆
坐下。

  人不是不喝酒,我也是。虽然我不能喝,但是有的时候你喝了酒,就会暂时
忘掉一切的,我现在就是,我现在就想忘掉一切,哪怕是醒来仍然记得,我也要
喝。

  心里有事情的时候,酒很容易多喝的,而且会很能喝。不知道我喝了多久,
只知道在我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深夜12点多了。我躺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也许是我喝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让尿给我憋醒了,不得不起来去了一次厕
所,排泄出去后,让风吹了一下,感觉头清醒了很多,星星也不少嘛?我自嘲了
一下。回到宿舍想看看几点了,才发现手机关了,便把手机打开了,不一会儿就
来了十多条短信息。都是小张给我发的。

  虽然我已经知道她将会说什么了,但还是控制不住把她发的信息看了一遍,
和我想像的差不多。唉!我不想去想,可是躺在床上又由不得我不去想,想着想
着,我想到了梦芸,不知道她怎么样了?我做出了那样的事情,不知道她现在在
干些什么,是不是和我一样,还是又去了滚石,还是在睡觉,还是……

  正当我还在想的时候,手机响了,我看了一眼原来是小张打过来的,我猜她
一定是把信息回复开开了,不然我怎么刚开手机,她就打了过来,我在想是接还
是不接,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接了她的电话。

  「你去哪里了?」

  「我哪里也没有去,就在宿舍呢!」

  「我想和你谈谈好吗?」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听着呢!」

  「可以来我的屋里吗?我想和你好好的聊聊。」

  我思索了一下,答应了她。我想知道她到底会说什么?不一会儿来到了她的
宿舍,一推门,门是开着的,我走了进去,她把台灯打开,我看着她,知道她哭
了好久,因为她的眼睛都已经红肿了。

  「我想我应该和你说件事情。」

  「你说吧,我听着呢!」我回答道。

  等她说[全本完结]了,我才知道,原来她和经理早就好上了,是在她第一次被人骗了
之后的事情,看来我还是第三个她的男人。她知道经理是有家室的人,但是经理
在那个时候帮了很多的忙,不由得心里面很感激经理,

  终于在一次吃饭后,和她一起去玩,发生了那件事情,但是自从遇到了我,
她真的爱上我了,但是有些时候她自己也无法控制自己,既然我什么都知道了,
她向我保证一定不会再有了,希望我能够原谅她。

  说真的,我真的好爱她,如果她真的可以做到,我想我会原谅她的,但是我
是一个男人,我……

  当我正在犹豫的时候,她似乎看了出来,一把把我拉到床上,抱住我,说:
「你相信我,我真不会了。」

  听着耳边的轻声细语,我的心开始摇动了,不由得把手放到她的背后抱住了
她。似乎感到我的心在变化,她把手放到了我的胯下,用手抚摸着我的鸡巴,我
也不由得硬了起来。

  「你想要吗?不要嫌弃我好吗?我真的好爱你!」

  当时,我不知道是自己的报复心理还是因为我的欲望存在,不由得把她抱在
怀里,她很激动的用手抚弄着我,我也一样摸着她,不一会儿,我们便赤身裸体
了。她抓住我的鸡巴,一下把我压到在床上,正当我要把她压到在身下时,忽然
感觉我的鸡巴进入了一个温暖的地方,原来她已经把我的鸡巴给吃进了嘴里面。

  和她相处时间不短了,做爱的次数也不少了,但是像这样的时候,是从来都
没有过的,鸡巴在她的嘴里面含来含去,让我更加的变大变硬了,快要控制不住
了,她的下面在我的手抚弄下,也变的湿淋淋的了,我无法在控制住自己,一下
把她拉了起来,然后压到身下,把鸡巴对准她的小穴,一下子猛的插了进去。

  「嗯……慢点……!」

  我当时的心里真的存在一些报复的想法,根本就没有考虑她的感受,把鸡巴
一次又一次的狠狠的操了进去。

  「啊……啊……你慢点……啊……啊……慢点……!」

  终于,我第一次听到她在我的身下叫了出来,我想是不是她同样在经理的鸡
巴操动下,也这么叫,我操你妈的!我不再考虑其他的了,就知道自己猛烈的攻
击她。

  「好……爽……啊……好舒……服……啊,在……用力点……啊……啊!」

  「爽不爽,我干……干的你爽不爽啊?」

  「爽……你干的我好爽……啊……啊……!」

  「喜欢我操你吗?」

  「喜欢……啊……我……啊……喜欢……啊……喜欢你……操……操我……
啊……!」

  「告诉我,我和他比谁操的你更舒服!」

  「别……啊……别问我……啊……好吗?」

  我猛的一用力操了一下,接着问:「说,告诉我。到底谁操的你更舒服!」

  「你,是你……啊……你比他操的……啊……舒服!」

  「我操死你这个骚货4你以后还敢不敢背着我去和别人干……」

  「我……不敢了……啊……在也……啊……不敢了,你……饶了我吧……不
行了……我……!」

  我这时候,正在紧要关头上,我也明白她的意思是不要了,但是我不能够停
下来。

  「好了……啊……我……我……啊……我的高潮……来了……啊!!!」

  只见她一声尖叫,身体一阵不由得颤抖,身体内的深处流出一股热流浇在我
的龟头上,我的龟头一麻,再也控制不住,用力的操了几下,一股股的阳精从马
眼喷射了出来,直接打到她的深处。身子一软,压到在她身上,和她睡了过去。

  也许一次的做爱,就可以让一个男人原谅她。我可能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这
一次的做爱,我就真的原谅了她,虽然心里看见经理和她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
为了尊重她的建议,让她跟着把这个工程干[全本完结],就辞职不干了。并且也向我保证
了,再也不会背叛我了。我真的就这么的相信她了。

  五一到了,她要回老家。她的老家在河北,因为7天的假期,加上赶上周六
日,有了将近10天的假期,所以她决定回家。我也欣然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