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霧的夏夜 - 逍遥社区

  我曾經熱愛生活,在生命被剝奪之前決不輕易放棄。在波黑戰火點燃的時候,

我仍然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少女,因爲戰火並沒有燃燒到我們這個偏僻的小城。

  可是我記得我的15歲生日過了不久,槍聲就成了街道的噪音之一。昔日的

鬧市因爲落下過塞軍的炮彈而變得不複存在,而街道只剩下匆匆而過的零星行人

和隨風飛舞的垃圾和塵土。

     ***    ***    ***    ***

  全世界都喜歡我們這個黑海邊的小城。夏日的時候,迷人的陽光,薄薄的海

霧和深藍的海水就會把一波波的旅遊者送到這個依山傍海,有著石頭古堡,歌特

式教堂,麻石街道和奶油巧克力色金發女郎的地方來。如今,落日和晚霞依舊,

但街道再不是我們的街道。

  在山上,在每一棟房屋的煙囪后面,都有穿著像枯葉一樣顔色的迷彩軍衣的

塞族人,端著長槍,射殺每一個在中心大街上的行人,連小孩也不放過。再也沒

有人在街上閑逛。

  我第一次感覺到生命的脆弱,是在一個燦爛的黃昏,海霧開始稀稀落落地飄

進街道,但遠處的海天卻霞光萬道。我和好朋友凱玲在小巷里穿行——我們放學

后再也不能走大街了。前面有一堆人在忙碌地圍在一起做什麽。我們直覺地感到

出事了。

  我們擠開人群,地上躺著的是黛媚,凱玲的姐姐。黛媚的金發披在地上,一

縷血絲從她的嘴角流出。她的臉色蒼白,長睫毛的雙眼緊閉,扭曲了身體,仰面

朝天。她穿著一件海藍色的少女背心裝和一條白色的少女裝西裝短褲,把她鼓鼓

豐滿堅固的少女臀部裹得緊緊的。

  在她左胸脯最豐滿的地方有一個可怕的小子彈洞,鮮血汨汨的往外流,在她

身邊,一籃面包倒了一地。「黛媚!」凱玲哇地叫了一聲便撲了過去。我站在那

兒,呆若木雞。黛媚,那樣活潑鮮嫩,渾身永遠布滿活力的黛媚,人還沒有到就

聽見她銀鈴般笑聲的黛媚,就這樣死去了嗎?

  18歲的黛媚是我姐姐海娜的好朋友。她們家的兩個女孩是惹人注目的一對

姐妹花。她們都有著一頭長長的金發,纖細的腰枝和堅固雪白的長腿。前幾天是

凱玲的16歲生日,我們蘇溪女校的好朋友們在她的家開生日派對。一個屋子的

妙齡少女們,叽叽喳喳的滿是講話聲和笑聲,幾乎把房子都要吵塌了。

  凱玲把我領進黛媚的房間:「來,咱們來看看黛媚的秘密!」她打開一個壁

櫃,里面原來挂了很多件不同顔色的蕾絲全身內衣,很性感的那種,我們不由得

偷偷笑了。

  「想不想試穿?」我和朋友們曾經一起在城里那家叫「維多利亞的秘密」的

美國商店閑逛過,當然見過樣式這樣別致的內衣,但我們從來沒想到過買來穿,

一則太貴,二則我們都覺得那是大人的衣服,雖然很漂亮,但究竟不是我們小女

孩適合穿的。不過現在給凱玲這樣一聳恿,不禁有點躍躍欲試起來。

  我和凱玲開始脫掉身上的衣服,凱玲很快就把衣服脫光了,看見我只脫剩乳

罩和內褲,就笑著嚷:「喂,全脫掉呀!是一套的!」我這才定神看了看凱玲。

  我還從來沒有這麽近地端詳過她,她一頭金發用一條白紗巾松松地扎住,彎

彎的眉毛、高挺的鼻梁、水汪汪的眼睛、潔燦的嘴巴、像鵝蛋型的俏臉。她的雙

乳聳得不高,但沈甸甸的,乳頭只是粉紅色的小粒。她的腰枝很細,竟然是21,

比我還小兩號,難以想像怎麽承受得起她茁壯的身體。

  經常跳芭蕾舞的她有著很長很彎的腰臀曲線和堅固修長的雙腿,在暗淡柔和

的燈光下,她平坦的小腹下面那一叢金色的絨毛顯得很疏落。凱玲的臉紅了一紅:

「看我干嘛?沒見過女孩子裸體呀?」

  她剛脫完,忽然門一響,鎖開了,一個人匆匆地沖了進來。「哎呀!」我和

凱玲嚇得同時尖叫了一聲,拉起被子想遮住身體。

  沖進來的人原來是黛媚。「好啊,偷穿我的衣服!」我們才松了一口氣,孜

孜地偷笑。

  黛媚的性格跟凱玲完全不同。凱玲是一個文靜的女孩,一舉一動都像個淑女;

但黛媚就活潑爽朗,布滿青春活力。她是學校的啦啦隊隊長,也是排球隊隊長。

  她一下就掀掉我的被子:「哇!奧麗維雅,幾天沒見,怎麽身材這麽好?哎,

你根本不用戴乳罩!我真羨慕你!」

  我紅著臉說:「黛媚,別諷刺我了,好不好?」

  「嘿,想穿了我的衣服去引誘誰呀?」黛媚口頭上一點都不留情。

  「那,你有這麽多這樣漂亮的性感內衣,又想穿給誰看呀?」到底是好朋友,

凱玲當然是幫我的。

  「好了好了,咱們來個時裝表演吧!」黛媚干脆把衣廚里的蕾絲內衣全拿了

出來。我和凱玲便選了喜歡的開始穿上,那邊,黛媚已經脫光了。雖然我們都是

姑娘家,但仍然被黛媚那令人目眩的美所震攝。

  她把滿頭的金發往后一抛,做了一個很美麗的伸展姿勢。黛媚像一尊希臘的

玉雕像,那柔和的曲線從長長的脖子一直延伸到她的腳跟。她已經是一個發育成

熟的少女,金色的小草長長地密密地完全遮蓋了她的下身,只在陰唇的邊沿剃出

兩條光滑的比基尼線。

  她的臀部更豐滿,雙腿更茁壯。她的雙乳那半球跟凱玲差不多,但乳峰卻隆

得比她妹妹高,乳頭也大一點。她唯一比不上我那19歲的海娜姐姐的,是沒有

深深的乳溝。她比我們高一點點,所以她的腿就比我們的更長,更好看。

  我們三個穿起了那些蕾絲內衣,像真的模特一樣騷手弄姿,我對鏡看看自己,

鏡里面是一個梳了一條長長的粗粗的單辮的少女,長長的雪白的脖子,彎彎黑黑

的眉毛,圓潤的雙肩,窄窄堅固的腰枝,膨隆豐滿的臀部,鼓鼓的圓形底,但錐

狀聳起的雙乳。乳暈是粉紅色的,粉紅色的乳頭像一個小珍珠。我覺得我的身材

還真的不比凱玲和黛媚差呢!

  我們嘻嘻哈哈地穿了又脫,玩到朋友們找主人了,才出去。

  那天晚上黛媚的音容笑語彷佛仍在眼前:她說她結婚那天晚上要穿那件粉紅

色的露背的吊帶衫,有著透明的花格,可以從蕾絲短裙的下擺一掀,就從頭上脫

出來的。

  我們還笑她剛剛甩了男朋友,還夢想結婚呢!想不到她真的永遠不能結婚了。

  從她左乳房射進去的一顆該死的塞軍子彈就這樣結束了這個漂亮活潑的少女鮮花

  一樣的生命!真殘忍啊!

  那天晚上,我哭了一夜,久久不能入睡。黛媚胸脯上那個彈孔一直在我眼前

晃蕩。我憤怒:爲什麽連女孩子都射殺?爲什麽要射女孩子的乳房?

  我明明知道這個問題很愚蠢,開槍打人當然習慣是朝胸部打,無論男女都一

樣,誰叫我們女孩偏偏在胸部有著女性最敏感的部位呢?

  我只希望永遠不會有戰爭,永遠不會讓我看到第二個少女的乳房被子彈射穿!

     ***    ***    ***    ***

  現在城里唯一安全的地方就是蘇溪了。蘇溪女校是城里還開辦的有限幾間學

校之一。這是一個9到12年級的女子高中。她在山崖的死角,四面有四個教堂,

塞軍阻擊手的子彈打不到學校里來,迫擊炮的炮彈只能打到花崗岩的圍牆,留下

一個個白點。

  蘇溪是我們的天下。她是全市唯一一個可以讓我自由歡笑的地方。我最好的

朋友凱玲、羅芝、溫妮,和仙蒂跟我在一起度過很多快樂的時光。在學校最好的

一部分就是讀書。讀書使我從槍聲中逃離出去,忘記身邊的危險。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塞軍的勢力一天天增強。我們這個小城已經成了一個不

設防的城市,塞軍可以隨意進出,而聯合國軍跟商店里的服裝模特並沒有兩樣,

根本沒有辦法保護我們。塞軍可以隨便抓人,經常有人失蹤。他們也把魔爪伸到

學校來了,城中心那家高中就讓塞軍抓去了兩百多個男生。

  人們盛傳他們在實行種族滅絕,把男人拉到山里殺死;也有人樂觀地認爲他

們只是被迫爲塞軍修工事。我們都不敢單獨上街了,買生活用品的次數減低到最

低限度。幸好聯合國的救援還是定時來到,而隨著夏天的來臨,我們再不用擔心

燃料和取暖的問題了。然而,塞軍並不肯放過我們。

  終于他們決定要我們蘇溪女校搬到城中心的教堂去,他們要在我們學校屯兵

了。

     ***    ***    ***    ***

  誰都知道,占有了蘇溪就等于占有了全城。因爲城中心的商業區大街全在我

們四個教堂的俯瞰之下。塞軍的阻擊手再也不必蹲煙囪,他們的長程來福槍可以

打到任何一個城中心的行人,甚至在房頂活動的人也都在他們的控制之下了。

  晚上,我、海娜、仙蒂、凱玲、羅芝、溫妮,在我們家的閣樓上商量。

  「怎麽辦?」我們都望著海娜。她不僅是我的姐姐,也是我們這群好朋友的

姐姐。她也是蘇溪的畢業生,本來在貝爾格萊德上大學讀醫學院預科,戰火把她

送回來家鄉,就再也回不去了。

  現在她在城里一家醫院當護士助手。這些天,她一直處于悲痛之中。上個月

她失去了最好的朋友黛媚,上星期她的男朋友又被塞軍抓走了。

  「我們不能讓他們占有我們的學校!」海娜咬了咬牙。

  大家一陣沈默。誰都知道失去了蘇溪就等于失去了自由,失去了歡笑。但是,

我們用什麽辦法保衛我們的學校呢?

  海娜提出了一個驚人的辦法:在塞軍進駐以后,在天天晚上伏擊他們,讓他

們心存膽怯,只能退兵。

  「我已經打聽清楚了,他們是用蘇溪作了望台和倉庫。晚上只有一個班在守

衛,每次只出來三個人巡邏校園。我們完全可以對付他們!」

  「怎麽對付啊?」

  「我知道在蘇溪的地下室有個軍火庫,政府軍撤走了以后就沒人管了。我們

可以去那兒偷槍。」

  我們都相信海娜,因爲她以前的男朋友是一個軍官。我們也知道,只要有槍,

我們根本不怕塞軍。我們都經過軍訓,雖然沒有真正上過戰場,但使用武器是不

成問題的。兔子被追急了,還會沖過來咬人呢,何況我們是人。女孩子又怎麽樣,

絕對不會比男生差。

  羅芝很細心:「伏擊之后怎麽撤退呢?」

  「這你放心,在東樓的神父房后面的儲物間有一條暗道,直通城中心天主堂

的防空洞。」

  「太好了!我們可以先在防空洞集合,然后再來這兒!家里一定不會懷疑的!」

  城里的人經常晚上到天主堂的防空洞過夜,因爲塞軍晚上會放冷炮,打到我

們的屋子就慘了。我們一聽都雀躍起來。

  「大家要保密,絕對不能泄漏秘密!」

     ***    ***    ***    ***

  周末,我們留在最后,大家一起動手把武器偷出來,把彈藥埋在幾個鎖櫃里。

  塞軍占領了蘇溪以后絕對沒有時間去一一清理那全校一千多個鎖櫃的。我們

每人拿了一枝M-16,還外加一枝點38的意大利來蘇式自動手槍。

  我們把伏擊的位置都排好了:海娜守著東樓的閣樓,我在一個爛樓梯的底下,

羅芝在餐廳外面的洗槽旁邊,溫妮在體操室的墊子室,仙蒂和凱玲在東樓傳達室

的兩個窗口。我們都測試過,在一分鍾內大家都可以跑回到神父房撤退的。

     ***    ***    ***    ***

  行動出奇的順利。塞軍做夢也沒有想到居然有人會在他們的軍營里襲擊他們。

  我靠在爛樓梯的石柱后面,一個石墩架著我的槍。我雙手死死捏住槍把,直

到手心出汗。昏黃的路燈映著三個穿爛葉色軍裝的身影走過來了,我的肩膀死死

頂住槍托,反複檢查了保險,嘴里不停念叨著三點成一線的口訣。

  當那三個塞軍走到小院子,我瞄準第一個扣了扳機,那人應聲而倒,后面那

兩個反應也真快,一梭子就朝我這邊打來,打在頭頂上的爛木頭,落了我一身木

屑。我的心跳得像要蹦出腔子,我竟然殺人了!我忽然有一種很作嘔的感覺,幸

好天黑,我看不見他們流血。凱玲和仙蒂的交叉火網立即就把他們解決了。

  槍聲驚動了西樓下的塞軍,他們沖出來,羅芝和溫妮的火網馬上把門口封住

了,兩個塞軍倒下,有幾個沖了出來,我朝他們開槍,但太緊張,打不中。在頭

上響起了響亮的槍聲,這是海娜,她一下就把兩個塞軍打倒了。

  我不顧一切,朝塞軍的方向亂射,有一個終于被我解決掉,往回跑的一個則

沖進了羅芝、溫妮、凱玲和仙蒂的聯合火網,身上不知中了幾槍,撲倒在地上,

再也不動了。我們馬上飛奔回神父房,撤出戰斗。

     ***    ***    ***    ***

  塞軍第二天把蘇溪女校搜了個底朝天,當然什麽也沒發現。他們懷疑是遊擊

隊從小后門的忏悔室旁進來的,便在小后門布了崗,還鎖起來。

  城里的人很快就知道塞軍吃了虧,大家很興奮地壓抑著歡笑,輾轉相告。其

實那晚只打死了兩個塞軍,有七、八個受了傷,但人們傳說的結果竟變成打死了

十幾個塞軍。

  我們有幾天都沒有到蘇溪去,我們要等塞軍防御松懈以后再伏擊他們。

     ***    ***    ***    ***

  周末,海娜靜靜告訴我,塞軍大多回他們的城里渡周末了,小后門的崗哨也

不見了,今晚是行動的好機會了。我馬上給女伴們打了電話。

  洗完澡,我和海娜坐在閣樓的窗前。殘陽如血,遠方的山峰投射出金黃色的

光線。

  「我今天好乏。」海娜說。

  「是不是好朋友來了?」我問。

  海娜點點頭。

  「那你就別去了嘛!」我很擔心她吃不消。

  「那怎麽行!我不守住那兒,你們就撤不出來了。」

  「那你就別穿短褲了。」

  「傻瓜,是晚上,誰看得見!」海娜一邊說,一邊脫下她的裙子。她穿了一

條棉布的白女三角褲,裆部鼓鼓的,我知道她用的是美國那種有兩片小翼的叫A

LWAYS的衛生巾。她穿上一條黑色的襪褲,然后再穿上一條深藍色的牛仔短

褲。

  我看著她穿衣服,我永遠是撿她的衣服穿,除了胸罩之外。她用38C但我

只是34D。現在她換了一件上健身房才戴的后背交帶式胸罩,在前胸扣扣那種。

  托得她的雙乳更加堅固高聳。她的外衣是灰色的少女背心裝,顯得她的腰枝

婀娜,美腿修長。她把小瀑布似的黑發扎成馬尾,就裝束停當了。

  在姐姐換衣服的時候,我也在作預備。我一口氣把衣服脫光,先穿上了新的

蕾絲內褲——這是第一件我買給自己的蕾絲內衣。那感覺爽爽的很舒適。沒有那

種棉布女三角褲的緊緊的感覺。我穿的是灰色厚一點的襪褲。短褲還是那條牛仔

短褲,挺短的,顯得我的雙腿跟海娜差不多長了。

  我穿的是燈芯絨的紫紅色少女背心裝,因爲很緊,我覺得不必穿乳罩也可以,

反正我的雙乳挺拔堅固得很。少女背心裝的胸前本來就有一點地方托住乳房的。

  我跳了幾下,胸脯並沒有晃蕩得很利害,我很滿足。我很不喜歡那種給少女

用的吊帶式乳罩,拼命想托高人家的胸脯,弄得很不舒適。

  海娜打趣的說:「嘻,小心保護你的蕾絲哦,別讓子彈打中哦!」

  「去你的!沒羞!子彈會打下身的嗎?」

  「難說,爲什麽你不戴胸罩?Showoff你的胸給人打嗎?」

  「你的狗嘴真是吐不出象牙!你戴了乳罩子彈就打不穿了嗎?」

  海娜從小就愛逗我生氣,其實她對我很好的。我有什麽疑難問題,非凡是女

孩子的秘密,都向她請教。這時,我又想起一個問題:「海娜,乳房給子彈打中

是什麽感覺?」

  「痛啊!死啊!打中胸口還不死?」

  「我知道,但是……會不會……很難受?」我問這個問題,是因爲我曾經在

球場上被足球打在乳部,引起一陣很希奇的難受和疼痛,那種滋味實在不好受。

  「我又沒給打中過,怎麽會知道?不過,從醫學上來講,男女胸部中彈的后

果都是一樣的啦。假如沒有破壞心髒,就會出現氣胸,很快會呼吸困難、吐血,

然后就窒息而死。假如破壞了心髒,那這個過程就短一點,死得快些。少女稍微

有點不同的是乳房可能會擋一下子彈的沖力,對心髒的破壞沒有那麽利害,可能

就折磨的時間比男孩長一點。加上少女天生忍痛和生命力都比男生強一點,死得

也就慢些。所以,要打死我,最好是排槍掃射我的胸脯,痛一下,馬上就死了,

干脆,又不用受那麽多折磨。像黛媚那樣就慘了。」提到黛媚,海娜眼圈就有點

紅了。

  過了一會,朋友們都來了。凱玲穿了一件校隊的T恤,松松地束在一條紅色

的牛仔短褲皮帶里,黃絲帶扎住頭發,小馬尾跳動著。仙蒂穿的是一條橙色的美

琪女中褲,深色的T恤。羅芝的黑發披肩,用紫色的發帶扎著,她穿的是短袖運

動衣和裙褲,深色的襪褲。溫妮梳了兩條細細的小辮子,穿的是襯衣和吊帶小短

裙。

  大家都盯著她:「哎呀,溫妮,去跳舞啊?叫你不要穿裙的!」

  「人家今天非凡嘛!包得鼓鼓的,穿短褲難看死了!」溫妮一臉無奈地說著,

用手整理著她的吊帶。

  「好了,別說了。」海娜到底是大姐姐,她摟著溫妮的肩膀:「利害嗎?要

不今晚別去了。」

  「沒關系,就是國産的衛生巾太松。」

  「試一試我的吧。」海娜給了她一包ALWAYS小翼:「這是少女型,以

后別買大人用的那種。」

  「你真好!」溫妮感激地摟了海娜一下,到浴室去了。

     ***    ***    ***    ***

  夜空,一輪明月孤獨地挂在那兒,發出慘白色的光線,透過薄霧散射在地上。

  帶著一點鹹味的霧裹住了我們,像一團柔軟的輕紗,非常浪漫。除了各種蟲

子的叫聲和營房里塞軍的隱隱音樂聲,我們聽不到任何其它的聲音。我們很快各

就各位。我沒有前次那麽緊張了,究竟有實戰經驗了嘛。

  在路燈的昏黃燈光下,爛葉色軍裝的塞軍從霧中出現了。一個,兩個,三個

……我瞄準最前面那個,正要扣扳機……等一下!還有!一個,兩個,三個……

  天啊,怎麽會這樣?竟然有二十個人!他們也不是排著隊,而是以小心翼翼

的散兵線向我這邊摸過來!我開不開槍?我一個人能對付他們那麽多嗎?

  但,他們快接近羅芝那兒了,希望她不要開槍,我們一同跑回神父樓,在一

起力量就大一點!我真后悔怎麽沒想到要帶通訊工具呢?

  羅芝和溫妮根本不知道有多少個塞軍出來呀!

  羅芝是一個平常的少女。在我們學校,黑頭發的女孩子不多,而羅芝又跟我

在一個班,自然我們就成了好朋友。羅芝沒有我長得漂亮,她的臉上有一點點雀

斑,但她的身材跟我一樣,非常健美。我很喜歡跟她一起照相,因爲這顯得我更

漂亮。

  羅芝一點都不在乎,還很自得地到處給人看:「我的朋友漂亮吧?」她們家

是回教徒,但她卻有個像猶太人的姓。她是班里最聰明的學生,也是我的家課顧

問,我不懂做功課的時候,找她比找老師更快得到答案。羅芝不好動,她有這樣

好的身材全仗我拉著她去鍛煉,健身房啦,遊泳啦。

  戰爭以后我們就不能在街上跑步了,但我仍然拉著她去室內遊泳池。我們剛

成爲好朋友的時候,她曾經爲自己的胸部太平而擔憂過,但鍛煉了一段時間后,

再讓海娜把她的T恤改一下,把腰收窄一點,嘿,她的小乳房就像春天的蘑菇一

樣迅速的膨隆起來啦!

  一陣槍聲響起,塞軍栽倒了一個,其他的馬上臥倒。

  羅芝!你爲什麽開槍?!另一面,溫妮的槍聲也響了,她沒有看到一共有幾

個塞軍,她也打中了一個。臥倒的塞軍有的還擊,有的跳起來向羅芝那兒撲去。

  我看見羅芝危急,朝塞軍就是一梭子,打倒了一個,再打倒一個,一挺機槍

向我這邊射來,打得我無法冒頭。

  但我從石墩的眼里看到羅芝站了起來,朝機槍那邊拼命打。機槍啞了,院子

里有一盞探照燈把羅芝那兒全照亮了。我看見羅芝堅固的微微隆起的胸脯上濺起

了幾朵血花。「哎呀呀!」羅芝尖叫了一聲。

  我幾乎也跟著叫了一聲:「羅芝!羅芝被打中啦!」

  只見她全身一硬,雙手捂著胸脯,向后踉跄了兩步,向后彎曲了一個很美麗

的弧形,丟了槍,雙腿一軟,跪倒,然后就側身栽倒在地上了。啊!我的心一下

沈了下去,涼了半截。羅芝死了!這怎麽可能!

  塞軍圍了上去。不行,我必須通知海娜和其他人,我們中計了,他們有預備

的!我馬上向東樓跑去,但門一推開,走廊上竟然有幾個塞軍!我馬上回頭走,

掀開木板下樓。塞軍從我頭頂跑過,沒有找到我。東樓的密集槍聲響了,那是海

娜,仙蒂和凱玲都遇上了塞軍。

  我朝溫妮那邊跑去。

  溫妮是一個嬌媚害羞的小姑娘,她是我的鄰居,父母都是醫生,我們從小就

在一塊玩。雖然溫妮的樣子嬌小玲珑,但她對兩性的事懂得比誰都多。有一次,

我們幾個在閣樓里開睡衣派對。談著談著,就講到令人臉紅耳熱的東西。

  「你們知道孩子怎麽來的嗎?」她迷人地笑著問我們。

  「仙鶴送來的吧?」仙蒂說。

  「我知道,」凱玲說:「男孩跟女孩一齊睡,就會生孩子!」

  羅芝把頭發甩一下:「不對啦,要長大,然后結婚,然后做愛,才會有孩子!」

  究竟是才女,她懂得也不少。

  「什麽叫做愛?」溫妮窮追不舍。

  「羞死人,誰知道!」我覺得臉都紅了。

  「告訴你們吧,男孩在做愛的時候……」

  「真的??」雖然我們都上過生理衛生課,但關于生殖系統那一章老師從來

不認真講,我們也不好意思認真聽,誰也不清楚男女之間會發生什麽事。

  然后,溫妮就給我們講前戲啦、愛液啦、G點啦,還有高潮啦等等很神秘遙

遠而又令人心跳臉發熱的話題。

  「知道陰蒂在哪兒嗎?」

  我們都學過這個名詞,但從來沒有跟自己的身體聯系起來。溫妮要我們都脫

下內褲,雖然大家都是女孩子,但究竟是女孩兒家,人人都很害羞的。但溫妮大

方的脫下內褲,分開雙腿。

  她的陰部被一層棕色的陰毛密密麻麻地蓋住,她用手指分開陰唇:「這一點

就是了。」

  我們學她的樣子探索。長這麽大,還從來沒有探索過自己的下身,構造是怎

樣的從來沒有關心過,這一次才算是有一點了解。

  「別常摸它,會很舒適的,然后你就會上瘾,到結了婚,就不會覺得做愛有

享受了!」溫妮叮囑著。

  我一回頭,偶然發現羅芝的陰毛也是跟我一樣黑色的,但卻比我密和長多了。

  經過這一夜,我們幾個更好了。

  跑到體操房邊的暗門,我呆住了。體操房里燈光明亮,里面有一群塞軍,溫

妮被雙手反綁在高低杠上。尖尖地隆起的胸脯起伏著。一個大胡子淫笑著伸手摸

捏著溫妮的雙乳。

  溫妮尖叫著、罵著,忽然一腳踢中他的下身,痛得那個大胡子怪叫一聲,蹲

了下去。另一個塞軍馬上把溫妮的雙腳分開綁起來,大胡子獰笑著掀起了溫妮的

裙子。

  「不!」我難過得合上了雙眼。

  襪褲被扯下了,溫妮雪白的雙腿美得令人刺眼。她穿了一條粉紅色的女三角

褲,裆部鼓鼓的。大胡子順她的雙腿一直往上摸,溫妮拼命掙扎尖叫。我知道,

假如我一跳出去,我的下場也一樣。

  大胡子的手摸到了溫妮的裆部:「倒黴!」少女的秘密竟讓這個臭男人發現

了。

  他退后一步,跟幾個塞軍商量什麽,然后大家一起大笑。

  大胡子蹲在地上,另一個塞軍把溫妮的短裙掀起來,大胡子用槍瞄準了溫妮

的裆部。

  「天啊!他們竟然作得出這樣的事情!」我嚇呆了,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溫妮也明白他們要干什麽了,她仰起頭,咬著嘴唇,閉上了眼睛。

  我在心里暗叫:「溫妮!掙扎呀!爲什麽不動?爲什麽站在那兒任他們打你

下身呢?溫妮!」

  但溫妮沒有動,沒有掙扎。

  「啪啪!」槍響了!

  「哎喲喲!媽呀!」溫妮慘叫了一聲。子彈射穿了她的陰部,溫妮粉紅色的

女三角褲爆出了一朵血花,順著她修長雪白的雙腿流了下來。很多血湧了出來,

我知道那是什麽血。爆漿了!

  溫妮扭動著身體在掙扎著,忽然臉上露出了一種很希奇的表情,既像是痛苦,

又像是享受,她羞臊地掙扎著、抽搐著,直到雙腿停止了扭動,僵硬了。

  我渾身顫抖,無法相信我的兩個好朋友就這樣在我眼前死去。我的淚水模糊

了我的眼睛,我強忍著抽泣,隔著門向那些野獸射了一梭子,打倒了包括大胡子

在內的幾個塞軍,趁亂跑到了南樓。

  在南樓的走廊,我終于碰到了凱玲和仙蒂,她們倆氣喘籲籲的。

  仙蒂氣急敗壞地說:「壞了!東樓全是塞軍!我們被包圍了!」

  我聽到東樓還有槍聲:「海娜呢?」

  「她被困在神父房里啦!」

  我心里松了一口氣,假如她頂不住,她完全可以先撤退。

  「奧麗維雅、溫妮和羅芝呢?」

  「死了,她們都死了!很慘!」我的眼淚又忍不住流出來了。

  兩個姑娘都哭了起來。

  東樓的槍聲忽然停了,海娜撤走了還是被打死了?

  「怎麽辦?」凱玲和仙蒂都望著我。

  「我們要打到最后一顆子彈!決不能給他們活捉!那羞辱是你們想像不到的。」

  我咬著牙說。

  我們在南樓的廁所旁的實驗室里找到一個位置,每人可以依托石柱向外射擊,

控制走廊。聽凱玲說,塞軍起碼有兩三百人!

  我們緊張地盯住走廊,終于,在樓梯口出現了塞軍。我們三槍齊發,打倒了

兩個。其馀的退回去了。忽然,在我們的后面出現了一大群塞軍,向門口撲來,

我一邊開槍一邊退進實驗室。

  凱玲和仙蒂走晚了一步,她們死死頂住們,大聲叫:「快跳窗!」我踴身一

跳,落在樓下的灌木中。在我跳下的一瞬間,我聽見門倒了,凱玲和仙蒂落入了

塞軍的手中。

     ***    ***    ***    ***

  在我的朋友之中,仙蒂是很非凡的一個。她有很長很柔直的金頭發。別的金

發少女的頭發都是松散卷曲的,唯獨她的是像小瀑布一樣直直地鋪下來。仙蒂喜

歡做夢。她經常幻想自己是一個小公主,等著白馬王子來救她。

  她是家里最小的女孩,而且她長得很迷人嬌俏,水靈靈的眼睛,小巧的鼻子,

一笑就出現的兩個小酒渦,所以她是一個嬌嬌女。兩個哥哥都讓著她、寵著她。

  仙蒂最關心約會的問題,她沒有固定的男朋友,但經常跟我討論跟男孩子一

塊會有什麽非凡的感覺。

  「被男孩子吻嘴唇的時候會感覺到什麽?」她很膽小,決不敢讓男孩吻嘴唇

的。

  「我怎麽知道?」我自己也沒有男朋友。

  「問你的姐姐呀?」仙蒂小心地說。

  當然我也很好奇,問完了姐姐那天,仙蒂很激動興奮地跟我躲在閣樓,聽我

一字不漏地講了女孩子接吻的感受,沈醉得不得了。

  「我真是很想知道那種沖動和快美是什麽一種感覺!」她最后說。

  「那快找一個男朋友實踐一下呀!」我拿起她的長發掃著她的俏臉。

  大燈把小操場照得如同白晝。塞軍把凱玲和仙蒂反綁雙手,押上了一個油漆

架的木台。

  「只要你們叫你們同黨出來投降,就放了你們!」一個軍官自得地說。

  「我們沒有同黨,殺了我們吧!」凱玲和仙蒂尖叫著罵。

  「哈哈,哪兒有這麽便宜!」兩個塞軍上去,一個抱住凱玲,一個抱住仙蒂,

便伸手捏摸她們的乳房,她們拼命掙扎。忽然,一個抱住仙蒂的塞軍怪叫一聲,

向后跌了下來,原來仙蒂用暗藏的小刀捅進了他的肚子。

  塞軍不再上去了,兩枝槍對準了凱玲和仙蒂,她們摟在一起。

  「仙蒂,我中彈的時候不要看我,好嗎?」

  「凱玲,別說了!」仙蒂哭成個淚人兒似的。

  「預備……開槍!」

  「砰!啪啪!」槍響了。

  「哎喲唷!媽媽呀!」慘叫是仙蒂發出的。

  可憐的仙蒂!我們的嬌嬌女啊!唉唉,她能忍受這樣的痛苦和羞臊嗎?她隆

起的少女的乳峰綻出了兩股血柱,然后她的美琪女中褲裆部又噴出了一朵紅花。

  她抽搐著,一手掩住陰部,一手掩住胸部,張開口,左右搖擺了幾下,彎曲

了雙腿,慢慢地,很艱難地栽倒了;仙蒂側躺在那兒,長長的金發披散在她臉上,

雙腿還在蹬踢。

  唉唉,凱玲,你爲什麽不看仙蒂呢?你看了,就知道那些變態的塞軍打她什

麽地方啦!你爲什麽要穿牛仔短褲呢?我還沒想完,該死的槍聲又響了。

  「哎喲!不得好死的!打人家女孩子這里!」凱玲發出了最后一聲慘叫。我

最好的朋友,漂亮的凱玲終于中彈了!一道紅光撕開了少女的牛仔短褲的鼓鼓的

裆部,打出了一朵血花,順凱玲修長的大腿汨汨地流了下來。

  凱玲痙攣著雙手捂住陰部,鮮血從她指縫繼續流出來。她仰面朝天,皺著眉,

張著嘴,踉跄著,倒退了幾步,貼住牆。

  「砰!」凱玲全身一震,從她的高聳豐滿的左乳噴出了一股血柱。

  她伸出一只手,捂住了乳部,抽搐著向后彎了腰,全身發軟,很不情願地栽

倒了!她踢了幾下,全身一硬,就不動了。

  凱玲!仙蒂!我想大聲喊,但叫不出聲,只能含著眼淚,從一道樓梯靜靜走

上東摟。

     ***    ***    ***    ***

  我從東摟的女廁里面的雜物間上來,一個人一下抱住我。

  「海娜!」我又驚又喜。我們抱頭痛哭。

  「海娜,你怎麽還沒撤?」

  「神父房里面全是塞軍,退路沒有了!我打光了子彈,好不輕易才退到這里。

  等你們來集中火力,大概沖得出去。」

  「她們不會來了,她們都死了!」我大哭著說。

  海娜含著淚聽我講了下面發生的一切。她說:「奧麗維雅,我們總得有一個

人沖出去。我把神父房的塞軍引走,你就趁機突圍吧!」

  「不,我不能離開你!」我一把抱住姐姐。

  「聽話,是我帶你們來的,我不可以回去了,我怎麽有臉見凱玲,仙蒂溫妮

和羅芝的父母?好妹妹,別忘了替我報仇!」海娜說完,拿起她的手槍,把我給

她的一個梭子拍上去,就沖了出去。

  她從走廊沖到神父房,朝里面開槍。然后沿著走廊拼命跑。我趁機沖了出來,

看見房里所有的塞軍都追海娜去了,便一個箭步沖進神父房。

  海娜是我的少女生活百科大全。她是一個好姐姐。我所有少女的問題和疑難

都是找她解決,反而從來沒有問過媽媽。凱玲跟她姐姐的關系沒有我跟海娜那麽

好。一方面是我不像凱玲那麽喜歡刺探姐姐的秘密,另一方面是海娜有什麽都跟

我分享,包括跟男朋友的初吻。她是一個很細心和很關心人的少女。

  海娜最引以自豪的是她的胸部。從剛發育開始,我就跟她分享每一個感受和

變化。到我的乳房也開始隆起的時候,我便經常跟她比較,希望也能像她那樣長

得令人羨慕的胸形。海娜很注重保養她的雙乳,經常搽美乳霜使她們更滑嫩,也

經常做健乳操使她們更堅固。

  她在乳房發育的每一個階段都注重使用不同的乳罩,以使乳房得到最適當的

保護。在她的影響之下,我也很講究戴不同的乳罩,而且跟她一樣,從12歲開

始,大部分女孩子還沒有戴乳罩的時候就開始戴少女吊帶式的乳罩了。

  海娜在探照燈的照射之下飛奔,她平常跑得很快的,但今天步子卻有點走樣,

我想起來她正來月經,我不應該讓她去引開塞軍的。

  海娜終于被追到了走廊盡頭,她貼著牆,胸脯劇烈地起伏。她剛舉起手槍就

響起了一陣槍聲。海娜引以爲驕傲的高聳飽滿的少女乳峰上突突地冒出了幾股血

柱。

  「哎喲唷!」她發出了最后一聲哀叫,雙手張開,緊貼著牆,咬著嘴唇,擡

起了頭,高高地挺起了她的胸脯,全身彎出了一條少女動人的曲線。她一動也不

動地站在那兒,緊緊貼著牆,忍著不倒下,過了一陣,她全身僵硬地僵了一下,

殷紅的鮮血把她的胸脯全染紅了。

  她抽搐著,全身發軟,彎曲了她的長腿,慢慢地順牆倒下了……塞軍圍了上

去。

     ***    ***    ***    ***

  我拉開儲物間的門。現在就只剩下我一個人了,只要下了樓梯,走過儲物間,

把門反鎖,我就自由了。

  我才下了兩級樓梯,儲物間的燈亮了,下面站著一個塞軍軍官。

  我呆住了,一動也不能動。我們的目光相接了,他是一個年青而英俊的軍官。

  他慢慢伸手拔出了他的搶。那黑洞洞的槍口在外表上並不使我害怕,但我的

內心卻一陣慌亂,痛苦和可惜,終于輪到我了!

  16年的少女生活,一幕幕飛快地從眼前晃過,啊!我就要被打死了!我不

想死呀!我緊貼著牆,雙手死死抓住牆紙。

  槍聲並不響,我只覺得一直摩擦著我那粉紅色少女背心裝的右乳頭一震一熱,

然后是一陣扭絞似的,非凡難受的疼痛,跟足球打在乳峰的感覺有點不一樣,而

且一陣性感的熱流直刺下陰。我忍不住尖叫了一聲「哎喲!」左手不由自主一下

捂住了右乳房,我可以感覺到我少女的乳峰軟綿綿的,我從來沒有如此緊地按住

我的乳房啊!

  一股熱辣辣的粘液,那是我的血,從指縫往外奔流出來。我覺得嘴一鹹,吐

血了,喉嚨像被什麽卡住,呼吸困難。我張大了嘴,掙扎著吸取空氣。我沒有感

到痛,只是右乳麻木。這就是乳房中彈的感受嗎?

  那軍官再一次舉起了槍,這次槍口對準了我牛仔短褲拉鏈的下面,那是我的

新蕾絲女三角褲,那是女孩兒家最隱秘最羞臊的地方!爲什麽打我那兒?!宣告

我的少女生命終于羞臊地結束。

  「啊喲!下流!不!不要打那兒呀!」我絕望地呼叫,但嘴里卻發不出聲音。

  我擡起頭一晃,我那長長的黑發掃到我的臉上,我羞得閉上了眼睛,咬住嘴

唇,等待著最羞臊的一刻。

  槍又響了,「打人家女孩子的小便都有的!」我又羞又惱地尖叫,但只發出

了模糊不清的聲音。

  我只感到牛仔短褲的裆部被狠狠一撞,爆裂開來,小便的地方一熱,整個下

身一震,一股熱流「噗!」的一下噴了出來,尿液忽然不受控制,全泄了出來!

  我的右手馬上死死捂住了陰部。那熱辣辣的有點痛的羞臊感覺只維持了一陣,

忽然,那感覺變了,變成了一種很難形容的、只有少女才能體會得到的性沖動的

快感。

  先是像尿急,然后像幾只小手在輕輕搔爬,一種麻蘇蘇的很羞澀的令人發軟

的感覺慢慢地升騰,使人很想摟著什麽東西,绮念從生,性情稍有改變,我忍不

住發出呻吟聲。

  我終于體會到我的朋友們體會的少女陰部中彈的感覺了!難怪溫妮一點也不

掙扎,讓子彈順利射穿她的陰部,難怪她中彈后掙扎的表情那麽希奇!原來她早

就知道會有這種感覺!

  那快美的浪潮湧向全身,越來越洶湧,我羞臊得不得了。

  「啊!快到最舒適的時刻了!」我的雙腿蹬得筆直僵硬,全身忽然極其快美

地一緊,一股快美的巨浪就把我沈沒了。我的全身顫抖著在抽搐,每抽搐一下,

就放射出一股快美分子沖向全身,那甜美的潮熱使我滿臉飛紅,連眼淚都流了出

來。

  在最后的一波快美沖出時,我眼前一黑,軟綿綿地彎曲了雙腿,栽倒了,一

滾就滾下了樓梯。我吃力地在作垂死的蹬踢,一下,兩下,三下……忽然,我的

喉嚨一緊,全身一僵,「咕……啊!……」一聲吐出了最后一口氣,我便什麽都

不知道了。

  我的眼睛緊閉,但我可以看見我自己側躺在地上,那個軍官把我翻過來,仰

面朝天,我的嘴角還殘留著一絲羞澀的微笑。只有那個人和我知道,他用什麽辦

法結束了我夢幻一般的少女青春年華。他開始脫下我的少女背心裝、少女牛仔短

褲、襪褲、我的新蕾絲女三角褲。

  我仍然深愛我的身體,但她已死去,再也不屬于我。軍官久久地注視我的裸

體,我沒有害羞的感覺,也永遠不需要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