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杯妻 - 逍遥社区

當王佑姿收起太陽傘走進寬敞的接待櫃台區,干爽的冷氣令她一下子就舒坦起來,她向保全人員說明來意之后,徑自在一旁的沙發坐下,兩只眼睛警戒性很快地瞥向櫃台旋即望向大門,一再確認沒人注意之后迅速地將領口拉開鼓起嘴往里頭大口呼氣,她那雙豪乳委屈的裹在胸罩里悶著,在這酷熱的氣候下,一向令她自豪的乳溝馬上成了導水渠。

  不過她看似謹慎的一連串動作,卻是非常不幸的走光意外,王佑姿並沒有注意到現代化的門禁管理系統處處安排了隱藏式監視器,而她胸口的春光早已被保全部門照單全收。

  半晌,一個體態魁梧身著保全人員制服的中年男人向她走來,距離來到跟前尚有三、四步便沖著她笑,王佑姿禮貌性的起身點頭致意。

  「佑姿啊,這麽熱的天就不用這麽麻煩了,大家都不是外人,你只消交代一聲,下了班我載阿通去領車就是了。」

  「唉呦!那怎麽好意思,你上下班距離老遠,耽擱了你怎麽好意思。」

  「這麽說就見外了,阿通跟我雖然共事沒幾個月,但咱們一見如故一天到晚兄弟長兄弟短的,這點小事算得了什麽?」

  眼前說起話一副正義凜然的男人是丈夫的同事-楊繼明,聽說他來自軍人世家,家族成員男男女女都在軍中擔任要職,幾年前退伍后就在這家公司服務,丈夫初來乍到受到他許多關照,對于這樣的一個好人,王佑姿對他自然多了一份好感。

  他既然把丈夫當作兄弟,她心里明白再客套下去就要表現過于生疏見外。

  「有楊大哥你照顧我們家那口子,我倒是安心。我家戶長什麽都好就是健忘的很,喔,說到這……」

  她從皮包拿出一串鑰匙接著說:「你看,家里和車的鑰匙都沒帶在身上,今天早上出門才交代他我今天舞蹈班有課會晚點回去,沒這東西怎麽行。」

  楊繼明爽朗的笑著把手心遞向前:「唉,阿通真是……吶,交給我行了,他現在正執勤中不方便,待會我親自放進他口袋。啊……說到這,那我就向你先報個備,下班我跟他一起去領了車然后在巷口海鮮店喝幾杯……你放心,買個舒坦而已,這樣的話……你不會不給老哥一個面子吧?」

  「呃……楊大哥這麽說的話,那自然是沒問題,只不過……」

  王佑姿話還沒說完,他一聲不響就把鑰匙取走放進褲袋,也不由得她說不。

  「放心,幾杯而已不礙事啦!不過,你剛剛說練的是什麽舞蹈來著?」

  「說起來真不好意思,我這賦閑的日子久了難免發胖,所以去報名參加肚皮舞蹈班,跳得挺糟糕,只當運動運動減一些肥肉也好,就怕讓你聽了笑話。」

  楊繼明仔細地對她從頭到腳打量一番后卻是一臉狐疑:「我看你身材窈窕曲線玲珑,哪需要減肥?應該只是去打發時間而已吧?」

  他的恭維高明而不露痕迹,聽在王佑姿耳里卻是很受用:「楊大哥這麽說,實在讓我想挖個洞跳進去呢!」

  楊繼明忽地看了手腕上的表一眼,接著笑著說:「哎呀!聊著聊著都忘了現在是上班時間,不好意思……」

  「啊,真糟糕,那我就不打擾了,鑰匙就麻煩您了。」

  兩人道別之后,王佑姿轉身離去。楊繼明伫在原地,雙眼不懷好意直盯著她渾圓而交互擺動的臀部喃喃自語:「真是帶勁吶……」

  他的手緩緩地撫摸著褲袋里的鑰匙,舌尖不自覺地滑過嘴皮。

  「你丈夫上輩子真是燒了好香,有這種老婆可羨煞旁人,嘿……這肉味若不嘗嘗豈非可惜啊……」

  腦海旋即浮現王佑姿玉體橫陳光溜溜的模樣,不住搖蕩碩大的雙乳正對自己招手,他不禁猜想,這樣女人的私處應當豐厚飽滿,肉棒在洞里遊竄的滋味最是人間天堂。不過想象終究是虛無的影子,次數越多徒增折磨而已。

  楊繼明暗地注意這對夫妻有一陣子了,隨著接觸的時間越久,這歪念越是滋長茁壯直叫人難以壓抑。在長久的旁敲側擊之下,他發覺那王佑姿的丈夫林萬通不是一塊當硬漢的料子,不但做人欠缺原則甚至是稱頭的懼內典范,而王佑姿雖看似能干,但由不時透露出鄙視丈夫的各種迹像推斷,兩人顯然是貌合神離的怨偶,兩人有著不同的興趣,甚至是個性與價值觀,以他豐富的人生閱曆來看,夫妻間的行房次數恐怕也寥寥無幾,而這其中的真相卻令人他極感興趣。

  他嘴角輕揚暗自盤算起來,半晌才轉身走回監控室。

  楊繼明甫走進監控室旋即帶上門,他一屁股坐在監控計算機前,熟稔的將方才存檔的監視畫面回轉,在王佑姿拉開領口的瞬間停格,他緊盯著在一雙美乳擠壓下襯托出立體而深邃的乳溝,這樣的畫面讓他感到胯間的陽具逐漸蘇醒。

  「這奶子摸起來定然軟呼呼舒服極了,林萬通曾經大把大把的搓玩吧?」

  想到這不禁忌妒進一步産生憤恨。

  「不……嫁給他根本是鮮花配牛糞!啧,如果能脫個她光溜溜欺身而上……就是死也遺憾了……」

  他一邊嘟嚷一邊將這得來不易的畫面備份收好,但鼓脹的下體卻讓他有些難受。這時候林萬通恰巧推門而入:「楊哥你臉色怎地……怪難看的?」

  「本來是好好的,都怪你老婆。」

  楊繼明見機不可失,便順水推舟搖晃著腦袋竟怪起他來。

  「佑姿?她剛來過?她說了什麽讓你……」

  楊繼明指著眼前的椅子對他招呼著:「來,坐下來說話……」

  林萬通不明所以的坐下之后,他接著問道:「你兩夫妻結婚多久了?」

  「算起來……今年是第六年。」

  「都六年了怎麽沒生孩子?」

  遇到這個問題,阿通倒是顯得有些遲疑,狡詐如楊繼明當然看出其中必有蹊跷,他卻不動聲色故作惋惜:「唉呀,就算工作再忙,夫妻的義務要做,傳宗接代更是天經地義,不然怎麽對你父母交代呢?」

  「呃……也不是這樣,唉,楊哥你不明白,這事小弟有難言之隱. 」楊繼明拍拍他肩膀一副老大哥模樣:「阿通,楊哥向來把你當作小老弟,咱們之間有什麽不能說的?」

  林萬通歎了歎氣,稍有猶豫終于還是響應了楊繼明的疑問:「好吧,這事就當哥倆閑聊,走出這門大家誰也別說. 」「那當然。」

  楊繼明拍著胸脯保證.林萬通頓了頓,娓娓道來:「我跟佑姿結婚前交往了三年,年輕時什麽都不懂,她那身材哪個男人不愛?干那檔事完全沒有預防措施,那時又沒什麽經濟條件,怕她家人不接受,所以前前后后做了好幾次人工流産,這樣的反複糟蹋下,弄到最后變成無法生育,唉……爲了對她負責,我才把她娶進門. 」楊繼明不禁雙眼一亮,這兩人根本是有名無實的夫妻,性生活就算再怎麽協調也不能彌補無法孕育的遺憾。婚姻這條路能長能短,長的難免步入索然無味的胡同,短的莫過于始亂終棄,更何況沒有小孩的家庭,這種夫妻關系就像是走鋼索般搖搖欲墜。除非……

  「那……無法生育的事……你父母也知道?」

  「剛開始是瞞著他們,不過紙包不住火,現在他們說有多失望就有多失望,還曾經強迫我們離婚。」

  「那你老婆是怎麽想的?」

  「佑姿對我父母不能諒解,最后搞得兩造不相往來,楊哥你就不知道……說出來怕你笑,不說心里又悶苦……」

  阿通無奈的歎口氣,接著說:「娶到這種姿色的女人,應該是每個男人的夢想,但你可知她現在根本不讓我碰她,她心里的怨恨你可想而知,而我……」

  楊繼明插嘴接著說:「你受不了有情無欲的婚姻生活是吧?」

  林萬通苦笑的點點頭:「大概就是這個意思了。」

  打蛇隨棍上,楊繼明把握機會試探的問:「你需要的時候,難道只能靠自己來?我說兄弟……那小弟弟多苦悶啊?」

  林萬通搔著頭不好意思的說:「那也沒辦法,唉……」

  楊繼明搭著他的肩在耳旁親昵的說:「你老婆心里有障礙你得想辦法疏通疏通,夫妻嘛,長時間這樣下去會悶出病來,佑姿也是人,是人都有需要,你難道不怕日后她給你戴綠帽?你也可能搞出外遇來,最后婚姻就算告吹也不光彩。」

  這種危言聳聽對林萬通確實是當頭棒喝,他心頭一懔呆著呆著如夢初醒語調急切的問:「這……老哥你可有辦法?」

  「辦法是有啦……不過……唉,算了,不合乎常理說了怕你以爲我變態. 」「咱們是兄弟,老哥是幫我有話就直說,我豈會大驚小怪。」

  楊繼明扭捏作態一會才說:「如果……咳,我是說如果,你老婆在你眼前跟別的男人搞,你什麽感覺?」

  誰知林萬通挺直了腰杆瞪大眼一臉不可置信的模樣,楊繼明繼續煽火:「那是什麽表情?我可不是唬弄,這是有道理的,她只跟你過,換了別人那就另當別論,性愛本來就需要不同的刺激來營造,只要經過你同意,這就不算出牆,如果能讓這冰山美人重拾魚水之歡的興致,對你反而豈非好事不是?」

  林萬通對這事倒是挺有看法,自己的老婆跟別人搞,自己還在一旁當觀衆,怎麽看都吃虧,但楊繼明這麽說時卻不像是鬧著玩,他不禁要問:「你怎麽知道這樣有用?」

  「你以爲只有你有老婆啊?我家那口黃臉婆全身上下哪里我沒碰過的?現在回到家一個和尚一個尼姑兩相不照看各敲各的鍾,無趣得很。」

  他說這話時兩眼兜著林萬通看,他知道還得費一番工夫才行,于是接著又說:「我也想過要好好改變一下,一夜夫妻百日恩,下半輩子還很漫長,誰想這樣過日子啊!」

  「原來老哥你也有這種苦惱啊?呵呵,真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我可跟你不同,我家有一碗白粥而你家挂著一串臘腸,能看不能吃才痛苦哩!」

  林萬通聽他形容的有趣心防漸解,不經意接口說:「呵呵……這倒是,可是老婆總是人家的好,不如我們換換看算了。」

  林萬通就這麽掉入他的陷阱里,這就是楊繼明要的,一個弄假成真的承諾.「好啊,誰食言誰沒屁眼,大丈夫說了算。」

  「這……大哥你……莫非你是說真的啊?」

  楊繼明朝他吹胡子瞪眼睛的直問:「唷……你嫌我老婆味道淡啊?有點年紀的女人在床上的工夫多了得,你小夥子哪里知道。」

  林萬通突然有種被趕鴨子上架不知如何拒絕的感覺,但男人對別人老婆床上的表現總難掩好奇,他怯怯的問:「大嫂在床上……怎樣?」

  楊繼明暗自竊笑,哪怕這家夥不上當,接著便故作輕松的說:「我老婆光是品箫這關……啧啧,開玩笑,你看她嘴上那兩片肉飽滿豐實,喔……當他把你褲裆里的東西含進嘴里時,舌頭在肉棒四周滑溜溜的舔著……」

  隨著他生動的形容,林萬通腦海不禁浮現楊大嫂性感而豐滿的嘴唇,他只見過她兩次,第一次是去他家拜年,最近那次是下班在他家客廳喝酒的時候。

  楊繼明的老婆雖年屆三十八,但卻不像楊繼明所形容那般不堪,她全身上下自然散發出成熟女人的風韻,這種氣質通常會出現在中年婦人的身上,不過楊大嫂膚質好平時保養得體,雖小腹微隆但體態仍舊風情萬種,額外透露出一股誘人的氣息,與王佑姿是截然不同的典型。

  林萬通從來沒想過可以跟口中的「大嫂」在床上聯誼,而且還是經過她老公的推薦,想到這再想想家中那冷若一堵牆的枕邊人,說不心動也是自欺欺人。恍神間,他已然心猿意馬,而楊繼明還在滔滔不絕的說著:「那種感覺沒有幾個男人撐得了多久,只消幾下魂都沒了,況且我老婆經過我的栽培各種姿勢都能輕松勝任,不然你以爲她快四十了還能有這副身材是上天造化嗎?只怪她老公體力每況愈下,如狼似虎的年紀要她禁欲實在可憐,說起來我也是替她著想,如果不是我信得過的人,想嘗嘗這口肉去他的想都別想!」

  只聽林萬通以近似喃喃自語的口吻說著:「如果大嫂反對怎麽辦?」

  楊繼明心里明白現在已經來到林萬通的最后一道防線,只消輕緩送力便大功告成,他一面欣喜,一面不疾不徐的說:「你以爲我不擔心嗎?我又不是此道老手,不過只要咱們都同意的話自然有法子的。」

  ************下班時刻兩人坐上楊繼明的車直撲保養廠,待林萬通領了車兩人隨后奔赴楊家,楊繼明住在九層樓公寓中的六樓,車在地下室停妥后,兩人轉往巷口面攤買一些白飯小菜叫了幾份快炒,楊繼明隨后吩咐林萬通去買幾瓶酒,自己則溜到了鑰匙店偷偷把王佑姿交給他的鑰匙複制一份,然后在大樓前等候林萬通。

  他想到終于將計劃付諸實行不禁得意異常,林萬通意外而迅速掉進他的陷阱如同天助,接下來才是最令人夜半想到都會偷笑的時刻。

  臉上還隱著笑意,林萬通就拎著幾瓶酒出現在眼前,望著他心里意想非非:「我很快就可以吃到那令我朝思暮想的王佑姿,光想到能親手脫掉她的衣服就值得射他一槍,實在令人迫不及待。」

  兩人來到六樓,楊繼明用手肘碰了林萬通臂膀,輕聲的說:「別忘了,吃飯歸吃飯,酒才是重點,你今晚是來感謝我的照顧,我老婆沒酒量幾杯黃湯就挂,很容易的,記得太緊張會壞事。」

  才按下門鈴,李映美就來應門,林萬通站在楊繼明身后對眼前的大嫂投以灼熱的眼神,他第一次體會用有色眼光看人家老婆的感覺. 李映美一身白色圓領上衣,下半身穿著黑色及膝短裙,她的一雙腿勻稱有致,也許是心懷鬼胎,她今晚看起來格外秀色可餐。

  也不知是怎麽走進客廳,一回神林萬通發現三人已然圍坐在餐桌前。

  「真難得哩,不知道是什麽風把你吹來,上一次見到你已經是好幾個月前的事了。」

  李映美笑盈盈地俨然是位稱職的女主人,楊繼明見林萬通兩眼露骨地直盯著老婆胸前那兩團肉,連忙在桌底下輕踢示警。

  林萬通一驚,收回不安好心的視線,方才想到自己的任務,趕緊提杯敬酒:「大嫂客氣了,平常受大哥照顧還要來府上打擾實在不好意思,今晚就讓小弟以這杯酒敬兩位聊表心意,我先干爲敬。」

  說完,一杯酒仰頭而盡.李映美略感意外,楊繼明則在一旁故作姿態:「哎呀,自家兄弟客氣什麽?看你盛情難卻,我們夫妻倆怎可見外?來,干!」

  丈夫都這麽說了,李映美也只好干杯,但心里不免嘀咕老公恐怕忘了自己酒量很差。

  往返之間幾杯黃湯下肚,李映美已雙頰泛紅,林萬通老實的雙眼瞧著她臉龐看得出神,心里卻猶豫不決地激蕩著:「大嫂今晚看起來特別漂亮,我和大哥的計劃不知牢不牢靠,萬一她……」

  林萬通稍一遲疑,不料李映美喝了幾杯之后一改方才的娴靜,大方的舉起酒杯:「來,這杯大嫂敬你,呃……就敬你……這個……心想事成!來!」

  話才說完,李映美一仰而盡.「呵呵,看你傻的,盯著我看,難道要我喂你不成?」

  一語驚醒夢中人,林萬通驚覺自己失態,旋即干了酒賠不是。這一切楊繼明看在眼里,依老婆的酒性多喝幾杯會放得更開,他心里當然再清楚不過.于是,楊繼明加強邀酒攻勢,一瓶酒很快就見底,第二瓶酒才上桌,李映美早已腦袋混濁大感吃不消,胃不停地在翻攪甚是難受卻又得強顔歡笑。

  「哎,這酒越喝越起勁,快把我熱死了。」

  楊繼明邊說邊脫去上衣赤裸著上半身,同時向林萬通使眼色,林萬通不敢遲疑,如法炮制也脫去上衣。

  丈夫的身體,李映美自然熟悉,但林萬通的可就不是了,她瞥見他結實的胸膛、寬闊的肩膀,早已微醺的意識更漸朦胧,一股燥熱令人難耐,顧不得別的男人在場,隨手解開幾顆胸前鈕扣解悶。

  隨著衣襟的解放,李映美胸前誘人的乳溝清晰可見,林萬通猛地吞著口水,顧不得自己冒失的視線始終停留在大嫂深邃的胸前,下體更不自覺地悄悄起了變化。

  「阿通啊,你看我這老婆是不是喝了酒有些不一樣了呢?」

  「呃……是……是啊……」

  「你沒發現嗎?你看,臉色紅潤多了,雙眼更加妩媚了,就連頭發好像都更烏黑了。」

  「人家阿通在這,你胡亂說些什麽……」

  楊繼明借故發揮,林萬通當然明白其中道理,李映美豐碩的雙峰早已使他心猿意馬,喝了幾杯膽子也大了起來。

  「真的好像是這樣,大嫂本來就是美人胚子,經你一說,現在真的有什麽不一樣。」

  林萬通這番奉承聽在李映美耳里很是受用,男人在酒桌上說些不三不四的話本是助興而已,加上酒精作祟,她似乎沒什麽理由掃興,也就沒搭腔,但沒想到丈夫越說越露骨。

  「哎,那不過是表面,看不到的地方更精彩。」

  楊繼明一嘴口無遮欄,雙手更在胸前作勢托捧,不時還向妻子擠眉弄眼。李映美原本就暈紅的雙頰,這下更是照滿紅霞無地自容,正要阻止,沒想到兩人接著又說:「楊大哥你是說……」

  「當然是她衣服里面白凈渾圓的奶子啊!你看,那乳溝……啧啧……」

  這個當下用字越是粗鄙,似乎越有催情效用,楊繼明俨然是個中好手。

  「喝多了就不要亂說,人家阿通是老實人,不要教壞人家!」

  李映美輕拍楊繼明大腿,但並未顯露出不悅。

  「冤枉啊!老婆大人……」

  楊繼明見狀更加賣力火上添油,一把搭著她的肩說:「我這是在贊美你,哪有亂說,你看……」

  誰知丈夫大手一抓就攀上她的乳峰,順勢捏了幾下:「阿通你看,是不是很有彈性啊?一點也不輸給少女可不是?」

  丈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讓李映美身體不由自主的輕顫,卻又覺得有些癢,忍不住「咯咯」笑出聲,手一揚退去丈夫不安份的手:「呵呵,不要毛手毛腳,讓外人看了多不好意思。討厭!」

  這一串夫妻間露骨的調情戲碼看在林萬通眼里,直覺褲裆就要冒火,當下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大嫂那對奶真是讓人看了恨不得想好好玩賞一番,有妻如此,我真是羨慕楊大哥。」

  話才說完,直覺自己說了心里老實話,正爲弄僵氣氛懊惱不已之際,沒想到李映美既沒生氣反而夾著醉意語帶輕挑:「唉唷……老公啊,你看咱們阿通是不是開竅啦?他剛說想摸我胸部耶,我有這個榮幸嗎?」

  「嘿嘿,你舍得讓他摸嗎?要是食髓知味,接下來脫了你的底褲,我可不知道。」

  「哼!分明就是兩個色鬼……」

  李映美醉意轉濃,大嫂應有的分寸旋即抛在腦后,對此刻兩人下流的對話絲毫不以爲意,還向林萬通舉起酒杯嬌嗔著說:「來,大嫂喝一杯……你三杯,喝完我如果不省人事,發生什麽我這老鬼也會裝不知道!」

  林萬通如獲至寶,迅速的喝完三杯酒正待收網,豈料李映美滴酒未沾,直盯著放在他眼前的空杯子,微蹙雙眉說:「要死了,你當真?」

  林萬通這下色心大起,也顧不得是非如何,以退爲進替她圓場:「大嫂不喝也沒關系,就當沒這回事。」

  「是啊!老婆大人,萬一這杯下肚你就醉死,那我這當大哥的嘴里怎樣也不能蹦出一個「不」字啊!風險那麽大,這賭還是擱著吧?」

  「唷,你們兩人……似乎笃定這一杯就會讓我買單了啊?」

  李映美硬是倔強的喝完這杯酒,隨著手勢酒杯清脆「砰」地一聲敲在桌上:「吶……我可是喝了……」

  兩個男人既是歡喜又是失落。

  接著她雙手往桌底一探,生硬的摸索了一會兒,林萬通與楊繼明四眼交望,一時搞不清楚李映美有何用意之際,只見她單手拿著黑色的絲質內褲搖搖晃晃:「不過底褲呢……我可是自己脫了,大嫂現在裙底可是什麽都沒有啰!」

  她隨手一抛,內褲不偏不倚的罩在林萬通臉上,楊繼明萬萬想不到以妻子的酒量可以撐到現在,更沒料到她會有此舉動,一時不知該喜該悲。

  林萬通一邊緩緩地摘下臉上的「禮物」,一邊毫不遮掩的嗅著李映美底褲上女人私處特有的氣味,在酒精的加持下,他不禁把座椅靠向李映美,在她耳邊輕聲的說:「大嫂你那里好香啊!」

  李映美感覺到耳內短促地竄入空氣,除了搔癢難耐亦感到刺激異常,心里僅有的一絲清明也蕩然無存。她完全忘記隔壁坐著丈夫,忘情的貼近林萬通臉頰細訴:「饞相……」

  楊繼明見妻子已經失了魂,也差不多要大功告成,遂對林萬通使眼色,一邊說著:「老婆,我看你醉了,要不讓阿通扶你進房休息去?」

  李映美聞言竟對著林萬通笑了起來:「呵……壞東西,你看我這老公竟要親手把老婆送給人玩,我該是點頭呢還是說不呀?」

  「哪有的事?我是看你醉了。」

  李映美看都不看一眼楊繼明,自顧自的說著:「我告訴你……我這死鬼年輕的時候一天到晚……就知道搞那檔事,現在年紀大點卻碰都不碰我……」

  她邊說邊拾起林萬通的手,毫不猶豫就擱在自己的胸脯上,嘴上嘀咕著:「你看,我才三十八……這對奶會輸你家黃臉婆嗎?就不……不知死鬼到底在嫌棄什麽?」

  林萬通倒是把握時機,五指一箍,李映美這對豪乳確實軟中帶勁,讓人愛不釋手。

  楊繼明正要說些什麽,只見李映美貼向林萬通耳邊輕聲細語,接著兩人不約而同「咯咯」笑得樂不可支。

  「這下好了,有男人就忘了老公,還說我壞?阿通,你給我評評理。」

  「大哥,大嫂醉了……」

  「胡說,我清醒的很……哎唷……就頭有點疼……」

  「大嫂,還是我扶你進房休息吧!」

  「呵,你真想把我搞得死去活來啊?」

  說完自己笑得乳搖肉顫。

  楊繼明見機不可失便順水推舟:「瞧你這騷樣,莫非你甯願他在這里把你就地正法?好,君子有成人之美,我倒要看看你這娘們有無這膽量。」

  說著便伸手打算脫掉她的裙子,李映美嬌嗔的笑著,一時忘情的起身想躲卻忘了不勝酒力,一個失神往后一倒,林萬通也不知哪來的膽,雙手一箍,緊緊地抱著她,低頭將大嘴就往她雙唇貼去。

  李映美嬌哼一聲不知是無力反抗或是不想,竟也吐舌與他糾纏. 林萬通色欲攻心丟了理智,雙手摸上她的雙峰大肆搓弄之際,楊繼明在一旁打趣:「好哇!果然是一對奸夫淫婦,當著老公的面跟別的男人親嘴,難不成想把我氣死?」

  不知是酒醒還是良心發現,丈夫這麽一說,李映美竟忽地推開林萬通掙扎著脫離他的懷抱,語無倫次的說:「他……是他勾引我,只……只不過親個嘴……沒讓他……」

  事態已然發展至此,林萬通忽地獸性大發,魯莽地自后方毫不費力就將李映美按壓在桌上,接著迫不及待地掀起她的裙子,渾圓肥美的雙臀登時映入眼簾,而桌面碟碟盤盤倏地翻叠亂堆,只見她的臉上弄得又油又湯煞是狼狽.楊繼明看著妻子被別的男人如此不懂惜香憐玉的對待,心里頗不是滋味,無奈引狼入室是自己咎由自取,心里只得惡狠狠地暗自發誓:「好哇!有你的,屆時看我怎麽操你老婆!」

  正當林萬通解開褲裆提槍立馬,卻聽到李映美嗤嗤地淫語連篇:「瞧你……急色的,裙子都已被你翻起來了,也不懂得先舔穴弄蕊,嫂子的洞就算給你插定了,可別在里面射精……我老公會不高興的。」

  經她這麽一說,林萬通才想起一旁觀戰的楊繼明,跨間硬挺的陽具甫頂住他老婆的陰戶就差那麽一使力,登時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這情景尴尬異常。

  楊繼明雖滿肚子壞水,但老婆光著屁股被人壓住的畫面卻是頭一遭眼睜睜看著,說沒半分不舍或憤恨是跟良心過不去,但一想到王佑姿的胴體,心一橫,一咬牙,對林萬通點了點頭.獲得首肯之后再也心無罣礙,林萬通睜大布滿血絲的雙眼,盯著眼前碩美的雙臀,一手輕握肉棒,確認了位置,深呼吸腰一沈,黝黑而青筋暴露的陽具倏地不偏不倚的挺入李映美的陰道中。

  李映美登時嬌呼一聲:「啊……你真的插進來……」

  借著酒力,林萬通不顧一切發狠地抽插,下體迅速交合分離發出「啪啪」的聲響,楊繼明見老婆在別的男人淫威下,臀波乳浪的模樣,心里竟不禁湧起一股難以相信的興奮感,連自己都不知怎麽形容當下的滋味,就在發楞的當下,聽見李映美頻頻發浪:「老公……老公,是誰在插我?啊……啊……爽快極了……」

  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女人,一臉痛苦卻又似享受的浪蕩,面對眼前失控的畫面,使楊繼明不禁想起當年初識李映美時,她才二十五歲,年輕時的她雖稱不上絕代風華,但確實頗有姿色,兩人結婚的晚,直到她三十那年自己才想通把她娶進門,不知是天意還是造化弄人,這八年來兩人膝下無子,也許是因爲這樣的原因,李映美年屆近四十仍風韻迷人。

  「喔……喔……好深……插得好深……」

  他看著妻子成熟誘人的肉體洋溢著性興奮的愉悅,而林萬通汗流浃背奮力地推拉抽合,兩人這出活春宮,讓他除了興奮卻也多了點難以言喻的落寞。

  「大嫂……沒想到你還這麽緊……底下滑溜溜的……活像一口井……快把我老二溶化了……」

  「啊……要死了……這麽下流……里面好滿好滿……用力……」

  聽著李映美妖娆的發情模樣,林萬通更是賣力演出,餐桌早已不勝負荷發出「吱吱」的聲音。久旱逢甘霖,加上在丈夫眼前與別的男人茍合所帶來的刺激,李映美一次又一次被充滿,她幾乎可以感覺出林萬通他那硬直肉棒的形狀,龜頭突出的外緣,經過速度的催化,不停地刮過她敏感的肉壁,不斷地湧起痛苦而又舒爽的美妙滋味。

  「好人……好阿通……好癢……那里好癢……」

  身體告訴自己肉穴需要緊實感,但當林萬通挺入滿足的當下,卻是銷魂蝕骨的破滅,接著是空虛的漫無邊際,接著又是渴望被侵犯的輪回。

  而楊繼明則在一旁成了無聲又多余的丈夫,但他也不意外的受到兩人春意無邊的感召,竟不自覺的掏出那話兒,獨自在隨波起舞。

  「阿通,快替我用力干這個淫婦,他媽的,好一個騷到骨子里的女人!老子今天就安心坐在這看戲!」

  「老公,老公……救我……我快被他插死……」

  誰知林萬通忽地停了下來,李映美肉穴瞬地空蕩,急得她回頭哀求道:「不……不要停……求你,求你快動啊!」

  林萬通大手一揮把桌面清理完畢便把將她轉過身雙腳撐開,這才有機會審視眼前大嫂的私處。李映美慘遭自己蹂躏的下體雖早已泛紅並濕漉一片,但體毛整理有序,陰唇雖成褐色,蜜穴卻鮮嫩飽滿,若不是她平日對陰戶保養有加,那麽楊繼明說他與妻子已經很久沒辦事卻也不假。

  「你這種眼神……羞死人了!別看……快!我忍不了……我要你進來……」

  他這才賞她個痛快,經過一番奮戰陽具絲毫沒有妥協,仍脹滿李映美溫軟的私處。

  「啊……來了……」

  李映美穿著高跟鞋的一雙腿被林萬通高高地擱在雙肩,隨著兩人的活塞運動不停地晃動。這樣的姿態讓林萬通更加深入,每一次肉棒皆能恰好頂撞到花蕊深處,李映美不消一會兒,已然秀發紛散,化爲性交的奴隸,墮入淫亂的地獄並似無邊際地不斷往下沈。

  林萬通也接近頂點,雙臀扭曲使力的更頻繁,除了感官的升華,他眼里只有李映美無序彈飛的雙乳。但很快,她將化爲他私屬的美妙容器。

  「啊……大嫂……大嫂……」

  腰一僵,林萬通扭曲著臉,李映美驚覺不對,狂亂地扭動雙臀直呼:「不……不要……快拔出來……」

  但已經太遲,炙熱的精液筆直地貫入李映美禁不住痙攣而收縮中的陰道。

  林萬通雖體力透支卻也心滿意足,虛軟的便往李映美半裸的嬌軀上倒去。李映美死命的撐開他,嗚咽著:「叫你不要射進來,萬一……萬一……」

  林萬通最后只記得再次吻著她,說了句:「大嫂,你放心……大哥不要留給我……」

  然后就大口喘息再沒半點反應。

  李映美想起了楊繼明,張目四望才發現丈夫不知什麽時候早倒在沙發上,如同胯下那軟趴趴的陰莖一樣,睡死了。

  經過一番翻云覆雨,她總算回複了少許清明,想起林萬通方才說的:「大哥不要留給我……」

  不禁悲從中來。自己雖未替楊家傳繼香火,但始終也盡了做妻子的本份,扮好稱職的賢內助,但今晚的失序,卻連肉體都給了別的男人,而丈夫若清醒之后,該怎麽看這樣的妻子?

  想到這,流下懊惱的淚. 到時若丈夫不要了她,難道自己就給身上這男人過繼去了嗎?

  她因抽泣輕顫著身軀,倒把壓在身上的林萬通吵醒。

  林萬通睜開朦胧的雙眼瞥見她流淚,登時滿是愧疚:「大嫂……呃……都是我不對,咱們都喝多了……你……」

  聽他支支吾吾的安撫,李映美心中滿是苦惱:「都給你插了,都給你玩了,你還叫我大嫂……」

  「呃……你畢竟是大哥的……」

  「你還記得我是誰的老婆嗎?那你還當著他的面……那個……」

  林萬通心一抽,瞥見楊繼明呼呼大睡,才寬心下來。

  「他……哎……我……你放心,我會對你好的,大哥喝多了,明早他什麽都記不得,你……你相信我,沒事的。」

  林萬通對此自然有把握,但聽在李映美耳里卻不禁莞爾。林萬通給她的印象就是個憨直老實的人,說起道理也是似是而非。如果不是喝多了,也不至于發生這種事。

  但他健壯的體魄卻令她著迷,方才他的表現讓她體驗到許久以來早已不複記憶的高潮,那份闊別已久的歡愉滋味,迄今仍令她怦然心動。

  「那……你那還不抽出來?」

  林萬通這才發現恢複原狀的小老弟還擱淺在她溫暖的蜜穴當中,經她提醒,才腼腆的趕緊收編。

  李映美起身整理衣裝,看林萬通杵在一旁不知所措,忍不住噗嗤笑了出來:「站在那干嘛?還不來幫我洗洗身子,滿身油膩膩的菜飯,你總要負責吧?」

  說完遂拉起他的手走向浴室。

  「大哥怎麽辦?他……」

  「理他做什?他這一覺非睡到天亮,由他去好了。」

  李映美轉身就扭著渾圓的雙臀徑自走進了浴室,林萬通稍一遲疑也管不了許多。門甫關上,只聽李映美嘀咕道:「吶,這件事我有法子收服你楊大哥,但以后……不要再這麽明目張膽……」

  林萬通聽到「以后」兩字雙眼一亮,望著背對著自己正彎腰褪下裙子的嫂子意淫非非,胯下的陽具悄悄地又重整旗鼓,一個不小心直戳她臀部。

  李映美回頭瞥見這等情景,先是一楞,隨后便向是對丈夫撒嬌般嬌嗔:「你看你……討厭,我可不成,我渾身酸痛的很,我那里頭還酥麻火燙著,非要把我弄壞才高興?唔,好大……我用嘴成不成?」

  「呃……對,楊大哥說你品箫一絕……」

  「唉唷,少貧嘴。」

  不久,浴室再次傳出淫聲浪語,夜晚更顯春光美好。【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