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斷尾、終極不再改版大學刑法課7、8回 - 逍遥社区

大學刑法課(七)

今天是我們大學一年一度的制服日,在路上隨處可見穿著各大高中名校制服的年輕學子在校園中穿梭,像我是嘉義本地人,念的是嘉義區國立高中的第一志願,穿的當然是嘉中的淺藍襯衫、藍色長褲,雖然散發出濃濃宅味,卻讓我回憶15、6歲的青澀,當初連看泳裝美女都會變硬,哪想得到後來會在大學課堂上露鳥、表演早洩,還把童貞獻給老師呢。

一進教室,看到何心瑜竟然穿的是綠衣黑裙小綠綠,哇,真沒想到她是台北區女生第一志願北一女的學生,回復清純模樣的何心瑜讓我再也聯想不到之前她那機車樣了。

蘇蓓君則是罕見的小圓領白襯衫加上灰黑白格子裙,原來是貴族學校大直高中的打扮,難怪她舉手投足間都有不經意透露的模特兒氣質。

王嘉怡則是黃色上衣搭黑裙的景美制服,加上平時關於她的「好客」傳聞,讓我想起之前景美女中和建中的自拍事件;不過回復制服穿著後,光論外貌,大家都是純潔的班花、校花等級。

陳湘宜老師呢?她也會穿制服來上課嗎?她那麼漂亮有氣質(只是心黑了點、愛使用暴力了點),應該也是北一女或其他名校畢業的吧?不過,我會不會想太多了,老師們怎麼可能也穿制服來學校嘛,連我們學生中都有很多人不把這麼有趣的活動當一回事了,不把制服穿來學校。

就當我在座位上稍稍陷入沈思時,陳老師進教室了,沒想到她竟然是少數響應制服日活動的老師之一。白色上衣、黑色百褶裙,這不是台北女中前五志願之一─中山女高的制服嗎?看起來清純中不失優雅!

不對!還有一些學校也是這樣的制服,不過加上老師手上那件薄運動外套後,就更能確定老師畢業的高中了。紫色的棉運動外套,側邊俗到沒力的滾邊,幹你娘咧,這不是比嘉義的男生高中最高學府「國立嘉義高級中學」還要高級的「國立嘉義『女子(ㄏㄠˇ)』高級中學」嗎!沒想到陳老師竟然是嘉女畢業的,我曾經和老師在同一個地區、同一個世代就讀高中!

不對,老師是跳級資優生,搞不好連高中都沒唸過,也許那只是跟學生借的,或者只是她對嘉義有認同感吧。不過不管是那個,都證明老師愛嘉義,我感到很驕傲。

我掩飾不了心中的澎湃,幾乎要歡呼了出來。上個月Circus Action這個節目到嘉義說要喚醒嘉義人的自信心,說什麼「嘉義也有火車站」!看了歸覽趴火,好像嘉義什麼都沒有似的,現在我驕傲地說,嘉義的物價便宜,雖然玩的地方真的很少,不過公園很多,嘉義還有全世界最性感美麗的陳湘宜老師(灑花)!(當然還有大學刑法課作者。)

「因果關係的判斷是評價行為和結果之間的責任歸屬關係,有學者認為,結果犯才需要因果關係的判斷,例如:殺人罪、傷害罪。」

「最常被討論的不外乎殺人罪:被害人遭殺傷,送往醫院途中,救護車闖紅燈導致被害人被撞身死,死亡結果歸責給加害人還是救護車司機?加害人行為著手後,若被害人死亡的結果可以歸責給加害人,成立故意殺人既遂;若不能歸責,成立故意殺人未遂,所以因果關係的判斷非常重要。」

「為了限制刑罰權的濫用,有個法理稱為『有疑利於被告』,或翻譯作『罪疑唯輕』原則,在講述因果關係之前,必須先提及它。」

「現在,請一個男同學自願到前面來。」啊哈,捨我其誰,嘉中畢業的就要配嘉女的嘛。

正當我想舉手自願時,冷不防的,右邊一隻手按住了我的手腕,不讓我舉手,而就在這一秒鐘不到的猶豫期間,坐在我左邊的同學已經舉手自告奮勇了。

我驚訝地轉頭看到底是誰壓住我的手,竟然是湯智偉的麻吉許育豪!而左邊自願舉手的同學竟然是湯智偉他自己。

難道是因為我曾在課堂上用龜頭磨蹭他前女友何心瑜的陰部直到射精,後來甚至將精液注入何心瑜體內,所以他現在要搞陳老師來報復我?

又抑或是之前在課堂上挨了陳老師一腳,他現在要上老師以資報復?

「接著請這位女同學也到前面來。」

只見講桌上現在站著瞇瞇眼胖子湯智偉、不知名的女同學一名、還有我愛慕的陳老師,目前怎麼樣也猜不到後來的發展。

「同學你叫做?」

「湯智偉。」

「女同學你叫?」

「劉玉如。」

「假設現在湯智偉在我們的脅迫下遭到身體的控制,這裡基本上已經該當刑法304條的強制罪。如果我或玉如再對沒有反抗能力的智偉性交,則成立強制性交罪。」

在老師的示意之下,湯智偉脫下了外褲;在我以為我的訝異程度已經到達巔峰時,他竟然又脫下了內褲,露出暫時疲軟的陰莖來。

不會吧!陳湘宜老師真的要跟湯智偉做愛?我面若死灰,沒想到這麼震撼的情節竟然在我生命中發生。其實,我早該知道這早晚會來臨的,老師憑什麼只跟我在課堂上示範關於性的課程,她本來就不是我一個人擁有的。想到等一下進入老師陰道的是那個噁心死胖子的黑色陰莖,我都快哭了。

湯智偉脫完內褲後,就受到指示走到講桌後面。接下來陳老師更指揮幾個男同學把隔壁空教室的講桌也搬進來,沒幾下三張講桌就像個倒過來的三合院一樣,從外面只看到裡面兩女一男的上半身,下半身的影像則完全不見。

「現在麻煩一下智偉不要描述接下來的過程,而我們其他人來玩個小遊戲;請看得到老師、玉如、智偉的同學別聲張我們到底在幹嘛。」說著,老師牽著劉玉如的手也走到講桌後面,除了中間幾排的人站起來勉強還看得到她們在幹嘛外,其他幾十個人就完全看不到這三個人的下半身了。

接著,陳老師側身跟劉玉如交談了幾句,只見劉玉如微紅著臉點了點頭,然後兩位女性竟同時撩起上衣,露出胸罩,我看這也是我的凶兆,我最害怕的事彷彿就要發生。

沒幾下,陳湘宜老師已經脫掉純情的嘉女制服,白襯衫下的米色絲質胸罩也被她隨手脫下吊在講桌邊,雖然陳老師一雙椒乳堅挺依舊,粉紅色的蓓蕾依然令人垂涎欲滴,我卻快要不忍望去。

劉玉如長得其實也不差,但是比起陳老師依然有雲泥之別,她褪下胸罩後我也無心欣賞她的胸型,只希望我最怕發生的事別發生才好。

果不其然,兩位美女接下來正扭動著下半身,不看也知道她們在幹嘛,就在我回憶與陳老師的充滿激情的上課過程時,才呆了半響,兩位美女已兀自褪下內褲,與剛脫下的胸罩一起放在講桌上,此時她們已是一絲不掛,但是我們仍然只能看見她們誘人的上半身。

陳老師從講桌抽屜裡拿出一根陰莖狀按摩棒,尺寸還不小,是底座能黏在光滑處的那種,然後便將它黏在地上,但是在她做這事兒的同時,劉玉如竟也彎腰做出類似的舉動,彷彿拿著根東西黏在地板上。其實她們兩個彎腰的瞬間就看不到她們在幹嘛了,會不會其實陳老師在講桌下已經把按摩棒傳給劉玉如,由她黏在自己附近,我們也不得而知。

接下來,湯智偉也脫得一絲不掛躺在地上,從我這邊看過去,也猜不到到底他和那根按摩棒在左邊還是右邊,但是躺在地上的湯志偉老二應該已經翹得老高了,何況他是由下而上仰望兩位美女的裸體,連我都沒有從這個角度看過老師的胯下細縫,真羨慕他。

就在我心跳跳到最快的瞬間,我最不想見到的事發生了,上個星期還在課堂上和我水乳交融,讓我把滾燙精液注入她溫暖子宮內的冰山美人陳湘宜老師,竟然同時和劉玉如面帶著微笑,好像是身體微微側著以便握住按摩棒或陰莖,然後雙膝微曲,像蹲馬步似的,往地上蹲坐了下去!

說是蹲坐下去其實也不完全正確,因為不到一秒鐘劉玉如和陳老師便又露出臉來,只是她們剛剛是帶著微笑蹲下去的,現在起身上來時眉宇卻微微皺著,不知是痛楚還是舒服的表情。

接著她們就重複蹲下再起身的動作,我已經可以猜到她們在幹嘛─始終側著一邊,約略往後伸出手的身子應該是握住陰莖或按摩棒,只是不知道哪個握著的是湯智偉噁心的陰莖,哪個握著的是按摩棒;而兩位女性不時上上下下律動的胴體,不消多說,就是在控制著下半身讓陰莖或按摩棒在體內進進出出,直到我聽見不絕於耳、女性下半身撞擊男性大腿的「趴搭趴搭」聲,我才突然驚覺,上周才被我擁有過的身體現在已經完全不屬於我了。

看著陳老師因愉悅而閉著眼睛的表情,兩鬢也滴下汗水,嘴裡更已經不住發出呻吟聲,平常是因為上課需要,即使是上週與我做愛,老師也未曾發出太明顯的嬌喘,她深知這些是上課所需,不是為了自己的享樂,但是現在大概是真的忍不住了,竟「哈哈」「嗯嗯」地叫了起來。

雖然我不確定老師現在胯下進進出出的到底是按摩棒還是湯智偉的陰莖,但我已經有眼淚在眼眶裡打轉,我深深察覺原來這就是喜歡一個人的感覺。

沒關係,我要記住老師現在有點淫蕩的臉,下次若有機會輪到我與老師示範犯罪型態,我希望我的技巧能伺候地老師舒舒服服,像今天一樣嬌喘連連、香汗淋漓

我終於弄清楚為什麼老師要在講桌後黏上按摩棒,一邊是實驗組,一邊是對照組,這樣我們就分不清到底實際上強制性交湯智偉的是劉玉如還是陳老師,我多麼希望現在用陰道套著陰莖的是劉玉如,老師只是在使用按摩棒自慰,幸好看起來她們兩位的狀態幾乎一致,都嗯嗯哈哈地叫了起來,也流了不少汗,暫時不知道她們被什麼東西插著。

可是,即使是按摩棒,以老師陰道的緊窄,那尺寸大概也會讓陳老師吃不消。雖然跟老師做過兩次愛,不過我從沒看過老師如此滿足的表情,一次是我太緊張無暇注意,一次是緊抱著老師看不見老師的面容,不管怎樣,想到老師現在陰道內不是粗大的按摩棒就是噁心的黑色陰莖,我憐惜的感覺遠大過不甘心的感覺。

過了幾分鐘,陳老師眉頭緊皺,幾乎站直了身,因為這不是平常老師站直的高度,我推測老師雙腿可能還微曲著,然後她抖了幾下,劉玉如也做出類似的動作,不過眼尖的我瞧見好像是老師先做劉玉如才模仿著做的,慘了,難道把性器套上湯智偉陰莖的真的是陳老師而不是劉玉如!連最後的希望都破滅了,我面如槁木。

接著老師和劉玉如都彎腰把自己隱身在講桌後,把內褲、胸罩都拿了進去,沒幾下,老師和劉玉如同時從講桌後現身,只穿著內衣褲,接著便合力將正中間的講桌往旁邊搬去,此時湯智偉肥胖的身軀一絲不掛仰躺在地上,陰莖疲軟垂下,下腹周圍則滿是淫水和精液,在日光燈的反射下清晰可見。旁邊則也有一根沾滿淫水的按摩棒。不過湯智偉和按摩棒的相對位置都已經被改變,想靠位置推測剛剛湯智偉和誰性交是說不準的。

這時我發現湯智偉的臉上不知何時被戴上了一個黑色面罩,也就是說雖然從四周的跡象可明顯發現剛剛他被女性強制性交了,卻不清楚到底是誰對他做出強制性交的舉動。

「請問智偉,剛剛有幾個女性對你強制性交?」揭開湯智偉的面罩,陳老師蹲在他身旁問道,美麗的胴體距離噁心的陰莖僅有幾十公分的距離。

「只有一個。」湯智偉一副忍不住興奮和愉悅的表情,用猥褻的笑容看著陳老師,看來他很肯定剛剛上了我親愛的陳湘宜老師,才會爽成這副德性。

「你怎麼肯定兇手只有一個?你又不是柯南。」陳老師接著問。

「我很確定,因為從頭到尾只有一個女的用陰道套上我的老二,然後一直搖動身體直到我射精在她身體裡面,我確定陰道的觸感和溫度是同一個人的,我每次插入的感覺都相同。」湯智偉嘴角再也忍不住笑意,我憤恨的是他可能幹了我的陳老師竟然還描述得這麼清楚,沒事幹嘛還提及內射的事啊。

「那你確定剛剛到底是誰與你性交嗎?」陳老師笑著問。

「嗯…」湯智偉斂起了笑容,看來他雖然得意洋洋自以為剛剛與全班男同學嚮往的老師性器性交,卻也不是那麼肯定。

「假設我們現在的科技並不那麼發達,採集湯智偉身上的淫水做鑑定之後,發現是B型的女性對他強制性交,而雖然有講桌阻隔,全班同學即使不是柯南也能確定兇手非老師即劉玉如。」

「很湊巧的,老師的血型和玉如都是B型。請問同學,你們知道剛剛到底兇手是誰嗎?」原來老師是B型,難怪那麼聰明。

「現在確定一定有強制性交的兇手,也確定兇手一定是兩個人當中的一個,不過,若不能證明兇手是那一個,就必須兩個人都無罪釋放,因為兇手可能是老師,那玉如就無罪;兇手若是玉如,老師就無罪;有疑者必須有利被告來解釋,這就是罪疑唯輕的法理。」

聽到這裡我血液裡流著的刑法細胞趕緊安慰我,老師說得有道理啊,依照罪疑唯輕,劉玉如沒有幹湯智偉,陳湘宜老師也沒有幹湯智偉啊,對啊對啊有道理喔,有道理個頭啦!我不敢想像如果剛剛進入老師陰道的如果是湯智偉這噁心胖子的陰莖,以後我還能對老師產生遐想嗎?我還能那麼愛刑法嗎?

沒關係,既然我發誓要學好刑法,那我就依刑法的理論接受其實老師的陰道還是純潔的,並沒有被湯智偉玷汙過,我才剛這樣想,陳老師竟然自己褪下內褲不說,也把身邊站著的劉玉如內褲拉下,直到我發現陳老師內褲褲檔濕得不像話,陰毛也沾染了白色的液體,更誇張的是直到現在竟然還有白色液體從老師陰毛尖端滴下,我才如喪考妣地接受,剛剛跟湯智偉作愛的是陳老師!還被他把白濁惡心的精液射進了體內!

怎麼會這樣,我以為老師喜歡在課堂上點我是因為我特別,甚至在今天之前,第一個看到老師陰部的是我,在刑法課上第一個把陰莖伸進老師陰道的也只有我,

原來我什麼都不是,我對老師來說只是一個普通的學生,跟湯智偉沒有兩樣,一樣都能把龜頭塞進老師體內,一樣都能中出老師。

我好想哭,雖然之後的課還是一樣有趣,我卻是噙著眼淚上完整節課的。

「決定了誰是行為人,行為或結果後,因果關係的討論非常重要,如果行為的結果跟行為人沒有因果關係,那行為人當然會受到無罪的評價。」老師索性不穿回嘉女制服了,只穿著內衣褲接著講課。

我傷心歸傷心,也得接受這個事實,老師不是只屬於我的,連湯智偉這種可惡至極的學生,陳湘宜老師都願意接受他的精液灌注進入身體最深處,這種無私的精神雖然很令我感動,卻也讓我很心痛,我決定不再對老師有過分幻想,只想學好刑法回報老師對我們的用心。

「關於因果關係的判斷,學理上有一、條件理論,二、相當因果關係說,三、採條件理論加上客觀歸責理論。」

「什麼叫做條件理論呢?簡單講就是所有不可想像不存在的每個條件都是造成結果的原因。剛剛為什麼湯智偉會被我強制性交?因為家母生下我,如果我老媽不生下我,我也不會強制性交湯智偉。條件理論被揚棄的原因就是它太包山包海,往往造成兇手的媽媽也是兇手的荒謬結果。」

「相當因果關係說則是目前實務上的見解,通常情況下,有此一條件則會發生此一結果,例如─」難怪老師懶得把衣服穿回去,講沒幾句,她馬上又把內褲褪下了。

她走到一位看起來臉色蒼白的男同學面前,剛問完人家名字叫做許晉嘉,不由分說就脫起人家褲子,然後頭一低就吸吮起許晉嘉的龜頭和陰囊,沒幾下許晉嘉的老二就像台灣毒澱粉工廠般趁機坐大!

我完全還沒反應過來,陳老師竟然就背對著許晉嘉,雙腿張開,一把抓起他的陰莖,把龜頭前端噗滋一聲坐進自己胯下的陰戶內!

「好,大家嗯,仔細聽,哈,這邊嗯,很重要哈,嗯嗯呀呀─」幹,自己被插得那麼爽連話都講不好才叫人家仔細聽,人家用力聽還是聽不懂妳說三小啦!

看到陳老師雖然極力想裝出正經,卻被胯下的大屌幹到不會講話,我突然從悔恨和不甘心變得有點生氣,這不是陳老師應有的表現,那個熱愛教育、身體力行的陳湘宜呢?我只看到沈溺在肉慾中的一個大美女,卻不見她的靈魂!不過,看到老師身體上上下下的律動,還有被許晉嘉陰莖進進出出發出「啪搭啪搭」聲的陰戶,我的下體還是不爭氣地硬了,哪裡還有心情生氣。

許晉嘉舒服到閉上眼睛,還像AV男優般發出陣陣悶哼,沒幾下陰莖根部就沾染上一圈白濁液體,是老師的淫水和他的前列腺液。

別忘了這節課是大一的刑法總則,大部分課堂上的同學都剛滿或未滿十八歲,雖然沒有刑法上的問題(註一),但蠻多同學都還是處男或處女。

也因為這樣,大概是處男的許晉嘉抽插陳老師其實也沒幾下,他就漲紅著臉大叫:「我要射了!」陳湘宜老師也不特別感到驚訝,套著陰莖的性器並沒有像剛剛那樣激烈地上上吞吐著許晉嘉的龜頭,坐在許晉嘉身上的她,反而是特別溫柔地微屈著雙膝前後輕晃,讓許晉嘉的龜頭更能感到女體的溫暖和濕潤,又不致於刺激過頭,接著雙腿一夾,深深一坐,讓許晉嘉的陰莖沒入她陰戶的最深處,臉上一陣潮紅,便滿足地坐在許晉嘉大腿上,殊不知這幾下已經擠盡許晉嘉陰囊內所有的精液。

許晉嘉偌大的陰莖就在射完精液後癱軟地滑出陳老師的陰道,我無暇觀賞這淫穢的畫面,我只注意到許晉嘉射完精後漲紅的臉又更紅了,呼吸的頻率更是快到簡直快喘不過氣來!

陳老師好像早料到會有這個現象,一點也不在意地走上講台,連陰戶中汩汩流出的精液都懶得擦拭,任由白濁液體在胯間隨著她的步伐滴下。

「許晉嘉你的心臟多了一條神經,會導致陣發性室上性心搏過速,或稱心室震顫,

杏林子劉俠就是這樣走的。因為你是處男,你沒性交過,不知道自己在劇烈運動時會有休克的危險,老師剛剛有控制你的快感,讓你能感受性交時的興奮,卻不足以致命,不過要是老師沒發現這件事,你很可能在第一次做愛時因為竭盡全力而喪命。下課後你趕快跟父母親討論什麼時候動燒灼手術去掉那條神經,以免以後馬上風。」靠夭啊,我知道陳老師是刑法博士、心理學博士,該不會也有醫學學位吧!後來想想,她應該沒那麼神,用看的看得出人家有什麼病,應該是做到一半臨場判症,搞不好跟任何人做都能臨時反應看出什麼跟刑法有關的端倪吧。

「同學想想看,老師剛剛只是想要強制性交許晉嘉,如果性交完畢後,許晉嘉因為心室震顫死亡,這能否歸咎給老師?以單純條件式的因果關係來說,老師的性交當然是他死亡的原因,不可想像老師沒強制性交他而他突然死亡;但是一般人怎麼能預料到對方有這麼罕見的狀況。又例如,基於傷害故意劃了對方一刀,結果對方因為患有血友病而失血過多死亡,這怎麼能歸責給行為人?所以實務上採的是相當因果關係說,亦即,通常情況下,『有此一條件都會引發此一結果的條件,才是真正造成結果的原因』。因為此時結果和原因之間具備有相當性,所以稱為相當因果關係說。也就是說是不是每次發生強制性交,對方都會有心室震顫死亡的結果?如果不是,強制性交就不能算是對方死亡的原因,老師的行為頂多被論以強制性交而非強制性交致死。」

「不過學者現在比較傾向採取條件理論,再用客觀歸責理論去除包山包海的那些不重要的因果。所以我們必須對條件的因果關係做點補充,以去除一些模糊地帶的情況。」

「一、        純事實的因果關係。假設某位男同學想姦殺(通俗說法)陳湘宜已久,並在

陳湘宜前往慕尼黑大學開學術研討會前一天真的動手犯了刑法226之1─強制性交而故意殺被害人(處死刑或無期徒刑,只有二選一,很重的刑度),強制性交並殺害了

陳湘宜,誰知道陳湘宜預計搭乘的那班飛機隔天竟然失事,無人生還。男同學不能主張他沒姦殺陳湘宜,陳湘宜也會飛機失事身亡,飛機失事僅是單純事實,不影響前一天同學姦殺陳湘宜的事實,因此男同學殺害陳湘宜還是有因果關係。」

靠,幹嘛講得好像事不關己一樣,陳湘宜陳湘宜的叫,雖然您已不再只屬於我,我還是喜歡您的,別詛咒自己嘛。何況現在一絲不掛地,陰戶裡殘留著兩人份的精液,嘴裡還講什麼姦殺不姦殺、幹死不幹死的,有夠觸黴頭的,你以為你是ttb喔(註:PTT名人,「我要幹死ttb」這句名言的主角)!

「二、事實明確的因果關係。如今天一開始示範的,如果事實不明確,只能用罪疑唯輕原則認為沒有因果關係。」老師真的很酷,眉宇間神采飛揚地寫著黑板,不時回過頭來滔滔不絕地講課,上半身是只穿著胸罩的清麗面容,下半身卻除了絲襪一絲不掛,甚至偶爾背對著同學們寫板書時,仍可看見雙腿張開時陰戶偶然滴下的精液,真的太誘人了。

「三、因果關係中斷。就像剛剛老師強制性交許晉嘉,如果他真的因此而死,在客觀歸責理論提出之前,如果用條件理論判斷,強制性交就不是許晉嘉死亡的原因之一,真正的因果關係已經被心室震顫中斷。客觀歸責理論提出之後,必須解釋成老師的強制性交還是許晉嘉死亡的原因之一,只是這結果因為『因果歷程的反常或欠缺常態關聯』,不能歸責給行為人。條件理論主要只是過濾掉有沒有因果關係,最後把關的還是客觀規責理論。」

「四、超越的因果關係。假設老師強制性交許晉嘉,他也已經心律不整,瀕臨死亡,卻突然有仇人闖入一槍打死他,則槍殺才是他死亡的原因,並非老師的強制性交。」雖然許晉嘉完全沒有做錯任何事,他才是被強制性交的受害人,但看到他把精液射在陳老師體內,陰莖尺寸又與我不相上下,我真的有點因此討厭他,不知不覺便把我自己代入仇人開槍的角色,哈哈,許晉嘉,去死吧!

「五、雙重的因果關係。如果剛剛老師強制性交許晉嘉時,是兩女一男的做法,不論是只有老師或另外一人,其興奮程度都足以致死,如果套用條件理論的公式,若老師的行為不存在,許晉嘉還是會因另一女的強制性交行為興奮而死,所以老師強制性交並非許晉嘉死亡結果的原因;反之,若另一女的行為不發生,許晉嘉也會因老師的強制性交而死,那會發生兩個都沒有因果關係的盲點,所以雙重因果關係算是條件理論的例外,老師和另外一女的行為都是許晉嘉死亡的原因。」

「六、累積的因果關係。老師姦完許晉嘉本不足以致死,可惜許晉嘉太帥,馬上又來一個女性強制性交許晉嘉,老師和那女性的單獨行為都不足致死,累積則發生致死結果,則兩人的行為都是發生結果的原因。」

「放學前我們來小考一下。」咦,從來沒聽說有小考這回事啊,慘了,我要打起精神來,不能再頹廢落寞下去,我發過誓要學好刑法的,不能把小考考糟了。我本來就配不上老師,看到她被兩個人射精在陰道裡面也沒什麼好難過的;搞不好別人比我更喜歡老師,上一堂課我也內射了陳老師,別人豈不早就氣死了,我不斷地用憲法上的平等原則教訓自己,一度以為老師只屬於我的想法不但自我中心,而且惡劣,能有機會在課堂上當老師的助教一親芳澤已是上輩子的福氣,何況我還跟老師做過愛,這輩子還有什麼好遺憾的,唉。

「請一位男同學自願到前面來。」天知道兩個半小時前我是多麼希望這個是屬於我的機會,平常也在家裡偷偷練習舉手的速度,現在老師口中說出這句話,我竟然沒有反應,而環顧教室,幾乎全班男同學都舉起了手,畢竟這時候老師一定又是用香豔刺激的方式講述,只是我已無心消受。

不過身為在全班男生中唯一不舉手的,反而更突兀,老師往我望了過來,眼裡露出些許不解,接著也沒把我放在心上了,隨手點了一個高大的男生上台,就是「法學院之虎」胡文欽。

「在這裡強制性交老師。」老師面對著全班彎下了腰,雙手扶在坐在講桌正前方的女同學桌上,那同學就是何心瑜;經過上次與我的教室情緣,她好像也想學好刑法,竟然坐公媽位。聽到陳湘宜老師要求胡文欽強制性交老師自己,她尷尬著皺著眉頭往我看過來,是了,她知道我喜歡陳老師,她也為我心疼,我只能看著她苦笑了下,我無力阻止這一切發生。

說是強制,其實胡文欽也不必太費力,陳湘宜老師擺明就是沒有要抵抗,撅高本來就未著片縷的屁股就要他把陰莖插入,只有意思意思叫了兩聲不要。

老師面帶笑容地看著我們,天使般的面容,因彎腰身體往前傾而從胸罩中呼之欲出的胸部,天知道這景象多淫靡!今天到目前為止,我想唯一能稱許陳老師的,至少她沒必要玩弄乳頭就沒露出來,只有單純表演被強制性交,沒有邊享受陰道高潮還順便挑逗乳頭享受雙重快感。

老師本來還半開著玩笑看著我們,嘴裡叫著「不要不要」模擬被強制性交的情狀,等到胡文欽褲子一脫,右手扶著25公分的大屌,前端往前突刺撐開老師的陰門,她才有點驚訝地看了看自己的陰部,赫然發現對手不愧是法學院之虎,龜頭像雞蛋那麼大,正嘗試著嵌進她的身體!

我雖然開始有點討厭老師,卻還是很注意她的表情,我相信現在不是演技,她是真的受不了這根大老二,不過其他同學還笑著欣賞這一切,有些人交頭接耳似乎在讚嘆老師的演技,拜託,老師的小穴是真的受不了那隻大屌啦!

上次被老師一腳踢倒,這次有機會被老師點上台,胡文欽真的是來幹夠本的,完全不管老師是真的叫著「不要、受不了了」,雙手抱著老師的小屁屁,一下下用力地幹著老師,每次都把25公分的棒狀凶器退回到僅剩前端還在老師體內,然後故意用力前挺,讓整根沒入至底,發出啪搭啪搭、噗滋噗滋的聲音,淫水噴了不少在何心瑜筆記本上,她無奈地一直拿出面紙擦拭。

隨著胡文欽每次的衝撞,老師的胸部發出驚人的晃動,乳頭都快要擺脫奶罩跑了出來,老師綁成馬尾的長髮也向洗髮精廣告一樣不住飛揚,兩鬢流下的汗水也因為下體被衝撞連帶的慣性往前噴出,臉部表情更是痛苦超過愉悅,不時看到老師在被突進時咬牙切齒,勢頭稍緩或胡文欽把陰莖往後退時又露出舒坦的表情,我的心情好矛盾,坦白說看到老師的淫蕩樣我是有一絲好奇的,畢竟平常高傲的她沒什麼機會發出這種表情,所以我希望看到老師更多種樣貌,希望胡文欽多發揮本事。

不過,誰受得了老師緊窄溫暖的陰道,即使性經驗豐富的胡文欽,也因為這次的經驗太美好,不到五分鐘就喘著氣,皺起眉頭大叫「我要射了!」

唉,我都懶得算了,不過這應該是今天第三支把精液射進老師身體的陰莖。

嘿,沒想到他才剛講完要射精,老師竟然右手一把握住他老二的根部往後施力,讓胡文欽的陰莖退出她的陰道,老師則是自己雙腿微屈,把陰阜用力往前挺,然後左手努力搓著自己的陰蒂,在胡文欽射精之前,老師竟然先潮吹了!這蕩婦!

老師的陰道噴出大量清澈的液體,濺滿何心瑜的筆記本,還有部分噴到她的臉上,她苦笑著別過頭來,無奈地看著我,她是不是想到上次我顏射自己的搞笑模樣?然後我才剛想要伸出手指提醒她別回頭,卻發現我食指一指,她反而充滿好奇心地轉身,不別過頭去還好,回頭的瞬間換胡文欽的超級巨屌射精了,也噴了何心瑜一臉精液!

不斷抖動的龜頭馬眼處,白色的液體源源不絕噴出,原來屌大的人精液也比較多,絕不像某些三流情色小說的描寫,我發誓我陳述的都是事實,胡文欽的精液幾乎噴滿了何心瑜的筆記本和臉上,這讓我感到有點抱歉。

陳湘宜老師如釋重負,嘴裡喘著氣,也不管後面幹到軟腿的胡文欽,正匆忙地拿著褲子要回去作答,老師香汗淋漓地問:「現在,小考題目第一題,男同學犯了哪些罪,大家不用寫出正確法條,例如:殺人罪、竊盜罪,老師就知道意思;第二題,試舉出剛剛的犯罪中,當中涉及的因果關係的討論,以及結果歸責的對象。考試沒有標準答案,言之成理就給分,答對一題60分及格,兩題答對100分,全錯的同學50分。」哇,答錯還有墨水分數,跟國家考試差不多耶,就算不會也要用力掰。

我忘記一切的不愉快,振筆疾書,老師現在才拿出面紙擦拭胯下仍在滴落的液體,有她自己潮吹的液體、湯智偉、許晉嘉的精液,好像胡文欽也噴了一點白漿在她陰毛和肛門上,想到曾經是大家的女神被淩辱成這樣,我的心一揪。

老師邊擦拭著自己慘不忍睹的陰戶附近,仍關心學生學業進度,穿梭在課桌椅間審視學生的答案,不時微笑著點頭,不時皺著眉頭、嘟著嘴把頭歪到一邊思考,模樣甚是可愛,如果不往下看她來回擦拭下體的動作的話,真的會以為她是純潔的青春偶像。

突然我感到身邊有人駐足良久,也不管她,我只努力回想今天的內容,然後寫下『胡文欽容任射精的故意(註二)可能該當刑法毀損罪、公然侮辱罪,畢竟他損毀了何心瑜的筆記本、顏射了何心瑜,可能讓她感到羞恥,不過老師潮吹的行為中斷了胡文欽射精的因果關係,所以那兩個罪名算老師的;也有可能單純老師潮吹不足以損毀何心瑜的筆記本,但是加上胡文欽的精液,讓何心瑜的筆記本糟了殃,這是累積的因果關係,兩個都成立毀損罪,噴濺到何心瑜的部份則因為公然侮辱是行為犯,不看結果,所以不管噴的量多還是少,都構成公然侮辱,當然還有胡文欽對陳湘宜老師的強制性交,』總之我把所有可能的情形都討論了一回,洋洋灑灑寫了幾千字。

直到我聽見身邊嘖嘖的讚嘆聲,我才確定剛剛陳老師在我身邊看了很久,與我四目相對的瞬間,她滿意地點了點頭,頗有稱許我的味道,喂,心理學博士,妳不知道我現在的心情嗎?妳對我愈好,只會讓我更難過。

收完全班的小考考卷後,老師換回嘉女的制服,抱著考卷回到研究室。回憶起三個小時前我還為老師穿著清純白襯衫、黑色百褶裙而心動,現在看完她和三個人的性交表演後,卻只剩心痛。

註一:刑法上未滿16歲有準強制性交罪的問題─立法者為保障青少年少女,擬制他們在16歲之前是對性自主的概念很模糊的,所以即使獲得他們的同意而與之性交,刑法上仍然是犯罪,因為其實不是真的強制性交,所以稱為準強制性交罪(227)。不過如果對14歲以下少年少女進行強制性交,則是另一個法條(222)了,叫做加重強制性交罪。

刑法221條:

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

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刑法222條:犯前條(指刑法221條)之罪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七年以上有期

徒刑:

一、二人以上共同犯之者。

二、對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犯之者。

三、對精神、身體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之人犯之者。

四、以藥劑犯之者。

五、對被害人施以淩虐者。

六、利用駕駛供公眾或不特定人運輸之交通工具之機會犯之者。

七、侵入住宅或有人居住之建築物、船艦或隱匿其內犯之者。

八、攜帶兇器犯之者。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刑法227條:

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猥褻之行為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對於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六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對於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六歲之男女為猥褻之行為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一項、第三項之未遂犯罰之。

簡單講,就是你與未滿14歲男女「合意」性交或猥褻,成立227條前2項,14歲以上未滿16歲,成立227條後兩項;如果是違反性自主的情況下與未滿14歲男女性交或猥褻,則成立222條,如果是違反性自主的情況下與14歲以上未滿16歲男女性交或猥褻,則不特別成立他罪,僅以刑法221條論處。並沒有未滿18歲不能與之性交的條文。一般人誤以為18歲才能與之性交大概是搞混了刑法的責任年齡是18歲,或是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中不得與未滿18歲人從事性交易的規定,如果非性交易,滿16歲就沒有處罰的問題。

註二:當然射精在某些情況下不算是行為,只是單純的反射動作,但是胡文欽可以避免卻不避免,大可以按住老二讓它不要向人噴精,難謂其沒有以射精來達成顏射何心瑜的未必故意。

大學刑法課(八)

看著老師遠去的背影,我的心中充滿失落感,原來她可以在和我做過兩次愛後,仍毫不在乎地在我面前與其他人,而且是好幾個人做愛,光今天短短三個小時就讓三根不同的陰莖進入陰道內,甚至整天沒跟我講上半句話。